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韩尚笑:中共改革,癌症的转移]
观察
·生活与生命(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二)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三)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五)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九)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二) / 韩尚笑
·歡迎䀚山素姬訪華,歡迎中共進步 /韓尚笑 (原載英國BBC)
·生活与生命(二十三) / 韩尚笑
·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四) / 韩尚笑
·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韩尚笑 (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二十五)/ 韩尚笑
·走近中美互动新大陆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七)/ 韩尚笑
·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八)/ 韩尚笑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九)/ 韩尚笑
·我的观察和判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 韩尚笑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威克: 高智晟打破沉默指拘押期間曾受到刑求
·韩尚笑:吃肉与自由,发展与民主(原载博汛)
·从文革浩劫中走出来的习近平 作者:储百亮 狄雨霏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梁晓声:我不能忍受宣称 “不如回到那个时代”的人
·到美国去上访 作者:东步亮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七)/ 韩尚笑
·美国和人权组织谴责中国打压女权活动人士(转自BBC)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八)/ 韩尚笑
·木然:大学里的反智主义
·韩尚笑:为什么亲共一家反共大家?(原载博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尚笑:中共改革,癌症的转移

   

   改革,是一种社会的进步,而不是一种口号,用来迷糊人们的头脑。改革,只能是过去时,是后人的总结。它不用于现在,也不指向将来。

   真正的改革,具有积极的意义。中共的改革,包括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实际上是继承毛泽东的衣钵,打着人民的幌子,行杀戳人民之实。它用希望包装绝望,不仅没什么正面意义,而是“屎窝挪尿窝"。表面上症状的减缓,实际上病情在恶化,是癌细胞的扩散转移。这就是我的专家意见。

   中共的改革,是在粉碎四人帮之后,万马齐喑,民不聊生鬼唱歌下的选择。邓小平面对不改革就崩溃的混乱局面,是存活的唯一希望。与其说是主观意愿,不如说是形势逼迫,客观使然。这种勉强的改革,既决定了性质,也注定了命运。

   在弄清这个问题之后,剩下的便是主线条——改革不是目的,求生才是动力。不良的动机,未必看上去一定恶劣。常见的是,动机越不纯,包装越清纯,形象越给力,认识也就越需要时日。人们却恰恰忘记了去假以时日。

   中共内外有别是一贯的策略。无论党内外还是国内外,无不划出界限。界限越严格,人们越想要知道。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错觉:只有高墙内的官方,才代表正统,而把学者的分析和媒体所挖掘的内幕,视为左道旁门。以前称泄密,现在叫谣言。

   中国传统是死要面子。毛泽东酷爱古代权术,并和党内斗争联在一起,也把丑恶伪装到了极致。他是中国古旧的“蹲厕”。由于长年累月的排放,上面积有厚厚风化的硬层,平时并没觉得很臭。而难掩的恶臭,是在掏厕的时候。也正是这个时候,毛泽东的奇臭才完全得以暴露。

   习近平的反腐,与中共的改革一样,异曲同功,是救党坑国之举。所不同的是,前者以贪官为惩治对象。后者则以体制为改善的籍口。习近平一度曾引起了强烈的共鸣,反映了人们对贪腐的深恶痛觉。实际上,大多数人,对中共的宣传,已经产生了抗体,折射了人们对中共深深的不信任。

   习近平的执政,可以用两个成语来形容,一个是东施笑颦,刻意模仿毛泽东,仿照的很山寨,很拙劣,虽然毛泽东早已无计可施,更不是西施。既拿不出具体的东西,却又十分崇尚古风。对西方文化一窍不通,却处处大列书单,贻笑大方。

   另一个,就是黔驴技穷。一个典型的陕北农民,没见过大天。除了猪肉,就是包子,包子也是猪肉馅。有人说,山窝里能飞出金凤凰。我倒觉得,山窝里能飞起个老母鸡,下个双黄蛋,很是了不起。

   我想特别指出的是,营养防病,健康养生,怎么强调都不过分。简言之,疏果谷物、适量的白肉(鸡鱼,尤其是鱼),加上适量的运动。大谈中国梦的习近平,连生活与生命的基础意义都不懂,抱负该如何实现呢?

   当今世界,有以吨位衡量的政治家吗?“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大款是伙夫”,用来形容习近平,是形似还是神似呢?中国式的敦实,是伟岸吗?

   如果,连自己的体重都不能控制,又怎么能有效地管控一个国家,实现改革,实现中国梦呢?是白日做梦?还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随时准备跑路?不幸的是,中共治下,世风西下,雾霾笼罩,和尚喝酒又吃肉,官场哪有正经人?

   中共的改革,改不掉胎里带来的病,反倒革掉了卿卿性命。它的改革不可能成功,也根本不存失误。长期的暴饮暴食,加之讳疾忌医,只有床上运动,久病不起,来日无多。

   呜乎!中共的改革,癌症的转移,大面积的,妄议?!

(2015/1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