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石三生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七十
   
   看到屏山石在《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后跟贴:“这样的法官,把党的脸都丢尽了,该批其颊百遍,把他的脸打烂”。我就意识到此文可能是由于自己的表达能力太糟糕,以至于会误导读者了。只好赶紧写启示录二,以正视听。
   
   说像丰县人民法院的黄涛这样“浓眉大眼”的法官,“把党的脸都丢尽了”,显然太偏颇。单凭江苏省高院颁发的“优秀法官”证,以及中共徐州市委、市人民政府为黄法官记个人三等功1次,先后荣获全省法院涉诉矛盾纠纷化解工作先进个人、全市优秀法官等荣誉来看,“丢脸”说也严重缺乏“公正”。


   
   试想,那黄法官与情人纠缠长达八年,期间、黄法官与刘英“双方曾一起前往济南、北京等地,合影留念,甚至双方还曾共同拍摄了婚纱照。据她介绍,无论是出差还是办案,黄涛许多时候都带着自己。”
   
   看到没,“无论是出差还是办案”,“浓眉大眼”的黄法官都携带者小情人。如此招摇过市,难道丰县人民法院与徐州市委、市政府都是瞎子吗?非也,他们都装聋作瞎,不外乎这一行当里的潜规则。演艺圈有潜规则,执政圈里难道就没有潜规则吗?
   
   那什么江苏省的赵晋赵公子爷,不就在京城的私人会所里为济南市委书记王敏、山东省委统战部部长颜世元等一干比徐州市委、市政府规格还高的党的领导们提供情人服务吗?天知道、还有没有比赵晋更高的私人会所,为比王敏、颜世元更高级别的党的领导提供情人服务呢?
   
   即便是那丰县人民法院里,难道也只出了黄涛那么一个浓眉大眼的败家子?出污泥尚且都不想染;荡漾在一池子清水中,反倒弄得一身骚。说出来、连鬼都不信呀!
   
   再说了,执政者自己贪赃枉法,也实在不算是什么丢脸的事儿吧?看看石三生我的遭遇:
   
   够日威海永鼎司法鉴定中心造假,肯定是与潍坊中院的法官勾结吧?我告到纪委书记那里,还不是不了了之?甚至连山东高院,都要发文替法官们擦屁股呢。
   
   潍坊中院的法官说“我也知道那是假的,可是我们合议庭商量了就是要这么判”。我把录音交给了院长。法官、不还是好发无损吗?
   
   法院立假案,我举报到最高院,最高院不也是掩耳盗铃、让奎文法院自己查吗?自己会说屁股不干净?
   
   国土局与他人合谋伪造地籍档案、伪造土地评估报告,够日的都输了官司了,身为原告的潍坊市市长、如今的山东省政协副主席许立全大人,也丝毫没有感觉到丢脸吧?
   
   不但许副主席不会觉得丢脸。就连山东省委、省政府,不都还要仰仗他到处宣讲什么狗屁道德的吗?
   
   执法犯法,都不以为耻。如那黄涛法官,不过是因为自己长得“浓眉大眼”,就被刘英倒贴了一百多万、求着他玩弄。如此这般,顶多、算是个人生活不检点吧?有什么好丢脸的呢?
   
   再说了,如今世道,允许演艺圈的追星族们求睡;凭什么不允许刘英们追法官啊?允许复旦大学的校花及一干美女争相求嫁(也是求睡吧?)糟老头子李敖;凭什么不允许刘英们为黄法官献身、献爱、献钱财啊?
   
   没道理不是?
   
   反正,石三生我没觉得“浓眉大眼”的黄涛法官是在丢党的脸。党也不会承认的。要知道,根据民间传说:那“天打五雷轰”,可是谁认、谁就会倒霉的!
   
   【石三生 2015年11月26日星期四 09:39】
(2015/1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