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你不知道的槟郎]
槟郎文集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不知道的槟郎

   你不知道的槟郎
     14中文师范 张晓雨
   
     槟榔原产于马来西亚,其味辛、苦,是属温湿热型阳性植物,喜高温、雨量充沛湿润的气候环境。我们学校不在高温、雨量充沛的地方,但我们学校也有一个“槟郎”,不过此“槟郎”非彼“槟榔”。是不是觉得有点意思呢!
     第一次见到槟郎时,是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基础课上,身高不高,至少在男性当中不算高,不过我想有可能是我自己很高的原因,但也可能是他那凸起的肚子所造成的视觉影响。鼻梁上架着一副宽边眼睛,倒也有了博学广见的知识分子形象了,这些是我对槟郎的初步印象。


     槟郎在上第一堂上课时,以特别的形式作自我介绍,就是让同学们上讲台读多媒体展示的写他的文章。一开始我们对文章中常出现的槟郎感到困惑,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槟郎是李槟老师给自己起的笔名。这第一堂课开门见山,就让同学们读过去的同学写他的文章来了解他,还欣赏了他三首最新创作诗歌,到第二节开始才正经地上新课。嘿,这老师还真有些自恋。
     我跟槟郎的缘分不只结识于现代文学课上,我还另修了他的公选课“旅游文学”课。就是这门课,让我对槟郎的认识又深了一层。我对旅游其实并不怎么感冒,因为我懒,怕出远门,到处跑晒黑了不说,关键还累死个人,但至少我也是要了解一些人文景观的,自己亲眼看不到,就看看别人眼里的景观是怎样的,自己没有感悟,就看看别人的感悟,抄袭抄袭好到时候吹个牛什么的。
     我这里只谈他的旅游文学。槟郎上旅游文学课上,很有自己的一套。他一般都会提前几分钟到班级,然后放些音乐。在上课的时候,他会放些视频,让我们初步了解一下他所要讲的景点,接着在展示写些他自己旅游此地的照片,让我们分别从官方与非官方的角度中更深一层地对此景点有所了解。槟郎喜欢写诗,他写过很多诗,所以在我们看完这些照片以后,槟郎会让我们一同品析关于这个景点的诗文。最后如果还剩时间的话,他会讲些旅游文学方面的理论知识。由此,我觉得槟郎是个很聪明的人,他没有将那枯燥的旅游文学理论放在前面讲,而是放在了最后,并且用视频抓住我们的注意力,吸引我们的眼球,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教学质量。
     我喜欢槟郎眼中的巢湖——槟郎的故乡。我想那是一个很美的地方,槟郎的诗《想起儿时游戏》中有写道:“在巢湖的山村故乡/儿时小伙伴/爱玩一种游戏/将生石灰装进瓶/注进一些水后/紧紧地拧上盖子放在牛屎里/人迅速地跑远去/瓶子轰的一声炸了/我们自制的土zha弹/一堆牛屎炸得中心开花/屎点四溅/我们快乐地欢叫/在安全的远处”。我们可以看到那里有有趣的儿时游戏,有调皮的少年,说不定还有少年暗恋的不胜娇羞的少女,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美好。在他其他的诗中,还提到有赛龙舟,如《龙舟赛上的傻妹妹》《巢湖赛龙舟》等。虽然书本中常常提到端午赛龙舟一词,我们并不觉得陌生和新奇,而且我的家乡有河,但是从来没有举行过赛龙舟的活动,所以我也从来没有亲眼见识过赛龙舟是怎样的一种情形,我被槟郎诗中所写的赛龙舟的盛况给吸引,让我对巢湖有了向往。
     我还喜欢槟郎眼里的韩国。槟郎被学校进行对外交流时派去了韩国,做了外教老师,他描述了国外的异土风情。我没有去过韩国,从韩国的了解就是看韩剧了,看到的就是韩国人最基本的日常生活,睡地板,盘腿坐,吃烤肉等大家都耳熟能详的事,不过现在我又多了一个渠道来了解韩国了,就是槟郎写的有关韩国的系列游记文章了。他有《在海外过了一个属于韩国和我自己的教师节》,写到韩国的教师节,原来韩国的教师节是在五月十五这样一天的,因为在他们看来五月是韩国最美好的月份,许多关于人与人之间最美好感情的节日都在五月,例如他们的儿童节,父母节,将教师节安放在最美好的五月的最中间,由此可见他们的尊师重道。槟郎在文章说到他在韩国过教师节的感受,韩国学生的热情与对他一位异国他乡来的老师的尊重都使他备受感动,这些感动冲淡了他的思乡之情。
     不过我想这只是初到韩国的一种新鲜感,并不能长久地克制槟郎的思乡,这不韩国要过圣诞节了,学校里不再是吵吵嚷嚷,变得安静起来,他将自己关在宿舍里,最大程度的将消费水平降低,准备他所说的“返璞归真”。幸好,与他同来的国内同事没有将他忘却,将他从“穴居”中拖出来,他们在街上欣赏着沾染了节日气息的繁华商业街,吃着免费提供的炒年糕,终于将这思乡之情冲淡一些,却见到了一支送葬悼念的游行队伍,原来是为了悼念被美国兵装甲车压死的两个女学生。就在那一年,凑巧被槟郎给碰到了,可是刚被冲淡下去的思乡之情再被这悲伤的情景给一渲染,恐怕这思乡情会如洪水爆发一般翻江倒海,一发不可收拾吧。这不等朋友们一散,槟郎便将自己的乡愁带入自己的单身窝,迫不及待地给远在中国南京的妻子打电话问好,寻找安慰了。他文章的字里行间流露了这样的感情,让我们这些远离家乡到南京来求学的人感同身受,也算是同病相怜吧,让人想对那个时空的那个槟郎说一句“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我们由他写的散文《异国圣诞平安夜》,可以看出槟郎的多情,看出他的重情。
     槟郎的旅韩散文还有很多。槟郎眼中的韩国与我在韩剧中所看到的男女烂漫爱情故事,或繁琐冗长的家庭伦理是不一样的,他中的韩国是校园里的青春,是同学间的相处,是师生间亦师亦友的尊重,那么的亲切。
     当然槟郎的旅游作品里肯定少不了关于他的第二故乡——南京的。我印象最深的是槟郎给我们所讲的牛首山。虽在南京已经有一年了,但我还没有去过牛首山。槟郎的诗《南京牛首山记游》中有写道“六朝国都的天阙/长江与秦淮河间的圣山/在百花盛开的季节/寻找金陵春意的第一佳处……从灰色水泥群中钻出/我们在绿色的海洋里沉醉/蜿蜒的山路被桃樱缠绕/如镶花边的彩带旋舞/前方一山突起挡住了我们?好似老牛摇两角的逞强示威/又惊喜地卧下来欢迎”。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春天的牛首山无疑是美的。
     谈到南京,最不能忘的就是夫子庙了,所以我刚到南京的时候,什么景观都没有看,就先去夫子庙玩了一遭。我对夫子庙的印象就是人多,人贼多,人非常非常多。再加上天气炎热的原因,我只是匆匆地看看就赶紧回学校了,且产生了心里阴影,不想再去第二趟。但在槟郎的课上,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夫子庙,夜晚的秦淮河是那样的美丽。《执手桃叶渡》:“那时桃叶等船/你在栏杆边等我/王公子吟着诗来/我送你一个大绒布熊……我来斟满两杯浓茶/你仍是举案齐眉/秦淮水缓缓地流逝/金陵春婚礼后的日子”。连桃叶渡都充满了浪漫的气息。让我也想偕同一人,在夜晚的夫子庙散上一回步。槟郎诗中说与他的妻子约会在此,结婚于夫子庙,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愿槟郎与师母白首不相离。他这类诗还有《秦淮女郎》《秦淮河边的女郎》《那年元宵节夜》等。
     眼见着一学期就要结束了。经过这一学期的相处,我觉得槟郎真的了不得了,因为他将那些不管我见过的还是没有见过的景观,或不论我去过的还是没有去过的景点都使我充满了新奇与向往,让我对这些景观心动,竟让我这样的一个懒人也产生了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念头。然而槟郎的魅力还不只这些,槟郎不只是一个戴上眼镜才感觉有学识的一个人,他真的是博学多闻,他不仅教我的现代文学,还教我的旅游文学,不仅如此,槟郎还开了“新诗赏析”、“鲁迅研究”等课程。听他的意思,他还想开设有关“花卉文学”选修课,新诗与古代、外国诗歌对比的“比较诗歌”选修课。我突然想到学期刚开始的时候,他让同学们读写他的文章,我现在才明白那不是自恋,那是一种自信。能够遇上这样一位识才多广的老师是我的荣幸。
     而且槟郎是一位很平易近人的老师,但同时也很原则。他有一个规定,就是给他发短信请假,没有假条也行。请假要在课前,不然抽点名或提问要被点到的话,即使有同学这时刻代请假也不行,也会被认为旷课哦。因为照槟郎的话说就是“点到你了,就请假,没点到的话就逃课了”。没想到槟郎还挺了解我们的,不过我又偷偷地发现同学们事后只要找他说明事情原委,还是很容易被放过的。呵呵,不过我想说得是,槟郎的课是很值得一听的。
     2015年11月29号
(2015/1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