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石三生
·郭文贵是那个“老领导”的小三?
·郭文贵与黄艳
·渲染后事 郭氏骗局进入第二季
·“郭共”之争唯有顾晓军能厘清
·郭文贵爆料台湾 统一大业指日可待
·郭文贵老谋深算 刘大湿再被拉黑
·刘大湿明珠投暗 郭文贵一统海外
·达赖喇嘛或被郭文贵愚弄
·刘大湿惊天逆转 郭文贵无愧小三
·顾晓军与刘刚及郭文贵
·呼吁刘刚接受顾晓军的挑战
·向709们求财
·向刘刚大师求败 向郭文贵求荣
·刘刚护嫂荒唐 郭文贵统战有方
·刘刚孤注一计 顾晓军点睛“老领导”
·郭文贵开启核爆 刘刚单骑飞帝都
·刘刚故伎重施 顾晓军再被威胁
·向刘刚大师并高智晟认错
·江桥美女色艺双绝
·时势造英雄 刘刚造时势
·刘刚的傲慢与郭文贵的梦呓
·郭文贵的骗局与刘刚的偏见
·从“新领导”法治郭文贵说开去
·刘刚痴心难改 郭文贵反炒自己
·金无怠与郭文贵
·请达赖喇嘛、刘晓波联袂推荐顾晓军
·请154位诺贝尔奖得主组团推荐顾晓军
·请154位诺贝尔奖得主关注顾晓军
·再请154位诺贝尔奖得主推荐顾晓军
·请海外民运推荐顾晓军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请王丹、吾尔开希推荐顾晓军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再请达赖喇嘛、刘晓波联袂推荐顾晓军
·请《纽约时报》推荐顾晓军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与顾晓军,谁能做“这个世界的老师”?
·三请达赖喇嘛、刘晓波联袂推荐顾晓军
·刘晓波已走,谁来做“我们的思想领袖”?
·徐文立,让诺贝尔和平奖蒙羞
·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安德森的公开信
·建言王丹:让刘晓波走,请顾晓军上
·高智晟的上帝或是白痴
·顾晓军的前瞻与高智晟的反智
·高智晟正在拉底西方人的智商
·美国需要“新思维”
·2018年,上帝将因高智晟沦为笑柄
·基督教或涉嫌诈骗
·平民需要顾晓军
·被忽悠的诺贝尔委员会
·平民需要顾晓军(二)
·言论不自由也是腐败
·诺贝尔和平奖需要顾晓军
·郭文贵纳降表与黑老大获赔偿
·郭文贵飞扬跋扈 刘彦平委曲求全
·郭文贵引而不发 刘彦平此地无银
·《巡视利剑》难学 支持中纪委不易
·持续验证中共反腐败“零容忍”的真伪
·顾晓军与马克思
·联合国也腐败,特朗普应支持顾晓军
·川普联合国首秀,令人肃然起敬
·郭文贵信口雌黄 共青团斯文扫地
·看不懂的腐败之郭文贵与曲龙案
·给反腐败泼点冷水
·郭文贵大骂大帮忙?
·郭文贵大骂大帮忙之二
·中共是否需要讲诚信?
·中共带头违宪 百姓有苦难言
·黄河、反腐败及其他
·鲁炜有点委屈
·鲁炜不倒,虐童案难发酵
·鲁炜倒了,周小平与杨恒均开撕
·为共产党人杨恒均辩护
·报告川普:周小平造谣说美国也“虐童”
·周小平或是“虐童”事件谣言的始作俑者
·“虐童”事件谣言中,两高认怂
·中共治国,政府作孽易百姓伸冤难
·新时代杂谈之国家博物馆的黑名单
·新时代杂谈之反腐败的潜规则
·新时代杂谈之六月的质疑与反炒
·新时代杂谈之言论越来越不自由
·端午时节话屈原
·新时代之新、旧社会乱弹琴
·顾晓军与老领导及航母
·崔永元与郭文贵
·崔永元爆料---折射出中共视法律为草芥
·顾晓军与茅于轼及航母与自由
·顾晓军与茅于轼及航母与自由之二
·崔永元爆料与镇江老兵维权
·胡锡进与镇江老兵维权
·崔永元、镇江老兵、祖国及其他
·崔永元与范冰冰
·崔永元与方舟子
·崔永元与罗大佑及柴静
·崔永元与马元
·时代的先驱---顾晓军先生与他的反对派理论
·海航抱佛脚暴露的是党思想之匮乏
·脑控与泼墨门
·王丹与高智晟及人权
·王丹与高智晟已成中国进步的绊脚石
·默克尔与刘霞
·刘刚大师再梦呓 刘霞难成昂山素季
·默克尔与王全璋及脑残的维权
·刘刚与董瑶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六十
   
   党既不喜欢看我写时事,只好另寻材料。如此,就寻到了连顾晓军先生也感到可乐的、李敖的“我为何喊毛主席万岁!!!”。
   
   本以为曾经号称“我能证明你是王八蛋”的李大师,也一定可以凭巧舌如簧、颠倒是非、铁证如山地力证毛伟人值得他腆着老脸喊“万岁”。却没想到、只是其中一句“49年时,全国的钢铁产量全都做成发夹,还不够全国妇女每人分一支”。就尽显“舔红”(顾晓军语)的李敖思维已近膏肓。他为了自圆其说,已经到了罔顾事实、只能意淫的地步。


   
   如果说“万岁”文的证据很可能只是李敖一时糊涂、偶失前蹄,算是孤证的话。不妨再去欣赏一下李大师于复旦大学的演讲。
   
   在这篇被李大师自诩为“尼姑思凡”的演讲中,第一个让我感到逻辑混乱的,是李大师的“放弃自由”论。
   
   李敖说:“我是有名的自由主义者,为什么我到了祖国我公开宣布我愿意放弃自由主义,……因为自由主义它本身是虚无缥缈的……当这些东西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里面一条一条列举的时候,谁还要自由主义啊?我要宪法,我不要自由主义。”
   
   台湾如今的民主自由,到底与传说中的李敖大师的争取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但李敖因什么宪法就放弃自由的论证,却显然有混淆是非之嫌。
   
   关于自由,美国人说“造物者赋予他们不可剥夺的自由权”(独立宣言);中国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先生说:“自由,其实就是人的、最基本的权力;谁也不能、没有权力,随便剥夺他人的、这种权力”。
   
   且不说大陆到底有没有宪法规定的自由。只是李敖以“自由”换“宪法”论,是否暗喻着“宪法”可以剥夺人的自由的权力呢?或者说,“自由”如果可以换“宪法”,是否意味着人的所有自由,都只能拘禁于“宪法”的规定中呢?既然已“放弃自由”,李大师于床第之欢时,就应该先请示一下宪法吧?既然已“放弃自由”,李敖大师于吃喝拉撒时,是不是都应该先取得宪法的许可呢?
   
   自由,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权力,是人作为灵长类动物最基本的属性;而宪法规定的自由,是后天的、是可以予取予夺的自由。放弃先天的自由,而去换取后天的施舍。如此交换的背后,李敖大师到底想证明什么呢?
   
   在这篇“尼姑思凡”的演讲中,第二个让我感到不可理喻的,是李敖大师的“共产主义是人类最好的理想,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这当然是最好的理想”。并用近同梦呓的中国古人的“大道之行也 ”中的“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加以论证。
   
   以李敖大师著作等身、立言达三千万字而言,共产主义这一“最好的理想”在全世界范围内给人类带来的深重灾难,李大师应该不会不知道。只在中国,国共内战不算,1949年以后,为了实现这一“最好的理想”,“1957年反右,打了三百多万右派”;为了实现这一“最好的理想”,“1958-1960年高举三面红旗打了三百多万右倾机会主义分子,饿死了4000多万人”;为了实现这一最好理想,“1966-1976年文革整了1亿多人,其中死了两千多万人”(数据引自三朝帝师著《着手政改 必需彻底反思文革》)。
   
   人生俱来的自由权力没有也就罢了。请问李大师:“那几千万连性命都没了的人们,也会坚持认为共产主义是‘最好的理想’吗?”
   
   如果“最好的理想”就是以一些人的主义,可以不择手段地夺取另一些人的生命。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应该算是“最好的理想”了吧?小日本的“大东亚共荣”不也应该是“最好的理想”吗?
   
   最可叹一向以铁证引经据典的李敖大师,竟然要沦落到以不着调的、古人虚妄的言论来为自己作证。
   
   “大道之行也”中,最有点影子的、也不过是其中的“故外户而不闭”。就这半吊子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也还是只见于传说中的“贞观之治”呢。
   
   天知道,以古人太史公被割了蛋也会胡扯的精神,旧唐书所载的“路不拾遗”到底是不是个传说呢?就算不是传说,又怎么知道那不是一个极其偶然的现象呢?
   
   用子虚乌有的传说来印证共产主义是“最好的理想”。李敖大师大概是有点儿江郎才尽了吧?
   
   更可笑的、就是如此荒诞的演讲,复旦的校花以及众美女还争相表示要陪李大师上床呢。真是让人想不懂,头脑如此拎不清的、在中国不是数一就是数三的大学里,当年竟也出过雄辩东南亚的三朝帝师。
   
   看到李敖在其自传的序言中,有“也崛起于乱世,因无机会、台湾又小,故乏事功足述,但在立德立言上,却自喜成就非凡”之语。古人的三不朽,到了李敖大师这里,他自己去其“功”;于复旦的“尼姑思凡”,又去其“德”;唯有一“言”,似乎可以等到李大师进到棺材里去时再不朽了。
   
   是以,此文只曰“唯言不休”。特为祝愿李大师长命千岁、万岁也!
   
   【石三生 2015年11月21日星期六 09:31】
(2015/11/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