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石三生
·吴登盛与顾晓军PK诺贝尔和平奖
·致全国人大代表潍坊市市长刘曙光的公开信
·致全国人大代表潍坊市长刘曙光的第二封信
·组建“顾粉团文化传媒公司”通告
·韓寒與死豬
·Wu Dengsheng and Gu Xiaojun PK Nobel Peace Prize
·To the mayor of Weifang City Deputies to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
·Taiwan's Ang Lee not understand mainland's Gu Xiaojun
·To NPC deputy and mayor of Weifang Liu Shuguang second letter
·The idea of "​​civil rights" to recommend to the Nobel Pea
·Establish "Gu dough culture media company " Announcement
·中国文学的堕落与黄浦江死猪之殇
·“相對論”般的思想 《紅樓夢》般的文字
·請潘基文關注中國作家顧曉軍的困境
·典當行或成矛盾爆發地
·潍坊国土局为何要自证脑残?
·第一夫人成為時代人物的尷尬
·“习总打的”的伟大意义
·以防不測
·陈光诚是假瞎 全世界却装瞎
·陈光诚或成菲佣
·李克强与陈光诚接踵访欧有感
·顾晓军与陈光诚PK诺贝尔和平奖
·老子是个伪君子
·俞可平终于找到了替罪羊
·东北六月三把火
·顾晓军或成诺贝尔和平奖大赢家
·南非的良心与中国的骗子
·谁伪造了陈水总的微博?
·当局或借厦门纵火案诱导新型犯罪
·厦门日报越俎代庖向死人宣战
·从延安城管到革命圣地
·奥巴马或特赦棱镜泄密者
·愚蠢的美国泄密者斯诺登
·前谷歌副总裁李开复为何乱弹琴?
·中美英接踵上演间谍闹剧
·斯诺登与陈光诚
·再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四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五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六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
·时评家石三生的遭遇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五)
·曾成杰死刑之谜(二)
·他们和他们及谁与谁
·曾成杰死刑之谜(三)
·红歌将军与气功大师
·陈副省长的戾气与奸诈
·愚蠢的问题 难产的答案
·你的祖先是猴子吗?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二)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四)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五)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六)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七)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八)
·孟建柱主管政法委 依法治国仍空谈
·作孽与漂白
·作孽与漂白(一)
·作孽与漂白(二)
·作孽与漂白(三)
·作孽与漂白(四)
·作孽与漂白(五)
·作孽与漂白(六)
·新快报丢骨头又丢人
·新快报丢了骨头救了市
·爆炸与维稳
·变态
·时与局
·时与局(二)
·漫谈“布道者”贺卫方
·别了,骆家辉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
·看任志强与央视互咬有感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二)
·国家安监局拿习总开涮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三)
·李嘉诚属“既得利益”怎成“笑谈”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四)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五)
·李嘉诚真的高尚吗?
·被李嘉诚炒红的张子强
·农业大丰收的神话将破灭
·偃旗息鼓的"十连增"
·李嘉诚与张子强
·李嘉诚与张子强(二)
·李嘉诚与张子强(三)
·李嘉诚与张子强(四)
·为愚蠢的湖南益阳当局支招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四十五
   
   彭丽媛教授主导的《白毛女》横空出世后,众说纷纭:赞美之声不绝于耳;但也有人认为如今世道再宣扬暴力革命什么的、似乎不合时宜。
   
   但、自己却原本是无看法的。没看过、就自然不知道彭教授主导的《白毛女》的奥妙。只是看过几篇议论,觉得总没有说到自己的心坎,便忍不住要发表一下谬论了。


   
   记得,在以前的作文中,曾经建议中共文明部门:修改一下杨白劳遭难的故事脚本。为什么呢?因为既然是万恶的旧社会,自然就无法无天不是?
   
   而只有无法无天,黄世仁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的吧?可原著中(见百度百科 《白毛女》),却说什么“以重租厚利强迫杨白劳于年内归还欠债。旧历除夕,杨白劳终因无力偿还重利,被黄世仁威逼在喜儿的卖身契上画押”云云。
   
   撇开黄世仁的淫荡、奸诈、无耻不谈(比起新中国的开封阴毛笔部长、张二江之流,黄世仁好色实在不值一提不是?)。既然那杨白劳在卖身契上签了字、画了押,则意味契约已经形成。有了契约,还说人家黄世仁“初一早上,喜儿被抢入黄宅后,受尽折磨”。是否有点儿猪八戒倒打一耙呢?
   
   如杨白劳履行契约,那黄世仁需要抢吗?再说了,那个社会,法律原本就允许卖儿卖女吧?大春爱喜儿。为什么不替杨白劳还债呢?
   
   有契约,却不想履行。在新中国,这大概算是标准的无赖吧?万恶的旧社会,杨白劳可以找共产党翻案;万善的新社会,不履约的杨白劳们又该去找谁撑腰呢?
   
   总不能都像石三生案中的那个王八蛋,一味地依托法院、政府撑腰吧?当政府与不履约的无赖同流合污。请问彭教授:
   
   “新、旧社会,到底哪个更好呢?”
   
   当然,如果彭教授版的《白毛女》已经去掉了杨白劳卖女儿抵债的脚本,则又另当别论。
   
   石三生我就一直搞不懂:那时、到底有没有政府?有政府,杨白劳为什么不去告状?难道就是因为他自己不占理吗?
   
   如今,既然已经步入了“中国梦”的伟大时代,并且习先生也表示要“依法治国”。彭教授要用原本就几乎妇孺皆知的《白毛女》、重新洗涮人民普遍已经沦丧的心灵。是否应该把那些与“依法治国”相悖的杂音去掉呢?
   
   一方要“依法治国”;一方却宣扬杨白劳不履约的精神。如此夫唱妇不随,彭教授到底想告诉我们这些沉浸在中国梦的人们一些怎样的大道理呢?
   
   真的是搞不懂,国家耗费无数民脂民膏、养着无数作家、文艺工作者。难道除了《白毛女》,就真的憋不出一部与时代合拍的样板戏来了吗?
   
   中国作协如此无能。彭教授为何不建议夫君解散了那劳什子的机构?
   
   【石三生 2015年11月12日星期四 09:01】
(2015/1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