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经历严刑酷打 誓把牢底坐穿——为神作响亮见证]
刘佳音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持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在神话的带领下我走出了人的牢笼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彻底蒙拯救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我在全能神面前俯首认罪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弃恶从善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
·事实和启示使我寻求 神话使我仆倒在神前
·手捧着神话 我泪如雨下
·糊涂的我终于醒悟了
·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灵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灵
·全能神的责打惊醒了我这个逆子
·是全能神的惩罚挽救了我
·相信小册子上的谣言使我悔恨终生
·神的公义性情惊醒了我
·双膝跪地仆倒在全能神的光中
·狂妄无知的我终于归服在了真神面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抵挡全能神是我永远的懊悔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起死回生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全能神的万般亏欠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昨日的抵挡、今日的悔恨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在全能神的话语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在全能神话语面前低下了头
·我抵挡全能神悔恨终生
·神的管教促我寻求 神的话语将我折服
·我在罪恶之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一个狂徒的转变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神的亏欠
·我是如何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
·我心中的忏悔
·狂妄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无论得福受祸我跟定了全能神
·在抵挡中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
·很實用(安卓應用宣傳視頻)
·全能神把我从沉睡中唤醒
·赴天國筵席《衝破網羅》出爐了
·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过程
·我在罪恶之中听到了神的声音
·惩罚中我听到了全能神的声音
·忆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瞎眼无知之人
·全能神的爱熔化了我冰冻已久的心
·我是怎样被全能神征服的
·狂妄的我终于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宝座前
·全能神拯救了我全家
· 刚硬的我,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
·唯有全能神的话语才能拯救我
·还真理一个公道
·我这个罪魁终于仆倒在神话面前
·狂妄自大成了我寻求真理的绊脚石
·信神不认神伤透神心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内 容 简 介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写 在 前 面 的 话
·附篇一:神的显现带来了新的时代
·附篇二: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附篇三: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第一章 必须认识唯有全能神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
·1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2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3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蒙拯救
·第二章 必须认识神名方面的真理
·第二章 必须认识神名方面的真理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 (1)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2)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3)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4)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5)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1)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2)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3)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4)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5)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1)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2)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3)
·第五章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第五章( 5)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第六章 信神当具备的几个分辨 1 如何分辨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第六章 2 如何分辨圣灵作工与邪灵作工?
·第六章 3 如何分辨真假基督?
·第六章 4 如何分辨真假道与真假教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经历严刑酷打 誓把牢底坐穿——为神作响亮见证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经历严刑酷打 誓把牢底坐穿——为神作响亮见证

江苏省 杨毅

   神说:“你们真恨恶大红龙吗?”面对神的这一要求我从没有真实的进入,相反,在我心目中一直把大红龙奉为“大英雄”“大救星”,认为它们是值得尊敬、爱戴的好警察,是见义勇为的活雷峰,对它们我是特别羡慕,崇拜有加。然而,神最知道我的心思,更知道我的缺少与需要,他奇妙地摆设了一次特殊的环境,使我真正认识了心目中偶像的真实面目,带领我背叛、弃绝了大红龙,将心给了神。

   2004年大年初二,因教会工作紧急,路又远,我必须早起赶车,要不就不能赶个来回。也许是我起得太早,加上过年路上行人特别稀少,所以大街上显得格外清静,只有清洁工在大街上清扫过年燃放的烟花爆竹皮。因着我一心急着赶车,可街上又不见一辆出租车,我就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恐怕错过打车的机会。当我快走到清洁工跟前时,借着路灯的光线我才看见她扫地扬起了很多灰尘,我自然地绕她而行,谁知她竟把我当作张贴野广告的报告了环保局(过后听说的)。很快环保局的人开车来了,因我眼神不好(近视),加上拦车心切,我上前拦下了环保车,当我站在车前才发现拦错了车,我向他们道歉后,他们也很礼貌地说“没关系”,就开走了。不一会儿,这辆车又追上我,问我刚才拦车干什么,我说:“不是跟你们说拦错车了吗?”他们说:“我们怀疑你是贴野广告的。”我说:“你们看见我贴野广告了吗?我贴的野广告在哪里?”不容我申辩,他们三个人一拥而上,强行搜查我的包。我包内有一份工作安排,一个笔记本,一个记事本,钱包里有钱、一部手机、一个传呼机(已不用),还有一些日用品等。他们看包内没有野广告,但仍是不放我走,说我是信神的。随即,他们就给政保科打电话,政保科是专管宗教治理的。不一会儿,政保科来了四个人,他们一看我包内的东西就知道我是信全能神的,不容分说就把我强行塞到车里,然后把车门锁死,唯恐我跳车逃跑。

   没过多会儿,车便驶进公安局大院。到了屋内,大红龙把搜到的传呼机当线索守着,还有一部手机是正用着的,可它们打开一看,竟显示电力不足,接着显示已没有电,打不开,充电也充不进去。当时我还挺纳闷,早上起来时才拔掉电源的,这会儿咋没电了呢?这时,我才看见神在奇妙地摆布一切,同时也使我明白了那句神话:“任何一样东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东西,都将随着神的意念而转动、变化、更新以至消失,这就是神主宰万物的方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人生命的源头》)我对神在主宰摆布着一切更加充满了信心。这时,大红龙指着包里的东西问我:“你是不是从这个接待家庭出来去那个接待家庭的?从你带的这些东西来看,你是一个离开家尽本分的人,春节也没回家,你不是一般的人物,肯定是带领一级的,而且还是一个大带领,因小带领没有传呼机和手机,你说我说的对不对?”我回答说:“我听不懂你们说的是啥。”“那你是装不懂!”它们吼叫着。它们看我不按着它们说的承认,就对我拳打脚踢,并强行揪下我的帽子,扯掉我的围巾,拽掉我的手套,只许我蹲着与它们讲话,只要我不承认,它们就往死里打。面对这一切,我很想跟它们讲理、辩论,我到底犯了什么法?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此时,我想起上面曾交通过,在大红龙国家没法讲理,大红龙不讲理。我迷茫了,但又不甘心忍受这样的“待遇”。正当我不知如何实行时,神开启我在人证、物证面前死不承认是最高智慧。此时,我感觉得装疯装傻,这么实行才有智慧,既然大红龙不许我讲人话,那我只有讲傻话了。它们看到我胡言乱语、疯疯傻傻,就拿出工作安排《临到环境该交代的几件事》给我读了起来。它们原以为,我会因它们知道我是装疯而心虚、害怕,不敢再装疯了。谁知它们越读我越高兴,因神开启我只想到工作安排中的一两句话,经它们这样一读,我明白了工作安排更多方面的要求,对异象更透亮了,与神配合的心志也越大了。

   气急败坏的大红龙见这招没治住我,立时兽性大发,对我采取酷刑逼供。它们把我铐在一个固定的铁椅子上,让我既蹲不下又站不起来,把我那只没戴手铐的手放在铁椅子上,用鞋底砸我的手背,直到手背变成青紫色为止,它们又用穿着皮鞋的脚在我脚趾上来回转动碾压。有六七个男人对我施行暴力:一个男人专打我的关节部位,用力捏我的关节,致使我一只胳膊一个多月都不能抬;另一个男人一把抓住我的头发使劲摇我的头,然后使劲往后背一拉,让我眼望着天,并恶狠狠地说“你睁大眼睛看看天上到底有没有神”;脸上挨的巴掌更是数不清。之后,它们把我送到关押犯人的牢房里,捏造谣言对那些犯人说:“她专门破坏别人的家庭,有好多家庭都被她拆散,她是骗子,专骗老实人,骗人钱财,扰乱社会治安……”有一犯人问:“她不是个傻子吗?”“她那是在装疯卖傻,她想逃避法律的制裁,你说你们谁有这个心眼,谁要说她傻,那他就是头号傻瓜。”经大红龙这么一迷惑,所有的犯人对我所受的残害不但不说大红龙惨无人道,反而说我受的刑太轻了,还说像这样坏的人枪毙了才好呢!在监狱里有监规,是所有犯人天天都要背读的。监规内容是:认罪伏法,不准挑唆他人犯罪,不准拉帮结伙,不准打架斗殴,不准欺压凌辱他人,不准栽赃陷害他人,不准抢吃、强占他人的物品,不准戏弄他人,要打击牢头狱霸,若发现违背监规的要及时报告管教和巡视,不得隐瞒事实,不得袒护他人犯罪,监规要达到人性化管理。可大红龙却带头挑唆犯人折磨我,让那些犯人天天戏弄我:零下八九度的天气,把我的鞋子给泼湿了;偷偷在我的饭里加生水;晚上睡觉的时候把我的棉袄泡在水里;常常半夜掀我的被子,拽我的头发,不让我睡觉;抢吃我的馒头;强行让我刷厕所,让我睡在厕所边;又强行把她们吃剩的药灌进我嘴里,不准我上厕所……我若有一点不听她们的,她们就会联合起来打我,若有管教或巡视看见,她们就赶紧避开或假装没看见。若有几天犯人没折磨我,管教和巡视就问犯人:“这几天那个憨妮变精了是不是?我发现你们倒变憨了,谁要是把憨妮变精谁就能得到减刑。”今天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亲耳听到、亲身体尝,我怎么也不会相信大红龙在背后竟是如此黑暗、可怕、恐怖,大红龙掌权竟是如此地惨无人道、弄虚作假、两面三刀。正如工作安排上说:“住几天监狱,受点肉体的苦,让我真实看清撒但恶魔的丑恶面目,认识大红龙权势的邪恶,认识黑暗世界的恐怖,这也是信神的一方面功课。如果没有这样的环境临到,谁能认识大红龙的恐怖与邪恶呢?谁又能真实地背叛大红龙而将心归给神呢?过去人都崇拜撒但、崇拜邪恶势力,如果没有大红龙的残害,怎能恨恶大红龙呢?”人的交通里说:“……大红龙在哪里掌权,哪里就有战争,就有阶级斗争,就有杀戮、迫害,就有谎言欺骗……大红龙的黑手在哪出现,哪里就有邪恶势力横行……大红龙就是黑暗与邪恶的祸根。大红龙罪恶滔天,所说所作的都是蒙蔽人、欺骗人、败坏人、残害人、屠杀人;大红龙所鼓吹的、宣传的全是欺骗人、败坏人的鬼话,都是邪说谬论。”从工作安排与人的交通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借着大红龙效力是让我看清它的丑恶面目、邪恶灵魂与灭绝人性的撒但本质。如果没有这样的环境,我不但不恨它们,还特别崇拜它们,把它们看得多尊贵、伟大、神圣。今天我才看清这伙恶魔的丑恶嘴脸,它们正是披着人皮的活撒但,人面兽心,是地地道道的邪灵投胎,是一群连畜牲都不如的野兽。它们外表宣传、提倡的很公正也很动听,事实上全是欺骗人、蒙蔽人的鬼话,是它们美化自己、伪装正义、欺世盗名的一种手段。监规上明文规定要人性化管理,可背后它们却禽兽不如,整人治人、无中生有、造谣陷害、嫁祸于人、借刀杀人。今天亲身体尝、亲眼目睹这一切,我才从内心对它们产生真实的恨恶。它们想借着折磨我的肉体让我背叛神,可它们万万没想到,它们越折磨我,越使我看清它们的恶魔面目,越使我恨恶自己瞎眼愚昧被大红龙迷惑苦害至今,越从内心恨恶它、弃绝它,同时也让我明白了爱神所爱、恨神所恨的真意,知道了啥叫背叛撒但将心归给神。

   大红龙在我身上这招不行又选那计,它们找背叛神的犹大来戳穿我,诱劝我背叛神。我亲眼看见这个忘恩负义的叛徒带着大红龙去抓捕弟兄姊妹,又听见它说诬陷、毁谤、亵渎神和捏造的话。此时,我气愤得差点失去理智,真想上去掐死它。因着犹大的出现,我不由得又有些伤感,感到懊悔亏欠,因为神家每次要求我们祷告咒诅犹大,我只是走走过程,从没对这类人发自内心地恨过,也没认真地按神家的要求实行过,今天我亲眼看见、亲耳听见才明白神的心意,才看清犹大的实质是可咒可诅的,这些人正是神话所揭示的“甚至一夜之间就由一个满面堆笑的‘好心人’变成一个满脸横肉的刽子手,竟然无缘无故地将昨日的恩人当作不可一世的仇敌”的一类人。这该死的叛徒告诉大红龙,说我是个完全正常的人,就是在装疯,因传福音有原则,不传神经不正常的人,并说我看它时眼里带着凶光。因着犹大的出卖,大红龙开始对我施行更重的刑讯。犹大站在一边说:“活该受这苦,不领我的情,还用眼睛瞪我,不知好歹,受死你也不多。”面对犹大的恶毒,我从心里恨透了它,但又有几分伤心,有想哭的感觉,但我知道此时神的心更难过,因为它们背叛的毕竟是神呀!我不能哭。我在心中默祷:“神啊!我愿让你得着我的心,虽然我现在不能为你做什么,但我愿意在大红龙面前、在犹大面前为你作得胜的见证,让它们彻底蒙羞,以此让你的心得着安慰。神啊!愿你保守我的心,使我变得更坚强,有泪往肚里流,绝不能让它们看见我的眼泪,我应该为得着你而高兴,因为是你擦亮了我的眼睛,让我看清它们抵挡你、背叛你、拆毁破坏你作工的撒但实质,使我长了分辨,使我爱憎更分明,使我在熬炼中看见你智慧的手在摆布一切,我愿与你继续配合直到你得胜为止。”作完祷告,我心中有一股无穷的力量,有一种不为神作好见证誓不罢休的精神。我知道这是神加给我的信心与力量,是神对我的特别保守、特别感动。大红龙想利用犹大来让我背叛神,但神是智慧的神,若没有犹大反面的衬托,也不能激起我立志要满足神的心志与信心;没有犹大的出现,我对这类人的实质仍看不透;若不是犹大的衬托,我对神的智慧就没有真实的认识,不知神是怎样主宰万有、调动万有来为成全子民效力的。这就是神用智慧打败撒但的铁的事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