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狂傲的我仆倒在全能神话语面前]
刘佳音
·中共制造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阴谋
·招远杀人案抹黑全能神教会是为制造革命屠杀舆论
·中共掌权,中国人民没有安宁日子
·揭穿中共招远杀人案背后的阴谋
·中共炮制招远杀人案的险恶用心何在
·中共用谎言、暴力、杀人、革命论治国愚民60年该结束了
·九旬老人痛诉不白之冤
·招远杀人案是贼喊捉贼 憋藏祸心 另有阴谋
·招远杀人案疑点太多 破绽百出 不攻自破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大红龙就是打击正义崇尚邪恶的衣冠禽兽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
·强权高压的教育扼杀人性败坏道德吞噬灵魂
·神的話顯全能
·一名记者的生命抉择
·揭开超级大骗的“美丽面纱”
·一名“六•四”学生指挥的曲折人生
·被摧残的青春
·一个不守“规矩”的记者的自白
·欺世谣言背后
·一份特殊的生命财富
·在“中国梦”中觉醒的记者
·一个“越战”老兵的经历
·白大褂后的黑色幽灵
·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一名国家干部的心声
·执法体系的黑暗内幕
·中共的“伟大”贡献---招远“邪教杀人案”预示邪党的末日
·学校背后的故事
·一个养老院的覆没
·看清中共真面目
·假面具
·中共邪恶凶残 天理难容
·谁才是真正的邪教?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邪党逆天而行 罪恶滔天
·造假、抹黑是中共的“本能”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比黑社会还黑的中共政府
·“特情”内线的人生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对中共鼓吹的部队精英的实况揭露
·中共专制王朝穷途末路
·中共设罪杀人 天怒人怨
·魔爪下的惊险逃生
·飞来“横祸”背后
·透过媒介舆论看中共屠夫本相
·从高层执法官员的糜烂生活观中国执政党的腐败与堕落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誓把牢底坐穿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惨绝人寰的逼迫残害背后
·心灵的苏醒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爱坚固我的心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神的话是我真正的生命
·神带领我胜过恶魔残害
·因信全能神我被中共通缉在外逃亡二十多年
·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基督徒十年逃亡路的心声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漫漫逃亡路 滴滴血泪史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一段刻骨铭心的逃亡经历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中共抓捕使我们夫妻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导致我的家庭四分五裂
·中共对我一家的苦害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往事不堪回首——一名宗派首领的懊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震惊世界:中国特大新闻——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
·中共开展全国“百日会战”与神敌对罪恶滔天
·中共已成为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集团
·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三
·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著這一切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四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五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六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七
·红权下的“人民警察”到底在为谁执法?
·致心灵未觉醒的朋友们一封信
·一个平民百姓对大红龙的揭露
·经历逼迫患难十年有家难归使我领略了神的智慧全能
·我亲眼目睹了大红龙国家的黑暗
·经历大红龙的抓捕,我认识了大红龙的邪恶实质
·经历大红龙的逼迫使我走上人生正道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狂傲的我仆倒在全能神话语面前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狂傲的我仆倒在全能神话语面前

   我原是因信称义派的中层带领。1966年夏天,我信了主耶稣,因我是教师有点文化,最初在教会读圣经,后来,蒙主恩待,我当上了带领。为了专一事奉,我辞掉了教师工作,此举虽然遭到了亲友的指责、儿女的埋怨、世人的讥笑,后来又因聚会坐监两次,但这些并没有使我失去信心,反而使我更加执着地追求,并常年奔走在各个城市的教会为主作工。30多年来,虽然也受了些奔波之苦、讥笑毁谤之苦,但我从主得着了更多的恩典。也许是因着我信神的“不平凡”经历,弟兄姊妹对我刮目相看,我自己也常常因此沾沾自喜,并以这些为资本,认为自己对主最有信、最有爱,是最有资格获得主称许的人,只等主来时被提了。

   最近几年,教会不知为何逐渐荒凉,我心中常常为此而忧虑,并在主前大作祷告,但是教会的景况仍无好转,这使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按手祷告病人不好?为什么我与以往一样追求、努力,但却总觉没劲,对教会工作也不像以前那么有负担了?为什么主的话都应验了主还不来提我们呢?等等这些疑问在我的脑海中萦绕着。更让我震惊的是,传“东方闪电”的人越来越多,甚至遍及整个中华大陆,各宗各派的教会如同被清理一般,好多真心追求的弟兄姊妹都已被他们“拉走”,让人防不胜防,而且就连我也多次被他们烦扰。记得有一次,他们给我传福音时,我教训他们说:“你们才信几天,懂什么?真是不自量力!”而他们却面带微笑说:“弟兄,你别生气!神的新工作你不明白,咱寻求寻求……”“难道我明白的不比你们多吗?我走南闯北几十年,就能被你们轻易动摇吗?告诉你们,我的根基已经扎在了主耶稣的磐石上,我因主耶稣的救赎就白白地称义了,我口里认耶稣是主,心里相信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我有主耶稣就够了,不必再寻求了,要寻求的该是你们,因你们的信心太小,不明白才受了迷惑。”就这样,我把他们撵走了。每每把他们撵走,我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和得意。可是也不知他们怎么会有那么大的信心和毅力,还是经常来找我。一天,两位弟兄来给我传福音,他们苦口相劝:“弟兄,听听吧!神末世的工作可好了,你信神多年,最后不能跟上神的作工,不认识神,落入灾难中,到那时你不后悔吗?”我一听就来气了:“什么?什么?我不认识神?我落入灾难中?我今天倒要看看神到底作了什么新工作!你们俩能给我谈明白吗?叫你们的‘头头’来,我奉陪到底!说个时间吧!”没想到,他俩当时就说:“弟兄,明天吧!”“一言为定!我就给你们一天时间,看你们能讲出什么来!”我带着轻蔑的语气答道。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果然来了,我鄙视地扫了他们一眼,说:“你们先进屋,《圣经》、《串珠圣经》都在桌子上,我洗把脸就来。”于是我躲到厨房里祷告:“主啊!我知道胜败都在你手里,赏罚也在你手里,今天我愿凭着你的大能,凭着你的智慧,把他们彻底打败,不让他们再‘迷惑’你的小羊。”祷告完毕,我信心十足地进屋说:“你们谁先讲?不过咱有言在先,如果说不服我,从今以后你们别再来我家。”其中一位弟兄微笑着说:“就按你说的办!”接着他从教会的光景谈起,并问我:“弟兄,现在教会荒凉,信徒下世界,咱自己也感觉离主远了,没有以前那么有劲了,这是什么原因呢?”一句话正问到我的“软肋”,这正是我日思夜想也想不明白的问题。从他沉着冷静的表情上看得出来,这人明白的不少。对这个问题我根本无法回答,但却硬着头皮说:“人软弱,主知道!”他说:“弟兄,教会荒凉的原因是因为神已不在各宗各派作工了,神又作了新的工作,并将全宇的灵的工作都收回作在了末了跟随他的一班人身上。信全能神的人之所以如此有劲,那都是圣灵作工达到的果效,都是神加给人的。也就是说,没有圣灵作工、没有神的保守,人都会软弱的。”听了他说的话,我想争辩,可自己又不明白,只好继续听他说。接着他谈道:“神拯救人的工作共分三步,第一步耶和华作了颁布律法的工作,让人知道什么是罪,第二步耶稣作了钉十字架的工作,用宝血把人从罪中赎回来,可是,人还是活在罪中,白天犯罪,晚上认罪,所以神又作了新的工作,就是今天道成肉身的全能神作的末世审判洁净的工作。”听到这里我再也按捺不住了:“不信!不信!神不可能再作新的工作,因主耶稣一次就完成了救赎,并且主还告诉我们主回来时要有大的震动、饥荒,群星要坠落,现在一切平平安安的,你说主回来了谁能相信呢?”他说:“主耶稣一次完成救赎工作这是事实,但主说他还要再来,作审判人、洁净人的工作。主耶稣是人的赎罪祭,但他并没有作除人罪根的工作。至于说主回来要有大震动,今天全能神说他的道成肉身震撼了各宗各界,震动了每一个渴慕他显现之人的心灵,请问弟兄,你的心平安吗?末世神这永远的福音没震动你的心吗?”我哑口无言,因为他说的确实是实情。接着他又说:“圣经上说: ‘日子将到,我必命饥荒降在地上。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现在许多信徒都下世界了,就连弟兄你——信了几十年的老信徒,对教会不也是不像以前那样有负担了吗?你看现在教会荒凉,国际形势日益紧张,各种瘟疫、灾难都陆续降下,这难道还像你说的平平安安吗?这不就是饥荒吗?群星坠落不就是指信徒下世界不信了吗?”他说的我无可辩驳,只得听他讲,他说:“律法时代和恩典时代的工作是神作的前两步工作,恩典时代的工作是在律法时代工作的基础上作的,而今天神的工作是在恩典时代的基础上作的,这三步工作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是神拯救人类的全过程,是一位神作的,正应验圣经上的话:‘我是初,我是终,我是撒种的,也是收割庄稼的。我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 我们人不能定规神的作工,因我们只是神手中的一把尘土,我们所知道的太有限,神的奇妙、神的难测岂是咱人能想象得到、能测透的呢?更何况我们也定规不了神的作工。我们信神这么多年,如果重犯当初法利赛人的错误,最终遭神惩罚,那不太遗憾了吗?弟兄,你分辨分辨吧!你不能因着怕假就拒绝神的拯救,盲目定罪神的作工,是神的羊听到神的声音都会回到神面前的。”听了弟兄的交通,我不禁思想:万一是真道,那我不成了千古罪人了吗?这时,他又说:“弟兄,你听听神的亲口说话吧!信不信由你自己决定,我们决不勉强!”对呀!他们并没有什么恶意呀!想到这儿,我就说:“你念吧,我听听。”于是弟兄翻开了神话,读起《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中的一段话: “末世的基督带来的是生命,带来的是长久的永远的真理之道,这真理就是人得着生命的途径,是人认识神被神称许的唯一途径。你若不寻求末世的基督供应的生命之道,那你就永远不可能得着耶稣的称许,永远没资格踏入天国的大门,因为你是历史的傀儡,是历史的囚犯。被规条、被字句、被历史的枷锁控制的人永不能得着生命,永不能得着永久的生命之道,因为他们得着的只是持守了几千年的污浊之水,而不是从宝座之上流出的生命之水。” 接着他又读了《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这篇神话中的一段话: “末世基督将用真理来教导各方的人,将所有的真理晓谕给各方的人,这就是神的审判工作。很多人对于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感觉很不是滋味,因为人都是难以相信神会道成肉身来作审判的工作的。不过我还是告诉你,往往神作的工作都大大出乎人的预料,都是人的大脑难以接受的。因为人只是地上的蛆虫,而神则是充满天宇之间的至高无上者;人的大脑好比是一坑臭水,生出来的只是蛆虫,而神的意念所指挥的每一步作工则都是神智慧的结晶。人总想与神较量,那我说最终吃亏的会是哪一方这是不言而喻的。我劝各位不要把自己看得比金子还重要,别人能接受神的审判你为什么就不能呢?你比别人高多少呢?别人能在真理面前低头你为什么就不能做到呢?神的工作是大势所趋,他不会因为你的‘功劳’而重复作两次审判工作的,失掉这样的良机你会悔断肝肠的,若你不相信我说的话,那你就等待天空那张白色的大宝座来‘审判’你吧!你要知道全部以色列的人都弃绝耶稣、都否认耶稣,但耶稣救赎人类的事实还是传遍了宇宙地极,这不是神早已作成的事实吗?若你还在等待耶稣来接你上天堂,那我说你是一个顽固不化的朽木了。耶稣是不会承认你这样一个不忠心于真理而只想得福的假信徒的,相反,他会毫不留情地将你扔在火湖里焚烧万年的。” 听着神话,我这颗刚硬的心不知不觉被软化了,高傲的头也低下来了。这话说得太好了,是神的发表!否则,谁能发表这天上的语言呢?我正想的时候,他们又说:“弟兄,你听这是不是神的话?你仔细揣摩揣摩,我们走了。”我急忙说:“这书能不能借给我看看?”他们说:“可以!只要你真心寻求,这神话书就送给你,因为神说‘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 就这样,他们把神话书给我留下就走了。我如获至宝,再没心思干别的,看了一遍又一遍,神那循循善诱的话语,语重心长的安慰,还有那带着威严审判的话语,字里行间都透露着神对人无限无量的爱……看着看着我已是老泪纵横,感激之情溢于言表:“神啊!你的作为真是无人能测透,你为拯救败坏的人类受尽了痛苦,第一次为人钉十字架鲜血流尽,人都不认识你,两千年了,今天你又重返肉身亲自来拯救人,可人还是不认识你,并定规你的作工,对你又是讥笑辱骂又是亵渎毁谤,而我就是信你又抵挡你的其中一员……”此时,我已是泣不成声。

   从神话中我终于明白了“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 (太7:21-23)“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 (太23:12)“然而,有许多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 (太19:30)这些话的实际所指,更明白了若没有今天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没有一个人能蒙拯救,没有这样的审判工作,人永远不能达到圣洁,永远都不能认识神,也就是说,不接受神末世作工的都是神惩罚的对象。此时,回顾自己信神走过的路:信了这么多年,没把神信到家,却把圣经信到家了,把字句信到心里了,还认为因信就称义了,呼求主名就得救了,甚至还自诩比谁信得都好,却不知自己最狂妄无知,竟敢抵挡神的作工,幸亏全能神道成肉身,我才蒙了极大拯救。如今回想起在传福音的弟兄姊妹面前说的那些狂妄之语,我真感到蒙羞惭愧,无地自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