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石三生
·To the world's Nobel Peace Prize laureate's Fourth letter
·致全世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第五封信
·To the world's Nobel Peace Prize laureate's fifth letter
·石三生被诈骗经济大冤案(专题/中英文)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专题/中英文)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专题/中英文)
·向诺贝尔和平奖评委推荐“公正第一”
·To Nobel Peace Prize jury recommended "the public impartiality first"
·请诺贝尔和平奖评委关注马拉拉作弊
·请诺贝尔和平奖评委对比顾晓军与马拉拉
·请潘基文先生注意“马拉拉日”的荒唐
·请潘基文先生注意马拉拉的作弊
·请潘基文先生下令彻查塔利班枪击案
·Please Nobel Peace Prize judges compared Gu Xiaojun malala
·Please Mr. Ban Ki to Note "malala day"'s preposterous
·Please Mr. Ban Ki to Note malala's cheating
·巴基斯坦维权少女马拉拉负面信息(专题)
·请潘基文关注马拉拉被枪击案的荒唐
·巴基斯坦少女骗子马拉拉Malala Yousafzai的大丑闻
·Please Mr. Ban Ki to be concerned with "malala shootings"'s prepostero
·请潘基文关注Malala Yousufzai案的第四个版本
·the scandal about Malala Yousafzai(专题)
·Please Ban Ki-moon concerned about Malala Yousafzai is the third versi
·请潘基文关注Malala Yousafzai的维权骗局
·Please Ban Ki-Moon concern Malala Yousufzai case the fourth version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专题/中英文/更新中)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专题/中英文/更新中)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专题/中英文/更新中)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专题/中英文/更新中)
·请潘基文彻查Malala Yousafzai诈骗联合国案
·Please Ban Ki-moon to conduct a thorough investigation the Malala Yous
·请联合国撤销马拉拉Malala Yousafzai日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专题/中英文/更新中)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专题/中英文/更新中)
·Requested the United Nations to rescind the "Malala Yousafzai Day"
·请诺贝尔和平奖评委关注维权骗局
·向诺贝尔和平奖评委推荐维权先锋顾晓军
·To the Nobel Peace Prize jury recommended uphold rights pioneer Gu Xia
·Pleaseik Nobel peace prize judges concerned about the human rights sca
·推荐诺贝尔和平奖宗旨践行者顾晓军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咋这么难?
·Recommended Nobel Peace Prize purpose executor Gu Xiaojun
·Recommended Gu Xiaojun to the Nobel Peace Prize, why is it so hard?
·雾霾锁潍坊中的真实与思考
·True and thinking in the haze lock Weifang
·就油条国标修改致卫生部陈竺部长的信
·依法治国 请中共先管好自己的特务
·Relying on the law to govern the country, please the Communist Party f
·克林顿与顾晓军PK诺贝尔和平奖
·傻子CCTV与良心油条
·吴登盛与顾晓军PK诺贝尔和平奖
·致全国人大代表潍坊市市长刘曙光的公开信
·致全国人大代表潍坊市长刘曙光的第二封信
·组建“顾粉团文化传媒公司”通告
·韓寒與死豬
·Wu Dengsheng and Gu Xiaojun PK Nobel Peace Prize
·To the mayor of Weifang City Deputies to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
·Taiwan's Ang Lee not understand mainland's Gu Xiaojun
·To NPC deputy and mayor of Weifang Liu Shuguang second letter
·The idea of "​​civil rights" to recommend to the Nobel Pea
·Establish "Gu dough culture media company " Announcement
·中国文学的堕落与黄浦江死猪之殇
·“相對論”般的思想 《紅樓夢》般的文字
·請潘基文關注中國作家顧曉軍的困境
·典當行或成矛盾爆發地
·潍坊国土局为何要自证脑残?
·第一夫人成為時代人物的尷尬
·“习总打的”的伟大意义
·以防不測
·陈光诚是假瞎 全世界却装瞎
·陈光诚或成菲佣
·李克强与陈光诚接踵访欧有感
·顾晓军与陈光诚PK诺贝尔和平奖
·老子是个伪君子
·俞可平终于找到了替罪羊
·东北六月三把火
·顾晓军或成诺贝尔和平奖大赢家
·南非的良心与中国的骗子
·谁伪造了陈水总的微博?
·当局或借厦门纵火案诱导新型犯罪
·厦门日报越俎代庖向死人宣战
·从延安城管到革命圣地
·奥巴马或特赦棱镜泄密者
·愚蠢的美国泄密者斯诺登
·前谷歌副总裁李开复为何乱弹琴?
·中美英接踵上演间谍闹剧
·斯诺登与陈光诚
·再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四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五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六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
·时评家石三生的遭遇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五)
·曾成杰死刑之谜(二)
·他们和他们及谁与谁
·曾成杰死刑之谜(三)
·红歌将军与气功大师
·陈副省长的戾气与奸诈
·愚蠢的问题 难产的答案
·你的祖先是猴子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六十
   
   党既不喜欢看我写时事,只好另寻材料。如此,就寻到了连顾晓军先生也感到可乐的、李敖的“我为何喊毛主席万岁!!!”。
   
   本以为曾经号称“我能证明你是王八蛋”的李大师,也一定可以凭巧舌如簧、颠倒是非、铁证如山地力证毛伟人值得他腆着老脸喊“万岁”。却没想到、只是其中一句“49年时,全国的钢铁产量全都做成发夹,还不够全国妇女每人分一支”。就尽显“舔红”(顾晓军语)的李敖思维已近膏肓。他为了自圆其说,已经到了罔顾事实、只能意淫的地步。


   
   如果说“万岁”文的证据很可能只是李敖一时糊涂、偶失前蹄,算是孤证的话。不妨再去欣赏一下李大师于复旦大学的演讲。
   
   在这篇被李大师自诩为“尼姑思凡”的演讲中,第一个让我感到逻辑混乱的,是李大师的“放弃自由”论。
   
   李敖说:“我是有名的自由主义者,为什么我到了祖国我公开宣布我愿意放弃自由主义,……因为自由主义它本身是虚无缥缈的……当这些东西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里面一条一条列举的时候,谁还要自由主义啊?我要宪法,我不要自由主义。”
   
   台湾如今的民主自由,到底与传说中的李敖大师的争取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但李敖因什么宪法就放弃自由的论证,却显然有混淆是非之嫌。
   
   关于自由,美国人说“造物者赋予他们不可剥夺的自由权”(独立宣言);中国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先生说:“自由,其实就是人的、最基本的权力;谁也不能、没有权力,随便剥夺他人的、这种权力”。
   
   且不说大陆到底有没有宪法规定的自由。只是李敖以“自由”换“宪法”论,是否暗喻着“宪法”可以剥夺人的自由的权力呢?或者说,“自由”如果可以换“宪法”,是否意味着人的所有自由,都只能拘禁于“宪法”的规定中呢?既然已“放弃自由”,李大师于床第之欢时,就应该先请示一下宪法吧?既然已“放弃自由”,李敖大师于吃喝拉撒时,是不是都应该先取得宪法的许可呢?
   
   自由,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权力,是人作为灵长类动物最基本的属性;而宪法规定的自由,是后天的、是可以予取予夺的自由。放弃先天的自由,而去换取后天的施舍。如此交换的背后,李敖大师到底想证明什么呢?
   
   在这篇“尼姑思凡”的演讲中,第二个让我感到不可理喻的,是李敖大师的“共产主义是人类最好的理想,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这当然是最好的理想”。并用近同梦呓的中国古人的“大道之行也 ”中的“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加以论证。
   
   以李敖大师著作等身、立言达三千万字而言,共产主义这一“最好的理想”在全世界范围内给人类带来的深重灾难,李大师应该不会不知道。只在中国,国共内战不算,1949年以后,为了实现这一“最好的理想”,“1957年反右,打了三百多万右派”;为了实现这一“最好的理想”,“1958-1960年高举三面红旗打了三百多万右倾机会主义分子,饿死了4000多万人”;为了实现这一最好理想,“1966-1976年文革整了1亿多人,其中死了两千多万人”(数据引自三朝帝师著《着手政改 必需彻底反思文革》)。
   
   人生俱来的自由权力没有也就罢了。请问李大师:“那几千万连性命都没了的人们,也会坚持认为共产主义是‘最好的理想’吗?”
   
   如果“最好的理想”就是以一些人的主义,可以不择手段地夺取另一些人的生命。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应该算是“最好的理想”了吧?小日本的“大东亚共荣”不也应该是“最好的理想”吗?
   
   最可叹一向以铁证引经据典的李敖大师,竟然要沦落到以不着调的、古人虚妄的言论来为自己作证。
   
   “大道之行也”中,最有点影子的、也不过是其中的“故外户而不闭”。就这半吊子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也还是只见于传说中的“贞观之治”呢。
   
   天知道,以古人太史公被割了蛋也会胡扯的精神,旧唐书所载的“路不拾遗”到底是不是个传说呢?就算不是传说,又怎么知道那不是一个极其偶然的现象呢?
   
   用子虚乌有的传说来印证共产主义是“最好的理想”。李敖大师大概是有点儿江郎才尽了吧?
   
   更可笑的、就是如此荒诞的演讲,复旦的校花以及众美女还争相表示要陪李大师上床呢。真是让人想不懂,头脑如此拎不清的、在中国不是数一就是数三的大学里,当年竟也出过雄辩东南亚的三朝帝师。
   
   看到李敖在其自传的序言中,有“也崛起于乱世,因无机会、台湾又小,故乏事功足述,但在立德立言上,却自喜成就非凡”之语。古人的三不朽,到了李敖大师这里,他自己去其“功”;于复旦的“尼姑思凡”,又去其“德”;唯有一“言”,似乎可以等到李大师进到棺材里去时再不朽了。
   
   是以,此文只曰“唯言不休”。特为祝愿李大师长命千岁、万岁也!
   
   【石三生 2015年11月21日星期六 09:31】
(2015/11/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