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 谁是你党的人民?]
喻智官
·短篇小说 乌鸦
·中篇小说 门外
·短篇小说 怎么都不是味
·短篇小说 一封不能发出的信
·短篇小说 乡情
·短篇小说 牺牲
·短篇小说 都市之梦
日文翻译作品
·短篇小说 夏日的来客
·中篇小说 披头士乐队的孩子
部分散文和评论
·用利剑支起的“和平大纛” ——论习氏的“命运共同体”
·小曼德拉的父亲 ——记良心犯张海涛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丧失道德底线的中国人是韩寒“不倒”的基础
·一位北京市民的六四情结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从“韩寒事件”看“公共知识分子”
·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一路跋涉,走向心灵的家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传》《序》
·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人杰鬼雄王若望
·王若望为什么独一无二?
·纪念一位伟大的反共先驱
·文革大赌盘上的一个骰子
·温家宝自解温谜团
·诺奖评委主席为何“谬赞”中国
·当下又现“包身工”
·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冯正虎的“幸福终点站”在哪里?
·谁把他「造就」成当代西西弗斯
·被人遗忘的六四暴徒
·一只翅膀坚硬的燕子
·四十年残梦依旧
·羊子未了的心愿
·爱尔兰为何否决里斯本条约?
·风骨永存的王若望
·不堪提起的沉重
·改变我人生旅程的刊物
·被马克思主义糟蹋的中国
·尼泊尔民主运动的启示
·文革四十周年祭
·被浮华遮掩下的上海
·王光美摆“宽容宴”所为何事
·鲁迅“死因之迷”的背后
·故园变色堪嗟叹
·峻法胜于无法
·大陆的“疯狂英语热”
·上海——靠高楼支撑的欲望都市
·关于“支那”语义的一点补正
·道德崩溃在生死线上
·王蒙为什么老羞成怒
·不要陷入民族主义误区
·可悲可叹的“韩素音现象”
·现代“黄祸”
·从李慎之先生死因疑点说开去
·“亲民秀”鼻祖周恩来
·恐怖的“反骨性偏执”
·在毛泽东阴魂下如何忏悔
·中国人,听天由命了?
·爱恨不解恩仇
·从“文革博物馆”到“现代文学馆”
·中国民间政治力量是如何式微的?
·从真诚的虚假到虚假的真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是你党的人民?


   
   中共以“人民”的名义干尽坏事
   
   尽管习近平去年九月三日抗战胜利日和今年七月三十日政治局学习会上两次强调“中国共产党的中流砥柱作用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关键”,今次阅兵式上解说员也以此基调煽情,方阵里的抗日“主力”也据此表演,但他在阅兵式上面对全世界讲话时“谦虚”了。他不再自诩“中流砥柱”,甚至一字不提 “我党”,而全部用“中国人民”取代,一口气说了十五个“中国人民”。他赞扬“中国人民经过长达十四年艰苦卓绝的斗争”,“以巨大民族牺牲支撑起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他代表“中国人民将坚持同世界各国人民友好相处,坚决捍卫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努力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在不明真相的外国人听来,习近平不愧为中国人民的领袖,把胜利归功于“中国人民”,感念“中国人民”的献身精神。只有真正的中国人民心知肚明,代表中共的习近平口中的“中国人民”是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人民是如何享受“人民”的“尊贵”待遇的!六十五年来,中共对内以“人民”的名义镇压不属于“人民”的地富反坏右;镇压一切不顺从共产党的不属于“人民”的中国人;对外以“中国人民”的名义抗美缓朝、抗美援越;不旋踵又以“中国人民”的名义发动“自卫反击战”入侵越南,如今更以“中国人民”的名义反日保钓,反自由民主的旗手美国。
   “中国人民”至今还享受不尽“人民”的好处:全国农民及城市无业人民没钱进不了“人民医院”;守法的人民可以随意被“人民警察”或“人民公安”请去“喝茶”;有冤的人民在“人民法院”得不到正义的伸张,无罪的人民却被“人民法院”判重刑,诸如此类难以细述,这里仅表一表当年为抗战出生入死、理应属人民一份子的国民党老兵的遭际吧。
   
   迫害国民党抗日老兵与优待日本俘虏
   
   七月二十七日,日本电视台“配合”中国抗日阅兵式,先期开始了相关的话题,在新闻节目中介绍了一位中国的抗日老兵。生于一九二三年的周福康,抗战时是国民革命军中尉,一九四五年去台湾接受日军投降,一九四九年以反革命罪被判刑十五年,刑满后在内蒙古劳改农场改造了二十多年,八十年代回到浙江萧山老家,至今靠捡垃圾租屋度日。
   不怪日本人吃惊。即使当年背叛日军加入八路军的日本老兵,按中国人说法是“日奸”,他们回日本后不仅没受任何迫害,还同样依日本“恩给制”每年得到约十万人民币的政府抚恤金。再说,日本人都记得中共当年善待他们战俘的佳话。中共建政后,周恩来代表中央下达处理日本战犯的指示,“不判处一个死刑,也不判处一个无期徒刑,判有期徒刑的也要极少数;罪行确凿的才能起诉,对一般罪行的不起诉。”在关押近千名日本战俘的抚顺战犯管理所,日本战犯全部吃小灶,每日三餐细粮,而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自己都吃黑窝头。日本战犯不用劳动,还可以打网球。一个叫上村的日本战犯定期外出与来探望的妻子同居,三年内添了两个孩子,也由中国政府包养。一九五六年所有日本战犯分三批荣归故里。
   日本人决不会想到,就在中共无微不至照顾日本战俘时,国民党的抗日老兵几十万上百万在镇反运动中被杀被判,躲过劫难的也逃不脱在文革中被批斗关押,万幸九死一生挺过来,也是受尽凌辱地苟活,周福康只是受难者之一。
   
   抗战老兵受尽中共凌辱
   
   看看下列新闻标题:西安八十八岁抗日老兵春节庙会时在垃圾桶捡食充饥(二0一三年);九旬抗战老兵蜗居昆明公厕旁三十年余年(二0一三年);河南滑县九十三岁的抗日老兵靠拾荒为生(二0一五年);……
   几年前,各地的民间志愿者展开“寻访抗战老兵”活动,听听他们的记录:
    “程银宝,九十二岁,湖北第一位抗战女兵,因腹部受伤终生未育,如今栖身在高不到二米,大不足十米没水电的棚屋”;
   “抗日老兵李秀辉,八十九岁的孤寡老人,二0一一年摔倒卧床不起,次年由志愿者出资进养老院”;
   “抗日老兵杨银奎,没退休金没医保,去有关部门陈情,得到的答复是‘你去台湾找国民党给你落实政策吧!’”
   “潘炳旺,九十三岁,黄埔十六期的抗日老兵,对来访的志愿者说,‘你们把我说的话都记在纸上,是不是要抓我呢?抓我没事,但不能伤害我家人,可以吗?”
   “吴国雄,九十一岁,黄埔十七期的抗日老兵,志愿者问他参加远征军的事,他深思不语,志愿者鼓励说,‘爷爷你说出来,现在没事了,你是打小日本的,你是抗日英雄,我们要关心你,’他突然哭了”;
   “抗日老兵钱青,九十五岁,三次被判刑,在狱中度过二十六个春秋,一边哭一边说,“我不该参加国军抗日。最终,成为万恶不赦的伪军。”……这就是抗日民族英雄的在中共治下的悲惨下场。
   
   在抗战老兵历史的伤口上撒盐
   
   更加丧尽天良的是,窃取民国政府抗日成果的中共,非但不借庆典对上述受害者道歉赔偿,在向抗战老兵颁发七十周年纪念章和五千元一次性补贴时,竟然特意排除参加过国共内战的国民党抗日老兵。仅具象征意义的这点慰问金,即使中共愿意给,这批人也不会超过两位数,所费不会超过五十万,中共却毫无人性地羞辱他们,在他们遍体鳞伤的残躯上扎最后一刀。
   这就是习近平嘴里的“中国人民”的正解,即只有为中共篡夺政权出力的才是“中国人民”,比如一九四九年前加入中共的属离休干部,如今可以享受生活医疗特权,参加抗日的称“三八式”干部,这次还能从高级疗养院出来坐敞篷车参加阅兵。而上述打败日本侵略者后为了保卫民国,为了国家不分裂,也为了中国人民的和平而与共军作战的国民党老兵是中共永远的敌人。
   可见,当今的中共仍然继承毛的遗训,视不顾人民死活打内战夺取政权为唯一的胜利,也以此为划分敌我的唯一标准,却根本不把抗战胜利放在心上,一如他们在一九四九年做的,把竖立在重庆的全国唯一的一座“抗战胜利纪功碑”改名为“人民解放纪念碑”。所以,这次名为“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但在中共的心目中实为“纪念中共夺权六十五周年”。
   
   谁是你党的人民?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中共建政后,狂妄的毛泽东和邓小平为在社会主义阵营中做大,或支助独裁小兄弟,不惜发动抗美援朝、抗美援越、自卫反击战等战争,把上百万军人推入战火,除了战死的和朝鲜战争后去台湾的,有几十万战士包括伤残的休战后回国。在吃大锅饭的年代,他们进入国家企事业单位工作,尚能衣食无忧。从江泽民时代起,国有企业被权贵私吞,大量工人失业,许多“保家卫国”的老兵也不能幸免,他们和其他受害的工人一样,失去了生活和医疗保障,成了弱势群体。遭受不公平的“卫国”老兵由此开始上访,进入本世纪形成高潮,从各种报道可知他们的维权声势:
   “全体青岛籍对越参战老兵向市政府要求尊严与待遇”(二00九年);
   “参加过抗美援朝的三百多名退伍老兵的代表,周四到烟台市政府上访,要求恢复干部身份,提高待遇,解决他们看不起病问题”(二0一0年五月);
   “安徽各地抗美援朝老兵到省委上访”(二0一0年九月);
   “湖北二、三百抗美援朝老兵拉横幅围堵省委”(二0一0年六月);
    “全国十六万二千一百八十三名军队转业干部状告人事部”( 二
   0一一年);
    “全国各地近三千老兵来京向中央军委和总参总政等部门反映两参(参加抗美援越和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的诉求”(二0一四年四月);
   造化弄人,是否还有比之更令人哭笑不得的黑色幽默?支援越南打“美帝”的和转头支援柬埔寨打越南的军人一起上访,不知他们在邀功维权时是否反省,当年他们中谁打的那场战争是“正义”的?到头来都不过是中共的炮灰,都免不了用过就扔的命运。
   时下,涉军维权已成为中共重大的维稳对象,由于他们曾经是军人的特殊性,中国防范和压制维权老兵时,除了派出警察还常动用武警协同。那些年轻的武警和警察是否在想,几十年后他们老了会否因维权被下一辈武警和警察镇压?为中共在战场卖过命的保不了自己的命,镇压退役军人维权的保不定自己哪天也要维权,兔死狐悲,无论是在职军人还是武警和警察,哪能不寒心,军心警心哪能不涣散?
   至于民心,早就散了,中共早就失尽了。
   
   “人民”对中共的回答
   
   两年前,解放军“鹰派人物”红二代罗援少将“经批准”始发微博,开篇就叫嚷“为了我们亲爱的祖国、亲爱的党、亲爱的军队、亲爱的人民,我们应该去战斗!”遭到无数网民的讥诮,其中一篇嬉笑怒骂掷地有声,把罗媛驳斥得哑口无言:
   “感觉到危机来临了,歇斯底里地叫喊了,到现在你他妈的‘我们亲爱的人民’了,‘我们’‘我们’的,你感觉很亲切是吧?第一,养老双轨制,看病多轨制,‘我们’,不在一起吧?第二,开着公车,游山玩水,抱着二奶,吃香喝辣,‘三公’挥霍时,‘我们’,也不在一起吧?第三,高收入全保障,吃特供享特权,‘我们’,还不在一起,对吧?——要打仗了,战争来了,你他妈的‘我们’了!还什么‘亲爱的’‘我们’!对不起,‘我们’,不是一伙儿的:你们是你们,你们只是你们,也只能是你们;而我们,我们,我们才是我们。听好了,告诉你们——我-们-不-去!我们不去打仗,因为我们没有多少什么东东要保卫的,我们不去打仗,因为我们也不想去‘保卫’你们的东东。——去招集你们的子弟兵吧,将军!从第五大道的奢侈品商店里,从马尔代夫的海水里,从瑞士雪山的滑道里,去召集他们吧!太远了,是吧?而且,飞机的头等舱太少,商务舱也不够,那好吧,那就近一些:就从京都或省城的大机关里,从CBD的写字楼里,从夜总会包房里,去召集他们吧。自己的子弟拿着枪,你们会放心:起码他们不会掘祖坟;自己的子弟拿着枪,保卫自己的利益,也算是尽了本分;但愿,那些个脑满肠肥的家伙还能拿得动枪;但愿,他们不会像祖辈那样,临阵怯战当逃兵。——我们,不去!不!不去打仗!——我们看见过越战退役老兵为生活艰难奔走的身影;——我们听见过老志愿军手捧几百元颤抖地感谢国家的声音。我们会等待,等待着;我们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我们会观看,观看着;我们会心平气和地观看,观看---你们的完蛋,并且,我们将为你们的彻底完蛋,添油加柴,欢呼雀跃。”
   这就是真正的中国人民对“我党”的回答——我们不是你党的人民!习近平在阅兵式上得意地展示最新式的船坚炮利,有新型坦克战机,有洲际导弹,有“航母杀手”“纽约杀手”,但是恰恰忘了最重要的武器,就是他虚伪赞美的“中国人民”。如果说,七十年前,不少中国人被毛泽东的“建立自由民主新中国”的承诺忽悠蒙骗,被中共窃取政权所利用;七十年后的今天,中国人民已经认清比国民党独裁百倍腐败百倍的中共的本相,习近平胆敢向民主台湾亮剑,觉醒的中国人民非但不再当你们的炮灰,还是协同“敌人”作战到底的“带路党”,直到带来一个自由民主的新中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