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石三生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三十五
   
   偶然看到有人说:“国家放开二胎。我以为莫言对此大有功劳”,还说:“莫言关于计划生育的小说,影响力远远超过了那些教授和记者的呼吁。这是事实”后。觉得自己有必要继续“咬定”莫言了。
   
   尽管自己不懂政治,但隐隐约约、还是觉得“放开二胎”,完全是习总、习主席、习先生的功劳。果然莫言的小说可以左右了中共的高层设计,左右了习总的思想。为什么“习总在文艺座谈会上上的讲话”中提到了中外136个文艺工作者,唯独没有提到莫言呢?不提,不就是证明了莫言的小说,与“放开二胎”根本不相干的吗?


   
   再说了,就算那些教授和记者的呼吁都不如一个莫言。当年参与制定计划生育好政策的专家不是已经公开声明“计划生育”原本的设想、就是最多三十年吗?当年无恶不作的大英帝国,都能做到言而有信---如期归还殖民地的香港。难道一向言而有信的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其信誉还不如八国联军?只能一胎的“计划生育”到期了。到期了,不就结束了吗?结束了,不就自然可以生二胎了吗?
   
   而只放开二胎。这不还是他爷爷的计划生育吗?莫言又什么时候讽刺过党的“计划生育二胎”的好政策了?
   
   再说了,就算“莫言讽刺计划生育”是事实。可一个饱受受党恩的共产党员、曾经是必须无条件接受党指挥的枪杆子,以小说的形式反对党的纲领政策。这不就是反党吗?非党的顾晓军先生只是写一些与党做政治游戏的文章、小说,都被禁止。党真的会允许副部级的莫言吃里扒外吗?
   
   如此天大的功劳也敢贪。说这话的人到底有没有脑子呢?莫言当年谈到自己写作《蛙》这部小说的背景及他对人口与计划生育问题的看法时,说到:“在中国这个社会环境里面,如果你要想使人口放缓人口增长的速度,必须实行这种强制,这种政策,这个政策而且要真正地落实到实处,那就确实也需要千千万万的,像我在小说里面所描写的,像姑姑这样的一些人,忠心耿耿的,像打仗一样地来执行落实你这个政策,否则的话不可能落实。”(见何亚福《简评莫言对计划生育的态度》)。
   
   看莫言此语,像是反对计划生育的样子吗?
   
   后来,莫言又说过:“但到了在八十年代的情况下,客观、公正地讲,如果不采用这样的手段,首先造成的后果就远远不是今天官方所公布的13亿人口了,可能是18亿、17亿,我们想一想,一个17亿人口、18亿人口的中国会是什么状况?”
   
   但凡还有一点自己的思维能力的人,都会明白无误地感受到莫言是在肯定党的计划生育好政策的吧?而且还是“客观、公正”的啊!
   
   在《莫言与“共妻”》中,顾晓军先生认为:“怎么构思作品,绝对是能反映一个人的思想境界的”。试想,如莫言这样的一个坚定的计划生育好政策的支持者,他有可能写出反对计划生育的作品来呢?这不成典型的人格分裂了?
   
   正如顾晓军先生所说:“文学作品,首先应该尊重常伦常理”(大意)。在《红高粱》中,主人公有房、有女儿,却先卖掉了老婆。莫言如此逆人伦的构思、寓意的当然是其“共妻”的伦理观吧?难道还可以倒颠其本意:认为莫言先卖老婆的初衷,其实是反对“共妻”的吗?只有脑残才会如此歪曲莫言的本意吧?
   
   作品当然必须反映作者的思想境界。如果都可以歪曲莫言的本意---将他实际上是支持计划生育的好思想,理解成是反对计划生育的先锋。只怕希特勒、汪精卫,一直到本拉登、IS们的作品中宣扬的反人类思想,都可以与“三个代表”相媲美了。
   
   
   【石三生 2015年11月8日星期日 10:42】
(2015/1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