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刘佳音
·末世基督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權柄(二)》第一集
·末世基督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權柄(二)》第二部分
·末世基督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權柄(二)》第三部分
·末世基督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權柄(二)》第四部分
·末世基督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權柄(二)》第五部分
·末世基督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權柄(二)》第六部分
·全能神的发表《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粤语
·全能神的发表《被成全的人才能活出有意义的人生》粤语
·全能神的發表《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與人的本分的區別》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全能神的發表《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 《經歷神的作工才是真實信神》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粵語
·全能神的發表《當你看見耶穌祗w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粵語
·全能神的发表《你到底是忠于谁的人呢?》 粤语
·全能神的發表《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全能神的发表《对被成全之人的应许》
——国度福音见证问答——
·人类为什么要信神呢?
·神在末世為什麼還要作潔凈的工作?
·耶穌再來的預言是怎樣應驗的?
·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为什么神不把恶人都灭了呢?
·如果不信神只积德行善不作恶到底能不能蒙拯救?
·世界为什么黑暗邪恶,人类败坏到顶点是不是就该被毁灭了?
·我看哪个教都让人学好,无论信哪个教只要有诚心不作恶就能蒙拯救吗?
·關於性情變化達到聖潔的真理辯論 問題一
·關於性情變化達到聖潔的真理辯論 問題二
·都说“天塌大家死”,那信神的人灾难临到时真的就能不死吗?
·信神为什么还得祷告、聚会、看神话才能得着新生命?
·神既然爱人,为什么还要降灾毁灭所有抵挡神的恶人呢?
·人没法看见神怎么能确定神的存在呢?神到底怎么作工拯救人?
·信佛教、道教的人脱离红尘修行、修炼能不能蒙拯救呢?
·全能神既然是耶稣的再来,那为什么不显神迹奇事呢?
·请问信耶稣与信神有什么区别?
·神为什么隐秘降临、作工在中国?
·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英国媒体BBC——
·英国媒体BBC已失去往日“公正”媒体的光环
·英国BBC 你为何变了
·英国BBC充当了中共打压地下教会的急先锋
·英国著名媒体BBC究竟怎么了
·英国媒体大亨BBC真会沦为中共的宣传工具吗
·英国媒体大亨BBC前途堪忧
·英國著名媒體BBC為什麼成了中共的發聲筒
·英国媒体巨头BBC一意孤行必遭唾弃
·英国媒体大亨BBC为利折腰向中共献媚
·英國媒體巨頭BBC也向中共討飯吃
——山东招远案揭秘——
·天下奇闻:看中国法院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与精神病人携手再创“辉煌”,真是走投无路了
·震惊中外:中共公审一伙精神病患者
·中共再创历史奇迹:高调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高调审判一伙精神病患者震惊世界
·中共利用精神病人创造奇迹
·震惊世界:揭秘中共高调公审精神病患者的内幕
·中国人哪!你随时都可能成为中共邪恶统治的牺牲品
·在中共的魔掌下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随时会成为牺牲品
·从招远案看中共杀人魔性
·中共邪党高调公审精神病人险恶用心之大起底
·从中共高调审判“招远杀人案”看中共的恶魔本性
·透过山东招远凶案看事实真相
·中共制造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阴谋
·招远杀人案抹黑全能神教会是为制造革命屠杀舆论
·中共掌权,中国人民没有安宁日子
·揭穿中共招远杀人案背后的阴谋
·中共炮制招远杀人案的险恶用心何在
·中共用谎言、暴力、杀人、革命论治国愚民60年该结束了
·九旬老人痛诉不白之冤
·招远杀人案是贼喊捉贼 憋藏祸心 另有阴谋
·招远杀人案疑点太多 破绽百出 不攻自破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大红龙就是打击正义崇尚邪恶的衣冠禽兽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
·强权高压的教育扼杀人性败坏道德吞噬灵魂
·神的話顯全能
·一名记者的生命抉择
·揭开超级大骗的“美丽面纱”
·一名“六•四”学生指挥的曲折人生
·被摧残的青春
·一个不守“规矩”的记者的自白
·欺世谣言背后
·一份特殊的生命财富
·在“中国梦”中觉醒的记者
·一个“越战”老兵的经历
·白大褂后的黑色幽灵
·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一名国家干部的心声
·执法体系的黑暗内幕
·中共的“伟大”贡献---招远“邪教杀人案”预示邪党的末日
·学校背后的故事
·一个养老院的覆没
·看清中共真面目
·假面具
·中共邪恶凶残 天理难容
·谁才是真正的邪教?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我原是灵恩教会“中华福音团契”的一个差会会长。自1997年以来,多次有人给我传全能神末世作工,我总是不容他们讲完就说:“你们什么时候来传男基督我还可能勉强接待,如果再传你们的神是女的,就不要再来了!你们说神已经来了,我怎么没有看到?难道你们看到了吗?”每次面对见证神末世作工的弟兄姊妹,我都是用这一套话将他们堵回去,然后我就到处作“护教”工作,防止“异端”搅扰教会,而把全能神即“东方闪电”当作“邪教”对待。我还和上面带领一同搜集了各宗各派抵挡、毁谤全能神的传言,再加上我的想象印成小册子《教内角声》、《抵制异端——东方闪电派》,发至我所带领的所有教会,并到处对弟兄姊妹说:“‘东方闪电’是邪教,若看了他们的书或与他们交通就能被迷惑,你们一定要躲开,不要和他们交通,他们是反党黑社会组织,主要人物还有枪。且用美男、美女诱惑,谁若加入这道流就无法退出,否则会被剜眼睛、割鼻子,甚至涉及全家安危。”当时我这样大肆封锁教会,还自认为是对主忠心,对教会负责,是护教者,岂不知成了敌基督,现在我真是懊悔至极。

   99年,我的一个同工收下了一本神话书,并拿给我看,我吹毛求疵地翻了翻,看到神严厉审判的话我心中非常反感,为了不让其他弟兄姊妹看到此书,我竟把这本书撕毁扔到茅厕与粪便同污。后来,传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又多次来给我传,都被我无情地拒绝了,但通过多次和他们接触,我发现这样一个事实:无论我对他们什么态度、说话方式如何,他们都有个共同点就是有爱心、能忍耐、不发脾气、以良言相劝,这是我们教派所没有的,说心里话,他们这样的活出真让我佩服,但我因受谣言的蒙蔽,又总以为出圣经就是异端、邪教,所以始终不敢接受。

   2002年4月中旬的一天,我接到上面带领的电话,他约我到青岛市接受神学培训。开课第三天我便知道他们是传全能神的,即自己认为的“东方闪电”派。心想:这下可受骗了,完了!若不接受这道就会被剜眼睛、割鼻子,要不就有生命危险,想到此我就暗下决心:这次就是为“真道”献身也不能接受,就是为主殉道也要给信徒留下榜样!反正也走不了,只要你讲的不合圣经,我就不信,以往是不给你们机会讲,现在机会完全属于你们,那我就耐着性子听吧!他们给我讲了13天的圣经,都是围绕着圣灵作工的方向及圣灵作工的几大原则:一、神的作工一直向前发展;二、神的作工常新不旧、不重复;三、神的作工分时代、分阶段、分步骤;四、神的作工反击人的观念。他们又着重给我谈了法利赛人抵挡耶稣的根源,又讲了新旧约工作的实质对比、旧约与耶稣的关系等等,我听了这些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或谬解之处,都是按照正意分解,且是我从未听过的。但后来谈到律法时代和恩典时代的对比、两个时代的交替,而产生法利赛人守旧抵挡神时,我就开始反感,冲他们说:“你们别再绕弯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还不知道吗?你们要讲的第三步作工往外亮吧!”他们看我怒气冲冲,就拿出《跟随羔羊唱新歌》和《话在肉身显现》两本书和神话磁带,他们先给我读神话,但因我抵触心太大根本听不进去,真可谓“哪里有神的作工哪里就有撒但的搅扰”,当时我心里特别难受,头晕,甚至想吐,于是我就不让他们再读了,并说:“这只不过是在圣经的基础上用白话文叙述一下而已,难道是神说的话?”我当时简直狂妄得没有理智。后来,他们什么时候读神话,我就大声背经文故意打岔,他们放诗歌和神话磁带时,我就假装睡觉,有时还说难听的话讽刺挖苦他们,就这样一连三天无论我对他们什么态度,说什么样的话,他们从未对我发脾气或是用言语相抵伤害我,而是耐心地与我交通。这与当初我所认为的不接受此道会有人身危险,会被剜眼睛、割鼻子等恰恰相反。此后,我暗暗地观察他们:他们每天在神面前的祈祷是真诚的,而且人前人后都是如此,是我所不及的,根本不像黑社会;他们放的新歌虽然我没有用心听,但说实在话,那歌词与曲调都非常感人,再说,我虽如此抵触、狂妄,但接待家庭始终热情地款待我。另外,在这十几天的相处中,我发现他们稳重大方,男女之间界限分明,包括吃饭、交通、住宿方面都很有规矩,根本没有像我所捏造的有色情的诱惑。因此我对这道流中之人的误解渐渐地消除了,抵触之心也随之放下,于是我就对见证人说:“我提三个具有代表性的问题,你们若能给我谈清楚,并且用圣经中的章节证明我就相信,否则我死都不信。”

   “第一,我不相信神还要重返肉身,因圣经上说耶稣驾白云带着复活后荣耀的身体再来;第二,我对神的性别通不过,因我相信神是永不改变的;第三,我不相信神会道成肉身在中国,因圣经上说他要脚踏橄榄山,面向全宇显现。”

   他们针对我所提的第一个问题谈到路加福音17章24-25节: “因为人子在他降临的日子,好像闪电从天这边一闪,直照到天那边。只是他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 其实这都是我以前熟背而且常讲的经文,认为是耶稣第一次道成肉身时受苦遭受弃绝,但待我仔细看时,原来是指人子再来时的预兆,况且路加福音17章22-37节整段经文都是预言人子再来的预兆,并且主说他再来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一个“又”字足可证明是指第二次重返肉身之事。再说,如果耶稣驾白云带着灵体来怎么能受苦呢?又有谁不屈膝跪拜,谁还敢抵挡他呢?希伯来书1章6节:“再者,神使长子到世上来的时候(或作‘神再使长子到世上的时候’)就说:‘神的使者都要拜他’。”既说神“再”使长子到世上的时候,那就足以证明耶稣道成肉身到世上是第一次,这次道成肉身是“再次”到世上来,就是指神重返肉身说的。他们又给我读了一篇神话《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这篇神话使我心服口服,神说: “道成肉身的神之所以来在肉身完全是因着败坏的人的需要,是人的需要并不是神的需要,这一切的代价与痛苦都是为了人类,并不是为了神自己的利益,在神没有得失与报酬之说,他得到的并不是他后来收获的,而是他原来就该有的。他为人类作的一切、付出的一切代价并不是为了他能得到更多的报酬,他仅仅是为了人类。在肉身之中作工虽然有许多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但到最终肉身作工达到的果效还是远远超过灵直接作工的果效。肉身作工虽然存在相当多的难处,并不能有灵一样伟大的身份,也不能像灵一样有超凡的作为,更不能有灵一样的权柄,但是就这一个不起眼的肉身的作工实质远远高于灵直接作工的实质,就这一肉身本身来说就是所有人的需要。对被拯救的人来说,灵的使用价值远远不及肉身的使用价值:灵的作工能普及全宇、波及山河湖泊,而肉身的作工能更有效地涉及与他接触的每一个人,而且有形有像的肉身更能获得人的了解与信任,更能加深人对神的认识,更能加深人对神的实际作为的印象;灵的作工神秘莫测,肉眼凡胎难以预测,更难以看得见,只能凭空想象,肉身作工正常实际而且有丰富的智慧,是肉眼凡胎的人可以亲眼目睹的事实,人都可以亲自领略神作工的智慧,大可不必展开丰富的想象,这是肉身的神作工的准确性与实际的价值;灵只可以作一些人看不见又难以想象的事,例如灵的开启、灵的感动、灵的引导,但对于有大脑思维的人来说,灵的这些作工并不能给人以明确的意思,只能给一个感动或是大体相仿的意思,并不能用言语指示,而神在肉身的作工就与此大不相同了,肉身作工有准确的话语引导,有明确的心意,也有明确的要求目标,人不需摸索也不需想象更不需去猜测,这是肉身作工的明确性,与灵的作工大不相同;灵的作工只能适应一部分有限的范围,并不能代替肉身的作工,就肉身作工对人要求的准确目标与人得到认识的实际价值就远远超过灵作工的准确性与实际的价值。……在肉身中作工的最长之处就是能给跟随他的人留下准确的说话、留下准确的嘱咐、留下他对人类准确的心意,之后跟随他的人才能更准确、更实际地将他在肉身中的全部工作与他对全人类的心意传给每一个接受此道的人。在肉身中的神作工在人中间才真正实现了神与人同在、同生活的事实,实现了人都看见神的面、看见神的作工、听见神的亲口说话这个愿望。”

   第一个问题交通完后,虽然在我心里已得到满意答复,心情有了明显的好转,但我仍是顾虑重重,于是他们就给我交通第二个问题,创世记1章27节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 从这节经文中证明,男女都有神的形像,那么谁又能定规神是男性或女性呢?因为男人是照神的形像而造的,女人也是,从而确切证明神是灵,无性别划分,神能成为男性的形像作他救赎的工作,同样也能成为女性的形像来完成他征服拯救人的工作。我们又吃喝了《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这篇神话,神说:“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实际的意义。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神那没有性别的划分,他愿意怎么作就怎么作,他作工作不受任何辖制,特别自由,但哪一步都有实际意义。神道成肉身两次,不用说,末世是最后一次,他是来显明他的所有作为的。假如这步不道成肉身亲自作工让人目睹,那在人观念里人永远认为神只是男性、不是女性。” 面对这句句真理,我不得不服下来,难道我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还能干涉造物主的自由吗?能去指挥神如何作工?若是我定规神的性别,不就是亵渎圣灵吗?回想自己以往定规、论断、抵挡神的作工,我真是蒙羞惭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