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石三生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一)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二)
·龙应台为周小平已神魂颠倒
·卖艺也卖身
·蔡英文与龙应台及小粉红
·肖仲华与周小平
·中纪委也学会了吹牛?
·中纪委何时扫荡“地主帮”?
·“负能量”缺席是“五个一百”的耻辱
·蔡英文回应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阎肃“假去世”与山东老汉“活人出殡”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习总回应石三生?
·两会代表到底怕什么?
·留美女生主犯忏悔:自由是恶魔
·华东师大学者自杀,证明上帝如白痴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党媒姓党,却炒作一个神经病
·揭开任志强“反党”的画皮
·国务院意见扰民 党媒辩解更添堵
·拆了败家的鸟巢如何?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给“一带一路”泼点冷水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高级动物在行动
·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大脑革命影响谷歌 阿凡狗戏弄聂卫平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影响着索罗斯和聂卫平
·当执政党不在乎被冒充
·因小气,蔡英文正在丧失先机
·报告!我要吃敬酒
·刘刚才赞顾晓军,温云超就疯了
·冒充之恶与北风之毒
·不讲公正第一,岳阳法官下口咬
·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与刘刚先生商榷
·方舟子出马,山东疫苗案将软着陆
·人民日报只敢叫阵,不敢较真
·人民日报认怂,让马克思主义蒙羞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
·向清华大学校长推荐“大脑革命”
·看李悔之如何为山东疫苗案灭火
·与“朝阳群众”、“华侨”说说精神病
·顾晓军与刘刚及其他
·马云投资夭折 刘刚大战北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四十五
   
   彭丽媛教授主导的《白毛女》横空出世后,众说纷纭:赞美之声不绝于耳;但也有人认为如今世道再宣扬暴力革命什么的、似乎不合时宜。
   
   但、自己却原本是无看法的。没看过、就自然不知道彭教授主导的《白毛女》的奥妙。只是看过几篇议论,觉得总没有说到自己的心坎,便忍不住要发表一下谬论了。


   
   记得,在以前的作文中,曾经建议中共文明部门:修改一下杨白劳遭难的故事脚本。为什么呢?因为既然是万恶的旧社会,自然就无法无天不是?
   
   而只有无法无天,黄世仁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的吧?可原著中(见百度百科 《白毛女》),却说什么“以重租厚利强迫杨白劳于年内归还欠债。旧历除夕,杨白劳终因无力偿还重利,被黄世仁威逼在喜儿的卖身契上画押”云云。
   
   撇开黄世仁的淫荡、奸诈、无耻不谈(比起新中国的开封阴毛笔部长、张二江之流,黄世仁好色实在不值一提不是?)。既然那杨白劳在卖身契上签了字、画了押,则意味契约已经形成。有了契约,还说人家黄世仁“初一早上,喜儿被抢入黄宅后,受尽折磨”。是否有点儿猪八戒倒打一耙呢?
   
   如杨白劳履行契约,那黄世仁需要抢吗?再说了,那个社会,法律原本就允许卖儿卖女吧?大春爱喜儿。为什么不替杨白劳还债呢?
   
   有契约,却不想履行。在新中国,这大概算是标准的无赖吧?万恶的旧社会,杨白劳可以找共产党翻案;万善的新社会,不履约的杨白劳们又该去找谁撑腰呢?
   
   总不能都像石三生案中的那个王八蛋,一味地依托法院、政府撑腰吧?当政府与不履约的无赖同流合污。请问彭教授:
   
   “新、旧社会,到底哪个更好呢?”
   
   当然,如果彭教授版的《白毛女》已经去掉了杨白劳卖女儿抵债的脚本,则又另当别论。
   
   石三生我就一直搞不懂:那时、到底有没有政府?有政府,杨白劳为什么不去告状?难道就是因为他自己不占理吗?
   
   如今,既然已经步入了“中国梦”的伟大时代,并且习先生也表示要“依法治国”。彭教授要用原本就几乎妇孺皆知的《白毛女》、重新洗涮人民普遍已经沦丧的心灵。是否应该把那些与“依法治国”相悖的杂音去掉呢?
   
   一方要“依法治国”;一方却宣扬杨白劳不履约的精神。如此夫唱妇不随,彭教授到底想告诉我们这些沉浸在中国梦的人们一些怎样的大道理呢?
   
   真的是搞不懂,国家耗费无数民脂民膏、养着无数作家、文艺工作者。难道除了《白毛女》,就真的憋不出一部与时代合拍的样板戏来了吗?
   
   中国作协如此无能。彭教授为何不建议夫君解散了那劳什子的机构?
   
   【石三生 2015年11月12日星期四 09:01】
(2015/1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