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三个代表”高风险]
石三生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五)
·从巴拿马运河到北京如家女子遇袭
·北京两个“弱女子”的维权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四亿九”祭
·“四亿九”之后
·推荐顾晓军、刘刚、郭文贵联袂角逐诺贝尔奖
·请王岐山书记主持公正
·后周永康时代
·等于零的人生
·再谈“刘志军倒下无所谓”
·这些年,那些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个代表”高风险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三十
   
   顾晓军先生曾经写过一篇连百度都不好意思搜的文章,名曰:《“三个代表”是扯淡,是坑蒙拐骗》。
   
   早已经忘记了先生写的内容是什么?但印象中、好像很是觉得他说的有点过:一项拔尖已属不易。四项全能,岂不是有点过于吹捧?


   
   好在自己至今不是三种人,也就对“三个代表”到底代表了什么总是糊里糊涂。大约,就跟那个背诵不下来24个字的核心价值的小学生一样的愚昧吧?
   
   但不管怎么说,自己终究是被代表了的。于是,今天就突发神经、百度了“三个代表”来看。一看不要紧,愕然想到那个散步落水的肖文荪副市长、以及公厕里残暴杀害自己的澳门海关关长赖敏华,就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乖乖,感情这“三个代表”是这么危险的行当啊!
   
   老百姓愚昧,每每看到人家吃香喝辣的,甚至洗个澡、开个房就大惊小怪的。全然不知道人家可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随时担着生命的危险啊!好好瞧瞧吧:拍苍蝇无算。只是打老虎,就进去一百多了吧?还有三天两头跳楼上吊的、溺水的的呢。
   
   怪不得小小的刘胡兰都会不怕死。原来,共产党人个个都是巾帼不让须眉、视死如归的呀!
   
   好笑如石三生这般的傻百姓们,被共产党人折腾的家道凋零,却还依然如一只蚁虫般,相信“好死不如赖活着”。比比肖文荪、比比陈白峰,他们那种视生命如草芥的先进思想。除了让自己更自卑外、就只剩下更惭愧了。
   
   也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如果连性命都不想随时放弃,又怎么可能成为“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一员呢?做梦,都不带如此荒唐的不是?
   
   或者,这才能称之为“一场豪赌”的吧?赢,就应该通吃“三个代表”带来的丰厚利益;输,就只能豁出去身家性命了。
   
   又或者,“三个代表”是否该修补一下了呢?即使不代表了勇于跳楼上吊的大无畏精神,也至少是代表着中国最腐败的源泉吧?
   
   真是搞不懂:煤炭市场火爆的时候,下井挖矿就是很危险的行当;如今,是什么走俏,竟让“三个代表”们如履薄冰、随时有性命之虞呢?
   
   或曰:换换思维,宙斯的归宙斯;被代表的还给被代表。风险分散了,肖文荪、陈白峰们还会那么热衷白白浪费生命吗?
   
   【石三生 2015年11月5日星期四 17:40】
(2015/1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