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韩尚笑:知识与求知(启蒙系列)]
观察
·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特辑带练习)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跳楼的小女孩V卖火柴的小女孩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金融大鳄唱衰中国,悲观预期弥漫达沃斯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精彩与平庸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刘晓波: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方励之:中国人的骄傲与悲哀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生活与生命 (六十九)/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浪漫
·韩尚笑:名词解释(启蒙系列)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羽谈飞:转型中国:务必抛弃两极变革幻想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胡平:为什么“人人生而平等” ——对不证自明的真理的一种证明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生活与生命 (七十)/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解惑:为什么澳洲是置业的首选?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布鲁克斯:美国的反政治文化毒瘤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一)》组图 (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二)》组图 (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三)》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四)》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五)》组图(转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尚笑:知识与求知(启蒙系列)

   

   知识与求知,两者不同。前者是一种静态,一种氛围。后者是一种动态,一种进行时态。也就是说,知识是已经的存在。求知,则是想要得到的实在。如果把知识比做深闰恬静的少女,那么求知就是青春躁动的少男。

   知识,不能保证一个人有创新的将来。但无知,却能肯定一个人没有将来。

   求知,不是确定的问题,而是不确定的问题,是一种追逐的渴望。它不是毫无作为的想象,而是脚踏实地的作为。表面上是为了结果,实际上则乐在其中。它好像可望又可及,却又总是可望而不可及。

   一个人知识的多少,并不代表一个人判断能力的好坏。知识只能反映一个人的接受能力,就像一个人胃口的大小一样。至于进食之后,是仅仅增加了脂肪的堆积而变胖,还是“吃多少都不显胖”,则因人而宜。

   然而,人总是要吃的。为了生命,喜食总比厌食强。为了质量,并非多多益善,而是要有选择,把住病从口入这一关。不仅如此,人的容量不同。纵向的深入,必然横向受限。横向的发展,纵深必定受挫。

   为了健康,要有点儿营养知识,比任何知识都重要。它不仅需要全面,更要均衡。均衡虽速度不够,确是长久之计。发展的失衡是危险的,更是短视的。均衡的营养,是孰轻孰重,生死的大问题。

   知识,不一定使人有眼光。更多的情况是,使人趋于保守,难以跨越前人所设的疆界。一个被忽略的问题是,中国人与西方人对历史认识上的区别。

   中国人十分看重历史,凡事以古论今,引经据典,以古为博学,看者迷,跟者众。

   西方人则完全不同的,古已成为过去,不能成为今天的束缚。只是偶尔,略露峥嵘,作为点缀。观者清,不迷路。

   中国人对古典的锺情, 无疑是填补今天的空虚和寂寞。这种崇古的传统,根深蒂固,使人深陷其中,难能自拔。这种倾向,其实是一种毒品产生的幻觉,让人快速亢奋,却拖着长长而缓慢的疲惫。

   英语有句格言,我曾多次引用。Brevity is soul of English. (简洁乃英语之灵魂)这是大多数西方学者的表达风格。大道至简,是学问的最高境界。简单,其实并不简单。没有身临其境,不会感同身受。

   中国大陆的学者,由于种种因素,离这种境界,尚有很长的路要走。文章沉闷雍长,讲究排场豪华,是一种通病,直接影响了教育领域的方方面面,遗害不浅。

   知识,不在多,在足够多。求知,不在快,在稳中快。

   人,不能为知识所累所困。人,不在求知,而在知求。

   原载共识网,标题为 “大陆学者的文章为何沉闷雍长?”

(2015/1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