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石三生
·艾未未的行为艺术与薄熙来的人体标本
·重庆演戏累死狗 中国银行忙打劫
·王立军或已被审 哈根斯去向成谜
·温家宝走马浙江省张德江佯攻歌乐山
·中国毛左与日本右翼及钓鱼岛
·媒体预先得知周克华将被击毙
·重庆用疑似周克华没死的方式辟谣
·张德江再封歌乐山 周克华生死两茫茫
·谷开来判而不死 周克华亡后始乱
·陈子河造谣成名周克华死成闹剧
·周克华阴魂不散谷开来精神错乱
·薄谷开来到底检举了谁?
·北大也患有精神障碍?
·周永康主管政法委五年断不了一个案
·苏湘渝联袂庆功 周克华死成传奇
·薄谷开来检举立功的时间奥秘
·是权谋还是漂白无名氏《听爷爷讲故事赏析》
·酒驾的中国快感至上
·中纪委沉默不语北大丑闻化乌有
·王牌军的妙计与现实
·都是反革命习近平与顾晓军竟天上地下
·我将与十八大共进退
·杨达才是个好局长 邹恒甫是个准无赖
·安监局话音才落攀枝花矿难来袭
·顾晓军分身有术 石三生笔惊四方
·魂系北大 梦消清华
·我无耻我下流我将领导中国
·等不及了
·我呆我傻我征服了世界
·三代表诅咒我生孩子没屁股
·阳光卫视与杨澜竟如此下流
·时局变幻党叵测 顾粉团蒙冤难雪
·党不该诱骗善良的人“犯罪”
·感谢中宣部制止了我的犯罪企图
·陈平福案假戏真唱为哪般
·陈光福颠覆案的破腚
·致诺贝尔奖评委的公开信
·党没有思想不是人民的错
·人们为何都热爱骗子
·颜昌海骑驴找驴不知自己是汉奸
·陈平福罪有应得 颜昌海徒有虚名
·顾晓军主义哲学中的“封建”思想
·左右都是一家人颜昌海窝斗孔孙
·Open letter to jury Nobel Prize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二封信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三封信
·Caused the third letter of the Nobel Peace Prize Jury
·可怜颜粉百多万更无一个是男儿
·保钓与爱国及转基因与女特工
·韩寒与狗及艾未未与李承鹏
·韩寒与狗及艾未未与李承鹏
·顾晓军归隐 焦国标登场
·致山东高级人民法院的公开信
·诺贝尔奖及其它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四封信
·致山东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公开信
·诺贝尔与文学及其他
·让我们一起对着世界喊:噢...公正!
·感谢韩寒;一个不够!
·从李庄漏罪案到诺贝尔奖得主
·为什么公正是第一价值观
·中国人猜中了莫言获诺贝尔奖
·致瑞典国王的公开信
·致瑞典国王的第二封信
·Open letter to the King of Sweden
·致瑞典国王的第三封信
·莫言与顾晓军的差距
·瑞典国王的特使回访石三生
·致瑞典国王的第四封信
·论《打倒诺贝尔奖》
·诺贝尔文学奖的堕落与和平奖的无奈
·陈瞎子明修栈道 莫言偷袭诺贝尔
·诺奖丑闻缠身 莫言臭名远扬
·致瑞典国王的第五封信
·感谢顾晓军先生及热爱公正的人们
·公正始来 漫天雪飞
·马悦然为何爆料山东文化干部行贿
·致《外交政策》:顾晓军才是当之无愧的思想家
·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很可能涉嫌诈骗
·致外交政策:“公正是第一价值观”领先全球
·致外交政策:思想家需要前瞻更须影响力
·莫言获奖橙子虚 顾晓军拒不领情
·To “Foreign Policy”: Gu Xiaojun is worthy and Fully deserve thinkers
·致外交政策:“公正是第一价值观”是普世价值
·To Foreign Policy: “the public impartiality is the first values” is
·马悦然唯利是图 文学奖难免龌龊
·致外交政策:请全球思想家激辩"普世价值"
·为何马悦然与诺评委主席嘴中尽是谎言
·To Foreign Policy: Please caused global thinkers heated debate "univer
·石三生与潍坊市政府争讼案之终结篇--国家赔偿
·致外交政策:草泥马是国骂是垃圾不是思想
·权外交政策莫学纽约时报继续出洋相
·马悦然何不劝莫言扮山东文化干部?
·问外交政策:思想是什么?
·马悦然曲线求饶 张一一甘做伪使
·Asked "foreign policy": What is the Thought?
·问外交政策:你们真关心中国人的命运吗?
·Asked Foreign Policy: Do you really care about the fate of the Chinese
·Asked Foreign Policy:你们懂得忏悔吗?
·Asked Foreign Policy:谁敢指导十八大?
·Who dares to guide 18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五十八
   
   昨日连续三文违禁,又恰逢两个网站不正常,简直让我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样写文章了。也罢,再换个心情,就跟着博客中国推荐的《李敖:我为何喊毛主席万岁---!!!》喊喊口号。这一次,应该万无一失、绝不会违禁了吧?
   
   但不知道李敖那老小子是何时才学会喊“毛主席万岁”的?如果以他做文章时候论,恐怕要拜石三生我为师了。要知道,自己早在几乎刚学会了人话后、还他爷爷的啥都不懂呢,就知道喊“毛主席万岁”了。


   
   喊个“万岁”也需要理由?真亏李敖还自吹是什么50年来、500年内的蝎子巴巴,还废了那么多的口舌。看来,李敖大概也只是文字了得,于其他、就真的是了了了。
   
   怪不得,李敖只能“我骂人的方法就是别人都骂人是王八蛋,可我有一个本领,我能证明你是王八蛋”;而顾晓军先生不但能“我能证明我是李敖的爹”,还能“我为何写<我能证明我是李敖的爹>”呢。
   
   证明是不是王八蛋算啥呀!也太简单了不是?因为低级、非灵长类的动物中,除了王八,其他畜生都不会下王八蛋不是?;但要只凭文字来证明灵长类的血缘关系,却无疑是人类社会中最大的难题。李敖肯定看到了顾晓军先生的证明。却从来没看到他反驳过。默认就意味着顾先生的证明是成立的吧?
   
   可叹李敖大约是真的到了老糊涂的年龄了。再也不知道、这世间万物,或许什么都可以证明。唯独这“万岁”是不需要的。别说万岁了,李敖恐怕连个千岁、五百岁、甚至二百五十岁、一百五十岁的都找不出来。你连个孤证都没有不是?
   
   当然,石三生今天作文,并无意纠缠顾、李之间的父子关系是否属实,更不想知道李敖的“万岁论”是否成立。俗话说,清官也难断家务事。何况自己连个官儿都不是呢。就只请求当局允许我跟着李敖喊喊万岁吧?
   
   因为《我为何喊毛主席万岁---!!!》看起来太长,而我又担心很臭。所以,只能一目十行、草草看过。看到其中有这么一句:“49年时,全国的钢铁产量全都做成发夹,还不够全国妇女每人分一支(那时火柴叫洋火,钉子叫洋丁)”。
   
   自己记事的时候,火柴也还不叫火柴、叫洋火。看来李敖在这一点上并非扯淡。但说到49年的钢产量,就完全超出了石三生的认知范畴。于是,就又跑去翻了翻度娘,包括李敖的东家---凤凰网都证明1949年的钢产量是16万吨。折算一下、好象是1万万又6千万公斤,或3万万又2千万斤。
   
   朦胧的记忆中,毛万岁好像解放了一共四万万同胞。如果半男半女、约有两万万女同胞吧?
   
   好了,已知了钢产量与人数,剩下的、就是该知道李敖的发卡到底做成多重了?就一斤、500克一个,应该够大吧?才解放的女同胞,发卡做的太小了也不喜庆不是?
   
   也就是说:1949年的钢产量,全部做成每个重量500克的发卡,可以做3万万2千万个。平均到每个女同胞、每人可得一个半还有余,总重量是800克。
   
   500克一个的发卡,李敖如果还嫌小;800克的应该足够大了吧?也够2万万女同胞每人一个呀。为什么李敖会说“还不够全国妇女每人分一支时”呢?
   
   勉强计算到此,连一向对自己的小学数学很自负的石三生大师我都开始糊涂了!真希望可以有个49年被解放的老奶奶能告诉我:你们当时戴在头上的发卡到底多大?重量是多少?
   
   哎呀呀!罢了、罢了,估计啊,49年被解放、还能戴超过一斤半重的发卡的女同胞,活到现在、也早老到糊涂得忘记了当年的发卡长啥样了吧?再说了、刚解放,打土豪分田地都忙不及,那里还有心思去臭美啊!
   
   李敖啊李敖,我不喊毛万岁了,就喊您一声李万岁好不好?只要您老肯告诉我:您亲自设计的被解放的女同胞们的发卡到底啥式样、重量又几何?
   
   好不好?李万岁!
   
   【石三生 2015年11月20日星期五01:07】
(2015/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