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法庭记事(四)]
非智专栏
·傻B,文学爱好者
·诗人小叶
·“富有”的穷人
· 小舟
·不期而遇
·吃 补
·爱国之争论
·不会笑的华人
·冷夜风铃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庭记事(四)

   非智
   
    律师凯文来了电话,告知已联系上警察汤姆,“不过,汤姆不能单独同我见面,得有高级警官在旁边。” 凯文说,后来他才知道,澳洲警察内部规定,在见习中的警察不能单独同律师见面,如果涉及案子,需要同律师见面,必须要有经验的高级警官陪同,汤姆同意同凯文见面,但他的上级领导却没有时间陪同他一起同凯文见面,“具体见面时间还无法定,”凯文说,“不知高级警官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会再给他们电话确认。”
    似乎又做了无用之功,也似乎是警察方面有意回避同凯文见面,“这些混蛋警察”,他心里埋怨着,因为这无端的指控,已搞得他生活不安,饭吃不好,觉也睡不好。受影响最厉害的是他妻子,一想到丈夫要挂着个“罪名”,她心里就极为别扭,她的有些朋友知道她丈夫被告上法庭,就以为发生什么大事了。
    在此的多数中国人不懂法律,更不懂澳洲司法程序,还是传统的怕吃官司念头,一旦有人被告到“官府”,当然,这里指法院,就认为有事了。


    她的一个朋友说,“得小心,如果你丈夫被判定'人身攻击罪',就清白不了,想到其它国家像美国、英国去旅游,都进不去的。”
    朋友一说,她更紧张,原计划在年底一家人到美国旅游,现在也不敢提了,只有等到案子结束再说,可是案子什么时候结束,实在没个底,律师凯文说,如果要公堂对薄,至少得一年半的时间才会有结果,这真让她发愁。
    她知道她丈夫的性格,其实是一介书生,却总要表现硬汉样子,常常为他人仗义出面,也不管那他人是何样人物,也不考虑值不值挺身而出。在大学二年级时,他就曾为一个他并不很熟悉的老乡,挺身而出同食堂的当地员工打架。那位食堂员工骑自行车从食堂下来,故意一脚把他的老乡手提着的热水壶踹飞,双方就此吵起来,那天,他刚要出去,才走出宿舍大门,听到争吵的声音,听出是他的老乡,就冲了过去,结果,也被卷入纠纷中。
    纠纷升级为打架,第一拳他就被对方将眼镜打飞,再一拳,一个牙齿被打落。他被打之后,这事闹大了,当时好几个学生卷人冲突,那位惹事的食堂员工见势不好,跑回去召集了十几个当地流氓,又冲到他系里的学生宿舍楼。整个宿舍楼被骚动起来,学生们在二楼的窗台放置了酒瓶和捡来的石头,对想冲进楼里的那些当地小混混一阵猛砸,几个小流氓被砸得头上冒血。结果像士兵保护城池一样,学生们保住宿舍楼不被流氓冲进来。在学生严阵以待的攻击下,那位惹事的食堂员工带着他的弟兄们撤退,学生们见到当地人跑了,有些持着棍棒酒瓶追了出去,还一边追,一边呐喊,很像文革期间的武斗场面。那时文革刚结束不久,高考才刚刚恢复,大多数大学生都经历过文革,而且有些还曾是红卫兵头头,已是身经多场武斗,甚至真刀真枪都干过,何惧这小小的武斗。
    这一下,因为他的挺身而出,仗义助人,又被打伤,便成了系里英雄。其它系的人还来看他,并加入了讨伐食堂员工的队伍。第二天,更多学生涌到食堂要找那个惹事员工,大有将食堂毁掉之势头。这一下,惊动系里领导,甚至惊动了校一级领导,几个学校和系里的头头,匆忙赶到食堂阻止学生闹事。领导一面劝散学生,一面作出决定,当天就对惹事的食堂员工做了处理。贴出来的公告宣告:惹事的食堂员工被处于留职察看一年,并扣除当月奖金五元。那时的月工资收入才三十几元,奖金五元已是非常多了,而且留职察看一年的处罚,也是极为严重的。学生赢了,不需告倒法庭,领导发话就解决问题,这是中国特色。
    后来他告诉她的妻子,实际上第二天许多不同系的学生涌到食堂闹事,并不是单单为他打抱不平,而是学生对食堂粗制滥作收费又贵的饭菜,以及食堂员工平时傲慢粗鲁态度的怨气积压许久,刚好乘这事给闹出来了。不过也是,自此事件后,食堂的员工收敛多了,饭菜质量也有些改进。他偶尔会在朋友面前提这事,他妻子就会笑话他吃饱撑着,爱管闲事。他妻子认为,这次同中东籍的保安争吵,纯粹就是吃饱撑着没事惹事。现在倒好,不仅花钱花时间,还搞了个心情压力。虽然多次他对他妻子说没关系,这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案,但只要这案子一天不结束,只要他“罪名”一天不洗清,他就是“犯罪嫌疑人”,这对她也是种压力。
    从刚入秋就收到法庭传票,到法庭的第三次开庭,季节已进入冬季,就这么几个月等待,同律师不断沟通,等待警方的信息,联系证人,上法庭,从一开始的紧张,到了现在,则已心情麻木。但每当一想到还有这么个案子挂着,心里就是舒畅不起来。他真正地了解到,澳洲司法程序,会把人拖死的,就是拖不死,也基本剥了层皮。他的案子才刚开始,他的皮已被揭开,“得趁早结束案子,无论如何,告诉律师,要求法庭尽快开庭结案,如果警方再没有消息,就不再申请拖延。” 他这么想着,给律师凯文电话说,他准备上庭。凯文回说,再忍一下,他正在处理这事儿,警方已同意见面。
    在第三次上法庭之前,还没有收到警方的任何回馈,也没有律师警察的见面。律师凯文说:“我写信给警方了,没有回音。” “什么时候写的,为什么不先让我看看?” 根据他所知,律师要给对方的信是需要让他过目的,“哦,那不是什么正规的信,我认为同你没什么关系。”凯文说。“任何有关这个案子的事,都同我有关系。”他有点不悦地说,对这个案子迟迟没有进展,他心里就有些不愉快,再听律师说同他没关系,就更有情绪了。
    这次不愉快的对话,竟然有了一点效果,过二天,律师凯文告诉他,警察已同意见面,而且也将起诉方的证词都给了。凯文将警方起诉信,那个中东保安的证词都传给他,“看看哪些起诉内容同事实不符,把意见给我。”律师凯文说。
    他认真读了这些起诉书,发现中东保安不顾事实,有意瞎编,起诉书说他事件发生时就在现场,其实他是中途才介入,有关锁车一事,他根本不在现场,这就像当年在大学时,那位食堂员工踢飞他老乡的热水壶时,他不在现场,只是到了双方争吵,才介入,结果事件变成以他为主,闹大了。这次也这样,不是他的事,事发时他也不在现场,但结果,他被告了。他对警方的起诉、保安证词不正确的地方做了说明,然后传回给凯文。过了几天,凯文把他将寄给警方的申辩信传给他看,“看看有什么意见和补充,同意的话,我就寄给警方。” 凯文在手机信息上留言。他没意见,毕竟是律师,从法律角度,申辩信说得头头是道。
    警方没有回复,这些该诅咒的警察一点不急,就这么随随便便将无辜的人告上法庭,他们就当没事一样,却不考虑当事人的不安和痛苦。他心里有些愤怒,这次倒是他的妻子来安慰他“别着急,联系上警察不是很好的事?说明案子有进展,对不?”望着妻子关怀的眼神,他的心放宽许多。通过这事,他才悟出,不管平时怎样闹,怎样双方相互有意见,或怎样感觉妻子的冷漠,但在关键时刻,还是妻子最关心他,最站在他的身边,最鼓励和安慰他。他的朋友,还有那些那天在场的老乡,似乎都一种与己无关的神态,不闻不问,远离司法,相较起来,他倒有些感激妻子了。
    警方没有撤诉,他还得上法庭。
    这是第三次他来到法庭,一切已都熟悉,停好车,悠然进法院大楼,开庭还在小一点的五号庭,他来得正是时候。刚坐下不久,法官就在众人的鞠躬下坐到法官席位。他也无心观察,对这个案子厌倦,对周边的事也冷漠,该怎么发生,必然发生,这案安排什么时候开庭,就什么时候,他想到《圣经》一句话“凡事都有时。”是的,凡事有时,那也是为什么在西方社会里,人们的生活不紧不慢,那也是为什么律师处理案子不急不躁,那也是为什么澳洲法庭慢条斯理,有脾气的人,经过法庭折腾,也会变得没有脾气的。
    律师凯文的策略还是再次延期开庭,当然,法官又同意了,似乎法官对延期开庭很有耐心,可他没有耐心,但又没有更好办法。凯文知道他不喜欢一次次延期,不喜欢每次到庭就为了延期,便告诉他,下一次他可以不用再到法庭,由律师直接同法官确定开庭时间,这样,他又无所收获地回家。
    他的妻子一看他的脸色,就知道这次到法庭又没有什么结果,也想不出可以宽慰的话,只安慰似地说:“这种起诉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多罚个款,坐不了监狱的,而且,据说,罪名最多跟着二年,就自动消失,不会有记录的。” “你的意思是让我认罪?” 他有点惊讶地问,“这怎么可能?我没有攻击任何人,为什么要去承担这个罪名?不伤害人,这是做人最基本道义,如果我承认我对他人人身攻击,不就说明我违背了这个道义?不知你是怎么想的?你不支持我也就罢了,怎么劝我认罪?”看到原想安慰他,却惹得他不高兴,他妻子也不再吭声了。
    晚饭吃得极不愉快,虽然他妻子还特意多做了几个菜,但都吃不出胃口。吃完饭放下筷子后,他对他妻子说“ 话说重了,别介意。你知道我为这事烦闷着,这不是你的错。”
    一周后,他收到律师凯文发来的邮件,告诉他警方已同意撤诉,这真是个好消息,但当他收到这个好消息时,已全没有欢乐之意。警察撤诉的理由是:那位中东保安在不应该锁车的地方锁车,以致引起纠纷,保安要负一定责任。至于他是否有拉保安的手,因而触犯了治安法,当场没有监控视频,缺乏有力证据,故此“人身攻击罪”难以成立。
    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却被实习警官汤姆搞得如此复杂,被澳洲法律搞得如此疲惫,被律师搞得如此拖沓,真的不知该怎么说?
    望着大街上往来神情冷漠的人流,他想,这已不是热血仗义的时代,少管闲事为好,不然,把简单生活变得如此复杂,既累了别人,也累了自己。
   2015年10月14日
(2015/1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