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刘佳音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邪党逆天而行 罪恶滔天
·造假、抹黑是中共的“本能”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比黑社会还黑的中共政府
·“特情”内线的人生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对中共鼓吹的部队精英的实况揭露
·中共专制王朝穷途末路
·中共设罪杀人 天怒人怨
·魔爪下的惊险逃生
·飞来“横祸”背后
·透过媒介舆论看中共屠夫本相
·从高层执法官员的糜烂生活观中国执政党的腐败与堕落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誓把牢底坐穿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惨绝人寰的逼迫残害背后
·心灵的苏醒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爱坚固我的心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神的话是我真正的生命
·神带领我胜过恶魔残害
·因信全能神我被中共通缉在外逃亡二十多年
·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基督徒十年逃亡路的心声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漫漫逃亡路 滴滴血泪史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一段刻骨铭心的逃亡经历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中共抓捕使我们夫妻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导致我的家庭四分五裂
·中共对我一家的苦害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往事不堪回首——一名宗派首领的懊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震惊世界:中国特大新闻——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
·中共开展全国“百日会战”与神敌对罪恶滔天
·中共已成为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集团
·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三
·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著這一切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四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五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六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七
·红权下的“人民警察”到底在为谁执法?
·致心灵未觉醒的朋友们一封信
·一个平民百姓对大红龙的揭露
·经历逼迫患难十年有家难归使我领略了神的智慧全能
·我亲眼目睹了大红龙国家的黑暗
·经历大红龙的抓捕,我认识了大红龙的邪恶实质
·经历大红龙的逼迫使我走上人生正道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我再也不受大红龙蒙蔽了
·高铁——中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一名从业多年的编辑对出版业黑暗内幕的揭露
·在大红龙国家里警匪是一家
·在大红龙的抓捕迫害中我得的太多了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呼求的力量
·没有神的世界是多么可怕
·我找到了最有意义的人生
·一份宝贵的生命财富
·一个村支书的“隐私”
·大红龙夺去我的幸福,全能神给了我安慰
·“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进化论”
·一个机关职员的心灵蜕变
·识破谎言 寻求真光
·当我山穷水尽时 柳岸花明神赐给
·背叛弃绝恶魔 堂堂正正做人
·几经逼迫患难,我终于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只有全能神才能带给我真正的人生
·目睹教育界的黑暗邪恶 回归神前寻得真正人生
·谎言蒙蔽将我心挫伤 神爱拯救将我心抚平
·大红龙就是个欺骗人的旷世高手
·一个公务员的控诉
·全能神让我看清学校背后的故事
·从教18年让我看清了“高等学府”的真实面目
·经历苦难我才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亲历铁道部——黑色运营
·揭露政府“黑暗”一角
·逼迫患难中使我体会到只有神最爱人
·大红龙就是残害人的魔鬼
·神借灾难唤醒了我麻木的心灵
·经历灾难使我体会到只有神话最宝贵
·经历灾难才知追求真理太重要了
·亲历灾难我才醒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2002年5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当我怀着内疚的心情去传原派别的弟兄姊妹时,他们说:“以前你不让我们与信全能神的人接触,说他们剜人眼睛、割人鼻子、还搞淫乱,现在你却跟他们跑了,自已离教叛道,还有脸来传我们?……”听到这番话,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从前……

   1989年我开始信耶稣,1992年11月我担任了“因信称义”派八个教会的带领。后来,上面的带领对我说:“只有我们信的是真神、活神,别的派别都是异端、邪教,千万不要与他们接触,更不能与他们在一起祷告,不然,邪灵会跑到你身上,到时候就由不得你了!”从此,我就谨守带领的“教导”,不与其他派别的人接触,生怕误入“歧途”。

   1995年,先后有十多人给我送《那灵的说话》、《行走在光中》等神话书。其中《那灵的说话》我只走马观花地看了一部分就气愤地说:“这书上说的都是咒诅人的话,神是温柔、良善的,哪能这样咒诅人?”说完我又想起了带领的话,就把书还给了他们,并生硬地说:“咱们信的不一样,没有必要交通了!”随后我很快将这件事告诉了上面的带领,带领说:“那是‘东方闪电’,可厉害啦!他们信的就是异端、邪教、是女基督,你一定要严加防范,千万不要让他们把咱的羊偷走……”从那以后,防范“东方闪电”几乎成了我信神的全部,每次聚会我都要说:“‘东方闪电’是来偷羊的,想拉咱们去死,千万不要与他们接触,也不要搭理他们,否则,他们就会缠住你不放。”

   1998年10月份的一天,我正在田里浇水,原派别的一位弟兄很远就给我打招呼:“弟兄,我来帮你!”我知道他已接受了全能神,就恼怒地说:“不要你帮忙,你要是在这儿,我就走!”说着我把水管子往地上一丢,头也不回地走了……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又有多人来给我传,我都是讽刺他们说:“与你们交通是对牛弹琴,有本事你们传那些不信派去!”就这样,我总是弄得弟兄姊妹下不了台,而他们却仍然不停地给我传。

   2001年的一天,小孩的舅妈来传我,我藐视地说:“你是最无知的,最不懂圣经的人,又没出过远门,还来传我,我看你们都是瞎子领瞎子!你什么时候认罪悔改信我们的你再来,否则,不要再来了!”

   尽管我“兢兢业业”地看管着每一处教会,但还是有许多弟兄姊妹都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这时上面带领更加紧封锁,还下发了许多抵挡全能神的资料,我印象最深的是其中的一次资料上说:“‘东方闪电’的人打进各宗各派内部,以牧养教会为名拉拢工人,取得他们的信任后,把他们调到深山老林里,逼着他们信,若不信就得挨打,甚至割鼻子、挖眼睛,还要过灵床……”当时我没加分辨,完全相信了这些话,并因此恨透了“东方闪电”。我拿着这些资料来到我所管辖的各处教会大肆宣讲“只要是信全能神的来传你们,就是亲爹、亲娘也不要接待,更不要听!”记得当时我的一个亲戚(卖酱油的)经常来传我,我咬牙切齿地对他说:“你要是再来,我就把你酱油桶给砸了!……”之后我就将此事拿到教会讲给弟兄姊妹听,让他们都要像我一样对待“东方闪电”的人。我还命令各教会带领都要看好信徒,千万不要让他们与信全能神的人接触,免得被拉走。

   为了封锁教会有时我忙得连饭都吃不上,但仍是无济于事。截止到2002年3月份,教会的人已所剩无几,看到这种惨状,我心里难受极了,但并不知道反省,也不知道寻求,而是恨弟兄姊妹无知,恨“闪电”的人偷走了我们的羊。

   2002年5月的一天,本派别的一位姊妹说她家来了两位外地传福音弟兄,让我去和他们一起交通圣经。我当时怀着一颗好奇的心到了她家,头两天,我们谈得很投机,从旧约一直谈到新约,许多我不懂的地方,他们谈得都非常明白,让我心服口服。到了第三天,一位弟兄笑着问我:“弟兄,你说是神大,还是圣经大?”我不由得一愣:他怎么这样问?“当然是神大”。弟兄说:“既然是神大,那神作工就可以不受圣经的辖制,就能在圣经以外作新的工作,是不是?”我一听这话,就觉得他们是信全能神的,便立即反驳道:“约翰福音14章6节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除耶稣以外别无拯救,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是永不改变的真理,你们离开圣经,就是否认真理,我与你们信的不一样,没必要再谈了!”说着我便起身要走,两位弟兄笑着再三挽留:“弟兄别生气,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看看圣经是否都是神所默示的。”我一听就知道他们肯定是想谈全能神的作工,更加气愤地说:“圣经是为神作见证的,是神所默示的,是绝对无误的,神的话语和工作都记载在圣经里,离开圣经就不是信神,是异端、邪教!”此时,我气得真想打他们一顿,但无论我怎么发火,他们都不生气,还说:“弟兄,咱们都是信神的,耶稣说恨人如杀人,咱何必生气呢?我们在一起谈谈,互相取长补短总可以吧?”听了这些话我有些不好意思,只好带着气继续与他们交通圣经。弟兄让我看马太福音1章1-17节、路加福音3章23-38节两处的耶稣家谱。看完后,弟兄问:“你看这两处记载的是否一致?”我仔细看了看:发现马太福音说耶稣是大卫的儿子所罗门的后代,而路加福音说耶稣是大卫的儿子拿单的后代。我想:同是耶稣的家谱怎么就不一样呢?以前我怎么没有发现这个问题?但我却装着没看出来的样子。一弟兄笑着说:“看出来了吧!这两处家谱对不上号,咱可以数一数,到大卫这里才统一下来,错了整整四十一代,这不是荒唐吗?家谱能是乱安的吗?明明记载的是约瑟的家谱,而他们硬说是耶稣的家谱。我们知道耶稣与约瑟根本没有任何关系,神是自有永有的,他怎么能有家谱呢?”我心中思索着:对啊,两处家谱应该是绝对一样的,怎么经两个人记载竟错了四十一代呢?随后他们又让我看路加福音20章41-44节:“耶稣对他们说: ‘人怎么说基督是大卫的子孙呢?诗篇上大卫自己说:“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大卫既称他为主,他怎么又是大卫的子孙呢?’”我看完后弟兄说:“耶稣当时都反对这种说法,这难道是神的默示吗?”我心里觉得是这么回事,但表面上还是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两位弟兄见我还不服气,又给我查找了犹大的死。马太福音27章5节:“犹大就把那银钱丢在殿里,出去吊死了。”使徒行传1章18节:“这人用他作恶的工价买了一块田,以后身子仆倒,肚腹崩裂,肠子都流出来。”弟兄问:“两个地方记载同一件事,却有两个不同的结果,一处说‘上吊死’,一处说‘肚腹崩裂而死,’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我目瞪口呆,无言以对,刚才的怒气也不知跑到哪去了。在铁的事实面前,我不得不承认圣经并不完全是神的默示。我信神这么多年,且又熟读圣经,怎么就不知道这些呢?此时,我心里就像打翻了的五味瓶,不知是什么滋味,我所崇拜的圣经竟有这么多不可思议的问题,真是让人难以置信,但又不可否认。

   接着弟兄又说:“恩典时代已经结束了,神又道成肉身作了新的工作。”我一听这话,火又上来了:“我只承认主驾着白云来,因为帖撒罗尼迦前书4章16-17节上说‘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神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弟兄温和地说:“别生气,咱看看主该不该来。撒加利亚书14章4节记载: ‘那日,他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这山必从中间分裂,自东至西,成为极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众所周知,橄榄山早在91年就已裂开,这是主来的预兆。经文都应验了,你说主该不该来?”“如果从这方面看,主是来了,但我怎么没听见那些声音呢?”我说。另一弟兄说:“‘呼叫的声音’就是传神末世作工的声音,弟兄姊妹去你家传,不是呼叫的声音吗?‘天使长的声音’指各宗各派带领封锁教会的声音,说你们不要与‘东方闪电’的人接触,更不要听他们的道等等。‘神的号角吹响’是指末世基督的亲口发声,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凡有耳的都当听!弟兄,你仔细想想,难道你真没听到这些声音吗?”我仔细一想,觉得是这个理,心中的抵触也慢慢消失了。论到主来是灵体还是肉身来,弟兄查阅了马太福音24章27节:“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路加福音17章24-25节:“因为人子在他降临的日子,好像闪电从天这边一闪,直照到天那边。只是他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这两处经文都说“人子”降临,那肯定不是灵体,而是道成肉身。我想:也对,神若不是道成肉身来,怎么会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呢?后来我又问道:“圣经上说‘血肉之躯不能承受神的国。’你们怎么说是肉体得救呢?”弟兄说:“‘血肉之体’是指被撒但败坏后的人说的,因我们都是经败坏的亚当、夏娃的后代,都是败坏后的血肉之体,所以必须得经过神末世这步除罪的工作,使败坏后的肉体变化成圣洁的身体,才能承受神的国。”听到这里,我不仅得到了启发,还特别后悔:以前为什么就不先听听别人的讲解呢?而是一直持守圣经到今天,我真是瞎眼愚昧到了极点。

   在我和传福音弟兄的相处过程中,我看到他们的活出根本不像资料上所说的:手段阴险毒辣,强迫你接受,不然就下毒手……真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啊!回想这几天来,无论我怎样狂妄、自是、蛮横不讲理,他们都以极大的爱心和忍耐来宽容我,有时我态度生硬,对他们很不礼貌,但他们从不计较,仍是心平气和地与我交通。这样的活出,这样的人性与那些资料上所说的怎能对上号呢?我开始怀疑那些资料了。就这样,我又静下心来继续与他们交通,从而让我明白了神六千年经营计划的奥秘,今天神的作工是继律法、恩典之后的第三步工作,也明白了圣经不完全是神默示的,它仅是一本历史书籍。正如神话说:“圣经并不全部是神亲口发声的记录,只是神前两步作工的纪实,其中有一部分是先知预言的记载,有一部分是历代神所使用的人写出来的经历与认识。在人的经历中掺杂人的看法、认识,这是难免的。在这许多书当中,有些属于人的观念、人的偏见、人偏谬的领受法,当然多数的话是出于圣灵开启光照的,属于正确的领受,但也不能说是完全准确的真理发表。他们对某些事的看法只不过是个人经历的认识或是圣灵的开启。……圣经所记载的都是当时以色列的事,都是当时以色列选民做的事,也就是耶和华作的事,所以以后圣灵对这事不责备,即使选上一些或删去一些,圣灵虽然不称许,但也不责备。圣经纯属以色列的历史,也是神作工的历史,记载的人、事、物多数都属于实人、实物、实事,没有什么预表意义,当然除了以赛亚、但以理说的预言,或约翰写的异象书。当初的以色列人都有知识、有文化,古文化知识相当发达,所以写出的话比现在的人高。因此,他们能记载这些书并不是太奇怪的事,因为耶和华在他们中间的作工太多了,而且他们看见得太多了。”看了神的话,我更加痛恨自己,因我以前都是把圣经与神同等对待,认为信神就是信圣经,把神定规在圣经里,不允许神在圣经以外作工,还拿使徒的一些书信来抵挡真神的作工,我真是无知、该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