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石三生
·石三生与小粉红
·周小平主席力助周涛重掌春晚?
·石三生将编、导史诗巨制《三周魂销》
·小粉红坚壁清野 顾晓军枉费心机
·小粉红与赵忠祥也有一腿?
·小粉红己身不修,何以平天下?
·小粉红越界刷屏 蔡英文应对失措
·周涛若复出,春晚必成史上最艳夜
·扬言武统的罗援少将是逃兵?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温家宝是一个好总理吗?
·报告习总:这里有一个被丢下的贫困群众
·博客中国意欲何为?
·金正恩到底打了谁一耳光?
·冤狱23年的陈满之高尚羞煞窦娥
·云南、海南与福建三起冤案统一口径为哪般?
·陈满的境界与邓小平一般高
·如此司法进步
·有意思:周小平说方兴东是个大忽悠
·台湾地震了,春晚还演吗?
·欲加“武威三记者”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地震与安倍及春晚
·周小平是谁的国师?
·春晚与正能量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一)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二)
·龙应台为周小平已神魂颠倒
·卖艺也卖身
·蔡英文与龙应台及小粉红
·肖仲华与周小平
·中纪委也学会了吹牛?
·中纪委何时扫荡“地主帮”?
·“负能量”缺席是“五个一百”的耻辱
·蔡英文回应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阎肃“假去世”与山东老汉“活人出殡”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习总回应石三生?
·两会代表到底怕什么?
·留美女生主犯忏悔:自由是恶魔
·华东师大学者自杀,证明上帝如白痴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党媒姓党,却炒作一个神经病
·揭开任志强“反党”的画皮
·国务院意见扰民 党媒辩解更添堵
·拆了败家的鸟巢如何?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六十
   
   党既不喜欢看我写时事,只好另寻材料。如此,就寻到了连顾晓军先生也感到可乐的、李敖的“我为何喊毛主席万岁!!!”。
   
   本以为曾经号称“我能证明你是王八蛋”的李大师,也一定可以凭巧舌如簧、颠倒是非、铁证如山地力证毛伟人值得他腆着老脸喊“万岁”。却没想到、只是其中一句“49年时,全国的钢铁产量全都做成发夹,还不够全国妇女每人分一支”。就尽显“舔红”(顾晓军语)的李敖思维已近膏肓。他为了自圆其说,已经到了罔顾事实、只能意淫的地步。


   
   如果说“万岁”文的证据很可能只是李敖一时糊涂、偶失前蹄,算是孤证的话。不妨再去欣赏一下李大师于复旦大学的演讲。
   
   在这篇被李大师自诩为“尼姑思凡”的演讲中,第一个让我感到逻辑混乱的,是李大师的“放弃自由”论。
   
   李敖说:“我是有名的自由主义者,为什么我到了祖国我公开宣布我愿意放弃自由主义,……因为自由主义它本身是虚无缥缈的……当这些东西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里面一条一条列举的时候,谁还要自由主义啊?我要宪法,我不要自由主义。”
   
   台湾如今的民主自由,到底与传说中的李敖大师的争取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但李敖因什么宪法就放弃自由的论证,却显然有混淆是非之嫌。
   
   关于自由,美国人说“造物者赋予他们不可剥夺的自由权”(独立宣言);中国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先生说:“自由,其实就是人的、最基本的权力;谁也不能、没有权力,随便剥夺他人的、这种权力”。
   
   且不说大陆到底有没有宪法规定的自由。只是李敖以“自由”换“宪法”论,是否暗喻着“宪法”可以剥夺人的自由的权力呢?或者说,“自由”如果可以换“宪法”,是否意味着人的所有自由,都只能拘禁于“宪法”的规定中呢?既然已“放弃自由”,李大师于床第之欢时,就应该先请示一下宪法吧?既然已“放弃自由”,李敖大师于吃喝拉撒时,是不是都应该先取得宪法的许可呢?
   
   自由,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权力,是人作为灵长类动物最基本的属性;而宪法规定的自由,是后天的、是可以予取予夺的自由。放弃先天的自由,而去换取后天的施舍。如此交换的背后,李敖大师到底想证明什么呢?
   
   在这篇“尼姑思凡”的演讲中,第二个让我感到不可理喻的,是李敖大师的“共产主义是人类最好的理想,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这当然是最好的理想”。并用近同梦呓的中国古人的“大道之行也 ”中的“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加以论证。
   
   以李敖大师著作等身、立言达三千万字而言,共产主义这一“最好的理想”在全世界范围内给人类带来的深重灾难,李大师应该不会不知道。只在中国,国共内战不算,1949年以后,为了实现这一“最好的理想”,“1957年反右,打了三百多万右派”;为了实现这一“最好的理想”,“1958-1960年高举三面红旗打了三百多万右倾机会主义分子,饿死了4000多万人”;为了实现这一最好理想,“1966-1976年文革整了1亿多人,其中死了两千多万人”(数据引自三朝帝师著《着手政改 必需彻底反思文革》)。
   
   人生俱来的自由权力没有也就罢了。请问李大师:“那几千万连性命都没了的人们,也会坚持认为共产主义是‘最好的理想’吗?”
   
   如果“最好的理想”就是以一些人的主义,可以不择手段地夺取另一些人的生命。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应该算是“最好的理想”了吧?小日本的“大东亚共荣”不也应该是“最好的理想”吗?
   
   最可叹一向以铁证引经据典的李敖大师,竟然要沦落到以不着调的、古人虚妄的言论来为自己作证。
   
   “大道之行也”中,最有点影子的、也不过是其中的“故外户而不闭”。就这半吊子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也还是只见于传说中的“贞观之治”呢。
   
   天知道,以古人太史公被割了蛋也会胡扯的精神,旧唐书所载的“路不拾遗”到底是不是个传说呢?就算不是传说,又怎么知道那不是一个极其偶然的现象呢?
   
   用子虚乌有的传说来印证共产主义是“最好的理想”。李敖大师大概是有点儿江郎才尽了吧?
   
   更可笑的、就是如此荒诞的演讲,复旦的校花以及众美女还争相表示要陪李大师上床呢。真是让人想不懂,头脑如此拎不清的、在中国不是数一就是数三的大学里,当年竟也出过雄辩东南亚的三朝帝师。
   
   看到李敖在其自传的序言中,有“也崛起于乱世,因无机会、台湾又小,故乏事功足述,但在立德立言上,却自喜成就非凡”之语。古人的三不朽,到了李敖大师这里,他自己去其“功”;于复旦的“尼姑思凡”,又去其“德”;唯有一“言”,似乎可以等到李大师进到棺材里去时再不朽了。
   
   是以,此文只曰“唯言不休”。特为祝愿李大师长命千岁、万岁也!
   
   【石三生 2015年11月21日星期六 09:31】
(2015/11/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