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匣子说话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黑匣子主义认为:整体而言,人是有共性的,或者说,人类是有共同的人性的;人的共性,不仅取决于人有共同的本质属性(或曰自然属性)即私性,同时还表现于人有大致相同的非本质属性(或曰社会属性)即理性,是为“人类普世人性论”也。因此,人类是应该具有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的,唯其如此,人和人类社会才可能存在,也才可能发展。而人性——人的私性——人的本性——人的共性,此乃天赋观念、天造地设、与生俱来、自然而然,是为“天性”,不可违犯也;自由、民主、人权、物权及尊严等最基本的人生价值或曰社会价值,乃人性之所需,天性之所向,是为“天理”,不可抗拒也。所以,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则应该而且必须既合乎天性又顺乎天理;这种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亦即既合乎天性又顺乎天理的价值观,便称之为“人类普世价值观”。
    此乃唯一科学的人性论,即人类普世人性论。
    所以,就整体意义而言,一部人类文明史,就是尊重、维护、规范、完善和发展人性即人的天性的历史。
    并且进一步,也就可以说,一部人类文明史,就是尊重、维护、规范、完善和发展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与尊严等最基本的社会价值即人生价值的历史。
    这是历史客观规律,也是人类普世价值,亦即昭昭天理是也。
    然而,宗教蒙昧主义则是与此历史客观规律背道而驰的,也是与人类普世价值格格不入的,乃至于成了滋生现代恐怖主义最深厚的土壤。
    黑匣子主义认为,诚然,在人类文明史上,宗教应该有其存在的理由,并且事实上也确实为人类文明做出过某些积极贡献。西欧所以能成功遏制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的破坏和捣乱,西欧人的宗教情感较浓厚应该也是一个重要原因;相反,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所以能在中国猖獗横行,顽抗至今,中国人的宗教情感较薄弱(或曰比较世俗且世故)应该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因为有宗教信仰的人,奉行“举头三尺有神灵”、“善恶到头终有报”之类信条,于挽世道、正人性、立人心的事,即对提升信徒们的道德水准,应该不无裨益;而况,神灵的有与无,也不可简单地归咎于马克思们那所谓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
    但是,任何宗教,都不能违背上诉历史客观规律,不可违反上诉人类普世价值,或者说,任何宗教,都不能将人神性化、神格化甚或妖魔化,以神性化、神格化甚至妖魔化的神性压倒人性,扭曲人性,而应该让神人性化,并以人性化的神性来保护人性、规范人性、提升人性,即净化人的灵魂,尽可能地促使人的本性即私性得以理性化的发挥。并且还必须贯彻信仰自由与政教分离的原则,不得以暴力或强权来强制推行某一种宗教,使其主义化,搞“信仰主义”,搞“宗教蒙昧主义”。反对宗教干政、以教代政及政教合一。更不能宣扬“宗教万能”,乃至宣扬全靠某一种宗教教义来拯救整个人类。否则,非“邪”即“魔”,亦即,不是邪教,就是魔教,对人类文明非但无益,反而大有其害,因为它可以腐蚀人的灵魂,甚至生生地将人演变为吃人的恶魔。
    这是因为,但凡宗教,都难免“蒙昧”之意味或成分(因为一切宗教所崇拜所信仰的神灵或圣人都是虚构的,或是有争议的历史人物,其在宗教里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光环在世俗社会里则是不存在的,更不用说原始宗教所崇拜所信仰的那些个图腾了);并且,搞不好这“蒙昧”又很容易变成蒙昧主义,生发出“野蛮”来,乃至搞宗教迫害,即有组织宗教仇恨犯罪,足以使人类社会从文明期退回到野蛮期甚至蒙昧期。反正,信仰主义只不过是知识贫乏的表現,是蒙昧的标识,是社会祸乱的根源。所以,尚未真正脱离蒙昧状态者信仰宗教,乃属于信仰自由,当然无可厚非;但是,业已脱离了蒙昧状态者却信仰宗教,那便是一种明显的堕落,是自欺欺人,是违心主义,甚至有可能如美国启蒙思想家托马斯·潘恩所指出的那样:“一个人已经堕落到了宣扬他所不信奉的东西,那么,他已做好了干一切怀事的准备。”因此,“任何人都不应该依靠宗教为生。这样做不诚实。”
    而且实际上,正是十四世纪至十六世纪的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运动,以及十七世纪至十八世纪的启蒙运动,直至法国大革命,才促使欧洲人特别是西欧人打破了中世纪的黑暗,推翻了建立于神权基础上的政教合一的专制主义统治,砸碎了宗教蒙昧主义的精神枷锁,从而解放了人的个性,激活了人的私性,唤醒了人之为人的意识、思想,复归了人之为人的精神、灵魂,普及了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尊严、平等、博爱等基本的价值观念,使理性渗透到了人们的一切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及日常生活之中,乃至于人人都有资格有权力以独立法人身份参与各方面的公开、公平、公正、自由、文明、有序的个人生存竞争,充分有效地最大限度地发挥出几乎每一个人的积极性、创造性与潜质潜能,真正实现了人能尽其才,从此也才出现了真正的“西方文明”。
    而在此之前,或者说近两千多年间,欧洲及西亚、中亚和北非,由信仰主义或曰宗教蒙昧主义所蛊惑煽动起来的有组织宗教仇恨犯罪即宗教战争,可以说是屡见不鲜,接连不断。先是犹太教在巴勒斯坦耶路撒冷产生,奉耶和华为救世主;一世纪初基督教继承犹太教某些经典自创一教,奉上帝为造物主,被犹太教上层人物认为是歪门邪道,迫害基督教二三百年。然后,是基督教反过来迫害犹太教一千多年,搞得全欧洲不断迫害和屠杀犹太人。与此同时,基督教内部也不断分化产生不同教派,各教派之间互称异端,势同水火,竞相迫害。公元七世纪初,阿拉伯半岛麦加人默罕默德创立伊斯兰教,奉真主为至大,万物非主,唯我真主,一手拿可兰经,一手拿剑,组织武装进行“圣战”,建立政教合一的宗教公社,强迫犹太教、基督教及所有其他宗教教派都信奉真主,都皈依伊斯兰教,都成为穆斯林。于是,西欧天主教以保护基督教圣地为借口自十一世纪到十三世纪前后近二百年内先后发动八次“十字军东征”,即信仰主义或曰宗教蒙昧主义所蛊惑煽动起来的有组织宗教仇恨犯罪,亦即宗教战争,讨伐伊斯兰教,给人类造成的灾难与分裂也是显而易见的,至今也都难以抚平与弥合,以至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则一直耿耿于怀,并进而在穆斯林世界生发出了一种现代恐怖主义。甚至二十世纪初的那场所谓“第一次世界大战”,其中有组织宗教仇恨犯罪即宗教战争也还占有相当的成分,至少是其导火索,且终于被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者列宁所利用。反正,这种只因宗教信仰不同而进行长期的没完没了的有组织的相互仇杀,简直愚不可及,既可悲也可恶矣!
    然而,更为可悲可恶又可笑的是,某些伊斯兰教派却时至今日仍然拒绝任何改革,且自立教主,顽固坚持原教旨主义,甚至还变本加厉,有所深化,注入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的因素,变成了伊斯兰教蒙昧主义,乃至滋生出现代恐怖主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即那些蓄着大胡子的毛拉们(mullahs)统管一切,为了贯彻实施独裁专制主义乃至独霸整个世界以实现其世界末日,乃凭借伊斯兰教蒙昧主义,蛊惑煽动伊斯兰教信徒们用“圣战”把世界上所有不信仰伊斯兰的人都变成穆斯林,把整个世界变成可兰经主导的世界,谁也不可以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提出任何批评意见。并许诺为阿拉牺牲的“圣战之士”,死后可上天堂,会得到72个美丽的黑眼睛处女任其使用。以至于那些个“圣战之士”们为着实现这种虚幻的个人目的,居然不惜采用连神鬼都可能为之胆颤心寒的妖魔手段即以同归于尽的办法肆无忌惮地滥杀无辜,而为之拍手称快且为其树碑立传的唯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而已。甚至有些活生生的“圣战之士”便被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追封”为“烈士”,且竖立了“烈士碑”,掘好了“烈士墓”,组成了“烈士旅”,以便于他们死心踏地、“义”无返顾地去为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进行所谓“圣战”,充当“人体炸弹”,作为人肉祭品牺牲于神或魔的脚下。而在那种反人性的宗教教义里压根儿就找不着有关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与尊严等最基本的社会价值的影儿。由此也不难发现,某种反人性的、根本不顾及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与尊严等最基本的社会价值的宗教教旨,一旦为别有用心的独裁专制主义者利用来蒙昧、教唆、掌控愚昧无知而又野心勃勃的教徒去干所谓“圣战”,则无论其恐怖的程度还是恐怖的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
    尤其是,自1848年西魔马克思以其“挟无产者以令天下”或曰“挟无产者以反人类”的暴力反革命宣战书《共产党宣言》的发表,近一百多年来,马列斯毛们在全世界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的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包括阶级灭绝罪、民族灭绝罪和种族灭绝罪等在内)等有组织仇恨犯罪,其实也就是信仰主义或曰宗教蒙昧主义所蛊惑煽动起来的一种有组织宗教仇恨犯罪,亦即宗教战争,只不过这其中的“宗教”换成了“魔教”而已。那么,这又更进一步地说明了“宗教”与“魔教”之间,其实只有一步之遥:神道设教——宗教也,魔道设教——魔教也;或者说,宗教信仰的乃是人格化的“神”,魔教信仰的则是神格化的“人”(即魔,亦即自外于人类且泯灭了人性的害人之魔)。所以,若说宗教是“鸦片”,那么魔教便是“海洛因”也。
    黑匣子主义认为,只缘但凡“宗教”,归根结底都是建立于专制主义意识形态基础之上的,而这种专制主义,只不过是信仰者将自我命运的主宰权或曰掌控权,虔诚地、自主地、自觉自愿地拱手让渡予某个特定的被人格化了的“神”去主宰或曰总管,成为了其专制特权而已;如若不然,要是信仰者将自我命运的主宰权或曰掌控权,虔诚地、自主地、自觉自愿地拱手(注:当然实际上大抵都是为暴力及谎言所强制所欺诈所蒙昧的结果)让渡予某个特定的被神格化了的“人”去主宰或曰总管,成为了其专制特权,那就变成了“魔教”矣。
    所以,任何宗教教义,哪怕它再好,都无法说服全人类来信仰,都不应该也不可能提升成为“人类普世价值”,并且也都不应该搞任何形式的“政教合一”。更不用说那万恶的共产魔教教义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