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东海一枭(余樟法)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今日微言(集体化、孙中山、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集体化】集体化危害深重,大害有三:一强官弱民,侵害人权。国民丧失土地和财产所有权,人权残缺不全,便于极权统治;二富官穷民,制造不公。集体化即公有制,最便于财产官有和权有;三以权谋财成常态,必然败坏官风民德,扼杀国民创建文明、创新科技、创造财富的能力和冲动。

   【台湾】民进党最热衷民权、自由、民生、经济等话题,这是民进党的制胜法宝,亦民权主义、民生主义有以启之也。这些问题本没错,政府应该关心,必须关心,甚至不妨以此为大,但不能唯此,在维护民权、解决民生的同时,不能放弃文化启蒙、道德教化的责任。这方面国民党政府从陆到台都是失职的。

   【伪蓝色】五四、文革和《河殇》,政治立场有所不同,文化精神一脉相承。西方启蒙运动和西方文明,本来深受儒家文化和中华文明的启发滋养,对孔子和儒家有相当的尊重,河殇派却背弃了这一精神,在反儒反华方面与马列派取得了高度一致。马家是真红色,儒家真黄色,河殇派则是伪蓝色。

   【淮南子】《要略》说:“墨子学儒者之业,受孔子之术,以为其礼烦扰而不说,厚葬靡财而贫民,服伤生而害事,故背周道而用夏政。”不知周道和夏政,包括尧舜禹商,虽制度形式有所不同,都是王道和礼制,都属于孔子之术。盖孔子祖述尧舜宪章文武,集儒家之大成。背周道非孔子,也就反掉了夏政精神。

   【看中国】村民拆迁后身家过千万,感叹钱多是祸害。(凤凰房产)物质主义者,无论贫富贵贱,都是欲望之奴、外物之奴和不幸之人。对于这种人和家庭来说,钱多钱少都不幸,钱少则贫穷,固然多愁苦;钱多矛盾多,也会成祸害。而且,这种人家纵然侥幸富有一时,很容易衰落返贫,甚至付出沉重代价。

   【辟马】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一致赞美的巴黎公社普选法,是马家反民主的铁证之一。法官、审判官、国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职位,都交给普选出来的人担任,而且可以随时撤换。这不是民主,而是民主主义,或者叫民粹主义普选制。由民意决定司法和教育,必然演化为“多数人的暴政”和工农兵办教育。

   【一流】杨万江认为,陷入民族主义的儒学家不是第一流的儒学家。没错,不仅民族主义,陷入任何主义的儒学家都不是第一流的儒学家。陷入各种集体主义固然不入流,陷入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三民主义等,也有违儒家的中正。儒家是中道,仁道,称为中道主义,仁本主义,方便而已。

   【答客】或忧仁本主义也极端化。可以毋忧。仁本主义就是仁和中道的本位化,仁极,中道之极,还是仁和中道。人和政治,只怕不仁,不够仁,不怕太仁。仁到大处,个人必有大智勇,政治必然大信义。世间任何主义,包括佛本主义自由主义,都有偏颇的一面,唯独仁本主义,绝对中正,大中至正。

   【自毙】多行不义必自毙。于积恶、大恶之人而言,自杀固然是自毙,刑杀兵杀疾杀也是自毙,种种人祸天灾意外事故,无非自毙。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人必自毙而后人毙之,天毙之。相由心生,亦由心灭。良知断灭,身体亦随之败坏进而丧亡。政治不公社会不公,天道依然公道。

   【是非】良知知是知非。良知不明,就不能分辨是非,变成“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的是非相对主义,或者以众人之是非为是非。如尹文子所说:“己是而举世非之,则不知己之是;己非而举世是之,则不知己之非。然则是非随众贾而为正,非己所独了,则犯众在为非,顺众在为是。”(《尹文子》)

   【是非】是非相对主义,即道理相对主义,近乎怀疑主义。这种人总是疑神疑鬼,糊里糊涂,或能知恶,不能严辟;纵能择善,不能固执。钱理群自称:“我对自己的观点,一方面坚持,另一方面怀疑。”这就是怀疑主义的典型。这种人往往是道德相对主义和道德虚无主义,善恶不分甚至颠倒。

   【是非】如果说反孔反儒是邪,怀疑主义则是浅,学问无头,思想无根。如提倡怀疑主义的胡适,既怀疑马列主义,也怀疑孔孟主义,既宣扬自由主义,又代表民主主义;既信奉个人主义,又向往社会主义,执自由而不弘,信西学而不笃,一辈子都在不中不西、不伦不类、不三不四、不上不下地漂浮着。

   【是非】个人主义和社会主义(集体主义)相反,自由主义与民主主义敌对。在自由主义政治和价值平台中,民主只能作为制度和下位法辅助自由,不能凌驾于自由之上。民主主义是伪自由主义,本质上是反自由反民主的。故个人主义可以导出自由主义,民主主义最易通往社会主义。

   【民意】在行政及教育工作中,民意仅供参考。民众可以自由表达意见、提出建议,但无权拍板决定。只有在主权上,民意才具有决定性,才可以放在第一位。换言之,政府的成立必须获得全体国民授权,即权力的源头必须在民。在自由选举之时,即使民众错误地授权于坏蛋,那也是天意如此。

   【圣法】《尹文子》强调圣人圣法之别,认为尧时太平不是圣人之治而是圣法之治。“圣人者,自己出也;圣法者,自理出也。理出于己,己非理也;己能出理,理非己也。故圣人之治,独治者也;圣法之治则无不治矣。”此言割裂圣人圣法,大不当。须知圣心即理,圣人圣法皆自理出,圣人之治必落实为圣法之治。

   【圣法】圣贤之治,绝非人治。盖圣贤在位,必有圣法,必有礼制,必有德治,必有王道。换言之,圣贤允执厥中,最为通达中道;圣王敬天保民,必然追求王道。王道政治,礼乐刑政,各备其用,自由秩序,两全其美。儒家宪政即未来新王道,其政治和制度品质之高,是单纯的民主法治难以媲美的。

   【击鲁】鲁迅在《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中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生求法的人”云。这四种人古来以儒门为多。反掉儒家,四种人越来越罕见,越来越多的是另外四种人:没有脑袋的人,断了脊梁的人,拜权拜金的人,以民为敌的人。

   【击鲁】古来儒家群体,无不充满文化自信、道德自信,理论自信,道路自信,是自信力最强的中国人。民国之时,儒味尚存,国人的自信力弱而未失。孔孟入地、马列入宪之后,国人才彻底失掉四种自信,始而陷入疯狂的邪教迷信,后来普遍转为 “老不信”,只信钱。

   【清算】刘再复说:“崇儒尊孔、过度颂扬传统及否定五四与八十年代等思潮,乃是逆潮,这是文化层面上的大倒退。”恰恰相反,反孔反儒、肯定五四才是逆潮和文化大倒退。告别五四,清算五四,结束百年蒙昧主义恶潮,开展中华文化启蒙,是当代文化人的重大责任。

   【击蒙】总有人强调反儒是反抗、造反的必要,蠢到家了。一起始就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地反儒的,古有洪杨帮,今有民运派。洪杨半壁江山,金陵匆匆飘零;民运不成气候,海外凄凄风雨。嬴政毛氏堪称古今两个最大的反儒派,都是坐稳江山之后,才公开反儒;在打江山时期和登基之初,它们对儒家都拉拢得紧。

   【击蒙】或说:“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可以与基督教圣经、英国大宪章、美国独立宣言并列为世界四大文献。”四种文献,品质不同,大宪章和独立宣言颇高,耶教经典较低,三民主义略高于耶经,远低于宪章和宣言。四种文献指导出来的政治,其品质亦因之而异,美英较好,中世纪颇坏,国民党不好不坏。

   【提醒】你们可以蠢,不能太蠢,不能蠢到倒孔反儒的境界;你们可以邪,不能太邪,不能邪到信魔拜贼的程度;你们可以恶,不能太恶,不能恶到草菅人命的地步;你们可以毒,不能太毒,不能毒到自挖祖坟、自灭父母、自绝子孙的境地。愚蠢邪恶到这种地步,那就苦海无边,难以拯救。

   【看世界】闻昂山素季表示了要“凌驾于总统”的决心,不由得叹息,毕竟德养不足,不懂“功成不必在我”之理。如果目的是民主,功成身退可也,顺其自然可也;如果希望进一步维护民主制度并提升其质量,可以从事教育工作,以身作则地开展文化启蒙和道德教化。何必蔑视宪法规则、凌驾民选总统呢?

   【呼吁】彻底去毛的条件已经成熟。在民间,在微博,在相对自由的网江湖,毛氏已成众矢之的,毛左已成过街老鼠。把毛像从天安门扯下来,把毛思从宪法党章上清理掉,彻底批判其政治罪恶,清算其思想流毒,是海内外正人义士的热切期盼,也成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的衷心希望。请习李王诸君速下决心为盼!

   【呼吁】吉凶与国民同患,爱憎与正人同心。毛氏灭我文化,绝我文明,反我中华,毁我民族,夺命无数,罪恶滔天。对于这个中国第一罪犯、人类第一恶棍和三界第一邪魔,正人正派人无不深恶痛绝,更有大量国人党人与之有杀父灭亲之仇或毁家绝后之恨!彻底去毛以解天怒民怨,此其时矣。

   【计生】儒家以人口为“财富”,以人多为幸福,故儒家社会流行多子多福观念;以人口为负担而嫌人多的,古有隋炀帝,今有马家帮。在暴君暴政之下,人口素质确实会越来越低劣,创造力不断减弱而破坏性持续增强,从而发生各种动乱杀戮乃至战争,大量人口因此而淘汰。计生亦属于政府杀戮的一种现代形式。

   【计生】天道好还,出尔反尔。毁人之家,其家庭也会被毁;害人之子,其子孙也会被害;绝人之后,其后嗣也会被绝。依据天理、易理和因果律,那些计生首恶和积极分子,勇于堕胎杀生,必有相应报应。没有法惩也会有天谴,没有人祸也会有天灾,没有受害者复仇也会有冤魂索命!天道永远公道。

   【历史眼】戈培尔是广大宣传工作者的榜样,其名言 “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为无数人信奉,似乎没人想想其自杀其妻和六子自灭其门的下场悲惨。岂但戈培尔,古来所有盗贼集团暴君集团中人,下场不悲惨者几希。嬴氏集团、希氏集团、列斯集团、波氏集团都是典型。大恶无后,无后福无后嗣,圣经义理也。

   【看中国】文化教育,致知开智,下学上达,本来是很有趣、很快乐、很让人感发兴起的事,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教学相长,温故知新,老师学生都乐在其中。可是马邦的教育,从小学语文开始就已经步入歧途,方法无趣无味,思想有毒有害,学而时习之,不亦苦乎。这不是教育是负教育,不是开智是昧心。

   【看中国】或说:“单就已进入准星的贪腐官员的个人选择而言,抓住机会自寻短路的确是利益最大化的出路所在。这样做名誉无损,家小安全,财产也多半能保住。”这些极端利己主义的物奴权奴会为名誉家小考虑?太高估。其实很简单,它们风声鹤唳恐惧煎熬,一旦落网生不如死,干脆草菅己命一死了之。2015-11-12余东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