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 聽先師說舊時貪腐]
半空堂
·上海话中的英语
·熟睡的城市
·说“先生”道称呼
·谈人说狗
·王麻子自述
·忘年交华山川
·我被罚了款
·我和梅葆玖的一面之缘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聽先師說舊時貪腐

   
    ——王亞法
   先師吳耀南先生,一九四九年前是上海交通銀行的放款科長。
   先師舊學根基深厚,琴棋書畫,無不通曉,我每有求教,必是舉一反三,引經據典,唐宋詩詞,爛熟於心。
    一次先師和我聊起,“胡適之”對“孫悟空”的著名舊對,先師說:“我出個人名對給你對——‘舒舍予’。”


   我對不出,先師說:“我也想了很久,我曾用我的堂兄名‘吳尊我’對之,但尚屬勉強,因為‘舍予’是‘舒’,而“尊我”不能合成一個字。”
   接著他又給我講了許多關於吳尊我的軼事,他說吳尊我有兩句好詩,這是他遊秦淮河時寫的——“誰道金陵紫氣盡,我遊三宮六院來”。
   出國後,我在《大成》雜誌上讀到關於吳尊我先生和歐陽予倩的軼事,知道民國早年,他和羅癭公、齊如山等人一起,是著名的劇作家。
   先師的姑丈陸榮昌,晚清舉人,畢業于早稻田大學,是伊藤博文的得意弟子,在日本時跟隨孫中山,參加同盟會,南京政府成立後,參與創辦中華儲蓄銀行,曾在財政部任次長二十餘年。今人可能已不知陸榮昌其人了,但提及他是名媛陸小曼的尊人,大家就知道了。
   先師年輕時受陸榮昌庇蔭,任北京交通銀行放款部主任,閑時爲報社撰寫小品,并有《護國寺》、《槐蔭衚衕》……等長篇小說留世。
   先師喜愛京劇,曾拜余叔岩先生門下學唱老生,所以對舞臺布景,人物對話,舉止細節,心理刻畫等方面都很在行,他的教導,對我以後在小說中的人物塑造,幫助很大。
   因為和陸小曼的關係,先師与“創造社”和“新月社”的文人都很熟,他常爲徐志摩送稿件和書信給胡適和郭沫若。他說當年郭沫若的生活及極蹇厄,家裡全穿木屐,一大群孩子,居處髒亂不堪……尤其對後來郭沫若批判胡適的表現,頗表不齒。
   先師對徐志摩的印象也貶多於褒,這也許是受他姑媽,陸小曼母親的影響,因為陸母喜歡從西點軍事學校畢業的王賡。先師不屑於新詩,他說徐志摩不務正業,學術膚淺,用新詩胡弄青年,平時習慣將襯衫袖口翻捲,說話時手指點戳,缺乏文人气。
   文革後期發還炒家物資那陣,我去先師家,看見五斗櫥上多了一檯法國景泰藍打鐘,鎏金的鐘面,十分富麗。那時我年輕,對這件曾經類似在故宮鐘表館見過的物事感到稀奇。
   先師不屑道:“這是抄家物資處前幾天還來的,是件贓物,我每次看到它,心有不爽!”
   “贓物?為什麼?”我感到奇怪。
   先師說:“抗戰勝利後,我調上海交通銀行當放款部主任,不久有一筆數目巨大的放款案,貸款人已經買通我所有的屬下,我發覺其中有弊端,不予簽放。一天晚上,我從朋友家搓完麻將回家,看見門口停了一輛黑色轎車。我剛進門,車裡閃出兩個蒙面大漢,隨即進來,一個扛着麻袋,另一個掏出手槍,頂著我胸膛說吳先生,今天我倆受人之託,送禮物給先生,請你兩樣選一樣,一個是鈔票,一個是這個,說罷晃了晃手槍,另一位趕緊將麻袋送到我跟前——”
   說到這裡,先師不語。
   我有些緊張問:“後來怎樣?”
   先師吁了一口氣說:“還有什麽辦法,我只能指著麻袋說,當然喜歡鈔票,當然喜歡鈔票之外,還能說什麼……第二天一上班,下屬送來材料,我就把字簽了,整個科室暗中皆大歡喜,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一樣……”
   抗戰勝利後,先師曾充當過接受大員,他講了許多在交通銀行保險庫搜查漢奸保險箱的故事。搜查員雖然背後有人監視,但他們各出奇謀,在衣袖里做手腳,查得鑽石和貴重物品,雙手一舉,東西就滑入衣袖的暗袋中去了……先師曾開啟過一隻保險箱,裡邊只有一束枯萎的玫瑰花和一雙玻璃絲襪,其事之怪誕,令人遐思……他曾想退休後,以此事做引子,構思一篇長篇言情小說,可惜抗戰勝利後的太平日子太短,不久社會就進入另外一種狀態,不需要這類小說了。
   聽先師說,當時上海交通銀行的行長李道南,納賄無數,行賄者以別墅和外國美女一併進貢,李照單全收。
   說起李道南,我又想起另一件事,信手拈來,一併表述。
   上海交通銀行副理吳肖園是李道南的親信,其夫人章述亭,是大風堂的早期門生。章述亭晚年,我與她過從甚密,曾聽她說起許多李道南的軼事。
   一九四九年,李道南逃港前,曾將一只牛皮手提箱寄存吳肖園家,一九六一年,香港和內地來往稍有寬鬆,李曾托友人來滬取回此箱,結果在交割時,打開此箱,見裡邊全是珍貴寶物,金光耀眼,使人目眩,記得有“珍妃金印”一方,宮廷玉雕數件,大如指甲般鑽石拳頭般大一包、鴿蛋大小珍珠幾十顆、大條無數……來人見此珍貴之物,不敢攜帶,仍暫寄存吳家。
   文革初起,蟊賊蜂起,有自製紅袖章造反派者,闖入吳家,撬開此箱,鑽石散落一地,滿室光彩斑斕,耀人眼目,抄家者爭相搶奪,場面混亂。當時豪傑並起,造反派山頭林立,吳家反復抄家,遭七次之多,此箱寶物究竟墮入誰家之手,直到章述亭訴說之時,尚未有下落。
   據聞文革抄家,李道南住上海北京西路的胞妹李瑪麗家,就抄出美國“克寧奶粉”有整卡車之多。
   先師說,抗戰後國民黨的官場貪腐成風,一片混亂,其政權的合法性,如泰山崩塌,冰川消融,漢奸四處行賄,接收大員納之不恭,有的接收大員甚至連漢奸的別墅和小老婆一同笑納,短短三年,國民黨的威望一瀉千里,如日中天的抗日領袖蔣委員長,變成了遭人唾棄的蔣匪幫。
   無獨有偶,周永康、谷俊山一夥,權利比李道南更大,慾壑比李道南更貪,官場的腐敗面更廣,兩者相比,實是小巫見大巫,有過之而無不及了。
   當時國民黨新聞審查嚴格,尚有張恨水先生之《五子登科》小說揭露,時下呢——
   世道兇吉,世人正側目視之——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2015/1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