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石三生
·李嘉诚与张子强(四)
·为愚蠢的湖南益阳当局支招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国税局为何纵容陈光标?
·“中国首善”渐露马脚
·陈光标的“中国首善”罩着多少阴霾?
·陈光标何不兑现承诺、破财消灾?
·缺德的“全国道德模范”
·问习总:“决不允许”已经发生该怎办?
·中美合演的人权闹剧
·一塌糊涂的青岛管道爆炸事故报告
·国务院难得糊涂 中石化瞒天过海
·就“11•22”事故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中国或已掌握“海水变石油”核心技术
·许志永被判刑只会成笑柄
·骆家辉指鹿为马 许志永此地无银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六十八
   
   或许,只是因为自己心理阴暗面太多。所以,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往往最喜欢看到那些“恶意”的一面。
   
   当然,除了心理的阴暗,多半还有些如顾晓军先生所说:“幸福是比出来的”。“苦不苦,想想萨达姆”嘛。更何况,从小就接受的教育,就是要忆苦才能思甜不是?想想红军过草地苦到吃屎的份上,吃糠咽菜就已经是人世间的最美味了。


   
   再说了,就算自己不想喜欢阴暗,仅有的、两个曾经出现过从标题就开始赞美石三生的网站,如今已经销声匿迹。想不阴暗,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不是。
   
   【一 中国作协副主席莫言是实现共产主义的唯一大明白】
   
   与石三生喜欢阴暗不同;我们敬爱的习总,最喜欢阳光。不但国内网站搜不到他老人家的一点儿不是;就连让正能量的周小平主席、最爱国的五毛们憎恨的美帝国的人民,也都喜欢看习总高大帅气的一面,以至于纽约时报都要整版、整版的歌颂起来。
   
   可以相信,吃饱了撑的慌的美国人民,喜欢看中共、看习总的阳光面,原理与石三生喜欢阴暗是一样的。只不过洋夷们不是苦中作乐;而是富贵中觅一点闲愁而已。根据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中共作协副主席的说法,那些非富即贵的人类,在莫言们的“丰乳肥臀”般的文学感召下,已经开始怀念起“只有阳光、空气、水和食物”的生活。
   
   莫副主席是啥意思呢?就是那些身价动辄千万、亿万的人类、担心“好日子”不多了,已经准备要“脱富致贫”了。可惜习总就是搞不懂莫主席的寓意。不然,只需让莫副主席率领中国作协一干文字大师,逐个宣讲得那些人类、相信了好日子不多的末日论,忘情之下捐献出除了“阳光、空气、水和食物”以外的奢侈品。习总也就用不着再搞什么层层签定军令状式的“精准扶贫”了。
   
   实现共产主义其实很简单呀!不用像老毛那么惨无人道、非得打土豪分田地;也不用像蒋经国那样搞什么均富贵。只需凭莫言们的三寸不烂之舌、以国家的名义平均分配“阳光、空气、水和食物”,其余浮财一律充公。好日子多到数也数不完的共产主义就可以立马实现了!
   
   唉,可惜啊,喜欢阳光的习总,是永远不会明白莫言的逆耳忠言的。就算是明白了,也只会以为是反说正话不是?
   
   【二 纽约时报整版赞习,心怀叵测】
   
   不如此,习总怎么会看不出纽约时报那整版的赞美中,也很可能暗含着讥讽呢?
   
   瞧,中国日报网的《<纽约时报>:习近平打虎深得民心》是这么说的:“一篇题为《主席打虎 鼓舞人心》的文章,作者为Didi Kirsten Tatlow,文章称赞习近平的反腐运动让普通老百姓的办事成本大大下降。”
   
   怎么下降的呢?“文章开头称:“习近平主席最近替我的家人节省了2万元人民币,相当于3255美元,这笔钱数目可观。他还替我上周在珠海遇到的家庭节省了3万元人民币——这更是挺大的一笔钱”。
   
   作者写道:“这些支持者中应该包括上周我在珠海遇到的那位40多岁的工人。七年前,他的侄子应征普通士兵的时候,“我们必须支付3万元人民币才能给他买到一个名额”,这位工人用带有浓重的当地粤语口音的普通话说。今年夏天,我的另一个侄子加入了军队”,工人继续说道,“猜猜我们付了多少费用?一分钱也不用!”
   
   作者还说:“虽然没有办法知道这个故事是真是假,但是讲述这件事的珠海工人对此深信不疑。他说:“很多人都不知道,习近平说过“我认为了解今天发生着什么是很重要的。””
   
   最后,作者写道:“至于我的家庭,六年前我的儿子在本地的中国学校入学时,除了学费,校方还要求我们捐赠2万元人民币。在场的一个勇敢的家长站起来问:‘我们能不能不捐?’而校方人员不苟言笑地回答:‘不行,不能不捐。’今年9月,那所学校招收我女儿的时候,并没有要求‘捐赠’。”
   
   乍一看,纽约时报说的都是好话。但再一咂摸,似乎就完全不是个味了。
   
   一,连作者都相信习总说过“我认为了解今天发生着什么是很重要的”;还说“没有办法知道这个故事是真是假”。这本身就是赤裸裸的讽刺吧?
   
   新闻故事,也可以英雄不问出处吗?写新闻竟然写到聊斋也可以当真的份,真是要让蒲松龄蒲老爷子在地下也要梦想连篇、不得安死了!
   
   二,作者连真假都不知道,又是如何断定那个“用带有浓重的当地粤语口音的普通话”的工人的第一个侄子、不是因为自身不合格之类的因素,所以才不得不花3万元行贿的呢?;又怎么得知工人的第二个侄子,不是因为验兵合格才不用行贿的呢?
   
   珠海人的侄子,真的都那么喜欢当兵吗?那么愿意精忠报国,为什么不好好学习呢?唯恐天下不乱?
   
   如果工人的第一个侄子不合格才行贿。这样的脏钱真的节省下来,也是耻辱的吧?籍此感谢习总,这不还是讥讽?
   
   三,那个作者(应该是个洋人吧?)的女儿今年没有被“捐赠”。好像与“打虎”没什么关系吧?中国的应试教育体制,决定了教育资源的严重不均衡。“作者”为女儿择校,是“校规”使然。而教育部的“校规”,应该与计生委的“社会抚养费”一样,都是专制的产物。存在,一定会滋生腐败;取消了,也只能说是顺天应人,并不代表是在“反腐败”不是?
   
   好笑洋鬼子都知道“我认为了解今天发生着什么是很重要的”。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舍近求远、捕风捉影地找一些莫须有的“侄子”们的故事歌颂习总呢?
   
   如石三生这般的前天、昨天、一直到习总的“今天”都在发生着的、千真万确的“腐败”,都已经被我宣扬到海内外皆知了。为什么“作者”看不到,习总也看不到呢?
   
   难道习总的反腐败,只是为了那些前朝、前前朝与腐败们同流合污的人们谋幸福?
   
   果然如此,“反腐败”不反也罢!都不是什么好鸟不是?
   
   【石三生 2015年11月26日星期四 03:32】
(2015/1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