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石三生
·如此司法进步
·有意思:周小平说方兴东是个大忽悠
·台湾地震了,春晚还演吗?
·欲加“武威三记者”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地震与安倍及春晚
·周小平是谁的国师?
·春晚与正能量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一)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二)
·龙应台为周小平已神魂颠倒
·卖艺也卖身
·蔡英文与龙应台及小粉红
·肖仲华与周小平
·中纪委也学会了吹牛?
·中纪委何时扫荡“地主帮”?
·“负能量”缺席是“五个一百”的耻辱
·蔡英文回应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阎肃“假去世”与山东老汉“活人出殡”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习总回应石三生?
·两会代表到底怕什么?
·留美女生主犯忏悔:自由是恶魔
·华东师大学者自杀,证明上帝如白痴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党媒姓党,却炒作一个神经病
·揭开任志强“反党”的画皮
·国务院意见扰民 党媒辩解更添堵
·拆了败家的鸟巢如何?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给“一带一路”泼点冷水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高级动物在行动
·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大脑革命影响谷歌 阿凡狗戏弄聂卫平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影响着索罗斯和聂卫平
·当执政党不在乎被冒充
·因小气,蔡英文正在丧失先机
·报告!我要吃敬酒
·刘刚才赞顾晓军,温云超就疯了
·冒充之恶与北风之毒
·不讲公正第一,岳阳法官下口咬
·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二十七
   
   只是因为两位所谓的“网络作家”出席习总的文艺座谈会。就足以让“功底深厚”的卢德素产生幻觉---以为如同春秋战国时的百家争鸣一般的春天将要到来。甚至已经屈指可数了顾晓军先生的出头之日。真是令人无语!
   
   梦可以做。但说做到如同袁隆平院士那般“禾下乘凉”的光景。估计,连小孩子都要喊荒唐了吧?果然水稻可以长成高粱那么高、豆粒一般大。人呢,只怕个个都要超过一层楼了吧?袁院士敢做梦,为什么不试试先将高粱的籽粒变成豆粒那么大,然后再把黄豆的豆粒变成橘子那么大呢?


   
   能做的,袁院士都不会去做、只顾做梦。说看到两个装满“正能量”的代表登堂入室,就以为百花就要开放。如此联想是不是很不靠谱呢?
   
   卢德素眼中只看见了那两个“正能量”。为什么没想到我们人民的最高统帅,也是党的总书记呢?难道国家主席说句话,还不如两个信口雌黄的“正能量”?真的是不可思议啊!为什么习总书记一天到晚的那么忙;而我们的习主席看起来好像很受气、以至于连个讲话都要延误了足足一年呢?
   
   关注习总的“文艺座谈会”,感慨与疑惑真的不少:
   
   比如,习总讲话中提到的贾大山。说习总当年通过阅读贾大山的小说、与作者“神交”似乎成立;可区区一县文化馆的业余作家,是通过何种媒介“神交”的习总呢?
   
   铁凝主席在讲话中,说她也关注《忆大山》的细节:“总书记当年经常和贾大山促膝长谈,有时夜深了,院门关了,他们一起悄悄地从大铁门上翻过”。而且铁主席又与贾大山相熟,想必是知道其中“神交”的奥妙吧?
   
   铁凝主席还说:“人民历来就是作家‘够资格’和‘不够资格’的唯一的判断者”。不知习总书记当时听了铁主席这番话、心里会是啥滋味?人民都被关在在了“座谈会”的大门外,该如何发表自己“够资格”、还是“不够资格”的判断呢?
   
   或者说,铁凝主席搬出“人民”这个招牌来,是否会误伤了习总与她自己的脚呢?果然“人民”可以妄议,可否向习总、向铁主席推荐一下中国著名作家顾晓军先生呢?有很多人民都认为顾晓军先生“够资格”;当然,也有很多人民反对顾晓军先生“够资格”。够、还是不够,就请习总与铁主席帮忙做个裁判不行吗?
   
   多么有意思的悖论啊!人民是“作家‘够资格’和‘不够资格’的唯一的判断者”;而中国作协又当仁不让地否定了诸如顾晓军先生这般的作家加入作协。铁主席该不会认为自己两面三刀:既代表了人民作出“唯一”判断;又代表了中共另起炉灶吧?明明是个唯二、甚至是唯三的问题,干嘛要如此抬举“人民”呢?
   
   反正啊,每每看到如此这般的“人民”的字样时,石三生唯一的感觉、就是自己好像有特异功能:可以隐形了。如梦似幻、真的像空气一样-----看不见、摸不着了。
   
   铁主席啊,铁主席,你说你到底是啥眼神呢?为什么眼中只有座“大山”,而全然无视还有个顾晓军呢?
   
   【石三生 2015年11月4日星期三 14:40】
(2015/1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