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石三生
·归真堂:愚蠢的企业,愚蠢的公关
·扫地僧转战韩仁均 韩寒先生妙处逢生
·扫地僧闻鸡起舞 韩军团虽死犹生
·扫地僧断网出沪 百度少年今二十
·易中天品三国将就挺韩寒词不达意
·方舟子祸起萧墙 倒韩战落下帷幕
·天下第一时评人的庄严声明
·博客教父方兴东与史记作者司马迁
·致山东高级人民检察院、法院的公开信
·时代周刊为什么会选择韩寒?
·跋扈的方舟子与妾一般的深广电
·赵长天语焉不详 方韩战各怀鬼胎
·方方思维很方 洪晃挺韩荒唐
·雷锋同志心猿意马 日记喻军队国家化
·麦田恼羞成怒 韩寒杀气腾腾
·奥巴马挺南周 南周挺韩寒与转基因
·奥巴马挺南周 南周挺韩寒与转基因
·比大熊猫更珍贵的。。。
·当代五君子
·他搅乱了时局又隐没入尘埃
·我比你还要脏
·美国人为何也瞎掺乎刑诉法修正案?
·我们都被门夹了一下
·纽约时报佯攻恶法 秘密拘捕悄然通过
·缝肛与江姐及其他
·洋垃圾与洋文化
·特务手段管控社会 薄熙来害人终害己
·薄熙来唱红遭免 中国作协应检讨
·初笑薄瓜瓜 二叹薄熙来
·二笑薄瓜瓜 三叹薄熙来
·三笑薄瓜瓜 四叹薄熙来
·给艾未未的债主普及一点常识与法律
·四笑薄瓜瓜 五叹薄熙来
·新华网重大改版 高层动态失踪中
·解读时事之看天下谁主苍生
·司法部愚蠢 亵渎了法律侮辱了党
·左右皆混蛋 薄熙来末路的始作俑者
·捅破杨澜国籍的窗户纸
·写在余杰去国后的多余话
·方滨兴与秦始皇 防民防贼两长城
·孔庆东巧言献媚 韩三骗因祸得福
·孔庆东到底被包养了没?
·给流年不利的公知刘晓原律师指一招
·孔庆东与韩寒是两条不太一样的狗
·毛左派正向右看 伪公知何时蜕皮
·中国民主没有左右只有欺骗
·驳雷达先生对民主思潮的误判谬读
·艾未未不想出国背后的隐情
·再谈艾未未不想出国背后的隐情
·艾未未或偷漏税行政复议被驳回
·艾未未借钱缴税根本就是骗局
·中国第一真骂与世界第一奸骂
·韩寒与薄熙来有个约会
·韩寒与铁凝及莫言:谁懂政治?
·韩寒与铁凝及莫言:谁懂政治?
·一批美国:自由奖无自由 茅于轼应知羞
·二批美国:愚蠢的时代 荒唐的外交
·二批美国:愚蠢的时代 荒唐的外交
·我检讨:批茅于轼错了!
·韩寒是条狗与茅于轼老东西
·四月的乌有正知羞韩寒茅于轼当有耻
·毛左派偃旗息鼓 顾晓军趁火打劫
·两个中国天才韩寒与薄瓜瓜
·强烈推荐韩寒角逐诺贝尔奥斯卡奖
·撑起稻草人韩寒的骆驼们之鄢烈山篇
·对骗子情有独钟的新中国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美国《time》糗大了:韩寒是专制的帮凶
·破译韩寒与顾晓军的政治隐喻
·互联网也唱红打黑 顾晓军欲决战韩寒
·牛津大学与薄熙来有一腿
·李承鹏忙演戏 资中筠是看客
·艾未未急如律 刘晓原试反水
·华西都市报造谣与政法委的活埋名单
·特赦天下
·中国正在进步
·只谈韩寒
·“三个代表”与《三重门》
·别倒驴的韩粉与毛左思维
·别倒驴的韩粉与毛左思维
·于建嵘暗讥GFW 韩寒咬出XXX
·江泽民现身星巴克与新浪给鸡拜年
·赵普抢了薄熙来的风头?
·孔庆东迷途知返 “三个代表”是扯淡
·赵普效应与薄谷开来事件
·韩寒的靠山是他?
·江泽民救过胡耀邦吗?
·薄瓜瓜的声明是文革作风
·小消失的城市与断代的《江泽民传》
·陈光诚已死?
·美国政府已成骗子的托儿
·陈光诚提三条要挟温家宝
·陈光诚大逃亡证实瞎子也会飞
·陈光诚进美使馆 奥巴马仍被驴牵
·陈光诚瞎子妙算想救谁?
·美国政府为何炒作陈光诚
·陈光诚做过人体器官移植?
·中国三大假货:薄瓜瓜、韩寒、陈光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六十
   
   党既不喜欢看我写时事,只好另寻材料。如此,就寻到了连顾晓军先生也感到可乐的、李敖的“我为何喊毛主席万岁!!!”。
   
   本以为曾经号称“我能证明你是王八蛋”的李大师,也一定可以凭巧舌如簧、颠倒是非、铁证如山地力证毛伟人值得他腆着老脸喊“万岁”。却没想到、只是其中一句“49年时,全国的钢铁产量全都做成发夹,还不够全国妇女每人分一支”。就尽显“舔红”(顾晓军语)的李敖思维已近膏肓。他为了自圆其说,已经到了罔顾事实、只能意淫的地步。


   
   如果说“万岁”文的证据很可能只是李敖一时糊涂、偶失前蹄,算是孤证的话。不妨再去欣赏一下李大师于复旦大学的演讲。
   
   在这篇被李大师自诩为“尼姑思凡”的演讲中,第一个让我感到逻辑混乱的,是李大师的“放弃自由”论。
   
   李敖说:“我是有名的自由主义者,为什么我到了祖国我公开宣布我愿意放弃自由主义,……因为自由主义它本身是虚无缥缈的……当这些东西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里面一条一条列举的时候,谁还要自由主义啊?我要宪法,我不要自由主义。”
   
   台湾如今的民主自由,到底与传说中的李敖大师的争取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但李敖因什么宪法就放弃自由的论证,却显然有混淆是非之嫌。
   
   关于自由,美国人说“造物者赋予他们不可剥夺的自由权”(独立宣言);中国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先生说:“自由,其实就是人的、最基本的权力;谁也不能、没有权力,随便剥夺他人的、这种权力”。
   
   且不说大陆到底有没有宪法规定的自由。只是李敖以“自由”换“宪法”论,是否暗喻着“宪法”可以剥夺人的自由的权力呢?或者说,“自由”如果可以换“宪法”,是否意味着人的所有自由,都只能拘禁于“宪法”的规定中呢?既然已“放弃自由”,李大师于床第之欢时,就应该先请示一下宪法吧?既然已“放弃自由”,李敖大师于吃喝拉撒时,是不是都应该先取得宪法的许可呢?
   
   自由,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权力,是人作为灵长类动物最基本的属性;而宪法规定的自由,是后天的、是可以予取予夺的自由。放弃先天的自由,而去换取后天的施舍。如此交换的背后,李敖大师到底想证明什么呢?
   
   在这篇“尼姑思凡”的演讲中,第二个让我感到不可理喻的,是李敖大师的“共产主义是人类最好的理想,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这当然是最好的理想”。并用近同梦呓的中国古人的“大道之行也 ”中的“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加以论证。
   
   以李敖大师著作等身、立言达三千万字而言,共产主义这一“最好的理想”在全世界范围内给人类带来的深重灾难,李大师应该不会不知道。只在中国,国共内战不算,1949年以后,为了实现这一“最好的理想”,“1957年反右,打了三百多万右派”;为了实现这一“最好的理想”,“1958-1960年高举三面红旗打了三百多万右倾机会主义分子,饿死了4000多万人”;为了实现这一最好理想,“1966-1976年文革整了1亿多人,其中死了两千多万人”(数据引自三朝帝师著《着手政改 必需彻底反思文革》)。
   
   人生俱来的自由权力没有也就罢了。请问李大师:“那几千万连性命都没了的人们,也会坚持认为共产主义是‘最好的理想’吗?”
   
   如果“最好的理想”就是以一些人的主义,可以不择手段地夺取另一些人的生命。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应该算是“最好的理想”了吧?小日本的“大东亚共荣”不也应该是“最好的理想”吗?
   
   最可叹一向以铁证引经据典的李敖大师,竟然要沦落到以不着调的、古人虚妄的言论来为自己作证。
   
   “大道之行也”中,最有点影子的、也不过是其中的“故外户而不闭”。就这半吊子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也还是只见于传说中的“贞观之治”呢。
   
   天知道,以古人太史公被割了蛋也会胡扯的精神,旧唐书所载的“路不拾遗”到底是不是个传说呢?就算不是传说,又怎么知道那不是一个极其偶然的现象呢?
   
   用子虚乌有的传说来印证共产主义是“最好的理想”。李敖大师大概是有点儿江郎才尽了吧?
   
   更可笑的、就是如此荒诞的演讲,复旦的校花以及众美女还争相表示要陪李大师上床呢。真是让人想不懂,头脑如此拎不清的、在中国不是数一就是数三的大学里,当年竟也出过雄辩东南亚的三朝帝师。
   
   看到李敖在其自传的序言中,有“也崛起于乱世,因无机会、台湾又小,故乏事功足述,但在立德立言上,却自喜成就非凡”之语。古人的三不朽,到了李敖大师这里,他自己去其“功”;于复旦的“尼姑思凡”,又去其“德”;唯有一“言”,似乎可以等到李大师进到棺材里去时再不朽了。
   
   是以,此文只曰“唯言不休”。特为祝愿李大师长命千岁、万岁也!
   
   【石三生 2015年11月21日星期六 09:31】
(2015/11/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