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石三生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四亿九”祭
·“四亿九”之后
·推荐顾晓军、刘刚、郭文贵联袂角逐诺贝尔奖
·请王岐山书记主持公正
·后周永康时代
·等于零的人生
·再谈“刘志军倒下无所谓”
·这些年,那些事
·借海航十个亿,与郭文贵对赌
·小鸟与郭文贵
·西诺与文贵
·郭文贵与“发不会”
·特朗普、郭文贵及最赚钱的生意
·郭文贵事件之假想
·美国的月亮是真的圆
·刘大湿与十三省
·紫禁城月下放人 郭文贵初战告捷
·马云避实就虚 刘刚连遭辟谣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二)
·刘刚与郭文贵
·郭文贵真情流露 夏业良随狼起舞
·老领导欲盖弥彰 郭文贵敛财有道
·此郭文贵不是彼郭文贵
·刘刚与郭文贵貌离神合
·刘刚妙计安天下
·顾晓军与刘刚及郭文贵与王恩哥
·郭文贵首战五连胜 螳螂党隔海羞死牛
·和尚被抓,郭文贵再胜一回
·郭文贵是那个“老领导”的小三?
·郭文贵与黄艳
·渲染后事 郭氏骗局进入第二季
·“郭共”之争唯有顾晓军能厘清
·郭文贵爆料台湾 统一大业指日可待
·郭文贵老谋深算 刘大湿再被拉黑
·刘大湿明珠投暗 郭文贵一统海外
·达赖喇嘛或被郭文贵愚弄
·刘大湿惊天逆转 郭文贵无愧小三
·顾晓军与刘刚及郭文贵
·呼吁刘刚接受顾晓军的挑战
·向709们求财
·向刘刚大师求败 向郭文贵求荣
·刘刚护嫂荒唐 郭文贵统战有方
·刘刚孤注一计 顾晓军点睛“老领导”
·郭文贵开启核爆 刘刚单骑飞帝都
·刘刚故伎重施 顾晓军再被威胁
·向刘刚大师并高智晟认错
·江桥美女色艺双绝
·时势造英雄 刘刚造时势
·刘刚的傲慢与郭文贵的梦呓
·郭文贵的骗局与刘刚的偏见
·从“新领导”法治郭文贵说开去
·刘刚痴心难改 郭文贵反炒自己
·金无怠与郭文贵
·请达赖喇嘛、刘晓波联袂推荐顾晓军
·请154位诺贝尔奖得主组团推荐顾晓军
·请154位诺贝尔奖得主关注顾晓军
·再请154位诺贝尔奖得主推荐顾晓军
·请海外民运推荐顾晓军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请王丹、吾尔开希推荐顾晓军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再请达赖喇嘛、刘晓波联袂推荐顾晓军
·请《纽约时报》推荐顾晓军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与顾晓军,谁能做“这个世界的老师”?
·三请达赖喇嘛、刘晓波联袂推荐顾晓军
·刘晓波已走,谁来做“我们的思想领袖”?
·徐文立,让诺贝尔和平奖蒙羞
·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安德森的公开信
·建言王丹:让刘晓波走,请顾晓军上
·高智晟的上帝或是白痴
·顾晓军的前瞻与高智晟的反智
·高智晟正在拉底西方人的智商
·美国需要“新思维”
·2018年,上帝将因高智晟沦为笑柄
·基督教或涉嫌诈骗
·平民需要顾晓军
·被忽悠的诺贝尔委员会
·平民需要顾晓军(二)
·言论不自由也是腐败
·诺贝尔和平奖需要顾晓军
·郭文贵纳降表与黑老大获赔偿
·郭文贵飞扬跋扈 刘彦平委曲求全
·郭文贵引而不发 刘彦平此地无银
·《巡视利剑》难学 支持中纪委不易
·持续验证中共反腐败“零容忍”的真伪
·顾晓军与马克思
·联合国也腐败,特朗普应支持顾晓军
·川普联合国首秀,令人肃然起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六十八
   
   或许,只是因为自己心理阴暗面太多。所以,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往往最喜欢看到那些“恶意”的一面。
   
   当然,除了心理的阴暗,多半还有些如顾晓军先生所说:“幸福是比出来的”。“苦不苦,想想萨达姆”嘛。更何况,从小就接受的教育,就是要忆苦才能思甜不是?想想红军过草地苦到吃屎的份上,吃糠咽菜就已经是人世间的最美味了。


   
   再说了,就算自己不想喜欢阴暗,仅有的、两个曾经出现过从标题就开始赞美石三生的网站,如今已经销声匿迹。想不阴暗,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不是。
   
   【一 中国作协副主席莫言是实现共产主义的唯一大明白】
   
   与石三生喜欢阴暗不同;我们敬爱的习总,最喜欢阳光。不但国内网站搜不到他老人家的一点儿不是;就连让正能量的周小平主席、最爱国的五毛们憎恨的美帝国的人民,也都喜欢看习总高大帅气的一面,以至于纽约时报都要整版、整版的歌颂起来。
   
   可以相信,吃饱了撑的慌的美国人民,喜欢看中共、看习总的阳光面,原理与石三生喜欢阴暗是一样的。只不过洋夷们不是苦中作乐;而是富贵中觅一点闲愁而已。根据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中共作协副主席的说法,那些非富即贵的人类,在莫言们的“丰乳肥臀”般的文学感召下,已经开始怀念起“只有阳光、空气、水和食物”的生活。
   
   莫副主席是啥意思呢?就是那些身价动辄千万、亿万的人类、担心“好日子”不多了,已经准备要“脱富致贫”了。可惜习总就是搞不懂莫主席的寓意。不然,只需让莫副主席率领中国作协一干文字大师,逐个宣讲得那些人类、相信了好日子不多的末日论,忘情之下捐献出除了“阳光、空气、水和食物”以外的奢侈品。习总也就用不着再搞什么层层签定军令状式的“精准扶贫”了。
   
   实现共产主义其实很简单呀!不用像老毛那么惨无人道、非得打土豪分田地;也不用像蒋经国那样搞什么均富贵。只需凭莫言们的三寸不烂之舌、以国家的名义平均分配“阳光、空气、水和食物”,其余浮财一律充公。好日子多到数也数不完的共产主义就可以立马实现了!
   
   唉,可惜啊,喜欢阳光的习总,是永远不会明白莫言的逆耳忠言的。就算是明白了,也只会以为是反说正话不是?
   
   【二 纽约时报整版赞习,心怀叵测】
   
   不如此,习总怎么会看不出纽约时报那整版的赞美中,也很可能暗含着讥讽呢?
   
   瞧,中国日报网的《<纽约时报>:习近平打虎深得民心》是这么说的:“一篇题为《主席打虎 鼓舞人心》的文章,作者为Didi Kirsten Tatlow,文章称赞习近平的反腐运动让普通老百姓的办事成本大大下降。”
   
   怎么下降的呢?“文章开头称:“习近平主席最近替我的家人节省了2万元人民币,相当于3255美元,这笔钱数目可观。他还替我上周在珠海遇到的家庭节省了3万元人民币——这更是挺大的一笔钱”。
   
   作者写道:“这些支持者中应该包括上周我在珠海遇到的那位40多岁的工人。七年前,他的侄子应征普通士兵的时候,“我们必须支付3万元人民币才能给他买到一个名额”,这位工人用带有浓重的当地粤语口音的普通话说。今年夏天,我的另一个侄子加入了军队”,工人继续说道,“猜猜我们付了多少费用?一分钱也不用!”
   
   作者还说:“虽然没有办法知道这个故事是真是假,但是讲述这件事的珠海工人对此深信不疑。他说:“很多人都不知道,习近平说过“我认为了解今天发生着什么是很重要的。””
   
   最后,作者写道:“至于我的家庭,六年前我的儿子在本地的中国学校入学时,除了学费,校方还要求我们捐赠2万元人民币。在场的一个勇敢的家长站起来问:‘我们能不能不捐?’而校方人员不苟言笑地回答:‘不行,不能不捐。’今年9月,那所学校招收我女儿的时候,并没有要求‘捐赠’。”
   
   乍一看,纽约时报说的都是好话。但再一咂摸,似乎就完全不是个味了。
   
   一,连作者都相信习总说过“我认为了解今天发生着什么是很重要的”;还说“没有办法知道这个故事是真是假”。这本身就是赤裸裸的讽刺吧?
   
   新闻故事,也可以英雄不问出处吗?写新闻竟然写到聊斋也可以当真的份,真是要让蒲松龄蒲老爷子在地下也要梦想连篇、不得安死了!
   
   二,作者连真假都不知道,又是如何断定那个“用带有浓重的当地粤语口音的普通话”的工人的第一个侄子、不是因为自身不合格之类的因素,所以才不得不花3万元行贿的呢?;又怎么得知工人的第二个侄子,不是因为验兵合格才不用行贿的呢?
   
   珠海人的侄子,真的都那么喜欢当兵吗?那么愿意精忠报国,为什么不好好学习呢?唯恐天下不乱?
   
   如果工人的第一个侄子不合格才行贿。这样的脏钱真的节省下来,也是耻辱的吧?籍此感谢习总,这不还是讥讽?
   
   三,那个作者(应该是个洋人吧?)的女儿今年没有被“捐赠”。好像与“打虎”没什么关系吧?中国的应试教育体制,决定了教育资源的严重不均衡。“作者”为女儿择校,是“校规”使然。而教育部的“校规”,应该与计生委的“社会抚养费”一样,都是专制的产物。存在,一定会滋生腐败;取消了,也只能说是顺天应人,并不代表是在“反腐败”不是?
   
   好笑洋鬼子都知道“我认为了解今天发生着什么是很重要的”。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舍近求远、捕风捉影地找一些莫须有的“侄子”们的故事歌颂习总呢?
   
   如石三生这般的前天、昨天、一直到习总的“今天”都在发生着的、千真万确的“腐败”,都已经被我宣扬到海内外皆知了。为什么“作者”看不到,习总也看不到呢?
   
   难道习总的反腐败,只是为了那些前朝、前前朝与腐败们同流合污的人们谋幸福?
   
   果然如此,“反腐败”不反也罢!都不是什么好鸟不是?
   
   【石三生 2015年11月26日星期四 03:32】
(2015/1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