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真 情 告 白]
刘佳音
·我相信有神,但现在我还年轻还有好多事要做,等以后闲了再信能蒙拯救吗?
·神的三步作工是怎样步步进深使人达到蒙拯救的?
·我们认为主再来时人瞬间就能改变成圣洁身体,为什么神还要作审判刑罚的工作
·我们派别有的人信得很好,也受了不少苦,难道不接受末世作工就不能蒙拯救吗
·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
·既然神是公义的,那为什么恶人亨通活得那么滋润而好人却受欺受压、受苦受难
·到底是谁错了
·“新的”就是“假的”吗?
·拨开迷雾见真光
·我心目中的“善仆”
·全能神真的不让人结婚吗?
·神的作工为何隐秘?
·谁说我们“不要家”
·全能神末世的作工说话并非是圣经的加添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你知道吗?天使为什么要“生拉硬拽”
·“反正不听”到底害了谁
·全能神不嫌弃咱老年人
·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信全能神呢?
·从“坟墓”里走出来成为有灵的活人
·人类的悲哀——守旧
·神是宝爱人的谦卑寻求,还是看重人受苦多少呢?
·持守自己的“忠心”就能获得神称许吗?
·预言是等候应验的,人不可随私意解说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神真的能按人的想象行事吗?
·基督教各宗各派为什么会抵挡基督
·怎样对待圣经才合神心意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狂妄的我
·基督教疯狂抵挡基督说明了什么
·牧师、长老真能把我们带到神面前吗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使我得着了释放自由
·给姐姐的一封信
·我终于又回到了全能神的怀抱
·在黑暗压迫中我更定真全能神
·信全能神我才找到了真正的亲人
·谎言在事实面前不攻自破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有了分辨
·我是如何认识“神的实质永不改变”的
·真理与事实让我定真了独一真神——全能神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全能神的爱征服了我的心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归服神前
·全能神挽救了我(一)
·全能神挽救了我(二)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唯有全能神的话能拯救我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 真 情 告 白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全能神肝脑涂地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事实和启示使我寻求 神话使我仆倒在神前
·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灵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在全能神话语面前低下了头
·我抵挡全能神悔恨终生
·忆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我是怎样被全能神征服的
·狂妄的我终于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宝座前
·还真理一个公道
·我这个罪魁终于仆倒在神话面前
·昔日与神为敌飞扬跋扈 今日俯首神前愧悔无地
·狂妄自大成了我寻求真理的绊脚石
·信神不认神伤透神心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1)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2)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3)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4)
·谬论(5)有人说:
·谬论(6)有人说:“是神就应该显大的神迹奇事”
·谬论(7)有人说:“神是慈爱怜悯的神”
·谬论(8)有人说:“你们这些传全能神福音的人都是骗人的”
·谬论(9)有人说:"耶稣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拯救工作"
·谬论(10)有人说:“信神本是自愿的”
·谬论(11)有人说:"主来应该是驾着白云来,众人都要看见"
·谬论(12)有人说:“耶稣说过‘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谬论(13)有人说:“你们信全能神的人说神不作重复的工作”
·谬论(14)有人说:"你们传神又道成肉身了"
·谬论(15)有人说:"神末世道成肉身不可能是中国人的形像"
·谬论(16)有人说:“神是独一的,又是三位一体的”
·谬论(17)有人说:“在圣经里主耶稣说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 情 告 白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真情 告 白

   我原是大赞美派的长老,名叫刘子兰。自97年以来一直扮演着抵挡全能神的角色。

   97年7月的一天下午,大带领魏××、牛××等三人正在给我们讲如何抵挡全能神,如何封锁教会。突然,有个姊妹慌慌张张跑来对我说:“咱教会有个姊妹被传异端的人给迷惑走了,现在她们还在另一个姊妹家讲着呢,你看咋办?我是偷偷跑来给你报信的。”这一消息如晴天霹雳震得我大惊失色,直恨传全能神的人:你们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这个时候来,真是存心让我失面子!面对这些带领们,我咋说呢?唉!看来我的地位是保不住了,等着受训吧!果不出所料,魏厉言训斥道:“你们是怎么搞的?狼已经入了羊群,你们这些看管羊群的人竟然一点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真是无用!”“那,您看怎么办?”我提心吊胆,小心谨慎地问。他气呼呼地喊:“赶快去阻止吧!走!走吧!咱们一块儿去!”我松了一口气,急忙上前带路。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本来就坑坑洼洼的红土路,此时更加难走了。可在这节骨眼上我怎么能打退堂鼓呢?没办法,只好硬撑着了,况且带领的还在场。利欲薰心的我望望仅有六、七里的路,真恨不得一步赶到,只恨路太滑,又太泥泞,一步一滑,一步一掉鞋。没走多远,我就累得满头大汗,腿肚子发酸。尽管步履艰难,心里却暗自庆幸:让你们碰上了也好,你们跑的地方多,见识广,我得看看你们是怎么对付他们的,以后我呀,也就不用愁了……我们气喘吁吁刚到姊妹家的院里,就听见屋里有人说话。我赶紧喊姊妹,她闻声跑了出来,一见是我们,先是一惊,随后又低下了头。我为了讨带领的欢心,抢先一步气冲冲地质问她:“你在屋里跟谁说话?”她吞吞吐吐答不上来。“这下你们可跑不掉了”我这样想着随即便闪进屋里,一眼扫见两个不认识的姊妹,便大声吆喝:“你们是谁?这里是我们的牧区,你们来干什么?”她们不卑不亢地说:“我们来传主二次再来作的新工作……”没等她说完魏气急败坏地跺着脚咬牙切齿地喊:“你们传的‘东方闪电’是异端,你们信的是女基督,是假的,是迷惑人的,赶紧滚,别在这里迷惑人!”还大声祷告咒诅:“奉主名撒但退去!求主捆绑魔鬼、邪灵赶快离开此地。”我们也赶紧附和用力答着“阿们!”我还趁机恶狠狠地指着她们说:“赶紧滚开!”两个姊妹见我们这副架势,摇了摇头,无奈地离开了。此时,已是晚上11点多了,望着两个姊妹互相搀扶着,深一脚,浅一脚地消失在茫茫黑夜中的弱小的背影,我的良心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一下,可又想起带领说的抵挡神的话,我也就心安理得了……

   光阴似箭,转眼已是98年元月,我们这一带有很多人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教会里抵挡全能神的势力也越来越薄弱了。这下,带领们可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为了扩大抵挡神的势力,他们最终决定和附近的教会合在一起,归一个带领张××负责。这样一来,我的地位就没了,我也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瘪了。可莫名其妙的是,新选的带领却把我看得很“高”,待我也“不薄”,我呢,傻乎乎地全然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还美滋滋地想:好歹带领的心中还有我的地位,我可得好好干,坚决按照他吩咐的去办,竭力看管好群羊,带领的肯定会赏识的。就这样,为了讨带领的欢心,我抵挡全能神的劲儿又起来了,甚至有点得意忘形。同工会后,我主动和几个同工商量,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阻止传末世新工作的人进入教会。通过一番讨论最后决定:把所有信徒的名单都统计下来,再把所有同工的名单统计出来,如果哪处教会的人被全能神的人拉走,就找哪个教会的带领算帐,看他为什么没看好群羊,谁没看好就开除谁。并且还设立了祷告网,上山祷告,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不允许任何一班出错,谁出错就找谁算帐。从哪儿发现有传全能神的人就立即派人不择手段地去撵。计谋已定,我便开始到处封锁教会,施展自己的伎俩,竭力地抵挡全能神的工作。

   98年6月份,我们同工三人去外县看望教会。一路上,我们翻山越岭,累得要命,可刚一进门,就听一老姊妹说:“××姊妹被传全能神的人拉走了。”我很吃惊,不可能!她前几天还在我们那里刚聚过会,打了“预防针”,怎么这么快就……不行,去看看再说。我们又马不停蹄地赶到那个姊妹家。结果,看她的脸色还真有点儿不对劲儿,看见我们来了打了个招呼就去做饭了。吃过午饭,我就旁敲侧击地给她交通:“现在传异教的特别多,你可不敢听,千万别上当受骗。”没想到,她根本不在乎我的话,开口便说:“我听了,耶稣已经回来了,你说耶稣现在该不该来?”我听她这么一说,怒气直蹿心头,但又不便发作,只好强按住怒气说:“耶稣回来了在哪儿?领来让我看看,这纯粹是迷惑人的谣言,绝对是假的,千万千万别听,一听就沾住出不来了,再也没信耶稣的机会了……”一时间气得我不知说什么话才能吓唬住她。这时,她丈夫说:“传全能神的人还在另一个姊妹家呢。”“啊!竟然还敢在这儿?”我立时火冒三丈,来不及多说急匆匆地跑向那个姊妹家,正好看见传全能神的人刚离开姊妹家没走多远,我就大声吆喝:“站住!等我们撵上决不会放过你们这些魔鬼、邪灵、迷惑人的!”可因她们在山上,我们没能撵上,心里却气得直说:你们没本事才不等我们,还是怕真的不敢与我们较量。我们气乎乎转身回去了。可万万没想到,当天晚上,传全能神的那两个姊妹又带了两个弟兄和一个姊妹来了。我一看这场面,既胆怯又紧张。胆怯的是:中午才将他们撵走,原以为除去一患,谁知她们搬兵去了,竟然来了这么多人,我们是外地人,他们会不会治我们呢?心里真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紧张的是:我们该拿什么来对付他们呢?可是在弟兄姊妹面前又不能显得太无能了。想来想去,还是壮着胆子问他们:“你们到底又来干什么?说不清别想走!”可他们却一点不恼火,心平气和地说:“弟兄,咱们有啥共同谈谈,咱们信的都是一位神。”见他们态度这么好,我才有点放心。我们便异口同声地冲他们喊:“你们带圣经了没有?”(其实,我们是想抓他们的把柄,即使拿着,我们也不会让他们谈)他们说:“没有。”我一听,正中下怀,更放大胆吆喝:“没拿圣经就来传道,纯属胡闹。”其中一个姊妹仍和蔼地说:“弟兄您谈吧,我们虽没拿圣经,可您说到哪儿我们谈到哪儿,行不?”呵!口气倒不小,这回我们可抓住把柄了,我更加嚣张了:“走!赶快滚!你们连圣经都不要了还信什么神!跟你们这些魔鬼、撒但、邪灵有啥好谈的?!快滚!不许你们在这儿迷惑人!这是我们的羊,你们却想霸占,多少不信的你们不传,我们明明信着耶稣还给我们传。告诉你们!不许再在这里搅扰!”正说着,一个老弟兄抡起拐杖就要打他们。我的怒气也一个劲儿往上涌,又指着他们吆喝:“奉主的名,捆绑你们这些魔鬼、撒但、邪灵、迷惑人的……”气得我话也说不上来了,肺都要气炸了,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以解我的心头之恨。可他们仍是面带笑容,坦然地说:“弟兄,有理不在言高,真理也不是争争吵吵就能得到的,你消消气,有什么咱可以谈谈嘛!再说,咱们能走到一块儿也不容易。”他们越是和气,我的怒气越往上升,又大声吼道:“与你们这些魔鬼没啥好谈的……”没想到,我这么大吵大闹,却惊动了左邻右舍都来看热闹,其中有个不信的小伙子说:“本来我想跟着你们信呢,这一看我是不信了,我看人家(指着信全能神的人)信的才是真的,你们发那么大火,人家却一点不生气,也没说一句咒骂的话。”我听到这话,脸都不知往哪儿放了。这时,本家姊妹也很生气地对我们说:“以往听说你们做得太过分,我不相信,今天我是亲眼所见,算是服气了。”我更加恼火了,却又无言以对。没想到,不用争辩,事实就让我败得如此狼狈,我们不得不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姊妹家。回去后,我就上吐下泄,往茅厕至少跑了二十次,折腾得我筋疲力尽,几乎一夜未眠。但顽固不化的我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神的管教,更没有因此醒悟过来,反倒以为是为主尽忠心累着了。

   八月份,另一处教会的执事也接受了全能神,还带走了六个同工。我知道后气得饭都吃不下去了。为了避免再发生这样的事,在聚会上我就自编了一套话吓唬弟兄姊妹:“某某地方的一个弟兄接受了,他们就把他的眼睛挖了,耳朵也割了,腿也被打断了。你们千万不敢接受,谁如果接受全能神,就开除谁!”而且还让他们提名挂姓地祷告咒诅接受全能神的人。可是我还觉得这样做不解恨,干脆,不管是在哪里,只要遇到信全能神的人就跺着脚恶狠狠地咒诅:奉主的名你该死!那时真是疯狂到了与神不共戴天的地步。

   当我正忠于带领,疯狂地抵挡全能神的工作时,教会里越来越黑暗,越来越混乱,带领与带领之间互相你争我夺,相吞相咬,都想霸占教会的财物。终于,在一次同工会上魏××说:“××县是我们的地盘。”一听到这话同工们都纷纷议论:我们是信神的,咋能属你们呢?有个姊妹当时就问他:“你从圣经上给我找找,哪儿有这种说法,找不到的话,你赶紧走!我们不要带领的也照样。”你说一句,他说一句,顿时乱作一团,结果,还真把魏弟兄给撵走了。看到这种情形,我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一直寻思着:教会这么混乱,耶稣咋不管呢?如果我们教会真有神作工,人与人之间怎么还互相残杀,没有一点爱呢?如果真有圣灵作工,弟兄姊妹为什么还被“东方闪电”的人拉走呢?而且拉走的都是好的、追求的信徒,不是糊涂虫。莫非教会中真的没有圣灵作工了?主真的回来又作新工作了?我思绪万千。无奈,11月底,我来到了离家不远的山上祷告:“主耶稣啊!感谢你!我现在走投无路了,也分不清到底哪是真哪是假,求你开启引导我,指引我前面的路。”祷告时,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特别受感动,与往日的祷告大不相同,过后还特别得安慰。让我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这一次诚恳的寻求,竟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