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刘佳音
·谬论(39)有人说:“主耶稣再来肯定会来在以色列”
·谬论(40)有人说:“经上记着说:‘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
·谬论(41)有人说:“主耶稣再来是以灵的方式来”
·谬论(42)有人说:“经上记着说‘新妇装饰整齐迎接新郎’”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經歷神的作工才是真實信神
·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神 是 人 生 命 的 源 頭
·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當你看見耶穌祗w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
·與基督不合的人定規是抵擋神的人
·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你 真 是 信 神 的 人 嗎 ?
·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
·對 神 現 時 作 工 的 認 識
·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
·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律法时代的工作
·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道成肉身的奥秘(四)
·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认识神与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满意的人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三位一体的神存在吗?
·一、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关于神名的真理
·关于道成肉身的真理
·关于恩典时代的得救与蒙拯救的真理
·什么是得洁净与圣洁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的区别
·耶稣的救赎工作到底是不是结束时代的工作
·恩典时代的工作与国度时代的工作的关系
·只有一位真神,“三位一体的神”是错误的说法
·末后的基督就是审判的主,也是展开书卷的那一位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我愿做一个顺服神要求的人
·写文章是我的本分
·《小真的故事》
·我愿脱下伪装做诚实人
·我维护与人的肉体关系太自私卑鄙
·经历刑罚审判我才懂得了“和谐配搭”
·人有撒但本性就会身不由己地作恶抵挡神
·“老好人”就是“黑心人”
·神的显明使我认识了自己灵魂深处的大红龙毒素——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作工打揍 坑人害己
·只有神的刑罚审判才能变化我
·“明哲保身”的撒但毒素使我作恶太多
·我如此“将功赎罪”太卑鄙
·我再也不凭己意作工了
·经历中看到我消极防守的实行法太荒唐
·神的刑罚审判使我脱离了情感的辖制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学会顺服“写文章”这一要求
·没有爱神之心才是我走失败之路的根源
·全能神给了我真正的人生
·在大红龙的逼迫中体尝神的爱与智慧
·狂妄自大的本性使我触犯了神的性情
·我在刑罚审判中看到了神的爱
·神的审判刑罚使我的狂妄性情有了变化
·在神的刑罚审判中我看到了神的手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我才看见事奉神不追求真理太容易触犯神
·经历神的作工才能使我活出点人模样
·神的刑罚审判使我转变了多年的追求观点
·神的审判刑罚带我走上正路
·神的审判刑罚是我生命的需要
·经历惨痛失败才知敬畏神按原则作工太重要
·经历国度福音扩展看见神作工太智慧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我才看清自己抵挡神的本性
·借隐蔽灵修使我不对的追求观点得到了转变
·神的审判刑罚引领我走上了人生正道
·神的审判刑罚拯救了我
·痛苦患难中体尝神爱更深
·经历中看见神的性情发表出来的都是爱
·没有全能神的审判刑罚就没有我的今天
·是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唤醒我这麻木的心
·隐蔽灵修使我从错误道路上回转
·神拯救我太不容易了
·神的刑罚审判带我走上追求真理的正道
·我认识到违背圣灵的引导就是严重的抵挡神
·神的审判刑罚对我是极大的拯救
·我体尝到有地位没有真理的痛苦
·经历中看见神那最真最纯最美的爱
·我品尝到了进入神话实际的甘甜
·神话使我对什么是“好人”有了一点认识
·狂妄自大的本性给我带来了累累过犯
·经历神的审判刑罚对事奉神有了真实认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东方闪电’的人割耳朵、挖眼睛”的谣言,愚昧无知毫无分辨的我便拿着《圣经》做了抵挡神的急先锋。然而,在与“东方闪电”数十年的较量中,我不但没有拦阻住全能神汹涌澎湃的作工浪潮,反而将自己的丑相完全暴露在了神的光中,也遭到了神的惩罚。回想往事,我真是惭愧已极!

   我是一个非常崇尚权势的人。小时候跟着父母信耶稣时就特别崇拜那些高高在上的讲道人。自88年我被本派别大牧师张蒙恩器重做了县同工后,便找到了大出风头的机会,凭着自己那一点点“天资”到处招摇撞骗、炫耀自己。

   93年春,我一听说神末世的作工,便开始信口定罪,说这些都是异端邪教,让信徒小心防范。

   95年冬,有两位弟兄到我家传神的新工作,并送我一本《东方发出的闪电》,我一看又是讲主已经二次降临了,不容分说就把他们赶走了。从此,我便在本县各处教会大肆宣讲:“‘东方闪电’是异端邪灵,是冒主名来迷惑人的假基督。”到处恐吓信徒、封锁教会,并且还教导信徒祷告咒诅神的这步作工。我不经考察,就盲目定罪,还认为自己有“火眼金睛”,会分辨。信徒冷淡软弱我漠不关心,但是只要一听说有人接受全能神,我便慌了手脚,赶去搅扰。

   为了严防弟兄姊妹接受神的作工,我亲自在教会里制定了十条规矩:1.信徒不许私自出门,以防受骗;2.若有急事外出必须有人证明没有与其他教派的人接触;3.外出两天以上无人证明者取消聚会的权利;4.绝对不许接待陌生人,若有不听、给教会带来麻烦者开除教会;5.所有信仰不合的亲属一律断亲;6.拜偶像、烧香念佛的可以接待,传新工作的一律不许接待;7.对待信全能神的人可以骂他们,不算犯罪,这叫咒诅魔鬼,谁若接待就在他们的恶行上有份;8.凡接触过信全能神的人,必须在教会中表决心,以后坚决杜绝,否则停止聚会;9.若发现有人接受全能神,立即向上反映,人人都远离他,亲爹亲娘也要断亲。谁容让魔鬼(信全能神的人)必有灾祸加在他身上;10.教会所有成员必须定时祷告、咒诅“东方闪电”和他们的活跃分子(传道人)让他们卧病在床,谁不祷告就是不忠心。我用了许多严厉的话恐吓信徒,严严地辖制他们,使他们处在“白色恐怖”的气氛之下。那时的聚会哪里是讲道,天天都是在捆绑信徒。

   97年夏天,我们教会一位井姊妹接受了全能神(是她的亲戚给她传的),我一听说,就狠狠地教训她:“你可真够晕的,明知‘东方闪电’是异端,还非要听,这就是毒药,你喝了还能活吗?真是想找死啊!”看着她低头不语,我又接着说:“你说咋办?是想让开除你还是赶快悔改?”在我严厉的威逼下,姊妹哭着说:“放心吧!我以后再也不让他们来了!他们再给我传我也不接受了,只要教会不开除我……”我还不放心,又对她说:“你说他们再来怎么办?”她伤心地说:“万一来了,我打电话让你过来撵他们好了。”过了几天,他的亲戚真的来了,还带了礼物。我接到她的电话,慌忙赶去,看见她家院子里站着一男一女还领个小女孩,姊妹正哭着和他们说话,我一看就指手画脚地痛骂他们:“你们这些撒但魔鬼天天跑着作恶害人,赶快滚走!不许再来偷我们的羊!滚!”我恶狠狠地把她的亲戚(井姊妹的亲哥嫂)给撵走了。今天想起来,我真恨不得给自己几个耳光,像我这样的做法哪有一点信神的味道,真是作恶多端、丧尽天良,该遭神千刀万刮。但是执迷不悟的我还沾沾自喜,认为对神还很忠心呢。

   我被撒但蒙蔽着心灵,在它的操纵下,继续疯狂地抵挡神的工作。98年春,我听说一位60多岁的李弟兄有接受全能神的“嫌疑”(他儿媳已接受神的新工作),而且在本县召开的同工会上,他没来参加,我心里非常生气,当天晚上就骑自行车跑了七、八里山路,硬把他拉来,不问清红皂白劈头盖脸就开始责备他:“你这一辈子算白信了,‘闪电’都迷惑到你家了,你还不慌不忙,就你这样,不怕吃亏吗?”谁知老弟兄老泪纵横地说:“闺女,你看咱这还是教会吗?今天捆绑这个,明天咒诅那个,耶稣啥时让咱骂人的?再者,你看教会里还有圣灵作工吗?讲的全是论断人、吓唬人的话,这哪是教会呀!不就是贼窝吗?我们把神的殿给糟蹋了……”我一听他的话,气就不打一处来,好哇,你这人真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大言不惭亵渎神的教会,没等聚会下来,我就把他赶走了,还在会中宣布,让大家警惕他,因这人太危险。在抵挡神的路上我真是穷凶极恶,越走离神越远。

   在我极力封锁教会、捆绑信徒,抵挡全能神的同时,教会中的争权夺利、嫉妒纷争日益严重。看到这些现状,我感到有些心灰意冷,为什么我越“忠于职守”、“精心管理”,教会反而成了一团糟呢?我没有认识这是抵挡神的后果,反而认为教会的情形是“东方闪电”的人给造成的。因此,为了抵挡全能神的作工,重振昔日“复兴”的教会,我使出了浑身的招数:在各个教会组织祷告会,让每个信徒都来齐心咒诅“闪电”,还把曾接触过信全能神的人一一列出名单,让人警惕,凡与“闪电”的人来往的人提名咒诅,陌生人上门一律杜绝,新增信徒一个一个查清底细,谁若可疑赶出教会……我提倡的原则是:“宁可看错一百,决不放过一个。”

   在与“东方闪电”的较量中,我施展出了所有的“本领”,然而全能神的作工并没有因着我的“努力”而停止,相反却越发兴旺,而我却因触怒了神的性情开始接受神的惩罚……

   98年10月的一个早上,我坐在正在转动的软糖搅拌机旁(我家做软糖果生意),低头背着咒诅“闪电”的祷告词,猛然间,我抬头看见两米多高支架上的大电机正在倾斜,还没等我躲开便砸了下来,机身一端朝我的腰部重重扫了一下,把我砸倒在地,我惨叫一声险些昏了过去……后经医生检查腰部肌肉组织受了重伤……事后,我觉着莫名其妙,这几百斤重的机器,在上边七、八年了,咋会突然掉下来呢?难道我是在何事上触怒神了?麻木痴呆的我苦思冥想也弄不明白,更不知自己是因抵挡神招致神的忿怒了。

   这时,教会的嫉妒纷争达到了顶峰,同工之间已成了各拉山头、争权夺位的局面。而被我们整天咒诅的“东方闪电”却势如破竹,达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令我感到惶恐的是:我们的教派自称“天下第一真道”,无人可比,今天却有大批大批热心的同工及信徒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这一切令我百思不解。

   98年冬,我们牧区又有上千人接受了全能神(就是我们教派最有影响力的“长葛事件”)。为了把这些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拉回来,本县同工丁弟兄带人前去搅扰,我知道后,心想:这可是大显身手的好机会,何不趁此表现一下,于是,我丢下红火的生意积极投身于抵挡全能神的阵营之中。在那里,我们专门找来两辆三轮车,不分白天黑夜地到处搅扰。有一天,我们听说一位姊妹接受了神的新工作,正在聚会,就开车前去。刚进院就听见一阵优美的歌声,我冲进去不容分说就大肆定罪亵渎说:“你们不知道‘东方闪电’是异端邪教吗?这就是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的假基督,是圣经预言的大罪人,你们跟着他们终是沉沦灭亡……”我机关枪似的嘴一口气责骂了足有半个小时。看着我穷凶极恶的样子,她们个个低头不语,等我不说话了一位四十来岁的姊妹就起身双手捧着一杯热茶送到我手中,温柔地说:“姊妹,坐下歇会儿,喝点茶,暖暖身子,有理走遍天下嘛,咱们坐下慢慢谈谈。”“等着灭亡吧!谁和你谈呀!”说完我气势汹汹地带人走了。接下来,我就连忙召集没有听过新工作的弟兄姊妹聚会,会上我一边恐吓弟兄姊妹,一边毁谤亵渎神的作工:“‘东方闪电’是邪灵,很厉害,你与他对面说话,眼前就有一道白光,浑身直打寒颤,你就被迷住了,像吃了老鼠药一样无法挽救,就是活过来也得落个后遗症,所以我们看见他们就赶紧躲开,千万不敢听他们说话……”还说:“这是个黑组织,是美国一位老板赚钱的手段,专门用卑鄙的手段拉拢年轻漂亮的人,然后非法运到国外,永远不得回家……他们里边的老板开洋车、住别墅,有专人伺候,拉一个人给500元,跑得快的买手机,有人还在城里买洋楼……”我信口开河,无中生有,专门找一些捕风捉影的话到处宣传,其实这些都是我自编的谎言,目的只有一个——吓唬弟兄姊妹,不让他们接受神的新作工。在长葛的那段时间,我还专门找来神话书,把我认为错的地方一一挑出来,大抓把柄,妄加论断、亵渎……可是半个月过去了,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一个也没拉回来。我与全能神的较量又一次失败了。

   一天晚上,我住在南席(地名)一姊妹家,洗罢头想休息时,头却突然疼得厉害,过了约有半个小时,我的头上竟长满了毒疮。难熬的一夜总算过去了。第二天,头皮却奇痒难忍,钻心难受,让我心烦意乱,无法再去搅扰神的工作,无耐只好灰溜溜地回家了。从此,我白天晚上都不停地挠头,一年后浑身上下都是这病,痒得我生不如死。三年过去了,我跑了无数的医院,用了不少的中西药,却无济于事。花钱不说,精神上的折磨更让我无法承受、苦不堪言。因着病我推辞掉了无数次抵挡全能神的机会,时间长了,带领的就给我戴上了“不忠心”的帽子。

   99年8月14日,我被教会无故地开除了。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让我无法承受,没想到信神二十多年竟落得如此下场。信仰上由“失望”到“绝望”使我精神彻底崩溃,才三十多岁的人,竟得了“心脏病”、“胃溃疡”、“精神衰弱”、“内分泌失调”等病症,再加上浑身奇痒难受,我真恨不得以死了结。后来就想干脆我去追求世界,谁知看上去好好的生意,我一干就赔钱,不到三年赔尽了家中所有的积蓄,过重的精神压力使我病情加剧……在极度空虚无聊之中,我似在寒风中孤伶而失落的乞丐一样。那时我只有一个念头,让丈夫带着我游玩一番,再参观一下火葬场之后了却一生。然而,在我即将赴上“阎王爷”的班车走向归途之时,宇宙的大君王——全能神伸出了爱手拉住了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