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石三生
·推荐蔡英文、顾晓军联袂共逐诺奖
·习、马视为鸡肋;顾、蔡如获至宝
·“依法治国”有时比流感阴毒
·国务院一边减政一边集权
·代习先生辩:“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无锡强拆继续 永康狱中难安
·向习近平主席推荐顾晓军
·南大校长周文斌被判无期冤不冤?
·驳莫言的“两个基本判断”
·公开推荐顾晓军角逐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
·两个台湾女人搅了国共两党的好梦
·三个台湾女人唱大戏
·毛泽东为何没得诺贝尔和平奖?
·推荐顾晓军、蔡英文获诺奖是民意
·用周小平思想统一中国
·可能是史上最乌龙的香港罪犯
·为民告官胜诉率为零的上海欢呼
·周小平主席要开杀戒?
·习总为何不注重民意?
·周小平主席期冀“台独”
·向蔡英文主席推荐“公正第一”
·从周小平主席到蜀国皇帝刘备
·周小平比鲁迅更伟大
·没有选择的蔡英文
·猜猜周小平主席有没有睡艺人?
·周小平主席应该是“周家人”
·两会为何不互联网+?
·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蔡英文借他山之玉 周小平祸国殃民
·周小平若不反击就太无耻了
·周小平骂两会代表陈光标是小人
·报告孟建柱:草民的“获得感”这个样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周小平啥样,央视就啥样
·“二妻”谣言不可笑 政协委员荒唐多
·周小平造谣是文明 网民造谣被刑拘
·周小平很生气 蔡英文要受苦
·周小平主席恨台湾而爱日本
·习总为何在政法会上讲“忧患”?
·晴天霹雳---周小平首倡“中国梦”
·罗援若武统 民主做先锋
·石三生与小粉红
·周小平主席力助周涛重掌春晚?
·石三生将编、导史诗巨制《三周魂销》
·小粉红坚壁清野 顾晓军枉费心机
·小粉红与赵忠祥也有一腿?
·小粉红己身不修,何以平天下?
·小粉红越界刷屏 蔡英文应对失措
·周涛若复出,春晚必成史上最艳夜
·扬言武统的罗援少将是逃兵?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温家宝是一个好总理吗?
·报告习总:这里有一个被丢下的贫困群众
·博客中国意欲何为?
·金正恩到底打了谁一耳光?
·冤狱23年的陈满之高尚羞煞窦娥
·云南、海南与福建三起冤案统一口径为哪般?
·陈满的境界与邓小平一般高
·如此司法进步
·有意思:周小平说方兴东是个大忽悠
·台湾地震了,春晚还演吗?
·欲加“武威三记者”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地震与安倍及春晚
·周小平是谁的国师?
·春晚与正能量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一)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二)
·龙应台为周小平已神魂颠倒
·卖艺也卖身
·蔡英文与龙应台及小粉红
·肖仲华与周小平
·中纪委也学会了吹牛?
·中纪委何时扫荡“地主帮”?
·“负能量”缺席是“五个一百”的耻辱
·蔡英文回应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阎肃“假去世”与山东老汉“活人出殡”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六十二
   
   很多年前,第一次看到李敖的文章时,还感觉李大师特别善于旁征博引、特别善于讲清楚道理。如此感觉的原因,大概那时的大陆,文人墨客们还习惯于狡辩、诡辩,还不习惯讲道理的吧?
   
   到底是年轻容易上鬼子当。因为最近想讨党的欢喜、不想太忤逆了年近百岁的老头子,就扯些淡、写点儿纯文化的话题。一来二去,就一头钻进了“放弃自由”换得宪法的李敖李大师的文字里。虽然只是略略看了一些毛皮,就越来越觉得自己当初真的是误会李大师了。


   
   如果说、李敖大师凭“49年时,全国的钢铁产量全都做成发夹,还不够全国妇女每人分一支”就该喊“毛主席万岁”,只是偶然马失前蹄;他为伊斯兰国仗义执言的“比例原则”也只是比喻失当。
   
   那么,到李大师在上海复旦的演讲中,说“我愿意放弃自由主义,……因为自由主义它本身是虚无缥缈的……当这些东西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里面一条一条列举的时候,谁还要自由主义啊?我要宪法,我不要自由主义”时。已经用不顾羞耻尚不足以形容,简直就是在自欺、兼要欺人了。
   
   且不论自由是否可以随意交换。那立国根本的宪法,难道可以像换鸡蛋、换大米一样随便用来与人民做交换吗?就算大陆的宪法可以换,又为什么只许李敖大师交换呢?中国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先生也可以换吗?石三生我也可以换吗?是否只要人民愿意,都可以效仿李敖大师与中共的宪法做交易呢?真的可以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立言三千万字的李敖大师,难道真的不明白“放弃自由”与“宪法”交换是荒唐的吗?当然不是,因为李敖大师是天底下第一号善于引经据典之人。明知不可为,还要一意孤行,就不能不让人怀疑李大师与宪法还有着见不得人的台面之下的交易了。
   
   李敖大师在清华大学所谓的“菩萨低眉”的演讲中,也谈到了“自由”,谓之“这里是我的国家,我要使它自由”。
   
   “放弃自由”已属荒唐。那么李敖大师又如何异想天开到要“使它自由”呢?李敖一面说“自由和爱情一样,都要列举的”;一面又说“自由主义从17世纪、18世纪到20世纪大家所争取的自由是什么,那些东西都是虚无缥渺的,没有很明确的出现。”
   
   既然自由与爱情一样,可以列详单。李大师还说前几个世纪的人们所争取的自由是“虚无缥缈的”、“没有很明确的出现过”,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如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信仰自由、集会自由、罢工自由等等,这些自由真的在20世纪之前从未明确地出现过?
   
   果然自由是“虚无缥缈的”。李敖倾其前半生在台湾折腾,到底争取出来了啥?原本就是“虚无缥缈”的玩意儿,也值得豁出命去争取?
   
   李敖大师还认定“共产党治国堪比汉唐盛世”。并进一步引用唐诗“室中更无人,唯有乳下孙。有孙母未去,出入无完裙”,论证说“中国人没裤子穿从唐朝就开始了,叫共产党负责任负到唐朝未免远了点”。
   
   说实话,看到李大师如此替党遮羞时,我都忍不住要笑了。笑啥呢?笑李敖大师还不算太无耻。若以没有裤子穿,不该怪共产党论。为什么不用北京山顶洞人来佐证呢?唐诗,还要赖抓壮丁的党。山顶洞人没裤子穿,须谁都赖不上吧?人家山顶洞人都从来没见说要怪罪那个不是?凭什么山顶洞人的子孙,妄想让共产党负责任呢?简直是岂有此理呀!
   
   被解放了不知感恩不说。生活在堪比汉唐盛世的伟大时代,还要为没有裤子穿就抹黑共产党,简直是没有天良啊!是不是?
   
   但该说不说,李敖大师在回答清华大学的学生的问题“您愿意做一个唐朝人,我问您对所谓汉唐盛世有什么自己的见解和观点”时。答曰“我没有说我宁愿做一个唐朝人,我只说除非我碰到武则天我不愿意做唐朝人。”只此一句,还算是一生好色的李大师的心声写真吧?
   
   可问题是,如果周小平主席的中国梦也是如李敖大师非武氏天朝不回一样。那武则天真的能吃得消几千万个面首吗?
   
   一人一秒,也注定了武则天一辈子连下床的功夫都没有了!那里还会有闲心思去打理什么大唐盛世啊!
   
   【石三生 2015年11月22日星期日 12:25】
(2015/11/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