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气数衰旺的标志是什么?]
曾节明文集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共产浩劫真是列宁违反马克思主义造成的吗?
·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马克思主义究竟为什么残暴?
·第四条道路
·习近平治下政变是迟早的事
·时局观察:讨伐“庆亲王”是习近平对曾庆红动手的信号
·简化汉字中的中国危难信息
·暗杀以逞的普京,身后必蹈斯大林的覆辙
·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中共亡于习近平任上,越来越有可能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命性和运势
· 中共的命性和运势
·经济繁荣遮不住李光耀的独夫民贼本质
·习近平“反腐”的实质和前途
· 李光耀与蒋介石的比较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一)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二)
·高官寡头为什么迄今不敢打出自由民主的旗帜对抗习近平?
· 东北经济的加速滑坡,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中共不可能真学新加坡模式
·中国的症结是专制,习式反腐只会使专制更高效,更彻底
·东北“人少致贫”的事实,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计划生育理论的根本谬误
·计生维护者巨谬之一:混淆资源和财富的概念
·以减少人口数量的方式来提高人口素质,是南辕北辙
·世间不存在不侵犯人权的“计划生育”
·计划生育的所谓资源和环保依凭,根本站不住脚
·只需三项政策,可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解读徐文立(之三):徐文立体察儒家安邦思想的不足之处
·解读徐文立(之四):徐文立对中国明清政治解读的偏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气数衰旺的标志是什么?

    气数衰旺的标志是什么?
   
    谈到气数,许多人都不以为然,以为都是些故弄玄虚的东西,尤其是那些无神论拜科学教毒入骨髓的人;谈到中共的气数,五毛西海岸之流口吐白沫地诡辩说:你凭什么说中共的气数快尽了,我也可以说中共的气数正旺!
    似乎气数的衰旺无迹可寻、无据可依,就象他硬说“毛文革”造就了屠呦呦的诺贝尔医学奖一样,气数的衰旺,也是任说任有理。
    那么一个政权气数的衰旺有何迹可寻、有何据可依呢?经济的盛衰当然是一个标志,但这不是主要的,因为经济不行而政权气数旺盛的例子比比皆是:


    满清顺治时期是清朝经济最差的时期,清廷的种族大屠杀、薙法、易服、圈地等等暴政,导致百业凋敝、许多地方“民无遗类,地尽抛荒”、、.但这时期是满清气数最旺盛的时期;宣统时期,是满清经济最好的时期,清朝却很快灭亡了。
    毛泽东时代是中共国经济最差的时期,却是中共政权气数最旺盛的时期,共产意识形态的强大魔力,使得中国在饿死几千万人的情况下都没有发生造反。
    由此也可见那种“中国人只要有口饭吃,就不会去造反”的流行说法,乃似是而非的谬种,中国人之造反,往往在有饭吃的时候,而真正无饭吃的时候,往往造不起反。
    经济的主体和归宿是人,经济的衰旺只能一定程度地判断被统治者的状况;但有些政权并不依凭被统治者的状况而存在,如蒙元、满清等殖民伪朝,以及共产党极权,对这些政权来说,老百姓是否痛苦不能反映其政权的衰旺(往往是相反,老百姓越痛苦,这种政权越稳固)。
    但共同的是,统治者能力的高低,对一切政权都有最大的影响。
    所以要判断一个政权气数的衰旺,主要看其统治集团的人才状况,人才济济且最高当权者能力强,政权气数就旺盛,反之则衰弱。
    无论是经济、政治还是社会,其主体和归宿都是人,因此,人的指标,是最重要的指标。
    什么是天意?人无法掌控的偶然就是天意;什么是必然?偶然的结果就是必然。那冥冥中的天意,就体现在人身上。
   
    秦朝的气数的迅速丧尽,就通过统治集团人才的莫名其妙迅速枯竭表现出来:
    本来,秦始皇死后,留下了人才济济的大好局面,但是前赵国内奸——权臣赵高发动政变,把一个是皇帝的一个弱智儿子胡亥扶上了皇位,自己当了摄政王;赵高挥舞屠刀,杀掉了李斯和蒙恬兄弟、、.基本上把秦朝的文武人才杀光,在农民大起义的情况下,最后武将只剩下少府章邯能够应急,秦朝能不亡吗?
    重用赵高是秦始皇犯下的最致命错误,如果祖龙死后,继位的是扶苏,秦朝决不会为起义推翻。
    隋文帝死后,也留下了一个人才济济的统治集团,但是关键的最高领导人位置,却被杨广以阴谋手段夺去,这就注定了隋朝的速亡。杨广虽然有几分才情,却是最不适合当皇帝类人,倒不是因为他好色(君主好色是小缺点而非大缺点),而是因为他极端好大喜功,而毫无平衡感:
    他没有秦始皇的军事战略才干,却在国内并不稳固的情况下,发动大规模的对外战争,结果一败再败、元气大伤、给了农民起义、权臣反叛的良机,大隋人才济济的百官,反成为人才济济的各路反王。
    杨广就和希特勒、沙皇尼古拉二世一样志大才疏、毫无平衡感,这个特点注定了隋朝的迅速灭亡。
    明朝末年直到木工皇帝天启时期,也并没有必亡的形势:虽然贼鞑子建州女真的后金国在关外崛起,但有袁崇焕、祖大寿、孙承宗等等文武济济人才的防御,和“九千岁”魏忠贤的精明调度,贼鞑子女真人要入主中原,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哪里知道宽厚不理事的天启皇帝朱由校二十五岁时神秘地病死了(遭毒死的可能性很大),关键位置上换了智商低下、生性多疑、却又好强的皇帝朱由检,是为崇祯皇帝;在事必亲躬、不近女色的理学楷模皇帝朱由检的英明领导下,袁崇焕被凌迟、孙承宗被罢官、杨嗣昌、卢象昇、满桂、孙传庭、洪承畴等等不是死,就是被逼投向了满清,晚明的人才迅速被耗光了。
    政治白痴朱由检还像希特勒一样坚持两线作战,终于导致明朝在他手上彻底灭亡,而且亡得比南宋要惨得多——亡得连衣服,都被人强行改了;亡得连国民的脑后,都被异族种出了猪尾来。
    明朝气数尽了的标志,就是朱由检这种好强好杀的傻瓜莫名其妙地当上了皇帝,而且掌握了大权。
    满清前期一百五十年残暴空前,但是气数旺盛,表现在人身上就是满洲统治者人才济济:贼鞑子多尔衮机关算尽、狡诈非常,而且有战略家头脑,手握大权的多尔衮三兄弟,都是能征善战的将才;贼鞑子康熙、雍正帝、贼鞑子乾隆的统治能力都很强。
    道光以后,清室人才衰落,且又遭到叶赫部妖妇那拉氏的克制,清朝本该灭亡,但是此时期涌现出了以一批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为代表的汉族死忠奴才群体,这些人数典忘祖、认贼作父,把罪恶滔天的满洲殖民统治者,当作自己君父来维护,以亿万汉族同胞的人血,染红自己头上的顶子,但是他们的能力很强,超过洪秀全之流一大截,凭有“曾剃头”们的犬马之力,满清虽衰弱,但气数未尽。
    但是到了二十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以曾李左位代表的死忠奴才汉奸集团基本死绝,新兴的袁世凯、段祺瑞、冯国璋等北洋势力,都是些不甘久居人下的英雄人物,骨子里都有曹操的基因,而满清内奸慈禧指定的摄政王载沣,又是个志大才疏、盲目自信、意志薄弱的主、、.满清的气数,到这时才算尽了。
   
    那么,中共国的气数运势如何呢?中共国分毛共时期和伪共时期两个阶段。毛共本人才济济,“四人帮”张春桥的能力很强(就是缺了些枪杆子),但是毛泽东在临死前,在关键位置上指定了华国锋这样一位毛左派的崩盘手,结果毛死后,正是华国锋牵头埋葬了“四人帮”。其实,如无华国锋的牵头,汪东兴和叶剑英即使有心,也是不敢动手的。
    可叹毛泽东骗了一辈子别人,到头来被华国锋欺骗了,真是报应。
    华国锋的上台,标志着毛共的气数尽了。
    邓共(伪共)时期,邓小平时期气数正旺,连八九年的惊涛骇浪都颠覆不了;江泽民时期外有斯托雷平式的宰相朱镕基撑台,内有军师曾庆红运筹于帷幄之中;胡锦涛时期外有温影帝帮他作秀忽悠,内有曾庆红内助,还有江贼民垂帘听政。
    而现在习近平除王岐山以来,还有什么?大家可以自己看。
    由习近平的盲目自信,大约可知中共今天的气数;由王岐山一脸的北洋相,大约可以知道中国明天的前景。
   
   曾节明 于民国104年十月六日于阴天纽约上州
(2015/10/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