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我死守“圣经”字句,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刘佳音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全能神的爱征服了我的心
·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往事不堪回首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归服神前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全能神挽救了我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抵挡之中蒙神拯救的我
·全能神挽救了我
·狂傲的我仆倒在全能神话语面前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唯有全能神的话能拯救我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拯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抵挡时目空一切 蒙羞后猪狗不如
·狂妄之徒在全能神的话中仆倒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重新做人安慰神心
·死守“圣经”不能蒙神称许
·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在神的惩罚中我才醒悟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
·我是如何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死到临头 懊悔已晚
·神的话解开了我这颗被谣言捆绑的心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真 情 告 白
·我仆倒在了全能神面前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我终于找到了真神
·昨天,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我是拦阻“小羊”听神声音的罪魁祸首
·全能神把我从死亡中救出
·抵挡时目空一切,蒙羞后悔断肝肠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在神面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我死守“圣经”字句,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全能神肝脑涂地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
·一个抵挡至重的人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救我脱离罪恶的深渊
·无知的我充当了撒但的差役
·没有全能神,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一个悖逆之子的忏悔
·人云亦云 害人害己
·我在罪恶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持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在神话的带领下我走出了人的牢笼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彻底蒙拯救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我在全能神面前俯首认罪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弃恶从善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
·事实和启示使我寻求 神话使我仆倒在神前
·手捧着神话 我泪如雨下
·糊涂的我终于醒悟了
·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灵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灵
·全能神的责打惊醒了我这个逆子
·是全能神的惩罚挽救了我
·相信小册子上的谣言使我悔恨终生
·神的公义性情惊醒了我
·双膝跪地仆倒在全能神的光中
·狂妄无知的我终于归服在了真神面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抵挡全能神是我永远的懊悔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起死回生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全能神的万般亏欠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昨日的抵挡、今日的悔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死守“圣经”字句,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我死守“圣经”字句,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我是大连开发区灵恩派的带领,2002年9月30日接受全能神末后新工作。是神的大爱拯救了我,不然我仍奔跑在抵挡神的路上不知悔悟,感谢全能神对我的拯救,使我的人生有了新起点,生命进入了新的历程。

   1998年我从黑龙江大庆来到大连开发区。2000年夏,有几个信徒对我说,教会里来了几个传末世福音的人,就是人们传说的“东方闪电”,他们说主来了,已到了国度时代,不要圣经了等等。因以前没听说过传这末后福音的,我就说,不要听他们瞎说,免得“上当”受“迷惑”。圣经告诉我们:“那时,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 (太24:23-24)为了弟兄姊妹不受“迷惑”,我请来大庆总部的带领开了三天同工会,专讲怎么抵挡“东方闪电”,一同工说:他们传这次神来了不叫耶稣,名叫大有能力的“全能者”……若不接受就残酷地折磨人,割耳朵、剜眼睛、打断腿,甚至抄家,这哪是信神传福音,这纯属是“异端”、是“邪教”。所有在场的人都非常震惊:怎么会有这样的教派?

   为了“捍卫”真理“保护”群羊,我以最快的速度召集了各教会同工聚会,针对“东方闪电”讲“辩证学”、“论异端与极端”,讲了一个月之久,然后各教会同工再到自己教会去讲。为了让所有人都会抵挡“东方闪电”,我又特制了“抵挡异端辩证卡”,卡片上指定经文对正他们所传的某一句话,并且要求每人一份,还得背下来,随时可以抵挡传末后福音的人。我又叮嘱各教会同工,回本教会必须认真清查每个信徒曾同什么人有来往,亲戚朋友有没有信“东方闪电”的,都要一一列上清单,重点监视灵里光景不好的信徒。然后,我又走访了各个教会,交代各接待家庭一定要把好门,决不让陌生人进教会,信徒不可以带任何亲属、朋友关系的陌生人进教会。

   一次正聚会时来了一个以前认识的老姊妹要求聚会,几天后我发现她可疑就马上“清理门户”,我拉着她的双手边往外拖边说:“到我们教会来拉羊,你打错了算盘,信徒都知道‘东方闪电’是‘邪教’”。见她不走我就吩咐两个弟兄把老姊妹抬了出去。一次家访时,正碰上传末世福音的姊妹,我连讽刺带挖苦地说:“跑这么远来传什么福音?你跑得快就进国度啦?”姊妹给我交通,我不等她说完就气急败坏地说:“住口!你懂圣经吗?你知道弥赛亚、耶稣这名是什么含义吗?你赶紧离开这儿。”我边说边拼命地把她推了出去,并警告她:不许再来。当我得知一老乡接受“全能神”时,我立即坐车赶去,硬是把她拉回灵恩派。

   我天天提防“东方闪电”,口里不住地诽谤“东方闪电”,行动上不住地抵挡“东方闪电”,悖逆到了顶点,没分辨地对末世道成肉身的神定罪加逼迫,按照自己的观念,不符合圣经就不是真道,再加上听信谣传,对神的抵挡更加肆无忌惮,成了一个疯狂抵挡神的恶魔。然而神却从未因着我的抵挡而停止他的工作,神所预定拣选的人陆续回到神的面前,开发区教会那些真心爱神的人都接受了神末后的工作。按照我的所作所为是该死该灭亡的,没有资格蒙神拯救,可神那无私的大爱还是临到了我,智慧的神奇妙地把我从大连带到了盘锦。

   2002年9月末,我与另一同工到盘锦牧养教会,接触到了两个传全能神末世福音的弟兄。当一个弟兄谈到神带领人从律法时代走进恩典时代,约两千年的恩典时代已经结束,现已到了国度时代……没等他说完,我神经质地反应过来了,这不是“东方闪电”吗?我与同工四目相对,觉得很自信,因有圣经装备,我们两个双手握拳,摆出了一副争战的架式,同时想起大庆同工的话,加上我的观念,我气愤地质问:你们是不是“东方闪电”?你们背离圣经,你们弃绝主耶稣的圣名,你们自己上当受骗还来坑害别人吗?……面对我连珠炮式的质问,弟兄眼里含着泪水在默默地祷告,另一个弟兄则跪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也在流泪祷告,见此情形我不知所措了,我不明白他们这两个男子汉为什么说哭就哭,是我的言辞过于激烈伤了他们的自尊心吗?也不至于呀!若是伤了他们的自尊心,他们完全可以与我们舌战,可他们却没有这么做反而都流泪祷告,他们既是“东方闪电”咋没像大庆同工所说的那样用暴力待我们呢?我正在思索,跪在地上的弟兄站起来,态度和蔼地说:“全能神告诉我们:‘寻求真理不是争争吵吵就能得着结果的,而是心平气和地寻求才能得着结果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你们二位消消气,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仇恨,我们信神是为了寻求真理,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就你提出的问题我们看看神是怎么说的。”我和同工看他们毫无恶意,又想到自己所信的是真神,又有圣经作依据怕什么“东方闪电”呢?我们俩胸有成竹地坐了下来。这时弟兄打开了神话给我们读道:“在耶稣时代,耶稣按照当时圣灵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来带领那些犹太人,带领所有跟随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并不以圣经为根据,而是按着他的工作来说话,他不管圣经如何说,也不在圣经里找路来带领跟随他的人。他刚开始作工就是传悔改的道,而‘悔改’这两个字眼在旧约那么多预言里根本提都没提到,他不仅不是根据圣经作,他又带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从不参考圣经来传道,他的医病、赶鬼的异能在律法时代从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训、他的权柄也是在律法时代无人作过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圣经来定他的罪,以至于用旧约圣经来将他钉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却超乎圣经旧约,若不是这样,人又怎么能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呢?还不都是因为他的教训、他医病赶鬼的能力在旧约里从未有过记载吗?他作的工作都是为了带出更新的路,并不是有意来与圣经‘打仗’,或有意来废掉旧约圣经,他只是来尽他的职分,将新的工作带给那些渴慕、寻求他的人。他不是来解释旧约或来维护旧约的工作,他作工不是为了让律法时代继续发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虑有无圣经根据,只是来作他该作的工作。所以,他不解释旧约预言,也不按着旧约律法时代的话来工作。他不管旧约怎么说,或与他的合或与他的不合,他都不关心,他不管别人如何认识他的工作,如何定罪他的工作,他只是在一直作他该作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旧约先知预言来定他的罪。在人看他作工没有一点根据,而且有许多不符合圣经的记载,这不都是人的错谬吗?神作工还用套规条吗?神作工还得根据先知的预言吗?到底圣经大还是神大?为什么神作工非得根据圣经呢?难道神自己就没有任何权利来超脱圣经吗?神就不能离开圣经另外作工吗?为什么耶稣与他的门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说他按照安息日、按照旧约那些诫命实行,他为什么来了不守安息日,但洗脚、蒙头,还掰饼、喝酒呢?这些不都是旧约没有的诫命吗?他要按照旧约,为什么打破这些规条呢?你该知道,先有神,还是先有圣经!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圣经的主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一)》)

   这段神话如暴风骤雨向我迎面扑来,使我两眼直冒火花,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动着我,使我几乎瘫倒在地,往日的狂妄抵挡、盛气凌人的架势再也不见了。随即心里好像有一道极大的亮光,使我从昏迷中醒来,一下子从“圣经”里跳了出来,不再用“圣经”来衡量神的作工了。神的这些话语打开了我的心门,确定这道不是异端,更不是邪教,是真真实实的生命之道。因此,我更加羞愧。但我不明白神第二次来为什么不叫耶稣了,当我提出来后,弟兄又给我查到神的话,神说:“只有耶稣是人类的救赎主,是将人类从罪中救赎出来的赎罪祭,就是说,耶稣这个名来自于恩典时代,也是因着恩典时代的救赎工作而有的。耶稣这个名是为着恩典时代的人能够重生得救而有的,也是为了救赎整个人类而固有的名。所以‘耶稣’的这个名是代表救赎工作的,也是代表恩典时代的,‘耶和华’这个名是为着律法下的以色列民而固有的名。每一个时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义,不是无根无据的,就是每一个名都代表一个时代。‘耶和华’代表律法时代,是以色列人对他们所敬拜的神的尊称;‘耶稣’是代表恩典时代,是恩典时代所有的被救赎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稣降临,而且还是带着他在犹太的形像降临,那么整个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就停留在救赎时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远不会有末世来到,也不会结束时代。因为‘耶稣救主’只是救赎人类、拯救人类的,我取‘耶稣’这个名只是为了恩典时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并不是为了结束整个人类而有的名。虽然耶和华、耶稣、弥赛亚都是代表我的灵,但这几个名只是代表我的经营计划中的不同时代,并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称呼的我的名,并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与所是尽都说透,只是在不同的时代对我有不同的称呼。因此在末了的时代,就是最后的一个时代来到之时,我的名仍然要改变,不叫耶和华,也不叫耶稣,更不叫弥赛亚,而是称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这个名来结束整个时代。我曾经叫过耶和华,也曾经被人称为弥赛亚,人也曾经爱戴我叫我救主耶稣,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认识的耶和华和耶稣,而是在末世重归的、结束时代的神,满载着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满有权柄、尊贵、荣耀地兴起在地极的神自己。”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这清晰的见证,这句句真理在敲击着我的心,使我震颤,我懊悔得不能自控,捶胸顿足地大哭起来……往事历历在目,不堪回首。讲台上,我趾高气扬、盛气凌人地演讲,将自己装扮成捍卫真道的卫士,却成了抵挡神、逼迫神的羞辱记号。那逼迫神儿女的一切作为,一桩桩、一件件像银幕放映似地在我眼前闪现,那狂傲的言语、敌视的目光、得意忘形的神态,那手舞足蹈的姿态,哪里还有一点信神的模样,分明是一个张牙舞爪的魔鬼。被我赶出教会的弟兄姊妹,那温和的声音,那闪着泪花带着爱和惋惜的眼神,使我无地自容。我喃喃自语:神啊!我再也没脸见你了。我和同工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哭得死去活来,是激动是懊悔,又似乎从噩梦中惊醒,什么带领人的头衔,教牧人员的桂冠,众人的高举,荣耀的光环,让它统统见鬼去吧!我哭喊着说:神啊!我是无知瞎眼的法利赛人,把天天想、夜夜盼的重返肉身的救主耶稣重钉十字架,是亵渎圣灵、撕毁圣灵向众教会说话的罪魁,是罪不可赦呀!我懊悔自己的狂妄自是,用圣经来衡量、定规神的工作,用字句道理限定神的工作,多年所谓的“忠心圣仆”竟成了逼迫神的先锋和刽子手,我轻信谣言,散布谣言……懊悔至极,我无法原谅自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