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清理江家帮为何不能彻底]
巴克栏目
·巴克:下海——上
·巴克:对越来越好的感悟
·巴克:台陆合作看大陆政治进化的有效趋势
·巴克:在看赵忠祥与饶颖的暧昧有否
·如何正确理解“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及其深刻的含义贯穿在一切行动中
·一切从实际出发与实事求是是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的争论
·巴克:对中国大陆整党治国的具体设想
·左派要能打破框框
·巴克:正悟
·巴克:临江凭栏望对岸——回挚友
·信手永远
·你的影响力就是你的身价
·巴克:说话不敢大声,要开抽油烟机
·巴克:未名的苦痛
·巴克:路渺茫吗
·巴克:黎明时的感觉
·巴克:奋搏
· 巴克:也论邓小平的“政治交代”
·巴克:路
·巴克:好想
·巴克:九种不值得你追随的领袖
·巴克:最看不起的六种人
·巴克:只有合法推动中国民主进程才是大智慧
·巴克:已与郭少坤先生交流的内涵
·巴克:已是怎样的际遇
·巴克:在这里我敬告同仁
·想你 我的爱人
·巴克:高智商的老板最厌恶的十五种人
·巴克:大老板的基本素养与能力
·爸爸给儿子的信
·巴克:做官16条经典箴言必读
·巴克:您静静地走了
·巴克:爸爸走了
·巴克:根在哪里
·巴克:这世道究竟咋啦
·巴克:丑鬼
·巴克:看蓝天丑剧的感慨
·巴克:而你却给我
·巴克:我的网恋
·巴克:我们拣了个监控我们的手机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理江家帮为何不能彻底

大家对抓捕江泽民拭目以待,总觉得习总裁选择抓捕江泽民已是天经地义,其实,习王虽然十分讨厌江泽民,但不会抓,者到不是江泽民不够被抓的条件,按照中共法律具体条款给其定格,江泽民也已死有余辜,但是,不抓他并不等同于不想抓,而是份最投鼠忌器的活。

     试想,中共本身的猫腻还不就是那些人做下的?如果抓了江泽民,顶头暴露的会是谁呢?就如同中共嘴巴反恐,其实中共最乐意世界上有SS类的恐怖份子在前面顶着,或有个朝鲜独裁者那种活宝存在,就显现不出中共的丑陋来。

     狡诈的人,总是知道,躲在人家背后,鼓动着别人去愚蠢,其实自己也很、已愚蠢,不愿意群体直接面对而已,这叫自己不是善类,更有不善的坏类做挡箭牌,等到别人弄倒了这个牌子,事态也许就已转变了。

     如今的江泽民,不是有什么巨大的威望,在习王的心目中,依然啥也不是的人物,只不过习王为了自己的切身利益,还是不抓他,这样全国人民都厌恶的是江泽民,而不是习近平。如果抓了江泽民,定了罪,判了刑,社会所存在的许多问题依然不能解决,到头来,人民把自己的灾难不归咎于习王了吗?

     习王狡猾就狡猾在,让江泽民做小丑,自己躲在背后说事。还弄得江泽民心惊肉跳的没有安宁,这样的结果,更有利于习王继续执政,这种人,被共产党的现实理论熏染得已经功利化了,具有全局的心态依然是如何管制群体定下来固有的独裁理念。所以,不用怎么想,抓捕与不抓捕不是出自法制而是出自他们继续独裁的需要。

     如今的官吏,包括江胡时代的官吏,有一个算一个,即使在他们的独裁法条的衡量下,都可以被起诉,被犯罪,想想看,都起诉了,罪犯了,谁来做官?共产党成了什么“光荣正确伟大”的邪恶组织了呢?

     说起来,只要国家真正地推行法治而淘汰人治,国家就自然会消除了许多有害于国家有害于人民的事情,到那一天,抓不抓江泽民还算什么鸟事情?特就是说,解决好中国所存在的众多问题的关键不是抓捕腐败分子,而是消灭掉制造腐败分子的社会制度,使所有人不具备做恶人的条件,或是说,一旦没有繁殖腐败分子的温床,还会有什么腐败分子吗?

     世界上,哪个法治国家会有中国式的那么多的腐败分子呢?共产党打天下,没有人民的支持,他们能打胜吗?在打天下的时候的承诺兑现了吗?我们都知道,共产党统治国家以来,害民害国的事情做得太多了,究其原因,还不是愚昧的思维决定了国家的走向?

     唐太宗李世民在《帝范o审官第四》中说:“智者取其谋,愚者取其力;勇者取其威,怯者取其慎,无智、愚、勇、怯,兼而用之。”意思是说,“如果是有智慧的人,就采用他的谋略;如果是比较愚笨的人,就使用他的蛮力;如果是勇敢的人,就使用他的威武;如果是胆小的人就使用他的谨慎;没有以上特点的人就根据他的个性应用其长处。”

     共产党达从毛泽东做大独裁者以来,就没有过按部就班地行势用谋,他们总是喜欢用一些比自己太差的人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所以也就出现了一些反常的事,反常的人。在中国,及至今天,还不是用一些奴才性的人做官吗?这种人,总是喜欢察言观色地做事,很得到上司的喜欢。同时,也就是这种人,除了察言观色入木三分外,那就是很会做一些小动作,而且在原则问题上也不会自设立场。而这种人,任何时候,都不会具备为人作为的高尚情操。

     有先生认为:如今的中国未来,将面临道德崩溃、经济崩溃和养老崩溃,由此也将导致中共政治的全面崩溃。鄙人十分认同,理由依然是:任何势力的运营,到了运营不下去的时候,自然会产生根本性的变化,也就是如同是任何生命体到了苍老,不死亡就不能产生质变一样。而作为我们人,很多人为之忧虑,其实这种忧虑十分多余。质变又有什么呢?难道不质变就好吗?人从另种形态演变出来了,就不可以回到源头了吗?这种害怕质变的人,其实就是一种愚昧。

     说起来,人类进化到如今的程度,大家和平共处是大智,为什么斗来斗去的有这个必要吗?大家和和气气的创造美好的生活有什么难呢?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都能静心谧想,和气安详多好啊?什么国家?什么民族?只要没有害人的思想,抢人的道理,难道就没有美好的人类环境吗?就像江泽民这样的害群之马,还能产生出来吗?不能产生了,还有什么惩戒一说?任何时候,完善的社会制度,就胎生不出江泽民这样的恶类。

     总之,习近平抓不抓江泽民,不是什么大事,那个一辈子没有干过几件人事的江泽民,算是什么爆炸新闻?要我看,倒是被共产党人回避的中国民主进程十分重要,也到了最关键时刻。独裁者如何走,虽然与我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但他们走不走民主之路,都离不开死亡。不外就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罢了。

     所以,鄙人对共产党的存在与否,也不觉得有什么重要不重要的,只要共产党的独裁者存在而继续执迷不悟,鄙人就不会高看他们,特别是,作为一国之君,不是为人而是为己,高看他干么?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3月4日,中共党媒专访军方副总参谋长、国际战略学会会长孙建国,他在采访中谈到国家安全面临的威胁问题时称:“主要存在国家被侵略、被颠覆、被分裂的危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进程被打断的危险等等。”谈到去年香港的“占中”的问题,他称其为“精心策动的一场香港版'颜色革命'”及“西方国家打着'民主化'旗号、颠覆他国政权”等。中共党媒则再在标题上凸显他的话:中国有被侵略危险。

     一个强大的中国,民族,难到真的就怕别人给予影响吗?为什么共产党不去颠覆美国等一些民主国家?反到害怕民主国家来颠覆中国的共产党?这不是自身有问题吗?俗话说的好:“打铁还要自身硬,”自己强大了

     还不够,意思形态必须的先进,必须的有利于所有的爱好和平的群体才行。可中国共产党的独裁制度,他们自己搞来稿去的,今天什么会,明天什么文,都搞些什么事先我们做老百姓的都不知道,还要共产党内部的让人爆料才能知道,而且都是些扑簌迷离的、让人心里更有气的事,岂不令国人遗憾?

     自己的国家,自己不知道上边的都在做什么,自己的家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利益集团的了,这种社会制度不打破它,还有什么和平与稳定?还有什么不动乱?这还需要他国来颠覆吗?自己把自己都颠覆了,他国看热闹就已差不多了。

     在这种问题上,不要以为美国人或其他民主国家乐意中国早日民主化,他们更乐意看到乱象横生的中国内局,只要内部不稳,就影响着中国产生在国际上竞争的机会,使中国无法强大,民族无法富强。

     原本,中国国内,那些没有道德思想的地痞流氓,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能低三下四地去阿谀逢迎,捧坏那群原不是东西的共产党人,尽管如今习王大呼小叫地抓虎拍苍蝇的,歇斯底里地忽悠不了多少人,下面的依然受害的受害,害人的害人,他们能改变得了吗?改变不了,他们不依然是群体的敌人?是敌人,其结果是什么,还用多说吗?

     群体利益不受到官家保护,自己还清正廉洁地欺骗世人,到头来还不是兜不住屎地四处熏人?这样的共产党,还是过去的共产党吗?连过去的共产党都不是了,它的存在还有什么安全保证呢?

     而今,江家帮心惊肉跳的艰于呼吸,那是因为他们胎生出来个习家帮,如果明天习家帮落魄了,出现个类似的李家帮刘家帮也“请君入瓮,”那么,习老虎王老虎的还不是心惊肉跳吗?所以,鄙人认为,不是什么人不可以流氓无赖,这是社会制度能够允许流氓无赖得势,才能使恶者能害人误国!何况,习王现在如何清正廉洁,到了将来,一旦对立的流氓无赖得势了,依然能给他们安上某种罪名关押到监狱里去。不信就等着瞧。

     说起来,如今的共产党人已是很坏的那类,我们的许多同仁都已受到他们的无辜迫害或陷害,甚至共产党的手里有枪的人,就是用枪口说话,并四处招摇:我是流氓我怕谁地没有了遮羞布,也就是这样赤裸裸地面对弱势群体,并曾经有个时期基本回避了“煽动颠覆”的手段,现在又用“煽动颠覆”来对付对国家民族中的、有基本诉求的国人。造成了许多“煽动颠覆”分子直接与他们成为了敌人。而且是丝毫不畏惧弱势群体的自然对立。

     习家军与共产党诞生以来没有什么两样,其政治手段依然是内部排除异己,外部坚决镇压不同政见者,并做的更加邪恶,似乎不怕对立的人越来越多,就怕自己太寂寞了,少了事情做。

     是的,不论提出什么民主理论,是要与现实国情结合起来,就像以许志永先生为首的“公民运动”,如果在西方民主国家,他不过就是一个持不同政见者,但在中国,不仅不能成功,有号召力,还会被共产党扼杀在摇篮之中。

     我们许多民主诉求的同仁,就是认不清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总好用在国家政治斗争成功的范例直接引进到中国来,其结果,只能失败不能成功。我们要知道,针对中国政治红尘,我们应该做的就是可行的进化,只要我们自己进化了,那么中共落后,还能强持到多久了?所以,我认同的一切发展纲领都是要切合实际的,而不是盲头瞎马地处处碰壁。

     因此,我所倡导的依然是不论做什么,都要根据国情做出具体的可行的推动,而不是赤裸裸地反对,特别是懂得,我们不与中共直接面对并不是害怕中共过于残暴,而是能够如何地更利于社会的进步与发展。

     在今天,有个叫柴静的自费拍摄的记录片《柴静雾霾调查:穹顶之下》,引发了亿计人的热议,没有多少天,就被中宣部封闭了,雾霾问题没有解决,却多了一份向企业增税的借口。柴静迎合了独裁者的增税需要,大家尽在不言中。

     如今的共产党,在经济危机的今天,缺少的不仅仅是政治上的危机,最缺少的还是经济上的掠夺,因为庞大的管理机构,还需要着庞大的军费开支,维稳开支,这些钱随着物价的飞涨,少到明显地捉襟见肘了。

     是说,共产党从来就不害怕弱势群体的反抗,更不要说抗议。今天的共产党就是在抗议的热锅里生存,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脸皮厚,更需要的是在杀戮、施暴中变成完全与人民对立的状态中艰难地生存。所以北京两会门前虽然有不少鸣冤叫屈的群体并惊不动那些闭门造车的原本就已经与民为敌的达官贵人们,而且他们已经麻木不仁,特别是冤案制造者都在会议堂里面,那在他们的思想意思中,外面呼吁的就是刁民在胡闹,不会前瞻他们的存在,或者是不识抬举;不知道如何地察言观色,驯服地做好羔羊,给脸不要脸的就成了异类,只有被关押,必须的关押,才被迫制造着很多的针锋相对的敌人。

     如今的中国境内,对抗的群体从业余逐步转变到职业化,如果有更多的经费,这种职业化的反抗精英会越来越多,而且,这种群体逐渐挑战中共的独裁底线,导使中共更灰头灰脸、更不得民心。不过,由于共产党的残暴镇压,弱势群体的对立反弹并不十分明显,还没有产生出巨大的质的演变,是说,在这飞跃过程中中国的民主进程就是缺少一些催化。而这种催化不是缺少人,而是仅仅的具有庞大的资金就够了。所以中共特别注重在经济上打垮异议分子来防患于被铲除的命运过早地到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