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匣子说话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黑匣子主义认为,中国的问题非常复杂,非常严重,非常深刻,也非常特殊;简直可以说,中国是一本读不懂的“书”,中国是一个猜不透的“谜”。而若要谈论中国问题,或者说,要读懂这本“书”,猜透这个“谜”,则非首先确定“‘毛共’≠‘中共’≠‘中国’”这个连续不等式不可的!而余杰文章的要害也正在于此,他完全不顾甚至根本否定“‘毛共’≠‘中共’≠‘中国’”这个连续不等式,所以,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矣!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

中國永遠也跑不到終點


余杰


    習近平訪美不到一個月後,旋即訪英,且不惜以三百億美金投資的龐大經濟利益,來換取政治面子。英國人身上有海盜和商賈的血統,在商言商,盡量滿足習近平的虛榮心:由女皇陪同習檢閱儀仗隊、坐皇家金馬車、下榻白金漢宮以及在西敏寺發表演講。
   
    這一系列景象,讓人想起美國學者伊恩·莫里斯(Ian Morris)在名著《西方將主宰多久:從歷史的發展模式看世界的未來》的前言中,虛擬的歷史場景:中國在鴉片戰爭中大敗英國,一八四八年,維多利亞女王在雨中於倫敦泰晤士河畔的碼頭下跪,恭迎大清駐英總督耆英。「道光皇帝恩准將英帝國納為中國的領地,並准許英國遵從中國之道。」事隔一百六十七年,那一幕終於變相實現!在習近平心目中,這就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鐵證。畢竟,在中共的民族主義主歷史敘事裡,中華民族的屈辱,是由鴉片戰爭及割讓香港肇始的。如今,習近平以天朝大國中興之主的姿態高調訪英,英國人鞍前馬後、禮炮喧天,終於一洗一百多年來中國被西方列強欺淩之恥辱。
   
   英國向中國「叩頭」,被英國首相卡梅倫的前策略顧問希爾頓(Steve Hilton)批評為「國恥」,希爾頓表示:「事實是,中國是個流氓國家,就跟俄羅斯和伊朗一樣卑劣,我不懂為甚麼我們要向他們獻媚,而不是對抗他們,這才是我們應該做的。」他又說:「我認為我們應考慮制裁中國,而不是張開紅地毯來迎接他。」希爾頓的觀點,也是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 在《2049百年馬拉松:中國稱霸全球的祕密戰略》一書中所論證的觀點:中國從來沒有想過實現民主轉型、與西方和平共處;中國早從毛澤東時代就有一套通盤的戰略,計劃要在2049年即中共建政一百年之前,取代美國,稱霸世界。
   
   一名中國通為何將自己的錯誤大白於天下?
   
   美國中央情報局前局長詹姆斯•伍爾西(James Woolsey)給予白邦瑞的著作以極高評價:「白邦瑞先生為CIA進行的調查研究為他贏得了『傑出貢獻局長獎』,本書正是根據這份研究寫成。在書裡他精采地回顧了他如何從一位「擁抱貓熊派」覺醒過來,進而以審慎的態度孤軍奮戰,警告我們中國圖謀稱霸的長期戰略。」白邦瑞自一九六九年進入CIA,專責中國情勢分析。多年來,他透過與中國叛逃至美國的間諜、異議人士的接觸,與中國軍方將領、戰略學者的討論,以及美國中央情報局與國防部對中國的機密調查研究,逐漸驚覺美國與整個西方世界都受到中國刻意的愚弄,以致於中國在「韜光養晦」、「和平崛起」的煙幕下快速發展,並在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之後,逐步挑戰既有的世界秩序。
   
   這本著作與其他研究中國的專著相比,最大的不同點在於,作者如實地記載了他本人痛徹肺腑的自我反省、自我檢討,梳理了自己從「被催眠者」到「覺醒者」的長達三十多年的心路歷程。中國古人是「十年一覺揚州夢」,白邦瑞則是「三十年一覺中國夢」。不願承認自己的錯誤和挫敗,是人的本性,尤其是政治人物和知識分子。尼克森和季辛吉從未承認過他們被毛澤東玩弄於股掌之間,愛德格·斯諾和費正清也從未承認過他們嚴重誤判中共的極權本質——倒是斯諾的遺孀、八十多歲的洛伊斯在一九八九年「六四」之後拒絕中國官方的訪華邀請,二零零零年清明節以旅遊簽證前往北京為丈夫掃墓並表示將前往拜訪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行前通過媒體發表的簡短聲明稱:「是一個母親和她的兒子,對另一位失去了兒子的母親所能表達的同情和安慰,這也是向所有在十年前的天安門屠殺中失去親人、又在後來的歲月裡被剝奪了正常生活和自由的母親和難屬們,表達我們母子和他們的團結之心。」斯諾夫人和兒子在人民大學門口被阻止進入,同時丁子霖被大批國安員警堵在家中;而另一位天安門母親蘇冰嫻更因曾與斯諾夫人作簡單交談被員警羈押。洛伊斯在離開中國時發表聲明稱「我不能繼續對基本人權受侵犯的事保持沉默。」
   
   白邦瑞與洛伊斯一樣,不再以戴上中國政府賜予的「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的冠冕為榮。從尼克森時代就參與中國政策制訂,也曾代表美國政府與中國談判,擔任過白宮與國會各種中國政策幕僚,他承認自己多年來被中國騙得團團轉,幾乎就是「被人家賣了還幫著數錢」。白邦瑞在尼克森時期積極向季辛吉建議與中國合作,在雷根時期擔任國防部助理副部長時,主張提供敏感的先進刺針飛彈給阿富汗叛軍來攻擊蘇聯直升機和戰鬥機──等於美國出武器幫中方打擊對手蘇聯,這讓鄧小平非常高興。長期以來,美國外交政策決策者和民間社會沉迷於對中國一廂情願的想像之中——這種想像當然也由中國方面精心的裝飾、宣傳與誘導所形塑。
   
   白邦瑞說:「不惜代價協助中國、幾乎盲目到看不見中國人的親善或惡意——籠罩了美國政府與中國打交道的方法。」如今,是到了戳破這個美麗卻有毒的肥皂泡的時刻了。白邦瑞寧願痛陳自己的錯誤和失敗,也要把這本書當作一記警鐘,喚醒更多仍在沉睡的人們——包括不少對中國心存幻想的台灣人,他在本書台灣版的序言中調侃說,這是中共最不願意讓台灣人讀到的一本書。
   
   美國如何應對百年一遇的挑戰?
   
   近代以來,美國是對中國幫助最大的國家之一,從宣教士創建大學和醫院,到抗戰期間兩國軍人併肩作戰,再到八十年代至今向中國輸出先進技術及幫助中國培訓數百萬人才。美國也是對中國懷抱最大善意的國家之一,美國是惟一對中國沒有領土索求的西方強國。即便美國支持的國民黨政權崩潰之後,美國仍然誤以為中共政權不是蘇聯那樣的共產黨政權,具有儒家文化之特質,可以繼續與之交往。直到韓戰爆發,中國直接與美國在戰場上兵戎相見,美國才不情願地斷絕了這一念頭。此後,美國並未「吃一塹長一智」,七十年代尼克森訪華、卡特與中國建交,八十年代中美進入一段蜜月期,又經歷了「六四」屠殺的頓挫之後,到了克林頓時代兩國經貿關係突飛猛進,並逐漸演變成今天的格局。
   
   美國人以為,可以讓中國變成「亞洲的美國」——既然曾經在太平洋戰爭中殊死搏鬥的日本都能成為美國在亞洲的模範盟友,並無血海深仇的中國為何不能呢?但是,美國人忽略了一個關鍵的事實:中美之間存在著不可調和的矛盾,即價值觀的衝突。這不是亨廷頓所說的文明的衝突,而是文明與不文明的衝突、民主與專制的衝突、自由與奴役的衝突。共產黨就是共產黨,只此一家,別無分店。共產黨的本質是極權主義,它要麽像蘇聯東歐的共產黨那樣徹底瓦解、被掃入歷史的垃圾堆;要麽像中國的共產黨那樣,將自己打扮成「半個西方國家」,然後尋找合適的時機,對西方發出致命一擊。
   
   習近平執政之後,對美國的妖魔化宣傳變本加厲。中國異議作家慕容雪村在一篇評論文章中分析說,中國人對美國的仇恨對來源,主要是因為國家宣傳的影響。「因為新聞審查和信息封鎖,許多中國人都對中國之外的事物缺乏基本瞭解。近幾十年來,雖然中國政府一直避免和美國發生正面的衝突,但在其國內宣傳中,卻一直視美國為敵。再加上六十多年從未間斷的仇美教育,讓許多人對美國懷有一種非理性的敵意。」如果沒有美國這個「亡我之心不死」的敵人,共產黨擴軍備戰就失去了說服力,正如慕容雪村所說:「和大多數專制政府一樣,中國政府也喜歡扮演『人民的保護神』,但如果沒有一個強大的外部敵人,它的保護顯然將失去意義。中國政府需要一個『強大而心懷惡意的』美國,這已經成了它的合法性的重要來源。」這就是喬治·歐威爾在《動物莊園》中使用的「公共汙水溝」的概念。
   
   中國不滿足於做亞洲的霸主,還要顛覆二戰之後形成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那麽,美國應當如何應對中國的挑戰呢?這是百年一遇的挑戰,其嚴峻程度甚至超過此前納粹德國、日本、蘇聯以及伊斯蘭世界的挑戰。白邦瑞在本書的最後一章,提出了美國應對中國挑戰的十二個步驟:承認問題;明確計算美國已經送出了多少援助;精準評估競爭力;發展競爭戰略;團結美國內部陣營;建立反制聯盟;保護政治異議人士;堅決面對反美的競爭行為;查緝並懲罰汙染分子;揭發貪瀆及新聞檢查;支持民主改革派;密切觀察中國鷹派和改革派之間的角力。
   
   然而,這些睿智的意見,美國的決策者未必聽得進去。比如,就保護政治異議人士而言,近年來美國政府毫無作為,眼睜睜地看著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長期被關押,同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奧巴馬無視數十名諾貝爾獎得主寫給他的呼籲信,根本沒有公開、嚴肅而堅定地向來訪的習近平提出釋放劉曉波的議題。比如,就揭發貪瀆而言,那麼多中國高級官員的親人在美國購置房產、就讀名校,包括習近平、薄熙來的子女,美國政府卻從不調查他們的資金來源——如果美國的司法當局詳細調查和公佈相關訊息,將對中國當局統治的合法性帶來巨大衝擊,並讓中國民眾對美國民主、自由、公正的價值持更正面的看法。比如,建立反制聯盟,早在二零零六年,普林斯頓大學伍德羅·威爾遜公共與國際事務學院就發表了一份題為《鍛造法治下的自由世界》的研究報告,該報告是名為「普林斯頓國家安全專案」的最終成果。該報告建議在聯合國之外建立「民主國家聯盟」,以應對非民主的國家和勢力的挑戰。法國學者菲力浦·尼摩也曾提出「致力於西方聯盟」的想法,這個集合西歐、北美和其他西方國家的聯盟,是一個共同協商和協調一致的制度化空間,一個由在法律上平等的國家所組成的自由的邦聯,它將是「歷史上一切持久的政治實體的本源」並應對外部的其他地理和政治實體的挑戰。
   
   中國會步軍國主義的日本的後塵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