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匣子说话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 GT: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值得一读
· GT:道县大虐杀幸存者的血的控诉
· GT:这究竟是何世道?
·GT:解放全中国和拯救全人类的关键何在?
·GT:毛共伪政权究竟属何政体?
· GT:王毅加拿大发癫究竟意味着什么?
·GT:马克思主义乃是一堆自人类有文字史以来空前绝后的文字垃圾
· GT:好一个悖论之泥潭!
· GT:英国脱欧及川普赢选等应该是一个好的趋向
·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 ——达尔文进化论≠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马克
·GT: 究竟何谓“新加坡模式”?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修订版)
· GT:郭罗基们的最大悲哀究竟何在?
·GT: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究竟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将中华民国灭亡的?
· GT:“两头真”的炎黄们又何苦瞎折腾呢?
·何以指毛共的“改革”为谎言、诡辩和悖论?
· 好一幅人类尊严全然虚无之魔窟的真实写照啊!
·GT:这里根本没有“国家”
·GT:大陆中国民主化已然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GT:“特务头子”并非周恩来,而是毛泽东
·GT:吴弘达究竟怎么了?
· GT:“罪犯”乎?“英雄”乎?
·GT:毛共匪帮乃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社会毒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黑匣子主义认为,当今世界,若说有什么“中国病毒”的话,那么应该说,这“中国病毒”实际上是且只能是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而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而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有俄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中国传统的以儒教主义为基础和核心的源远流长的独裁专制主义紧密结合的马列毛主义,亦即“毛泽东主义”,或曰“毛泽东思想”,并可进一步简称“毛主义”。很显然,这个问题要把它说清楚也确实不容易,暂且还是请点击参阅: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http://blog.boxun.com/hero/201010/hxz/11_1.shtml
   《一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9/hxz/4_1.shtml
   《二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9/hxz/13_1.shtml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1)》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9/hxz/14_1.shtml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2)》http://blog.boxun.com/hero/201010/hxz/2_1.shtml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3)》http://blog.boxun.com/hero/201010/hxz/3_1.shtml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4)》http://blog.boxun.com/hero/201010/hxz/10_1.shtml
   以及《究竟何谓“中国特色”?》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4/hxz/2_1.shtml
    《究竟何谓“腐败”?》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1/hxz/5_1.shtml
   等等网文吧!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一】

   

   
   “中國病毒”是中國共產主義墓地上長出的罌粟

   

   
    ——《“中國病毒”蔓延:可有解藥?》連載3

   “中國病毒”是中國共產主義墓地上長出的罌粟
    時間:2015-11-10 07:26 訂閱《明鏡郵報》 《安卓電子書App》
    中國研究院9月20日研討會發言紀要(續)
   
   

   
   冯胜平在“中国病毒”讨论会上的发言

   
   何频是多年的朋友,常与他一起聊天旅游,知道他广交朋友,出书而不信书,知识来源与其说是课堂,不如说是饭局。他常送我明镜出的各种杂志,我也照例认真拜读。几次想与他讨论杂志上的文章,却发现他竟完全没有读过!问他为什么自己出的东西都不读?回答是:“卖米的难道还把米都吃了?”
   
   回答虽然机智,却给我留下不好读书的印象。何频不喜欢形而上的讨论,思想似乎不是他的特长。然而这次他在国会关于“中国病毒”的证词,彻底颠覆了我对他的看法。我是在听证会前一天在严家祺先生家读到证词的。当时家祺很为何频担心,告诉他文章出来后一定会被人攻击,但何频没有听从他的劝告。读完文章,我的第一个感觉是,这是何频迄今为止所有文字中最有思想力的一篇。
   
   除何频外,6月3日出席美国国会中国委员会第52次听证会的另外四位证人是杨建利、滕彪、彭明女儿和一位美国人权活动家。与往常一样,四位证人历数中国政府违反人权的劣迹,希望美国国会主持公道。
   
   何频的发言不仅超时,而且严重犯忌。面对以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资深议员、人权事务小组委员会主席史密斯为首的参众议员,他直言不讳:我来这不是告洋状、求美国主持公道的;我是来警告你们的——不要说救中国,美国能救自己就不错了!
   
   按照“中国病毒”论,中国不是“红色帝国”亦非“共产恶魔”,它无意武力扩张更不会回到文革。“中国病毒”的核心是腐败,它迎合并把人性恶发展到极致,对世界形成了一种另类威胁。这种威胁戴着传统的眼镜是看不到的。
   
   成吉思汗用骑兵征服世界;英国用炮舰征服世界;美国用普世价值征服世界;中国正在用病毒征服世界。如萨斯,人类还没有找到防御它的疫苗。
   
   中国鲤鱼在美国水域战无不胜,因为它们见惯邪恶,百毒不侵;西方五百强与中国做生意时争相雇用高干子女,因为它们知道关系比规矩好使。在中国,腐败是一种生产力,它不仅促进经济,而且迎合人性。长期以来,人们总以为中国经济发展靠的是低人权优势,其实它更大的优势是低道德优势。它透支的不仅是环境和未来,更是灵魂和良知。树若无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伴随中国崛起的奇迹,是肆无忌惮的盗版,举国风行的造假,创意迭出的骗术,不择手段的手段。别人花费巨资研发的产品,我们随意笑纳;别人不敢做、不敢接的生意,我们照单全收……这样的国家不发展,什么国家发展?这样的人不成功,什么人成功?
   
   “中国病毒”源于人性的贪婪和信仰的崩溃。文革和和随之而来的改革不仅摧毁了孔教——中国的过去,更使国人丧失了对共产主义——中国所谓未来——的信念。过去被摧毁,未来又丧失,中国濒临地狱边缘:它既不属于孔夫子,也不再信仰马克思。什么都不信,什么都敢干。作为极端的唯物主义者,国人不怕天谴,也不怕灵魂下地狱。
   
   文革之后,再无理想;改革之后,再无信仰。民主之后?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又失去了魔鬼的管束,能闹出多大动静,恐怕连上帝都不知道。就在这片信仰的废墟上,“中国病毒”应运而生。
   
   “中国病毒”是共产实验失败后中国土地上产生的一个毒瘤。毒瘤没有主义,没有信仰,也没有价值观。如果有什么,那就是贪婪和扩张。侵袭健康细胞并疯狂繁殖,“中国病毒”很多方面像癌症,但它又不是癌症。癌症不传染,病毒传染。
   
   中共没有创造“中国病毒”,它只是利用了它的巨大能量。在观念上,“中国病毒”与共产主义理念格格不入;它是中国共产主义墓地上长出的罂粟。
   
   面对“中国病毒”,西方束手无策。随着价值观的解体,西方社会正在丧失免疫力,任“中国病毒”肆意入侵。
   
   发展中国家欢迎“中国病毒”。对急于摆脱贫穷的国家来说,没有什么发展模式比中国模式更诱人。
   
   “中国病毒”为观察中国现状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中国的确在和平崛起,它不会回到共产主义,更不可能成为希特勒法西斯。有人说,习近平主政的的中国是一个“红色帝国”,要向世界扩张,底色是共产主义。这是思想力贫乏的表述——无力认清现实,人们总想从历史中找到比附。今天的中国哪有“红色”?谁又还相信共产主义?说它会像希特勒德国那样对外扩张,更是疯人呓语。法西斯扩张,靠的是严明的纪律和坚定的信仰,而这正是中共最稀缺的品质!幻想一个怯懦而滑头的群体成为法西斯,实在是强人所难。况且,中国若真以武力扩张,世界并不难对付。谈到主义,其实中共现在最怕的就是共产主义。高官们个个身家亿万,实行共产,他们首当其冲。至于文革,更是中国官僚阶层的噩梦。习近平及其家庭在文革中受的苦,不比在座的任何人少。
   在“中国病毒”讨论会上的发言(第二部分)
   冯胜平
   
   (插话:那严家祺为什么不同意何频这样讲呢?)
   因为“中国病毒”概念颠覆了太多正统观念,再往下阐述,就会政治不正确。美国之音对何频有个专访。看完后,我对何频说,你不想“自绝于人民”,所以没有彻底发挥。何频在采访中绕了一圈,最后把“病毒”归咎于体制。其实他知道并非如此,否则把“中国病毒”改为“中共病毒”,岂不更为准确?事实上,“中国病毒”揭示的不仅是体制的问题,更是文化和人性的问题。正如一位朋友所说:“整个采访很好,但是最后指向体制,反而降低了思想的力度。”
   
   如吴思的“潜规则”,“中国病毒”给人们留下了无穷的遐想空间,注定将遭到左右两派的攻击。左派会说:病毒论是境外反动势力对中国人民的恶毒诅咒;右派会认为何频是在为中共当局洗地。病毒论与人民息息相关,这是它的深刻所在,也是它的致命弱点。稍有头脑的人都会明白,“中国病毒”倘若存在,它的载体必是人民。严家祺读完何频証詞之后说,你会被人骂死。家祺聪明,知道思考只要深入下去,肯定不会在共产党这里停住,一定会开挖到中国文化,进而触及作为文化载体的人民。一环环追究下去,最后结果就是人民成为病毒,何频成为人民公敌。
   
   不久前,某德国智库发表了一篇文章,谈到“中国价值观”。在宣示自己自己对普世价值的认同后,作者写道:21世纪的世界,到底是西方价值观,还是中国价值观成为主流,还真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作者笔下的“中国价值观”,就是“中国病毒”。对此,旅日华人石平更是语出惊人:“中国人是人类中的病毒。”
   
   美国有“四大自由”——言论、信仰、免于恐惧、免于匮乏;中国则有“十大自由”——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与“四大自由”相比,“十大自由”更迎合人性,更易于为人民大众所接受,它是大多数中国人信奉的“普世价值 ”。这种价值观在世上流行,遂成为“中国病毒”。
   
   在一个崇尚民主的时代,不媚官,易;不媚俗,难。作为政治家,媚俗是必须;作为思想家,必须不媚俗。
   
   (2015年10月5日于普林斯顿)
   
   
   【附件二】

   
   

   
    我们正在目睹一个“中国式病毒”肆虐时代的来临

   

   
    作者: 张博树

   

   
    (2015年9月20日)

    “中国病毒” 就是:腐败在征服全世界!即中国式腐败,党国体制之下的这样一种腐败,权钱交易,不但征服了中国人,而且在征服全世界。它通过利用并放大人性中负面的、恶劣的东西,造就一代代病态的、奴化(臣民化)的、精于计算的、老于世故乃至不知羞耻的人格。这些东西构成一个专制体制运行的基础。我们正在目睹的中国新极权主义,就是既要在内政方面实现党国中兴,又要在外交方面实现红色帝国的崛起,后者最根本的特征,就是把民族国家的逻辑和党国政体的逻辑结合起来,给全世界的那些威权政体提供着“榜样”, 因此具有了某种征服世界的力量。这种病毒的危害值得世界高度警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