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是全能神救了我]
刘佳音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唯有全能神的话能拯救我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拯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抵挡时目空一切 蒙羞后猪狗不如
·狂妄之徒在全能神的话中仆倒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重新做人安慰神心
·死守“圣经”不能蒙神称许
·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在神的惩罚中我才醒悟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
·我是如何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死到临头 懊悔已晚
·神的话解开了我这颗被谣言捆绑的心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真 情 告 白
·我仆倒在了全能神面前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我终于找到了真神
·昨天,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我是拦阻“小羊”听神声音的罪魁祸首
·全能神把我从死亡中救出
·抵挡时目空一切,蒙羞后悔断肝肠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在神面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我死守“圣经”字句,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全能神肝脑涂地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
·一个抵挡至重的人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救我脱离罪恶的深渊
·无知的我充当了撒但的差役
·没有全能神,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一个悖逆之子的忏悔
·人云亦云 害人害己
·我在罪恶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持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在神话的带领下我走出了人的牢笼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彻底蒙拯救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我在全能神面前俯首认罪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弃恶从善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
·事实和启示使我寻求 神话使我仆倒在神前
·手捧着神话 我泪如雨下
·糊涂的我终于醒悟了
·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灵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灵
·全能神的责打惊醒了我这个逆子
·是全能神的惩罚挽救了我
·相信小册子上的谣言使我悔恨终生
·神的公义性情惊醒了我
·双膝跪地仆倒在全能神的光中
·狂妄无知的我终于归服在了真神面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抵挡全能神是我永远的懊悔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起死回生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全能神的万般亏欠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昨日的抵挡、今日的悔恨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在全能神的话语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在全能神话语面前低下了头
·我抵挡全能神悔恨终生
·神的管教促我寻求 神的话语将我折服
·我在罪恶之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一个狂徒的转变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神的亏欠
·我是如何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
·我心中的忏悔
·狂妄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无论得福受祸我跟定了全能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全能神救了我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是全能神救了我

   每一个信主的人都在盼望着主的再来,好接我们进天堂。99年3月,我听说有一班“东方闪电”的人传“主来了”,带领的说那一伙人是错的,是邪教,是敌基督……不许我们和他们接触,以免上当。于是,我作为大赞美派的教导也积极配合着带领,走到哪宣传到哪,心里的弦绷得紧紧的,总怕哪个人与他们接触被迷走了。

   99年7月的一天,村里有几个人来给我传神末后的福音,说:“主已经回来了,用话语作审判、合一的工作……”我一听立刻怒吼道:“我不听,带领说了神还没有回来!”又咬牙恶狠狠地说:“你们斗大的字能识几个?还来给我传?我天天讲圣经,不比你们知道的多?神即使回来肯定会让我先知道!用你们来给我说?走吧!我不听!”说着就把她们赶出了门。晚上聚会时,我添油加醋地把自己如何“站住见证”的事讲给他们听,让弟兄姊妹严加防备,决不让他们从我们这里拉走一只羊!

   同年10月份,带领安排我到一个地区巡回看望教会。在一个接待家庭,我碰见了几个人,一看就不像我们这一道的,我没搭理他们,果真他们说:“你们知道吗?神已经回来作了一步新的工作……”没等他们说完,我马上反驳说:“你们是‘东方闪电’,是假的!是骗人的鬼把戏!”接着对接待家庭的人说:“咱们不能听他们的,把他们赶走!”然后在聚会中郑重其事地宣布:“以后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接触他们,否则一律开除!”此后无论我走到哪里,都这样定规矩、封锁教会。

   2000年5月,灵宝市焦村镇有个教会里有六、七个人接受了“东方闪电”,我听说后立即和一个姊妹一起去“挽救”,劝他们说:“‘闪电’那一伙人就是用各种手段、诡计、骗人的,你们上当了,你们身量小,对圣经又不懂,又没有分辨,但只要你们认认错,争取立功赎罪,就可以回来,以后千万别再接触他们。”和我一起去的同工接着说:“‘闪电’的人可厉害了,听说只要你信,他们就把你带出去,逼着你干这干那,你若不听,他们就拿刀挖你的眼睛,割你的耳朵,并且打断你的腿,要不就拿着刀逼你和他们犯奸淫……”这些话把他们一个个吓得浑身打颤,都表示再也不跟“闪电”的人接触了。为了确保弟兄姊妹不去信全能神,我甚至顾不上吃饭,顾不上睡觉,全时间奔走在各教会中,并且还通宵祷告,下狠劲地咒诅信“东方闪电”的人。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在走教会时,还常常把所听到的传闻添枝加叶地说给弟兄姊妹听,我认为这是对主忠心,我把自己的全身心都为主“摆”上了。这样一来,带领对我更加器重了。虽然我竭尽全力封锁教会,抵挡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可不知为什么教会光景越来越不好。同工之间拉帮结伙、嫉妒纷争、勾心斗角、争权夺利,讲台成了炮台,圣经成了攻击对方的武器,谁占领了讲台,谁就有了攻击别人的机会,甚至连祷告也成了互相挖苦、互相争斗的方式,教会里完全失去了先前的活力和朝气,没有了爱心和谦卑,聚会的人越来越少,原来六、七十个人的聚会竟剩下四、五个人了。有个付弟兄,今年才42岁,常年为主热心花费,不但没得着平安,却得了个贲门癌,多少人为他禁食祷告,也无济于事,弟兄姊妹都很纳闷,我也心灰意冷,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我仍强撑着,一方面怕受迷惑,更重要的是怕失去教导这个地位。我心想:好不容易才干上了教导,一定要好好珍惜,于是就一味地迎合带领的,以博得带领的信任和偏待。

   2001年6月初,我去义马市,我正在那里给弟兄姊妹讲分辨的道,接待家庭的亲戚来了,经人介绍得知他也是信耶稣的,我们就在一起交通起来。我们谈得很投机,从交通中我发现对方领受的亮光比我多得多,对“圣经”有独到的见解,我从心里佩服他。但我身为教导怎肯在人前低头?当我们谈到保罗时,弟兄说:“保罗是我们崇拜和效法的,他为主的道吃了许多的苦,跑了许多的路,他的十三封书信对弟兄姊妹的生命很有益处,对弟兄姊妹的经历也颇有造就,但他的信中有他个人的经历和认识,有些认识就不合神的心意。如:‘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后4:7-8)这里就有他个人的存心和目的,他的付出是在与神搞交易,这种追求观点及认识就不正确……”我一听马上反驳:“你敢贬低保罗?若不是保罗传道哪有我们的今天,保罗是我们效法的榜样,是传福音的楷模,人若信耶稣不为得点啥,信着还有啥意思?那谁还信呢?”此时我激动得脸色都变了,并用手指着弟兄说:“你敢定罪保罗?这不是狂妄吗?保罗为主受了多少苦,挨了多少鞭打?你受过吗?保罗敢说那话,你敢说吗?”说完,我恶狠狠地瞪着他,一副吵架的样子,但兄弟呢?丝毫没有生气,温和地说:“姊妹,别发火,咱慢慢谈,来,喝杯水。”我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可弟兄并不介意,继续谈了起来:“保罗虽然为主受了许多苦,但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就应……”我不等他再说下去就又打断他的话:“我身为灵宝市大赞美派的教导,比你懂的太多了,研读本、注释本、贾玉铭要义,我天天看,什么不知道?别谈了!”弟兄仍温和地说:“是的,我知道的太有限,但我愿意和弟兄姊妹共同探讨这个问题。”这时我心里就想:我这样对待他,他怎么就一点不生气?反而还那么温和谦卑,那么镇静自若,稳重大方,人家是传道的,我不也是传道的吗?可我却显得那么烦躁失态,这是为什么?“姊妹,你怎么不说话了?在想什么呢?”弟兄问道。我怔了一下,说:“没什么,你继续谈吧。”

   通过弟兄对保罗追求观点的解剖,我明白了一个真理:受造之物敬拜神是天经地义,不该有自己的存心目的,更不该因自己为主受的苦而作为得福的资本,与神搞交易。这是我从未听过的真理。我们又谈了好多问题,谈了教会的光景,圣灵作工的动向等,当谈到神的作工时,弟兄说:“圣经旧约记载了律法时代的工作,神是以灵带领人,名叫‘耶和华’,作工在以色列,颁布律法使人知罪,发表的性情是公义、焚烧、咒诅;新约记载了恩典时代的工作,神道成肉身作了人的赎罪祭,名叫‘耶酥’,作工在犹太,发表的性情是慈爱、怜悯;启示录预言神在末世还要作一步审判洁净的工作,也就是国度时代的工作,时代不一样,工作不同了,他的性情与名字以及作工地点等都要作相应的变化,他发表的性情不再是慈爱、怜悯,而是公义、威严、审判,神的名是启示录所预言的‘全能者’……”听到这里,我又听不下去了,我打断他的话说:“我们乔大带领说:现在有一伙人传的就是全能神,他们说神已经回来了,他们信的是假基督,是迷惑人的,他们都是坏家伙,不可与他们来往,要弃绝他们,若你一跟上他们,你就得听他们的,若你不听就打断你的腿、挖眼睛、割耳朵,严重的他们逼你与他们犯淫乱。我们乔弟兄经常不断地警戒我们,我看,你说不定也是他们一伙的吧,我不会上你的当,我不听了。”说着我起身就要走。有几个弟兄姊妹说:“别着急,咱们要问个究竟,真对了,咱们跟;不对,咱们立刻都走。”我勉强留了下来,弟兄问我:“我们接触这几天,你看我像不像你们带领说的那样呢?咱为什么不尊重事实,要偏听偏信呢?”是呀,我心中暗自思量,这几天和弟兄的接触,看到他的活出是那样谦卑、宽容、善良,哪有一点带领说的那样,可是,我虽说不出他所谈有什么不对,但我是不会说他谈的是对的。此时,我想起自己已出来好多天了,万一带领的知道我和他们接触了,这教导的位置不就保不住了吗?这样我多年的追求不就成一场空了吗?我得走!我就对他们说:“我出来时间不短了,家里还有很多事,我该回去了,再见吧!”弟兄姊妹恋恋不舍地把我送了出来。

   一路上,我都在想:这下我回去要把在这里如何与“闪电”的人辩驳,如何打的真理仗好好给带领说说,他们一定会夸我一番的。回到灵宝已是晚上8点半钟,我一下火车就看到赵弟兄和郭弟兄,我欣喜地跟他们打招呼,但他们并未搭理我,正纳闷,不远处又看见我的带领李弟兄,正瞪着眼看着我,脸色特别难看,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看到这种情形,我的心“嗵”“嗵”地狂跳着,像做了亏心事,心想:坏了,今晚没好果子吃了。一辆三轮车把我们送到一个接待家庭,审讯工作就开始了:“你去义马干了些什么?”“你知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教派的?”“讲道是怎么讲的?就能用这么长时间?”“是在讲道吗?没有犯罪吧?!”“他们打你没有?逼你干什么没有?你有没有和他们接触?你接受了吧?!”“不要紧,你只要承认错误,把内幕说出来就行……”你一嘴,他一舌,使我昏头转向,他们的问话,使我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我的心都碎了,怎么这些人都变成这样了,简直像衙役逼供似的,一句紧接一句,让我都没有喘气的机会。心想:我本来回来就是要告诉你们我是怎样和他们“打仗”的,还指望你们夸我呢,一个从战场上下来的人多么需要慰劳呀,没想到竟都这样对待我。干脆就编个谎,死也不承认我遇见“东方闪电”的人了。这一夜,我想想哭哭,整夜未眠。

   第二天我就回到了家里。几天过后我的心仍不能平静。我一向仰望、崇拜的带领们那晚所表现的那神态、那质问人的语气、冷冰冰的话,不断地在我的脑海浮现,在我耳边回响,我感到一阵阵扎心的难受,痛苦极了。我想,这下他们就要把我开除了吧?他们会怎么说我呢?弟兄姊妹怎么看我呢?以后我上哪聚会呢?进天国的指望是不是就没有了呢?绝望中,我不时地想起在义马的场面;弟兄不仅谈的道比我们的高出一筹,意义深刻,而且他说话和气、平易近人、谈笑风生、端庄大方、有分寸、交通时特别敬虔,对人总是以诚相待。而我们的带领瞪着眼睛,一个个傲气十足,高高在上,盛气凌人,像是在审犯人,哪有一点爱?这样一比较更感到在我们的同工身上看不到爱,使我的心受到伤害,人格受到侮辱,活在压抑之中,不愿见到他们,厌烦他们的行为。而被他们称为“闪电”的人,倒使我念念不忘。他的活出令我羡慕、钦佩。当我发火说是错的、邪的、假的时,他还是和蔼可亲,以诚相待,耐心细致地和我交通,我被他的博大的胸怀和爱心折服了。可我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力量在支配着他们,使他们的活出与我们的截然不同?使他们有那么大爱心呢?我又想,当时我没听他们的,没接受,人家不依然是以诚相待,我不是好鼻子好眼,一根头发也没少吗?这不更证明了以前带领所说的那些话纯粹是谎言吗?想到这里,我感到不寒而栗。我觉得可怕的不是“闪电”的人,而是我所仰望、崇拜的带领们!他们竟敢作假见证!!真让我难以置信,今天我们面前的“巨人”不正是法利赛人吗?!于是,我决定:任何人都不告诉,我要去找“闪电”的人好好地谈一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