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刘佳音
·全能神的發表《經歷神的作工才是真實信神》
·全能神的发表《告诫三则》 粤语
——国度赞美——
·独一真神已显现
·性情變化的過程
·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沒有人願意主動了解神
·起初的人类是有灵的活人
·遵行神的道不分大小事
·人的結局是因著征服工作而顯明的
·正義與美善的起源《神廣施憐憫也深發怒氣》
·弟兄姊妹跳起來
·神话语诗歌《神在寻找你的心你的灵》
·你们应做接受真理的人
·經歷詩歌《國度美景常新》
·经历诗歌《受造之物的心声》
·人並不曉得神的工作
·經歷詩歌《神啊 我天天思念你》
·經歷詩歌《心相印歌》
·讚美神的大功已告成《千年國度 神的宗旨》
·全能神一直在等著你的歸來
·《若不是神拯救我》走上光明的歷程
·經歷詩歌《我願看見神得榮日》
·凡是受造之物都得歸在神權下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經歷詩歌 在這裡我們同相聚
·經歷詩歌《地上的萬物讚美實際神》
·經歷詩歌 《高聲讚美全能神》
·經歷詩歌《宇宙穹蒼讚美神》
·活在肉身中的神更牽掛跟隨他的人
·患難之中站住見證的才是得勝者
·《若不是神拯救我》【現代芭蕾】
·神啊 可知我在想念你
·國度音樂盛會 中文合唱 第十七輯
·神賜給人的最大祝福
·喜迎耶穌重歸《迦南美地的快樂》
·弟兄姊妹跳起來
·迦南美地的勤農快樂吧
·得勝撒但勢力 高唱《得勝的凱歌》預告片 【粵語】
·經歷詩歌 《高聲讚美全能神》
·經歷詩歌《用專一的心讚美神》
·全能神教會 - 經歷詩歌《神之愛》
——福音讲道——
·末世基督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權柄(二)》第一集
·末世基督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權柄(二)》第二部分
·末世基督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權柄(二)》第三部分
·末世基督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權柄(二)》第四部分
·末世基督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權柄(二)》第五部分
·末世基督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權柄(二)》第六部分
·全能神的发表《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粤语
·全能神的发表《被成全的人才能活出有意义的人生》粤语
·全能神的發表《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與人的本分的區別》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全能神的發表《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 《經歷神的作工才是真實信神》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當你看見耶穌祗w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粵語
·全能神的发表《你到底是忠于谁的人呢?》 粤语
·全能神的發表《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全能神的发表《对被成全之人的应许》
——国度福音见证问答——
·人类为什么要信神呢?
·神在末世為什麼還要作潔凈的工作?
·耶穌再來的預言是怎樣應驗的?
·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为什么神不把恶人都灭了呢?
·如果不信神只积德行善不作恶到底能不能蒙拯救?
·世界为什么黑暗邪恶,人类败坏到顶点是不是就该被毁灭了?
·我看哪个教都让人学好,无论信哪个教只要有诚心不作恶就能蒙拯救吗?
·關於性情變化達到聖潔的真理辯論 問題一
·關於性情變化達到聖潔的真理辯論 問題二
·都说“天塌大家死”,那信神的人灾难临到时真的就能不死吗?
·信神为什么还得祷告、聚会、看神话才能得着新生命?
·神既然爱人,为什么还要降灾毁灭所有抵挡神的恶人呢?
·人没法看见神怎么能确定神的存在呢?神到底怎么作工拯救人?
·信佛教、道教的人脱离红尘修行、修炼能不能蒙拯救呢?
·全能神既然是耶稣的再来,那为什么不显神迹奇事呢?
·请问信耶稣与信神有什么区别?
·神为什么隐秘降临、作工在中国?
·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英国媒体BBC——
·英国媒体BBC已失去往日“公正”媒体的光环
·英国BBC 你为何变了
·英国BBC充当了中共打压地下教会的急先锋
·英国著名媒体BBC究竟怎么了
·英国媒体大亨BBC真会沦为中共的宣传工具吗
·英国媒体大亨BBC前途堪忧
·英國著名媒體BBC為什麼成了中共的發聲筒
·英国媒体巨头BBC一意孤行必遭唾弃
·英国媒体大亨BBC为利折腰向中共献媚
·英國媒體巨頭BBC也向中共討飯吃
——山东招远案揭秘——
·天下奇闻:看中国法院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与精神病人携手再创“辉煌”,真是走投无路了
·震惊中外:中共公审一伙精神病患者
·中共再创历史奇迹:高调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高调审判一伙精神病患者震惊世界
·中共利用精神病人创造奇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我原是独立派的一个教会带领,掌管十几处教会,教会的一切事务都由我一个人说了算。我凭借着自己会讲道、会医病赶鬼、会作歌、唱诗来炫耀自己。我在教会中成了“大能人”、“大红人”,被众人高捧、仰望,也成了弟兄姊妹心中的偶像。因此,所有的弟兄姊妹都高看我、崇拜我,这使我越发自是狂妄,我说一弟兄姊妹绝不敢说二。在我外出走教会传福音时专派一个人为我背书包、拿行李,走到哪儿弟兄姊妹都是远接远送。教会的弟兄姊妹都被我牢笼在手中,若没有我的许可,任何人也不能越雷池半步(指不让弟兄姊妹出去寻求真道)。最后我才明白,我哪里是在带领教会,简直是抵挡神工作的魔头。

   1996年神末世的新工作传到我们教会以来,我就一直做着抵挡、亵渎、定罪神工作的事,死活不让弟兄姊妹接受。还到处封锁教会,每个教会都安排专人看守,不准任何人接待或外出接触传全能神末世福音的人,若发现教会中有人接待了或接触了传全能神新工作的人,就让他当众亮相、出丑、开批斗会批斗他,叫弟兄姊妹都起来攻击他、弃绝他,叫他在众教会弟兄姊妹面前认罪,让他永远也抬不起头来。教会被我封锁得水泄不通,弟兄姊妹被牢牢地控制在我的手中,就这样还是拦阻不了弟兄姊妹那渴慕寻求真理的心。

   有一次,有个教会带领瞒着我私自接待了传末世福音的人,他听了他们传的真道之后愿意跟随全能神,而且也愿意把教会的弟兄姊妹带到神面前,我听说后赶紧跑去“挽救”。我带领一些信徒骂传福音的人、毁谤侮辱他们、百般刁难他们,并大声祷告咒诅他们,叫信徒取笑他们、赶他们,一直把他们赶走我才罢休。他们走后我又开始训斥接待的弟兄,并琢磨着怎样惩治他。还有一个弟兄他家是聚会点,我得知他也想接受全能神,就连夜冒雪走了几十里路,到了几个地方,想方设法把教会从他家撤出来。从那以后我就叫他在教会中抬不起头,叫众人都说他走错了路,上了“东方闪电”的当,使他成了众矢之的。

   还有一次,我们好几个聚会点的信徒都聚在一起过圣诞节,我知道其中有个弟兄接待了信全能神的人,我就当众把他揪了出来逼他认错、批斗他,叫信徒们都起来攻击他。他吓得偷偷跑到一个窑洞藏起来,当我找到他后又把他揪了出来,叫他老老实实站在众人面前亮相、当典型,并指着他像对待犯人似的对众人说:“他接待‘东方闪电’的人了,若不是我看得紧,他就跟着人家跑了,还会把他手下的信徒带走,今天把他带到众人面前让他丢人,就是把你们的后路堵死,不让众弟兄姊妹再听‘东方闪电’的人的迷惑,以后谁若再接待‘东方闪电’的人,也是他今天这下场……”众人都吓得不敢作声。

   记得98年的一天,天下着大雨,两个弟兄来到我家给我传福音,他们刚一开口,我就一蹦三尺高毫不留情地把他们赶走了。弟兄姊妹三番五次来给我传,都被我驱之门外。有一次,一个弟兄又来给我传,那天正好是礼拜天,我家正在聚会,我一看见他,就叫众人唱赶鬼的诗歌,我还骂他是大灰蛇,但他却心平气和地说:“神已回来作新工作了……”我没等他说完,我就指着他的头说:“你父亲是男的还是女的?圣经上记着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父不就是男的吗?你们信的是女的,你就是来迷惑人的,你赶紧给我走开。”没等他解释就被我驱逐出门。后来又有人给我传,我还是不听并禁食祷告叫神封住他们的嘴。事过不久的一个雨夜,有两个弟兄又到我们教会传全能神末世的工作,我气呼呼地跑到那里进门就手指着他们的头说:“你们这些传‘假道’的,给我走,不然对你们不客气……”而后我把看守教会的弟兄叫过来训斥道:“你是怎么看的?为什么不把他们撵走?”当看到他们出门时,我突然心生一计,就对他们说:“以后想和好到我家里找我,不要再往这里来。”他们赶紧问:“你家住在哪里?我们愿意和你们和好。”我就把地址告诉他们。第二天他们果然来到我家,我就让他们按着我的要求跪在十字架下“认罪悔改”。我说他们身上有“闪电灵”,必须得彻底认罪,还按手在他们头上唱赶鬼歌,清理他们的身子,还用严厉的话刺他们。时间长了,其中一个弟兄不知是有别的事还是忍受不了我的苦待就离开了我家,剩下一个弟兄一直在我家聚会,我还让他做这做那,他从无怨言,又给我干活,又给我做饭,从不多说话。有一次上山割芝麻,他拉着车子,一个人拉到山顶上,累得满头大汗,一声不吭,把芝麻割完后捆好,拉到我家,又背到房顶上,我不但没有同情的心,还让他跪在十字架前继续认罪。心想:谁叫你是“东方闪电”的人,不亏!就这样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一点知觉,认为这样做是对神的忠心,是对弟兄姊妹的生命负责,是最合神心意的做法。我整天东奔西跑,忙于防备“假道”,可我越是这样做弟兄姊妹的信心越小,消极冷淡,软弱跌倒,外出打工的打工,聚会打盹的打盹,睡觉的睡觉,教会的人数不断减少,我发现自己讲道也是干干巴巴没有神的引导,全是老一套。我不知这究竟是为什么,就跪下向神祷告:“神啊!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我做错了吗?如果我做错了,抵挡了你,我愿意认罪悔改,愿你开启我、引领我、给我指明前面的方向,我愿意寻求明白你的心意,愿意把弟兄姊妹带到你的面前。”

   是神垂听了我的祷告,没过几天,那个从不多说话、毫无怨言、常给我干活的弟兄对我和气地说:“姊妹,求你和我一起去听听道好吗?”当时我看着他,不知怎么回事,一种亏欠弟兄的感觉油然而生,以前我故意刁难他、苦待他,他都从不计较,只是默默无闻、一如既往地以诚相待。如果没有神的作工,谁能有这么大的忍耐、有这么大的信心和爱心呢?我不忍心再伤害他了。此时心想:“出去听听也行,反正我也有自己的主见,我不会轻易随从别人。”我就和他一起去了,到那里后,一个姊妹给我讲:“神早已来在人间作了新工作,并且来在了中国这个最黑暗、最败坏、最污秽、最惨无人道、最抵挡神的大红龙国家,忍受着弃绝、毁谤,拯救在黑暗中苦苦盼望等候他的人,可人又不认识他,还想方设法抵挡他。没有人欢迎他的到来,因他的作工不合人的观念,尤其神这次道成肉身是女性更打破了人的观念。”说到这里她拿出神话书读道: “神的作工在一直向前发展,虽然作工的宗旨不变,但他作工的方式在不断地发生变化,这样那些跟随神的人也在不断地变化。神的作工越多人对神的认识就越全面,而且人的性情也随着神的作工在相应地变化着。但因着神的作工总是在变化,那些不认识圣灵作工的人、那些谬妄的不认识真理的人都成了抵挡神的人。神的作工总是不符合人的观念,因他的作工总是常新不旧,他不重复旧的工作,而是作他以前从未作过的工作。因着神不作重复的工作,又因着人总是用以往的神的作工来衡量神今天的作工,所以神的每一步新时代的工作都很难开展,人的难处太多了!人的思想太守旧了!人都不认识神的作工,但人又都定规神的作工。”“神的实质、神的所有所是这是永远不变的,但神的工作呢,是不断向前发展、不断进深的,因为神是常新不旧的。在每一个时代都要换一个新的名,在每一个时代神都要作新的工作,在每一个时代神要让受造之物看见他的新的心意、新的性情。如果在新的时代,人看不见新的性情发表,人不就把神永远钉在十字架上了吗?这不是把神定规了吗?假如神来道成肉身只是男性,那人会把神定为神是男性,是男人的神,从来不认为是女人的神。那时,男人会认为神与男人是一个性别,那神就是男人的头了,女人又会如何呢?这是不公平的,这不属于偏待人吗?这样,神拯救的都是与他一样的男人,那女人将没有一个得救的。神造人类时是造了亚当又造了夏娃,他不是只造亚当,而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男造女,神不仅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哭了,今天万万没有想到,日日夜夜盼望的神来了我却不认识,一次次地抵挡、弃绝、毁谤,我竟成了抵挡神的魔头。我的神啊!我的神!为什么你的仇敌就是你家里的人?我泣不成声,开始回忆这几年来弟兄姊妹给我传福音的一幕幕情景,神在我身上付的心血代价太大了,神一次次拯救我,给我机会,都被我这瞎眼、愚昧、无知、狂妄、恶毒的人错过了,而且还想方设法抵挡、定罪、拦阻神的工作,对传福音的弟兄姊妹百般欺压、羞辱、谩骂、讥笑,我真是个大恶仆,这和当初法利赛人抵挡主耶稣又有何区别呢?我越想越懊悔,越想越悔恨,哭喊着向神祷告、认罪悔改:“亲爱的全能神啊,我这个罪人这几年来做了这么多抵挡你的事,还多次骂过、羞辱过、欺压过你差来给我传你末世工作的人,并拦阻弟兄姊妹接受真道。我真是罪孽深重、死有余辜。神啊,你不但不丢弃我,还一次次差人将你新的工作传给我。全能的神啊,不管你以后怎样惩罚我,我都心甘情愿地接受。神啊,我愿意把你的羊都交给你,使这些饥饿迷失的羊群都能得到饱足。”我天天都以泪洗面,向神认罪,求神赦免。看着神的亲口发声,字字句句都说到我的心里,打动了我刚硬麻木的心,我定真这就是神的作工。我流不尽悔恨的泪水,一直哭了十多天,决心献上自己的全人为神作见证。

   自从我把弟兄姊妹带到全能神面前之后,弟兄姊妹都看到了神的亲口发声,心情都无比的激动。教会里一改往日那死气沉沉的气氛,像换了一个天地似的。弟兄姊妹个个面带微笑、精神焕发,一个个唱起了新歌,跳起了新舞,喝到了全能神宝座流出的生命活水,真是取之不尽、享受不完,众教会都看见了全能神的真光,被神的话照亮了。我看到这一切,亏欠的心才稍感安慰,但我知道我所做的还远远弥补不了我对神的亏欠,我决心把更多的活在黑暗中的饥饿迷失的小羊带到全能神家中,让他们也像我们一样享受神话语的滋润、活水的浇灌,接受全能神亲自的带领与牧养,得着全能神所赐的一切丰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