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神的审判刑罚改变了我错误的追求]
刘佳音
·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为什么神不把恶人都灭了呢?
·如果不信神只积德行善不作恶到底能不能蒙拯救?
·世界为什么黑暗邪恶,人类败坏到顶点是不是就该被毁灭了?
·我看哪个教都让人学好,无论信哪个教只要有诚心不作恶就能蒙拯救吗?
·關於性情變化達到聖潔的真理辯論 問題一
·關於性情變化達到聖潔的真理辯論 問題二
·都说“天塌大家死”,那信神的人灾难临到时真的就能不死吗?
·信神为什么还得祷告、聚会、看神话才能得着新生命?
·神既然爱人,为什么还要降灾毁灭所有抵挡神的恶人呢?
·人没法看见神怎么能确定神的存在呢?神到底怎么作工拯救人?
·信佛教、道教的人脱离红尘修行、修炼能不能蒙拯救呢?
·全能神既然是耶稣的再来,那为什么不显神迹奇事呢?
·请问信耶稣与信神有什么区别?
·神为什么隐秘降临、作工在中国?
·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英国媒体BBC——
·英国媒体BBC已失去往日“公正”媒体的光环
·英国BBC 你为何变了
·英国BBC充当了中共打压地下教会的急先锋
·英国著名媒体BBC究竟怎么了
·英国媒体大亨BBC真会沦为中共的宣传工具吗
·英国媒体大亨BBC前途堪忧
·英國著名媒體BBC為什麼成了中共的發聲筒
·英国媒体巨头BBC一意孤行必遭唾弃
·英国媒体大亨BBC为利折腰向中共献媚
·英國媒體巨頭BBC也向中共討飯吃
——山东招远案揭秘——
·天下奇闻:看中国法院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与精神病人携手再创“辉煌”,真是走投无路了
·震惊中外:中共公审一伙精神病患者
·中共再创历史奇迹:高调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高调审判一伙精神病患者震惊世界
·中共利用精神病人创造奇迹
·震惊世界:揭秘中共高调公审精神病患者的内幕
·中国人哪!你随时都可能成为中共邪恶统治的牺牲品
·在中共的魔掌下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随时会成为牺牲品
·从招远案看中共杀人魔性
·中共邪党高调公审精神病人险恶用心之大起底
·从中共高调审判“招远杀人案”看中共的恶魔本性
·透过山东招远凶案看事实真相
·中共制造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阴谋
·招远杀人案抹黑全能神教会是为制造革命屠杀舆论
·中共掌权,中国人民没有安宁日子
·揭穿中共招远杀人案背后的阴谋
·中共炮制招远杀人案的险恶用心何在
·中共用谎言、暴力、杀人、革命论治国愚民60年该结束了
·九旬老人痛诉不白之冤
·招远杀人案是贼喊捉贼 憋藏祸心 另有阴谋
·招远杀人案疑点太多 破绽百出 不攻自破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大红龙就是打击正义崇尚邪恶的衣冠禽兽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
·强权高压的教育扼杀人性败坏道德吞噬灵魂
·神的話顯全能
·一名记者的生命抉择
·揭开超级大骗的“美丽面纱”
·一名“六•四”学生指挥的曲折人生
·被摧残的青春
·一个不守“规矩”的记者的自白
·欺世谣言背后
·一份特殊的生命财富
·在“中国梦”中觉醒的记者
·一个“越战”老兵的经历
·白大褂后的黑色幽灵
·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一名国家干部的心声
·执法体系的黑暗内幕
·中共的“伟大”贡献---招远“邪教杀人案”预示邪党的末日
·学校背后的故事
·一个养老院的覆没
·看清中共真面目
·假面具
·中共邪恶凶残 天理难容
·谁才是真正的邪教?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邪党逆天而行 罪恶滔天
·造假、抹黑是中共的“本能”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比黑社会还黑的中共政府
·“特情”内线的人生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对中共鼓吹的部队精英的实况揭露
·中共专制王朝穷途末路
·中共设罪杀人 天怒人怨
·魔爪下的惊险逃生
·飞来“横祸”背后
·透过媒介舆论看中共屠夫本相
·从高层执法官员的糜烂生活观中国执政党的腐败与堕落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誓把牢底坐穿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惨绝人寰的逼迫残害背后
·心灵的苏醒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爱坚固我的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的审判刑罚改变了我错误的追求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神的审判刑罚改变了我错误的追求

河南省 钱旭

   我是个名誉地位心很强的人,无论做什么事都想得到人的好评,若是落后于人或周围人对自己评价不好,心里就特别难受。没信神前我为地位名誉苦苦奋斗、拼搏,碰得头破血流,最终也没有什么收获。接受神末世作工后,一姊妹看我文化素质不错就鼓励我,让我好好信神,好好追求,预备好身量为神担负担,当时我心里就想:在世上追求出人头地没能成功,信神后一定要凭着我的知识与能力在神家大展宏图、出人头地,让世上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都对我另眼相看,让教会里的弟兄姊妹都对我高看、仰望。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能在神家占有一席之地,我拼命地吃苦付代价,不管是严寒还是酷暑,只要是带领安排的我都毫无条件地接受顺服,路远不怕苦,孩子没人照看也不顾,世人的讥笑毁谤也不理,只要能把本分尽好,带领能看重就行。因着我外表的热心追求,再加上文化素质比别人高,教会一直提拔我,两年时间里我便由一个小组负责人逐步升级到小区讲道员,真是一路扶摇直上。无论到哪儿都有弟兄姊妹的热情接待与高看仰望,一时间觉得自己在家乡方圆十来里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人物”了,因着名誉地位心得到了满足,我别提有多高兴了,整天心里美滋滋的。得到地位之后的我更是热火朝天、干劲十足,天天忙着下教会给别人交通、谈,尽最大努力完成带领安排的工作。

   半年后,我被提拔为小区配搭。因小区带领比我信的时间长,所以我们在一起相处时我总是小心翼翼、谨小慎微,唯恐姊妹看不起自己,和教会带领、讲道员见面或与接待家庭一起聚会交通时,我常常察颜观色,看她的眼色行事,她若不高兴或皱眉头了,我就受辖制觉得肯定是自己交通得不好,就不敢再往下交通了,有时怕说错我还顺着她的话说,心里虽受压抑,但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外表也不露声色。此外,我还在暗地里跟姊妹争斗,尤其是当我们一起见教会带领时,我总想交通得比她好,让弟兄姊妹对我刮目相看。可我越是这样想越交通不出亮光,每次交通后教会带领都说还是小区带领交通得好,每当听到此话,我心里就像刀扎一样难受,脸上火辣辣的,头也不敢抬,坐在那儿一声不吭。之后,我再和小区带领一块见教会带领时就感觉特别受捆绑、辖制,心想:这该咋办呢?交通吧,怕弟兄姊妹嫌我交通得不好,不交通吧,又怕回去小区带领指责,而且坐在那里一直不交通,自己心里也受刑罚,那场合真是一分钟都不想呆,心里还生闷气,觉得教会带领势利眼,看不起我,气小区带领显露自己,太狂妄。我越是这样争竞,神越是对付我。一天,我又和小区带领一块见教会带领,本想借着聚会解剖其中一个教会带领做事没原则、太自私卑鄙,谁知刚提到此事,那个教会带领就先发制人,劈头盖脸地说了我一顿。当时几个人眼睛都盯着我,我顿时感到脸面丢尽,难堪至极,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气得我一句话也不想说了,心想:这真是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你的责任,却全推到我身上,并且还当着小区带领和几个教会带领的面说,让我的脸往哪儿搁?以后我还怎么作工作?他们谁还服我?小区带领又怎样看我?我越想越气,以至于她们后来的交通我一句也没听进去,坐在那儿一天都没说话。散会后我回到接待家庭,趴在床上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心想:我这是何苦呢,孩子在家不能照顾不说,在外尽本分还得受气,越想越感到信神太苦了,要不是信神,咋会受这份窝囊气?干脆回家做个教会带领算了,一边尽本分一边还能照顾家……想着哭着,可一想到撂托付背叛神,我心里更难受,无奈之中,我便来到神面前向神诉说自己的情形。祷告后圣灵在里面责备我:失去脸面地位了你难受,你想离开,当你争脸面地位时,神在你心中有地位吗?这时我又想起神话说:“你们各人都在众人中升为至高,升为众人的祖宗。你们又甚是蛮横,在所有的蛆虫中横冲直撞,寻找安乐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虫;你们的心地阴险毒辣,胜过那沧海中沉没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粪土中的最底层,将那从上到下的蛆虫搅扰得不得安宁,互相厮杀一阵,便安静下来了;你们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这粪土中还互相侵略,能争出什么东西来?你们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夺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个小小的粪土中的臭虫吗?还能长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鸽吗?……不知羞耻的贱货!”神话的揭示像一把利剑直刺我的心,也唤醒了我的灵。是啊!在神眼中我就是一个在粪土中滚来滚去的蛆虫,丑陋低贱得一文钱不值,就是地位再高,人再高看,也改变不了自己原有的身份与实质。而我不知自身的卑贱,总想让人高捧、仰望,总想在人心中有地位,神那么伟大、那么圣洁,尚且道成肉身卑微隐藏在人中间,从不宣扬自己的身份让人高看、仰望,也从不强迫别人听从于他,我一个蛆虫不如的人,有何资格让人高看?自己指责别人行,别人指责自己就不让,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不是太狂妄霸道、无法无天了吗?认为自己是小区配搭,地位比教会带领高,自己有资格教训人,我这不是太没理智了吗?再想想今天神家安排我和姊妹一起配搭,是为了让我们能同心合意作好小区的工作,通行神的旨意,可我不仅不从姊妹的交通中吸取她的长处,与她和谐配搭,共同解决弟兄姊妹的难处,反而处处跟姊妹比高低,比在人心中的地位,比不过时就耍小性子生闷气,猜测人、埋怨人,当神兴起人、事、物对付我使我颜面尽失时,甚至想撂挑子背叛神,真是胡搅蛮缠、不可理喻!我越揣摩越觉得这一段时间自己的流露太丑陋,尤其是面对教会带领的指责时自己所表现的丑态,更让我感到蒙羞惭愧、无地自容。在神话的揭示审判下我对自己的地位之心有了一点认识,也有了一点恨恶自己、背叛肉体的心志,于是我主动向那个教会带领道歉,交通解剖自己的败坏性情,心里感觉踏实良心得平安。

   2007年年底,小区合并时准备精简一些带领工人,并对带领工人实行民意测调,根据三条标准来决定带领工人的去留。为了保住地位,我不顾天寒地冻,路滑难行(那年雪下得特别大),整天骑车跑着落实带领工人的情况,晚上还要与另一名小区带领整理落实好的资料,每天熬到夜里三四点,有时甚至能熬通宵,但再难再苦我都心甘乐意,一来为了完成任务,二来为做给小区带领看,心想:就凭我这没日没夜地干,神家也不会把我调整下去,再说了,论素质、论交通、论看问题的能力、论在小区担托付的年限她们几个都不及我,凭这些我也不会被精简掉的。谁料,当把所有带领工人的资料落实、整理好,该确定小区带领工人人选时,小区带领却带来了一个姊妹(小区讲道员),让她做小区配搭,并说让我先回家等通知,不让参加这次小区带领工人的聚会了。听到此话,我好像一下子掉到了冰窟里,心里痛苦极了,我不停地在心中质问神:神啊,我白天忙、晚上忙,辛辛苦苦付出那么多,难道这些天的“代价”还不足以换个带领的地位、保住我的“原职”吗?她们什么苦也没受却享受现成的,而我却……真是太不公平!那个素质差的姊妹都能留下我却不能,到底我哪方面不如她?再说了,刚来的这个姊妹比我信的时间还短,我做小区配搭时她还是个讲道员,这次却让她做小区配搭,这对我太不公平了吧!……就这样,我带着一肚子的不服不满、怨言牢骚回到了家。一路上,感觉车子好慢好沉,我的心也很沉。回到家见到家人,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又想到这次凡放下的都属于七种人之列,以后永远没有再做带领工人的希望了,那我以后还怎么追求呢?回到教会我又怎么面对弟兄姊妹呢?我痛苦消沉,又感觉无助,便来到神前诉说自己的情形。祷告后,看到神说:“他的全部作工中所付的代价没有丝毫的甘心,只是在搞交易,并不是为尽本分而甘心付出,而是为了达到交易的目的而甘心付出,这样的付出又值几分钱呢?谁又能称许他那不干不净的付出呢?谁肯对这样的付出而颇感兴趣呢?”“一旦我的手开始作事,这些人便蠢蠢欲动,充当急先锋,他们只想冲在队伍的最前列,深怕不被我看到,做他们认为是对的事情,说他们认为是对的话语,但他们从来就不知道,他们所作所为从来都是与真理无关的,他们的行为都是在破坏、搅扰着我的计划。”神话使我蒙羞无言,开始反省这些日子自己的所作所为:我没日没夜地辛苦劳作,比任何人都“忠心”,特别能付代价,全都是为博得带领的认同、赞赏与器重,为保住自己带领的位子,根本不是为满足神尽好本分而甘心付出,我这种带着存心交易的花费付出,怎能蒙神称许呢?怎能被神看中呢?当我的劳苦付出没得到回报时就鬼性发作,不服不满、怨气冲冲,对神误解、埋怨甚至论断,一下子活在了消极中,再也无心往前走信神的路了。回想自己为保住地位充当急先锋,不顾一切地冲在前面,深怕别人看不到的种种表现与心理动态,当失去地位欲望破灭时牢骚满腹、自暴自弃的丑态,才看到自己灵魂深处的肮脏、卑鄙,真让神恶心厌憎!神啊!你太全能、太圣洁,你深知我内心深处的卑鄙、肮脏,也厌憎我不干不净的付出花费,你为让我能得洁净得变化才这样一直对付、熬炼我,这次撤换正是你对我极大的爱与拯救,我不再跟你讲理了,愿意顺服你的安排,无论把我放到哪儿我都顺服。

   大年初二,小区带领下通知见我,并安排我到××地方做教会带领,我赶紧答应了,心想:不管怎么说,教会带领大小也是带领呀,也比回家做个跟随的强,这次合并小区精简掉多少带领工人,不知多少做区带领、小区带领的都一放到底,我起码还比她们强些,还能做教会带领。再说,像我这做小区配搭的,在教会做个教会带领还是绰绰有余的,虽不是有价值培养的一类,但也是合格使用的一类,只要好好干,照样有机会再次被提拔到小区做带领工人。可神作事就是这样奇妙,我越是认为自己好,越被神显明得一无是处。一天,小区带领让我帮她整理带领工人的资料,我无意中翻到她汇报工作的底稿——一份对调整好的带领工人的分类表,看到此份列表,我首先往可培养的带领那一栏里找,结果没找到我的名字,合格的一栏里也没有,而在试用一栏里第一个就是我的名字。顿时,我好像又一次掉进了无底深坑,感觉无比凄凉。那一夜我心里真是翻江倒海、起伏难平,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心想:你这个小区带领有没有搞错啊?会不会看人呢?难道在你眼中我做个教会带领也不合格?哼!我就不相信我不合格,这回非干出个样来让你看看……为了争口气,也为了证实一下自己的能力,回到教会后,我就准备大干一番。刚刚聚完会我就赶紧催福音、扶持不聚会的人,马不停蹄地奔忙于弟兄姊妹中间,有时白天忙不过来,晚上就住在弟兄姊妹家交通扶持他们,但无论我怎样苦口婆心地交通仍无济于事,不聚会的人还是扶持不起来。看到自己的付出没有任何回报,我就开始嫌弃、定规这些人。就在我满腹牢骚准备放弃他们时,又接二连三地听到“恶信”传来:这个聚会点××不聚会了,那个聚会点××不聚会了,这个接待家庭不信的丈夫回来不让用家了,那个家庭不信的儿媳反对也不能用了,还有的传福音的弟兄姊妹说“你们带领再卡福音定额,就不信了”……听到这些,我如同五雷轰顶,几乎瘫软下来。还没等我回过神儿来,小区带领的条又来了,说我们教会的福音果效最差,还说若再抓不上去就等着被撤换回家吧。面对眼前的这一切我惊呆了,感觉血液仿佛停止了流动,坐在那儿再也不想动了,我心中困惑不已:神啊!你怎么这样跟我过不去呢?为什么我越想让教会好,教会却越乱呢?我又不是没付代价,难道我的付出你一点也没看到吗?难道我做个教会带领都不合格吗?困惑中,我看到神话说:“你若凭着你的能力、你的知识去做你的事业,那你永远是一个失败者,你永远是一个没有神祝福的人,因为神不接纳你所做的一切……”“在你们的追求中,个人的观念、盼望、前途太多,现在这样作工就是为了对付你们的地位之心,对付你们那些奢侈的欲望,就这些盼望、地位、观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你越这样追求,越没有收获,地位心越强的人,越得经受更大的对付,越得经过大的熬炼,这样的人太不值钱!得经受许多对付、审判才能彻底放下,就你们现在这样的追求到最终只能是一无所获。”“既信神,就得得福,还得保障地位不下滑,保证地位比不信的人高,这样的观点在你们里面不是存了一年两年的事,而早已存了多少年了,你们的交易脑袋太发达。”神话的揭示使我认识了自己狂妄自大不服输的本性,总把自己看得很高,总想用自己的努力与代价来证实自己的能耐,想来个一鸣惊人,给自己争口气,让那些低估自己的人蒙羞,从而获得人的赞赏、夸奖和高看,在神家出人头地、争个脸面风光,却不认识自己的半斤八两,更不认识一切的工作都是神自己在作,人若离开神的带领单凭自己的能力去作工永远是一个失败者,永远得不到神的祝福。同时也唤醒了我麻木已久的心灵,使我认识到自信神以来自己内心一直隐藏着“要在神家出人头地、让人高看”的欲望,这么多年自己尽本分全是受这个存心欲望的支配在与神搞交易。当看到自己有希望做高一层的带领时就干劲冲天,当看到自己没了地位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浑身瘫软无力,从来没有真正为追求真理、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而付出,而这些追求、盼望、地位之心都是神所厌憎的,是来自撒但的,人越追求这些,离神的心意与要求越远,所以神才兴起环境一次次来对付我,来改变我的追求,使我不再受撒但的捉弄和苦害。明白神心意后,我不再消极软弱,并在神面前立下心志,愿接受神的鉴察,背叛自己不对的存心与奢侈的欲望,脚踏实地、老老实实地尽本分,以自己的忠心来满足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