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全能神挽救了我]
刘佳音
·我是如何认识“神的实质永不改变”的
·真理与事实让我定真了独一真神——全能神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全能神的爱征服了我的心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归服神前
·全能神挽救了我(一)
·全能神挽救了我(二)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唯有全能神的话能拯救我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 真 情 告 白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全能神肝脑涂地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事实和启示使我寻求 神话使我仆倒在神前
·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灵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在全能神话语面前低下了头
·我抵挡全能神悔恨终生
·忆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我是怎样被全能神征服的
·狂妄的我终于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宝座前
·还真理一个公道
·我这个罪魁终于仆倒在神话面前
·昔日与神为敌飞扬跋扈 今日俯首神前愧悔无地
·狂妄自大成了我寻求真理的绊脚石
·信神不认神伤透神心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1)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2)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3)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4)
·谬论(5)有人说:
·谬论(6)有人说:“是神就应该显大的神迹奇事”
·谬论(7)有人说:“神是慈爱怜悯的神”
·谬论(8)有人说:“你们这些传全能神福音的人都是骗人的”
·谬论(9)有人说:"耶稣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拯救工作"
·谬论(10)有人说:“信神本是自愿的”
·谬论(11)有人说:"主来应该是驾着白云来,众人都要看见"
·谬论(12)有人说:“耶稣说过‘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谬论(13)有人说:“你们信全能神的人说神不作重复的工作”
·谬论(14)有人说:"你们传神又道成肉身了"
·谬论(15)有人说:"神末世道成肉身不可能是中国人的形像"
·谬论(16)有人说:“神是独一的,又是三位一体的”
·谬论(17)有人说:“在圣经里主耶稣说过”
·谬论(18)有人说:“圣经中所说的‘审判’”
·谬论(19)有人说:“你们说神作了除罪的工作”
·谬论(20)有人说:“你们传全能神是来作合一的工作的”
·谬论(21)有人说:“你们传神来了”
·谬论(22)有人说:“你们传道说神末世作工是来拣好的”
·谬论(23)有人说:“《话在肉身显现》”
·谬论(24)有人说:“圣经绝无人意掺杂”
·谬论(25)有人说:“我们不相信《话在肉身显现》”
·谬论(26)有人说:“你们信的全能神说‘我’怎么作工”
·谬论(27)有人说:“医病赶鬼”
·谬论(28)有人说:《话在肉身显现》中说:
·谬论(29)有人说:“现在传邪教的太多”
·谬论(30)有人说:“当初夏娃跟蛇一说话”
·谬论(31)有人说:“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这班人背叛了主耶稣”
·谬论(32)有人说:“你们传的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也有理”
·谬论(33)有人说:“信全能神的这班人都是不务正业”
·谬论(34)有人说:“天使世人莫测经纶”
·谬论(35)有人说:“我们信主后,那灵进到我们里面”
·谬论(36)有人说:“我们都是六天干农活”
·谬论(37)有人说:“信徒听神父的,神父听主教的”
·谬论(38)有人说:“审判的工作是由圣母来作”
·谬论(39)有人说:“主耶稣再来肯定会来在以色列”
·谬论(40)有人说:“经上记着说:‘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
·谬论(41)有人说:“主耶稣再来是以灵的方式来”
·谬论(42)有人说:“经上记着说‘新妇装饰整齐迎接新郎’”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經歷神的作工才是真實信神
·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神 是 人 生 命 的 源 頭
·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當你看見耶穌祗w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
·與基督不合的人定規是抵擋神的人
·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能神挽救了我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全能神挽救了我

   “黑暗遮大地,群魔凶残极,神作工艰辛,受尽了屈辱。人败坏太深,已成敌势力,耶稣所遭遇,今日又重现。信神不认神,重钉神十架,穷凶极恶相,更甚于当年。信神人虽多,认识神无几,走遍大陆地,见证神不易。见证神给人,反遭来祸患,刀枪棍棒举,被赶出家门。眼中噙泪花,悲痛心欲碎,十架路艰难,声泪伴血迹。到处是偶像,恶仆坑害人,名誉上信神,却受人宰割。爱神人在哪?寻求者何在?神呼唤叩门,急关闭更严。人坏到极处,在此已显明,愿神施怜悯,可怜爱神人。神心多忧伤,谁体贴神心,动如此大工,无人理解神,无人理解神。”(《跟随羔羊唱新歌》210首:《谁体贴神心》)每当我唱起这首如泣如诉的歌时,我的眼泪都止不住地流下来,是这首诗歌感动了我,使我来到了全能神的面前。这首诗歌是弟兄姊妹跟随全能神传福音的坎坷经历的真实写照,更是神爱人、拯救人类的真实写照;而“穷凶极恶相,刀枪棍棒举”正是我以往抵挡、悖逆神的丑恶嘴脸的真实写照。是这首歌又把我带入了令人懊悔的往事中……

   我以前是大赞美派的一个中层同工,94年因家中不平安信了耶稣,跟随主一直到99年初夏。那天,我认识的一个姊妹把东北来的一位姊妹领到了我家。见面后,东北的那个姊妹就跟我说:“神二次道成肉身来了,已作了新的工作!”我当时特别吃惊,因心里好奇,想听一听。那个姊妹就拿出圣经,从中找出了几节预言神末世要作审判工作的章节让我看。

   “像这样,基督既然一次被献,担当了多人的罪,将来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显现,并与罪无关,乃是为拯救他们。”(来9:28)

   “你们这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着所预备、到末世要显现的救恩。”(彼前1:5)

   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万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们分别出来,好像牧羊的分别绵羊、山羊一般;把绵羊安置在右边,山羊在左边。” (太25:31-33)

   “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在地上。”(伯19:25)

   天国又好像网撒在海里,聚拢各样水族。网既满了,人就拉上岸来;坐下,拣好的收在器皿里,将不好的丢弃了。世界的末了也要这样。天使要出来,从义人中把恶人分别出来,丢在火炉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 (太13:47-50)

   “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或作‘在灵性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提前3:16)

   我以前也看过这些章节,可我怎么也没有从中看出神要作新工作,而且还是道成肉身来作工。她讲得特别清楚,我从来就没有听过这么新鲜的道。后来,她又拿出了《审判从神家起首》这本书,给我找出两段让我有空时看看,我当时好奇心大,想看看里边到底说了些什么,就留下了书。可是还没等我看明白这两段神话时,我们的带领便满脸怒气、气冲冲地来到了我家。“听说东北那女的给你讲了不少的东西,还给了你一本书,是吗?”经他这一喊,我傻傻地望着他说:“是,她讲得不错,比神学院的人讲得还新鲜呢,那本书我看了几句,是从中间看的,我还没看明白呢。”他生气地说:“你受迷惑了,你知道吗?她是传‘东方闪电’的。幸亏你没看懂,把书给我!千万别看了!再看,那灵进到你里面你就完了,神学院的人也救不了你了。”我半信半疑地把书交给了他。他说:“你不相信吗?我还能骗你吗?你好好在主面前认罪吧!你是不知道,他们‘东方闪电’没钱给你钱,没车给车,没媳妇给媳妇,骗你过去受了他们的控制,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否则就卸胳膊卸腿、割舌头、挖眼睛,想出来可就出不来了。他们还有杀手,你可要小心。”带领走后又来了一个姊妹,她“语重心长”地劝我:“只要是‘东方闪电’,啥也别让他说,一口凉水也不能给他喝,更别让他们坐下来谈,对他们就是一个字——‘滚’!”想想带领和这个姊妹说的,想着自己差点被迷惑,我特别生气,紧紧地咬了咬牙,心中特恨东北那个姊妹。随后我就在教会里大肆抵挡、亵渎全能神的作工,还凭着自己的想象,添枝加叶地把“东方闪电”说成了一个搞淫乱的黑组织,没有一点人性,没有情感,像杀手一样冷酷无情,一沾上就逃不掉。这些出自我口的无中生有的谣言,听得弟兄姊妹都很害怕,他们边听边皱眉头。我还因着看了几句神话,仗着自己上了两天学,又开始对神话评头论足,贬低神话,拿着神话与圣经上的话比较,说:“太平常了,不如圣经上的话高深莫测。”现在回想起来,才看到自己狂妄至极。就这样我一直疯狂地抵挡了三个月。

   八月初的一天,村里来了免费检查身体的,当时我的手脚总发麻,我也去了。一检查,我的血液里都是小血块,血管硬化得比八十岁的老人还严重,我当时头就大了,我才二十九岁呀,怎么会这样呢?医生和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是什么报应临到我似的,我浑身不自在,当时真想大哭一场。我拿了药急忙回到家,赶紧跪到主面前祷告:“主啊,我怎么得了这病了呢?求你给我医治吧,我一定好好为你作工。”吃了三天药以后,病情不见好转反而加重了,我又去医院打针治疗。那天我刚从医院回到家,我的心跳忽然加快了一倍,一会儿又慢了下来,忽快忽慢,也没有一个规律,整个身子缩成了一团,舌头发硬,说不出话了……经医生紧急抢救,我才活了下来。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场病,我并没醒悟,我更加努力地“作工”,加紧捆绑弟兄姊妹。一年以后,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血都是黑的了。现在我才明白,是我触犯了神的性情,神的惩罚临到了我。我们每个信神之人都应知道,亵渎圣灵的罪今生来世不得赦免。我天天亵渎、抵挡神,还以为是对神忠心呢,自己就是当代的法利赛人:顽固、狂妄、不认识真理,再一次把神钉在了十字架上。神说: “我是烈火,不容人触犯,因为人都是我造的,我说什么、作什么人都得顺服,不得反抗,人没有权力来干涉我的工作,更没有资格来分析我作工、说话的对错,我是造物的主,受造的物该以敬畏我的心来达到我所要求的一切,不该讲理,更不该抵挡,我是用我的权柄来治理我的民众,凡从我造的受造之物就应该顺服我的权柄。”(选自《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弟兄姊妹们,你们是否有过和我类似的遭到神的管教的经历呢?赶快悬崖勒马吧!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咱得有理智呀,在不明白的时候,别随意下断案,随便亵渎,这不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吗?我当时不但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还拿弟兄姊妹的生命开玩笑,你知道吗?因我散布这些谣言,断送了我们派别的几百个弟兄姊妹的生命呀!到现在,他们有的因看教会荒凉,没劲追求回到了世界;有的因坚定不移地相信我编造的谣言,成了名副其实的敌基督。我真恨我自己,我不值得神来拯救。弟兄姊妹们,你们要从中吸取我的教训呀!咱信神不都是为了蒙神拯救吗?那为什么不放下自己的想象,好好寻求考察一下呢?

   虽然我如此悖逆,但神只是给了我一个警告,并没有把我击杀,神还在一直竭力地拯救我。正当我为了病好而努力“作工”的时候,一个姊妹经朋友介绍来到了我家。当时我也怀疑她,但经过两天的相处、交通,我决定跟她出去听听。我能作出这个决定,里面也确实争战了一番,想起带领和那个姊妹的话,心中害怕到时候他们把我控制住回不来,或者割我的鼻子,或者挖我的眼睛。后来又想起了这两天与姊妹相处的情形,她讲的道很好,人性活出也很好,交通之余帮我干这干那,不像坏人。心想:我不妨学学《小马过河》中的小马,亲自听一听再说。于是我带着三分相信七分疑惑的心跟她去了。我一到那,接待家庭对我可热情了,照顾得特别周到,事实与我自造的谣言恰恰相反,我的心里有点不好意思了。还有几个弟兄姊妹和我在一起聚会,一个小弟兄给我们讲圣经。他从神创世谈到耶和华的律法又谈到耶稣的救赎,一直到启示录,讲得太明白了。神六千年经营计划摆在我的眼前,我知道了神经营人的宗旨就是拯救全人类,知道了神作的无论是什么工作,他的作工宗旨不变,他的作工中心不变,对人的心意不变;知道了人类败坏的起源,神是如何拯救人类的,知道了圣经记载了神作过的两步工作。我明白了许多以前不明白的,心里豁然开朗了许多,自己觉得圣经也不像以往那样高不可攀了。结合神经营人的宗旨,一切谜团都解开了,我觉得自己找到了打开圣经奥秘的钥匙。我们这几天在一起相处很融洽,过得很愉快,我们在一起唱啊、跳啊,特别自由释放。我明白了我是一个受造之物,该顺服神,明白了神的工作是常新不旧,一直向前的,知道了神为人付出了很多代价。我祷告也特别有感动,觉得神太可爱,觉得弟兄姊妹太可爱。这一切又一次回击了我的谣言。

   可是这并未使我放弃对神的抵挡、悖逆。当弟兄谈到神又一次道成肉身来作工而且是女性时,我马上一反常态,特别反感,他怎么说我也听不进去,有时甚至没有理智地跳起来指责他说得不对。弟兄问我:“你说咱这几天谈的是不是合乎真理呢?”“是!”“败坏的人是否需要神道成肉身的拯救呢?”“需要!”“咱是个受造之物,神作什么能不能先跟咱商量呢?”“我没那资格!”弟兄又问:“今天神道成肉身来了,而且是女性,咱能不能不让神这样作。”“我不敢!”“那今天神道成肉身已成事实,咱能不能站在一个受造之物的位置上接受这一事实呢?”“我接受不了!”此时我特别难受,又特别矛盾,于是我便偷偷地找了一个地方祷告,求主启示我:“主啊,我该怎么办呢?他讲得我心服口服,我承认都是真理,我也知道你就该这么作,可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反对呢?如果是真道,我们的带领为什么不接受呢?如果真是你作的,你就启示我,让我接受;如果不是你作的,就让我远离这里。主啊,我在十字路口徘徊,求你指给我一条路吧!我知道,我是个受造之物,该顺服你,可是我不知道怎样才是顺服你。我既怕跟不上你的新工作,又怕受迷惑,我该怎么办?……”我痛苦流泪,泣不成声:“主啊,经上说过,人虽愚昧,但不至于失迷。主啊,只要我真心追随你,你必定保守我、拯救我。主啊,我把我以后的道路向你交托,不管怎样,我要跟从造天造地的独一真神。主啊,我愿意寻求你。”我不停地向神祷告,真希望主马上向我显现告诉我如何做,是否应该接受。后来,我又想到了我们的带领、讲道人,要不就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过来听一听,帮我分辨一下。我打过电话,他们说:“你回来吧,别受了迷惑,我们是不出去了。不管多好,我们都不听。谁的你也别听,好好在家聚会吧。”我当时很失望,觉得孤苦伶仃,自己的心一直在十字路口徘徊,像一个流浪在街头的乞丐,不知该往哪里去……我一直在哭,几天间,我瘦多了,脸色蜡黄,可那几个弟兄姊妹比我更着急,他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小弟兄满嘴都是大泡,一张嘴就流血,眼睛哭得红红的,爱唱爱跳的小姊妹也眉头紧锁,吃饭时饭桌上再也没有以前的说笑声了。我心里也没底气了,可嘴还不饶人,硬着头皮胡搅蛮缠,无理搅三分。小弟兄跪在神面前祷告说:“神啊!我真是没用,跟随你这么长时间,享受你这么多爱,今天我却没有能力把你的所作所为见证出去,不能尽到一个受造之物当尽的,不能安慰你忧伤的心,我不配称为一个人,不配活在你面前,因我不认识你,对你没有真实爱,神啊,我不能体贴你的心意,也不能安慰你的伤感,总是惹你伤心,又总是让你失望,不能为你挑起重担,没有良心理智为你分担一些忧愁……但是神啊,求你不要因我的愚昧而拦阻你的作工,求你开启这个姊妹吧,我什么都做不了,但我愿尽力配合,使她不再误解你。”又有一个姊妹唱到:“人有安乐之居,神无枕头之地,献出所有又有几?尝够人间的冷漠,受尽人间的磨难,竟难得到一份同情!朝夕为人忧虑,人中间来来去去,谁能体恤他安危!春来冬去苦奔波,为人舍弃了所有,无人问津他的寒暖。只知道向神索取,怎肯为神心意多点思虑!人皆享有天伦之乐,为何总是让神把泪流?”(《跟随羔羊唱新歌》的198首:《可叹人间凄凉悲惨》)听着,听着,我好像看到了道成肉身的神风里来、雨里去、顶酷暑、冒严寒、奔波忙碌的身影。可是我还在亵渎抵挡,我再也忍不住了,跪在地上,泣不成声,“神啊!全能神啊!我感谢你,我愿意呼求你的名,今天我抵挡了你,不是因我对耶稣感情太深,舍不得放下耶稣,是觉得自己背叛了耶稣,这都是我太没有理智,明知是真理,还故意抵挡,让你伤心,让弟兄姊妹们受苦。神啊,我听他们祷告的话不是像传说的那样,是没有人性的冷面杀手,他们的祷告比我们带领流着泪的祷告更能感动我,使我流泪。没有人性的人绝对说不出这样体贴你忧伤之感的话来,而且又是这样实在、真诚。神啊,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弟兄姊妹,我这样对待他们,他们还是这样用爱来对待我,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他们所信的神与耶稣是一位神,因为从他们身上看到了爱。全能神啊,我不应该再难为你,难为弟兄姊妹了,我要把心里话说出来,解开我心里的结。”于是聚会的气氛得到了缓和,我把心里一直压着的话说了出来,“其实,我对你们并不反感,而是特别有好感,你们对我的一切我挺受感动。可是不知你们是否知道,我们的带领怎么说你们的?他们说你们搞淫乱、打人害人、强迫人接受,这是怎么回事?”小弟兄反问道:“你是听说的,还是亲眼看到的?”“听说的。”“那你见到的呢?”我开始回想,从一开始到现在这十多天中,他们穿戴整齐、大方,弟兄进屋先敲门,跳舞是姊妹先跳了,弟兄才跳,没一点放荡的地方。我说:“我看你们也不像那样的人,可他们为什么都那么说呢?”弟兄的眼圈红了,他说:“这些我们都知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要相信你所看到的。神是圣洁的,最厌憎败坏,你看《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第四条:‘人有败坏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异性单独配搭,若发现一律开除,谁也不行。’事实是像他们说的那样吗?今天神道成肉身满怀着希望来拯救人,可是神却无辜地遭受着人的侮辱、诽谤、亵渎,正如经上说的:‘因为人子在他降临的日子,好像闪电从天这边一闪,直照到天那边,只是他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路17:24-25)今天神道成肉身受了人想象不到的苦,更让他伤心的是人还编出许多谣言,将一切的不义都强加在他的头上,所以不管人今天怎么看我们,我们也要把神见证出去,使人都归向全能神。人不接受这些真理,一方面不认识神,另一方面是听了人的一些无根据的传说之后,不加考察,就掩耳不听真道了。”随后弟兄又给我谈了他们传福音时的真实经历:刀枪棍棒举,被赶出家门。从这些经历中使我看到了神作工的艰辛。今天我信神却在极力地抵挡神,可是神并没有因此击杀我,而是一直在竭力拯救我,只要有一线希望也不放弃。弟兄姊妹们为了配合神的福音工作,放下家庭、丈夫、儿女,他们难道不愿过美满幸福的生活吗?弟兄又告诉我,“你知道吗,《谁体贴神心》那首诗歌是传福音的弟兄姊妹流着眼泪、一句句写出来的,全都是他们的真实经历。”我们一遍又一遍地唱着那首诗歌:“黑暗遮大地,群魔凶残极,神作工艰辛,受尽了屈辱。人败坏太深,已成敌势力,耶稣所遭遇,今日又重现。信神不认神,重钉神十架,穷凶极恶相,更甚于当年。信神人虽多,认识神无几,走遍大陆地,见证神不易。见证神给人,反遭来祸患,刀枪棍棒举,被赶出家门。眼中噙泪花,悲痛心欲碎,十架路艰难,声泪伴血迹。到处是偶像,恶仆坑害人,名誉上信神,却受人宰割。爱神人在哪?寻求者何在?神呼唤叩门,急关闭更严。人坏到极处,在此已显明,愿神施怜悯,可怜爱神人。神心多忧伤,谁体贴神心,动如此大工,无人理解神,无人理解神。”是啊!“动如此大工,无人理解神啊!”我的心被深深地感动了,于是我接受了神的第三步工作,归向了全能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