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气数衰旺的标志是什么?]
曾节明文集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Off the shore
·惜叹胡锦涛在陈玉莲案上的不作为
·奥巴马的教改方案落入中国式误区
·强烈谴责中共顽固当权派挺朝反美的危险举措
·就728大爆炸惨案告中共官员及全国人民书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论满清入关战争的性质
·反对在美国组建伊斯兰学院
·中国强制“戒网”产业的兴旺反映出什么?
·最新政局观察
·肯定温总理,简驳“胡温演双簧”说
·温家宝数年来的开明言论决非作秀可以解释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
·非暴力主张不等于改良主张:答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
·独咒温家宝的奇特现象
·请问那些要清算“基层党委书记”的有关民运人士
·温家宝的政改发飙推动中南海急骤分化
·热烈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由民运中痛心疾首于刘晓波获诺奖现象想到
·驳“刘晓波获奖导致中国倒退”论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旅泰民运人士祝贺民运老兵孙树才八十七岁寿辰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一)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对江泽民、胡锦涛的总评
·效法叶利钦是江泽民的最佳出路
·十七届五中全会分析及前瞻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满清比中共容易立宪吗?再论满清性质
·断不能以血统论“正统”
·简论儒家短长
·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呼吁国人网上投票评议、罢免中共领导人
·愿你成为中国的昂山素姬——致庞晶的公开信
·对诺奖颁奖前后时局的观察和思考
·腐败和政权的关系——兼论民运的着力点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清亡百年感怀
·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
·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政体:长任期总统制+大选总理制
·冷眼看日本:日本民族为何如此优秀?
·中共窃据中国大陆的三大外因
·埃及革命与中国“六四”运动的最重要区别
·试析苏东革命、埃及革命和八九民运
·就中国民主化前景问题与郭国汀先生商榷
· “计生”政策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吗?
·从曼谷到纽约(一)
·呼吁江泽民顺天应时成就旷世伟业
·拉登伏法有感
·我感谢的人(一)
· 我感谢的人(一)
·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我感谢的人(二)
·胡正日同志,有种你封了腾讯、封了电信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内蒙古戒严是胡锦涛拉萨经验治国的延伸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四)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修正稿)
·顽固派抬出“反腐”铡刀,温家宝已无退路
·评《最後的晚餐—寫在大崩盤前夜》
·时局观察:胡锦涛重用胡春华的信号
·时局观察:薄熙来在扮演刚毅角色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本质是什么?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气数衰旺的标志是什么?

    气数衰旺的标志是什么?
   
    谈到气数,许多人都不以为然,以为都是些故弄玄虚的东西,尤其是那些无神论拜科学教毒入骨髓的人;谈到中共的气数,五毛西海岸之流口吐白沫地诡辩说:你凭什么说中共的气数快尽了,我也可以说中共的气数正旺!
    似乎气数的衰旺无迹可寻、无据可依,就象他硬说“毛文革”造就了屠呦呦的诺贝尔医学奖一样,气数的衰旺,也是任说任有理。
    那么一个政权气数的衰旺有何迹可寻、有何据可依呢?经济的盛衰当然是一个标志,但这不是主要的,因为经济不行而政权气数旺盛的例子比比皆是:


    满清顺治时期是清朝经济最差的时期,清廷的种族大屠杀、薙法、易服、圈地等等暴政,导致百业凋敝、许多地方“民无遗类,地尽抛荒”、、.但这时期是满清气数最旺盛的时期;宣统时期,是满清经济最好的时期,清朝却很快灭亡了。
    毛泽东时代是中共国经济最差的时期,却是中共政权气数最旺盛的时期,共产意识形态的强大魔力,使得中国在饿死几千万人的情况下都没有发生造反。
    由此也可见那种“中国人只要有口饭吃,就不会去造反”的流行说法,乃似是而非的谬种,中国人之造反,往往在有饭吃的时候,而真正无饭吃的时候,往往造不起反。
    经济的主体和归宿是人,经济的衰旺只能一定程度地判断被统治者的状况;但有些政权并不依凭被统治者的状况而存在,如蒙元、满清等殖民伪朝,以及共产党极权,对这些政权来说,老百姓是否痛苦不能反映其政权的衰旺(往往是相反,老百姓越痛苦,这种政权越稳固)。
    但共同的是,统治者能力的高低,对一切政权都有最大的影响。
    所以要判断一个政权气数的衰旺,主要看其统治集团的人才状况,人才济济且最高当权者能力强,政权气数就旺盛,反之则衰弱。
    无论是经济、政治还是社会,其主体和归宿都是人,因此,人的指标,是最重要的指标。
    什么是天意?人无法掌控的偶然就是天意;什么是必然?偶然的结果就是必然。那冥冥中的天意,就体现在人身上。
   
    秦朝的气数的迅速丧尽,就通过统治集团人才的莫名其妙迅速枯竭表现出来:
    本来,秦始皇死后,留下了人才济济的大好局面,但是前赵国内奸——权臣赵高发动政变,把一个是皇帝的一个弱智儿子胡亥扶上了皇位,自己当了摄政王;赵高挥舞屠刀,杀掉了李斯和蒙恬兄弟、、.基本上把秦朝的文武人才杀光,在农民大起义的情况下,最后武将只剩下少府章邯能够应急,秦朝能不亡吗?
    重用赵高是秦始皇犯下的最致命错误,如果祖龙死后,继位的是扶苏,秦朝决不会为起义推翻。
    隋文帝死后,也留下了一个人才济济的统治集团,但是关键的最高领导人位置,却被杨广以阴谋手段夺去,这就注定了隋朝的速亡。杨广虽然有几分才情,却是最不适合当皇帝类人,倒不是因为他好色(君主好色是小缺点而非大缺点),而是因为他极端好大喜功,而毫无平衡感:
    他没有秦始皇的军事战略才干,却在国内并不稳固的情况下,发动大规模的对外战争,结果一败再败、元气大伤、给了农民起义、权臣反叛的良机,大隋人才济济的百官,反成为人才济济的各路反王。
    杨广就和希特勒、沙皇尼古拉二世一样志大才疏、毫无平衡感,这个特点注定了隋朝的迅速灭亡。
    明朝末年直到木工皇帝天启时期,也并没有必亡的形势:虽然贼鞑子建州女真的后金国在关外崛起,但有袁崇焕、祖大寿、孙承宗等等文武济济人才的防御,和“九千岁”魏忠贤的精明调度,贼鞑子女真人要入主中原,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哪里知道宽厚不理事的天启皇帝朱由校二十五岁时神秘地病死了(遭毒死的可能性很大),关键位置上换了智商低下、生性多疑、却又好强的皇帝朱由检,是为崇祯皇帝;在事必亲躬、不近女色的理学楷模皇帝朱由检的英明领导下,袁崇焕被凌迟、孙承宗被罢官、杨嗣昌、卢象昇、满桂、孙传庭、洪承畴等等不是死,就是被逼投向了满清,晚明的人才迅速被耗光了。
    政治白痴朱由检还像希特勒一样坚持两线作战,终于导致明朝在他手上彻底灭亡,而且亡得比南宋要惨得多——亡得连衣服,都被人强行改了;亡得连国民的脑后,都被异族种出了猪尾来。
    明朝气数尽了的标志,就是朱由检这种好强好杀的傻瓜莫名其妙地当上了皇帝,而且掌握了大权。
    满清前期一百五十年残暴空前,但是气数旺盛,表现在人身上就是满洲统治者人才济济:贼鞑子多尔衮机关算尽、狡诈非常,而且有战略家头脑,手握大权的多尔衮三兄弟,都是能征善战的将才;贼鞑子康熙、雍正帝、贼鞑子乾隆的统治能力都很强。
    道光以后,清室人才衰落,且又遭到叶赫部妖妇那拉氏的克制,清朝本该灭亡,但是此时期涌现出了以一批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为代表的汉族死忠奴才群体,这些人数典忘祖、认贼作父,把罪恶滔天的满洲殖民统治者,当作自己君父来维护,以亿万汉族同胞的人血,染红自己头上的顶子,但是他们的能力很强,超过洪秀全之流一大截,凭有“曾剃头”们的犬马之力,满清虽衰弱,但气数未尽。
    但是到了二十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以曾李左位代表的死忠奴才汉奸集团基本死绝,新兴的袁世凯、段祺瑞、冯国璋等北洋势力,都是些不甘久居人下的英雄人物,骨子里都有曹操的基因,而满清内奸慈禧指定的摄政王载沣,又是个志大才疏、盲目自信、意志薄弱的主、、.满清的气数,到这时才算尽了。
   
    那么,中共国的气数运势如何呢?中共国分毛共时期和伪共时期两个阶段。毛共本人才济济,“四人帮”张春桥的能力很强(就是缺了些枪杆子),但是毛泽东在临死前,在关键位置上指定了华国锋这样一位毛左派的崩盘手,结果毛死后,正是华国锋牵头埋葬了“四人帮”。其实,如无华国锋的牵头,汪东兴和叶剑英即使有心,也是不敢动手的。
    可叹毛泽东骗了一辈子别人,到头来被华国锋欺骗了,真是报应。
    华国锋的上台,标志着毛共的气数尽了。
    邓共(伪共)时期,邓小平时期气数正旺,连八九年的惊涛骇浪都颠覆不了;江泽民时期外有斯托雷平式的宰相朱镕基撑台,内有军师曾庆红运筹于帷幄之中;胡锦涛时期外有温影帝帮他作秀忽悠,内有曾庆红内助,还有江贼民垂帘听政。
    而现在习近平除王岐山以来,还有什么?大家可以自己看。
    由习近平的盲目自信,大约可知中共今天的气数;由王岐山一脸的北洋相,大约可以知道中国明天的前景。
   
   曾节明 于民国104年十月六日于阴天纽约上州
(2015/10/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