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匣子说话
·一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二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三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四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合订本〗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一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二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1)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2)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3)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4)
·必须冲破毛共的党禁
·试谈“‘八九’民运”与“‘六四’屠城”
·附议曹长青先生“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公告〗嘤其鸣矣 求其友声——公开诚邀出版商(社)
·[跟帖]大陆中国问题岂是“腐败”二字所能概括得了的?!
·〖贺函〗致《中国民主报》社社长王军先生
·〖警世通言〗之一:莫把“毛共”称“中共”
·〖警世通言〗之二:莫将“毛共”当“中国”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
·〖警世通言〗之四:莫视“猪权”作“人权”
·〖警世通言〗之五:莫以“垂死挣扎”充“改革开发”
·〖醒世恒言〗之一:人性乃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
·〖醒世恒言〗之二:为“人性”正名——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
·〖醒世恒言〗之四:人间正道——私有制
·〖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
·〖醒世恒言〗之六:为“国家”正名——亦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七: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中国、救人类
·〖喻世明言〗之一: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喻世明言〗之二:孔丘——丧家的、独裁专制主义者的乏走狗
·〖喻世明言〗之三:鲁迅的悲哀
·〖喻世明言〗之四:愚不可及的“东方情结”与“中国特色”
·〖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
·〖喻世明言〗之六:“‘六四’屠城”与“‘八九’民运”
·〖喻世明言〗之七: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喻世明言〗之八:诺贝尔挑战毛共“猪权观”
·〖喻世明言〗之九:温家宝的“单口相声”与“盛世危言”
·〖文告〗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文告〗 铲除共产魔教
·《一万个“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生命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生物?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
·〖你知道吗〗人与动物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是“人之初性本恶”呢,还是“人之初性本善”?
·〖你知道吗〗何谓“万有私力”?
·〖你知道吗〗“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有何关系?
·〖你知道吗〗人类是怎样产生的?
·〖你知道吗〗生物多样性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吗〗打吊针是怎么回事?
·〖公开信〗致联合国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女士
·〖你知道吗〗小结——伟大的发现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非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共性?
·〖你知道吗〗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啊!!!……
·〖公开信〗匣子的一个不情之请
·〖控告状〗控告《民主中国》编辑蔡楚状
·〖公开信〗再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或专区
·〖公开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
·〖警世通言〗是“革命”和“解放”,不是“改革”与“转型”
·〖跟帖〗对于天易网总监郭国汀对曹长青《革命不仅可行,也是唯一的道路》一文的回应之回应
·〖跟帖〗回应“怎样推动国内不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
·〖读后感〗感同身受 悲从中来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一个亡国奴的控诉与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黑匣子主义认为,当今世界,若说有什么“中国病毒”的话,那么应该说,这“中国病毒”实际上是且只能是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而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而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有俄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中国传统的以儒教主义为基础和核心的源远流长的独裁专制主义紧密结合的马列毛主义,亦即“毛泽东主义”,或曰“毛泽东思想”,并可进一步简称“毛主义”。很显然,这个问题要把它说清楚也确实不容易,暂且还是请点击参阅: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http://blog.boxun.com/hero/201010/hxz/11_1.shtml
   《一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9/hxz/4_1.shtml
   《二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9/hxz/13_1.shtml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1)》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9/hxz/14_1.shtml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2)》http://blog.boxun.com/hero/201010/hxz/2_1.shtml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3)》http://blog.boxun.com/hero/201010/hxz/3_1.shtml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4)》http://blog.boxun.com/hero/201010/hxz/10_1.shtml
   以及《究竟何谓“中国特色”?》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4/hxz/2_1.shtml
    《究竟何谓“腐败”?》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1/hxz/5_1.shtml
   等等网文吧!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一】

   

   
   “中國病毒”是中國共產主義墓地上長出的罌粟

   

   
    ——《“中國病毒”蔓延:可有解藥?》連載3

   “中國病毒”是中國共產主義墓地上長出的罌粟
    時間:2015-11-10 07:26 訂閱《明鏡郵報》 《安卓電子書App》
    中國研究院9月20日研討會發言紀要(續)
   
   

   
   冯胜平在“中国病毒”讨论会上的发言

   
   何频是多年的朋友,常与他一起聊天旅游,知道他广交朋友,出书而不信书,知识来源与其说是课堂,不如说是饭局。他常送我明镜出的各种杂志,我也照例认真拜读。几次想与他讨论杂志上的文章,却发现他竟完全没有读过!问他为什么自己出的东西都不读?回答是:“卖米的难道还把米都吃了?”
   
   回答虽然机智,却给我留下不好读书的印象。何频不喜欢形而上的讨论,思想似乎不是他的特长。然而这次他在国会关于“中国病毒”的证词,彻底颠覆了我对他的看法。我是在听证会前一天在严家祺先生家读到证词的。当时家祺很为何频担心,告诉他文章出来后一定会被人攻击,但何频没有听从他的劝告。读完文章,我的第一个感觉是,这是何频迄今为止所有文字中最有思想力的一篇。
   
   除何频外,6月3日出席美国国会中国委员会第52次听证会的另外四位证人是杨建利、滕彪、彭明女儿和一位美国人权活动家。与往常一样,四位证人历数中国政府违反人权的劣迹,希望美国国会主持公道。
   
   何频的发言不仅超时,而且严重犯忌。面对以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资深议员、人权事务小组委员会主席史密斯为首的参众议员,他直言不讳:我来这不是告洋状、求美国主持公道的;我是来警告你们的——不要说救中国,美国能救自己就不错了!
   
   按照“中国病毒”论,中国不是“红色帝国”亦非“共产恶魔”,它无意武力扩张更不会回到文革。“中国病毒”的核心是腐败,它迎合并把人性恶发展到极致,对世界形成了一种另类威胁。这种威胁戴着传统的眼镜是看不到的。
   
   成吉思汗用骑兵征服世界;英国用炮舰征服世界;美国用普世价值征服世界;中国正在用病毒征服世界。如萨斯,人类还没有找到防御它的疫苗。
   
   中国鲤鱼在美国水域战无不胜,因为它们见惯邪恶,百毒不侵;西方五百强与中国做生意时争相雇用高干子女,因为它们知道关系比规矩好使。在中国,腐败是一种生产力,它不仅促进经济,而且迎合人性。长期以来,人们总以为中国经济发展靠的是低人权优势,其实它更大的优势是低道德优势。它透支的不仅是环境和未来,更是灵魂和良知。树若无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伴随中国崛起的奇迹,是肆无忌惮的盗版,举国风行的造假,创意迭出的骗术,不择手段的手段。别人花费巨资研发的产品,我们随意笑纳;别人不敢做、不敢接的生意,我们照单全收……这样的国家不发展,什么国家发展?这样的人不成功,什么人成功?
   
   “中国病毒”源于人性的贪婪和信仰的崩溃。文革和和随之而来的改革不仅摧毁了孔教——中国的过去,更使国人丧失了对共产主义——中国所谓未来——的信念。过去被摧毁,未来又丧失,中国濒临地狱边缘:它既不属于孔夫子,也不再信仰马克思。什么都不信,什么都敢干。作为极端的唯物主义者,国人不怕天谴,也不怕灵魂下地狱。
   
   文革之后,再无理想;改革之后,再无信仰。民主之后?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又失去了魔鬼的管束,能闹出多大动静,恐怕连上帝都不知道。就在这片信仰的废墟上,“中国病毒”应运而生。
   
   “中国病毒”是共产实验失败后中国土地上产生的一个毒瘤。毒瘤没有主义,没有信仰,也没有价值观。如果有什么,那就是贪婪和扩张。侵袭健康细胞并疯狂繁殖,“中国病毒”很多方面像癌症,但它又不是癌症。癌症不传染,病毒传染。
   
   中共没有创造“中国病毒”,它只是利用了它的巨大能量。在观念上,“中国病毒”与共产主义理念格格不入;它是中国共产主义墓地上长出的罂粟。
   
   面对“中国病毒”,西方束手无策。随着价值观的解体,西方社会正在丧失免疫力,任“中国病毒”肆意入侵。
   
   发展中国家欢迎“中国病毒”。对急于摆脱贫穷的国家来说,没有什么发展模式比中国模式更诱人。
   
   “中国病毒”为观察中国现状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中国的确在和平崛起,它不会回到共产主义,更不可能成为希特勒法西斯。有人说,习近平主政的的中国是一个“红色帝国”,要向世界扩张,底色是共产主义。这是思想力贫乏的表述——无力认清现实,人们总想从历史中找到比附。今天的中国哪有“红色”?谁又还相信共产主义?说它会像希特勒德国那样对外扩张,更是疯人呓语。法西斯扩张,靠的是严明的纪律和坚定的信仰,而这正是中共最稀缺的品质!幻想一个怯懦而滑头的群体成为法西斯,实在是强人所难。况且,中国若真以武力扩张,世界并不难对付。谈到主义,其实中共现在最怕的就是共产主义。高官们个个身家亿万,实行共产,他们首当其冲。至于文革,更是中国官僚阶层的噩梦。习近平及其家庭在文革中受的苦,不比在座的任何人少。
   在“中国病毒”讨论会上的发言(第二部分)
   冯胜平
   
   (插话:那严家祺为什么不同意何频这样讲呢?)
   因为“中国病毒”概念颠覆了太多正统观念,再往下阐述,就会政治不正确。美国之音对何频有个专访。看完后,我对何频说,你不想“自绝于人民”,所以没有彻底发挥。何频在采访中绕了一圈,最后把“病毒”归咎于体制。其实他知道并非如此,否则把“中国病毒”改为“中共病毒”,岂不更为准确?事实上,“中国病毒”揭示的不仅是体制的问题,更是文化和人性的问题。正如一位朋友所说:“整个采访很好,但是最后指向体制,反而降低了思想的力度。”
   
   如吴思的“潜规则”,“中国病毒”给人们留下了无穷的遐想空间,注定将遭到左右两派的攻击。左派会说:病毒论是境外反动势力对中国人民的恶毒诅咒;右派会认为何频是在为中共当局洗地。病毒论与人民息息相关,这是它的深刻所在,也是它的致命弱点。稍有头脑的人都会明白,“中国病毒”倘若存在,它的载体必是人民。严家祺读完何频証詞之后说,你会被人骂死。家祺聪明,知道思考只要深入下去,肯定不会在共产党这里停住,一定会开挖到中国文化,进而触及作为文化载体的人民。一环环追究下去,最后结果就是人民成为病毒,何频成为人民公敌。
   
   不久前,某德国智库发表了一篇文章,谈到“中国价值观”。在宣示自己自己对普世价值的认同后,作者写道:21世纪的世界,到底是西方价值观,还是中国价值观成为主流,还真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作者笔下的“中国价值观”,就是“中国病毒”。对此,旅日华人石平更是语出惊人:“中国人是人类中的病毒。”
   
   美国有“四大自由”——言论、信仰、免于恐惧、免于匮乏;中国则有“十大自由”——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与“四大自由”相比,“十大自由”更迎合人性,更易于为人民大众所接受,它是大多数中国人信奉的“普世价值 ”。这种价值观在世上流行,遂成为“中国病毒”。
   
   在一个崇尚民主的时代,不媚官,易;不媚俗,难。作为政治家,媚俗是必须;作为思想家,必须不媚俗。
   
   (2015年10月5日于普林斯顿)
   
   
   【附件二】

   
   

   
    我们正在目睹一个“中国式病毒”肆虐时代的来临

   

   
    作者: 张博树

   

   
    (2015年9月20日)

    “中国病毒” 就是:腐败在征服全世界!即中国式腐败,党国体制之下的这样一种腐败,权钱交易,不但征服了中国人,而且在征服全世界。它通过利用并放大人性中负面的、恶劣的东西,造就一代代病态的、奴化(臣民化)的、精于计算的、老于世故乃至不知羞耻的人格。这些东西构成一个专制体制运行的基础。我们正在目睹的中国新极权主义,就是既要在内政方面实现党国中兴,又要在外交方面实现红色帝国的崛起,后者最根本的特征,就是把民族国家的逻辑和党国政体的逻辑结合起来,给全世界的那些威权政体提供着“榜样”, 因此具有了某种征服世界的力量。这种病毒的危害值得世界高度警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