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石三生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五十八
   
   昨日连续三文违禁,又恰逢两个网站不正常,简直让我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样写文章了。也罢,再换个心情,就跟着博客中国推荐的《李敖:我为何喊毛主席万岁---!!!》喊喊口号。这一次,应该万无一失、绝不会违禁了吧?
   
   但不知道李敖那老小子是何时才学会喊“毛主席万岁”的?如果以他做文章时候论,恐怕要拜石三生我为师了。要知道,自己早在几乎刚学会了人话后、还他爷爷的啥都不懂呢,就知道喊“毛主席万岁”了。


   
   喊个“万岁”也需要理由?真亏李敖还自吹是什么50年来、500年内的蝎子巴巴,还废了那么多的口舌。看来,李敖大概也只是文字了得,于其他、就真的是了了了。
   
   怪不得,李敖只能“我骂人的方法就是别人都骂人是王八蛋,可我有一个本领,我能证明你是王八蛋”;而顾晓军先生不但能“我能证明我是李敖的爹”,还能“我为何写<我能证明我是李敖的爹>”呢。
   
   证明是不是王八蛋算啥呀!也太简单了不是?因为低级、非灵长类的动物中,除了王八,其他畜生都不会下王八蛋不是?;但要只凭文字来证明灵长类的血缘关系,却无疑是人类社会中最大的难题。李敖肯定看到了顾晓军先生的证明。却从来没看到他反驳过。默认就意味着顾先生的证明是成立的吧?
   
   可叹李敖大约是真的到了老糊涂的年龄了。再也不知道、这世间万物,或许什么都可以证明。唯独这“万岁”是不需要的。别说万岁了,李敖恐怕连个千岁、五百岁、甚至二百五十岁、一百五十岁的都找不出来。你连个孤证都没有不是?
   
   当然,石三生今天作文,并无意纠缠顾、李之间的父子关系是否属实,更不想知道李敖的“万岁论”是否成立。俗话说,清官也难断家务事。何况自己连个官儿都不是呢。就只请求当局允许我跟着李敖喊喊万岁吧?
   
   因为《我为何喊毛主席万岁---!!!》看起来太长,而我又担心很臭。所以,只能一目十行、草草看过。看到其中有这么一句:“49年时,全国的钢铁产量全都做成发夹,还不够全国妇女每人分一支(那时火柴叫洋火,钉子叫洋丁)”。
   
   自己记事的时候,火柴也还不叫火柴、叫洋火。看来李敖在这一点上并非扯淡。但说到49年的钢产量,就完全超出了石三生的认知范畴。于是,就又跑去翻了翻度娘,包括李敖的东家---凤凰网都证明1949年的钢产量是16万吨。折算一下、好象是1万万又6千万公斤,或3万万又2千万斤。
   
   朦胧的记忆中,毛万岁好像解放了一共四万万同胞。如果半男半女、约有两万万女同胞吧?
   
   好了,已知了钢产量与人数,剩下的、就是该知道李敖的发卡到底做成多重了?就一斤、500克一个,应该够大吧?才解放的女同胞,发卡做的太小了也不喜庆不是?
   
   也就是说:1949年的钢产量,全部做成每个重量500克的发卡,可以做3万万2千万个。平均到每个女同胞、每人可得一个半还有余,总重量是800克。
   
   500克一个的发卡,李敖如果还嫌小;800克的应该足够大了吧?也够2万万女同胞每人一个呀。为什么李敖会说“还不够全国妇女每人分一支时”呢?
   
   勉强计算到此,连一向对自己的小学数学很自负的石三生大师我都开始糊涂了!真希望可以有个49年被解放的老奶奶能告诉我:你们当时戴在头上的发卡到底多大?重量是多少?
   
   哎呀呀!罢了、罢了,估计啊,49年被解放、还能戴超过一斤半重的发卡的女同胞,活到现在、也早老到糊涂得忘记了当年的发卡长啥样了吧?再说了、刚解放,打土豪分田地都忙不及,那里还有心思去臭美啊!
   
   李敖啊李敖,我不喊毛万岁了,就喊您一声李万岁好不好?只要您老肯告诉我:您亲自设计的被解放的女同胞们的发卡到底啥式样、重量又几何?
   
   好不好?李万岁!
   
   【石三生 2015年11月20日星期五01:07】
(2015/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