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俄罗斯就是现代蒙古人]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 of Thought and Thought of Sovereignty
·0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2思想主权论
·0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
·1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俄罗斯就是现代蒙古人


   
   俄罗斯历史学家亚历山大·潘佐夫(Alexander V.Pantsov)2007年于莫斯科出版的《毛泽东:真实的故事》,内容大部分根据苏联解体后释出的极机密档案,2012年英文版问世后,在西方世界引发很大回响,中文版2015年5月在中华民国台湾发行。他近期受访谈起密档记录的这位一代鸟人,与“领袖”的形象实在相差太远。
   
   《苏联档案解秘:斯大林一手催生新中国,毛泽东没胆走自己的路》(杨芬莹)指出,中国共产党从一个器械不足、没钱没势的松散组织,能够崛起、壮大,最终打败国民党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绝对得归功于苏联共产党与其杂种独裁者斯大林(1878——1953年,父亲是一个奧塞提亞人鞋匠,母亲是一个格鲁吉亚人农奴)的大力扶植;莫斯科的指挥、影响,延伸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近二十年时间,直到文革开始才告一段落,但进入二十一世纪的现在又有死灰复燃之势。

   
   苏联自1917年蒐集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档案,因此别具参考价值,且内容很多抵触中共自我美化、变造历史的宣传,杂种老子斯大林与汉奸儿子毛泽东的关系,便是明显一例。
   
   1、没有苏共、没有中共
   
   一般看法认为,中国共产党能够拿下江山,主要是草根百姓挺身对抗阶级压迫,争取自由、平等等人权,而毛泽东一执政,就积极走自己的路,脱离苏联控制,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因此,尽管他私生活糜烂、滥杀无辜,毛泽东仍然是让中国脱离半殖民地耻辱的国家英雄。
   
   但是苏联密档记载的情况,却是很不一样的历史:毛泽东得天下,有赖莫斯科出钱、出力、提供武器,国共战争就是苏联赤化全世界的革命行动延伸。
   
   2、蒋介石说得才对
   
   苏联密档记载的,却是很不一样的历史:毛泽东得天下,有赖莫斯科出钱、出力、提供武器,国共战争就是苏联赤化全世界的革命行动延伸。
   
   正如蒋介石1927年公开反共的理由,当时蒋主张,布尔什维克(苏联共产党前身)品牌的国际主义和世界革命,只是换汤不换药的沙皇主义,其对华政策,就是把中国“苏维埃化”······,只是这些国民党强调多年的真相,没什么人相信。因为国民党自己就是引进赤祸的始作俑者,其国父孙中山实在罪不容诛。
   
   蒋介石说得对,也是因为他自己就曾经身为国共汉奸集团的一员,甚至在投靠苏联卖国求荣的孙中山手下充当黄埔军校的校长,后来又顺着杆子变成了“北伐军”这支苏联雇佣军的领袖。只是在1927年“四一二清党”以后,他才开始与苏联保持距离,做了毛泽东在三四十年以后的1960年代才开始做的事情。在各个方面,正如毛泽东自己招供的,他毛弟弟确实是步步紧跟蒋哥哥介石学习的,即所谓“以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将接收到台湾以后推行的“白色恐怖”,其实就是翻版了斯大林的红色恐怖,只是在政治上受制于美国,不得不保留一个“自由世界”的外壳。
   
   “1930年代初期,中共领导人圈子普遍是这样的状况。就中共而言,根本谈不上有任何程度的独立自主。财务上完全依赖莫斯科,瘫痪了共产运动的领导人。他们最多或许可能反对共产国际驻中国代表,但绝不敢冒犯克里姆林宫本身。”(《毛泽东:真实的故事》249页)。
   
   根据苏联解密档案史料,毛泽东能够成为领导人,全赖斯大林为他打造伟大形象,积极推动个人崇拜。潘佐夫的祖父——苏联著名中国史专家乔治·爱伦堡(Georgii Borisovich Erenburg),1930年代便就曾接受苏共委托,为毛泽东立传。
   
   3、斯大林操弄派系,毛泽东夹缝求生
   
   斯大林与共产国际(Comintern)1927年才注意到毛泽东,当时他赴湖南湘潭、湘乡、衡山、醴陵、长沙五县考察农民运动,3月发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主张激进农民革命,报告被翻译成俄文发表,苏共第二把交易布哈林(Nikolai Bukharin)看到报告,才把此文引介到苏共中央。这篇文章显然是文革的先声,由此可见,文革虽然反苏,但苏联自己对这个后果负有直接责任:真可谓“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
   
   当时还有王明、博古、周恩来等中共高干,在共产国际不同派系支持下,争夺中共领导权。毛泽东主张“农村包围城市”的农民革命,与莫斯科下达的“工人革命”路线不同,刚开始屈居下风,政治地位忽上忽下、朝不保夕,他也常藉口身体不适,不出席党内会议。
   
   潘佐夫说,其他派系看他不顺眼,好几次上书莫斯科,要送毛泽东过去“接受医疗”,就是送交党中央管训的意思。当时许多中共高干例如瞿秋白、李立三等人,一到莫斯科,就面临被共产国际的老子们批斗、逮捕、殴打、折磨扣留、甚至遭暗杀的风险。这就是汉奸们的悲惨处境。
   
   4、毛生毛死,斯大林一念之间
   
   鞑靼老子斯大林可以轻易除掉汉奸儿子毛泽东,但野兽斯大林更想透过操控派系斗争,巩固自己在狼群里的领导权威,于是坚持毛泽东“留在中国治疗”,目的在于牵制操纵周恩来、项英、王明、博古等汉奸走狗。
   
   1935年后,鞑靼老子斯大林才决定厚爱汉奸儿子毛泽东,推动毛个人崇拜运动,帮助他提高国内声望,另一方面加强对毛的垂直控制。潘佐夫书中写着:唯有把中国共产党改造成俄国式、以领袖为中心的党(斯大林化),未来与国民党的内战才能确保胜利。中国共产党的斯大林化,需要强化其领导人的个人崇拜,以及完全压制党内反对派,即使没有真正的反对派存在,也不妨编造出来。在这些方面,斯大林经验丰富,可以帮毛泽东大忙。
   
   档案资料显示,1938年斯大林打算于共产国际公审周恩来、刘少奇、陈云、李立三、杨尚昆、董必武、瞿秋白在内的共产国际官员(中共指标人物),后来才打消念头,但整肃名单上,从来没有出现毛的大名。
   
   5、斯大林跟前毛是胆小而怯懦的儿皇帝
   
   对日战争胜利后,莫斯科原打算只与国民政府交涉,不坚持参搅国共内战。但蒋介石失策于1946年与苏联划清界线,激怒斯大林下令苏联军队,把东北地方接收的日军武器、利益,整批移转给毛泽东党徒,中共才能迅速拿下中国江山。
   
   毛泽东非常尊敬斯大林,视他为伟大导师,认真奉行斯大林主义,建国初期北京重要人事任免,莫斯科点头才能生效,俄中的主从关系,没有商量余地。1949年中共执政后,毛泽东首次访问莫斯科,斯大林长达30天时间不见不理,潘佐夫说:斯大林故意要这么干。他要折辱毛泽东,给他一个教训,别再趾高气昂。他实际上在告诉毛泽东,在这里我讲话才算数。我是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伟大领袖,你算哪跟葱?你是我底下的小学生,你得照我的话去做事才行。
   
   回到中国后,克里姆林宫持续窃听中南海,派员(尤金)就近监视毛言行,而且多次公开羞辱北京,但毛泽东始终紧紧追随,按耐着性子向主子一再表示效忠。
   
   除了强势干预中国政局,斯大林从未放弃“社会主义接管全球”的念头,他为了削弱美国实力,鼓动北韩金日成发动统一战争(韩战),强逼残破厌战的中国人“抗美援朝”,3年内死伤90多万兵力,毛长子岸英也阵亡。但毛泽东直到斯大林(1953年)死后,才敢脱离苏联模式。
   
   6、如果斯大林多活十年?
   
   没有斯大林,就不会有后来的毛泽东,今日中共也绝对会是不同局面。如果斯大林多活十年,中国会不会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家?潘佐夫说,身为历史学家,研究的是过去发生的事情,若试着推估这些假设性问题的答案,他说:毛是个尊重暴力的人,他害怕斯大林的拳头。斯毛关系在1950年韩战问题上急速恶化,毛泽东觉得他很难取悦苏联老子,如果斯大林活得更长,也许毛泽东会延后跟苏联决裂的时间,情况当然会有很大不同。斯大林对苏联外交、政治权力的掌控非常强势,随着身体健康、个性偏执急速恶化,最后几年,他对待毛泽东的方式越来越恶劣,毛虽然吃不消斯、却也敢怒不敢言,除了实力相差悬殊,毛泽东对斯大林也有着发自内心的崇敬,生前领导风格——大搞个人崇拜、编造政敌、完全压制反对意见,始终奉行斯大林路线。最后毛泽东垂死挣扎,导致文革惨剧发生,中华人民共和国一起陪葬了。
   
   ······
   
   平心而论,潘佐夫毕竟是俄国人,即使反对苏联,那也无法看透事情的全景,因为他还是身在其中,何况其祖父就是漩涡中人。
   
   平心而论,整个苏联,就是一个侵略集团,1917年的十月革命,就像1206年的蒙古大会宣告“成吉思汗”一样,宣告了一个屠杀人类的世纪开始降临。
   
   “成吉思”为蒙古语的汉语音译,“汗”也是蒙古语的汉语音译(突厥语又译为“罕”或“合罕”),原义为“父主”(类似于现在宣传的“大大”);大部落首领多用此称号,汉语意译为“酋长”或“头目”。
   
   大汗的皇帝这两种称号,意思并不一样,大汗(“大大”)是盟主或霸主的意思,为军事最高首脑,底下各邦盟高度自理且有互相攻击的可能;皇帝则指集权国家的最高统治者。“苏联领袖”的含义,显然接近大汗(“大大”),而不同于皇帝。
   
   清初时期,旗民一样有自己的旗主,类似大汉;后以“天无二日”的皇帝观念废除了旗主,“大清皇帝”得以成为旗民的皇帝,并规定称汗不得进贡。
   
   到了1937年,成吉思汗的旗帜才从蒙古中部的黑尚赫山下月亮河畔的寺庙里消失了——虔诚的喇嘛们护卫几个世纪的圣物,在当时斯大林的追随者开展的遏制蒙古文化与宗教的运动中,永远的消失了。但这只是假象。因为成吉思汗的继承人斯大林登场了,他的旗帜被苏联的党旗甚至斯大林个人的肖像旗帜取代了。
   
   二十世纪末叶,苏联瓦解,但是独夫民贼的阴魂不会消散的。看看下面这些古今相承的阿谀奉承,就知道人性有多么卑贱:
   
   1、金末元初长春真人丘处机,先后拒绝过金国皇帝和南宋皇帝的邀请,却答应前往草原和铁木真(成吉思汗)相见,抵达燕京后,得知铁木真已在中亚西征花剌子模,觉得自己年事已高,西行太远,希望约铁木真在燕京相见,于是在1220年三月写了一份陈情表,在陈情表中,对铁木真的评价是:“前者南京及宋国屡召不从,今者龙庭一呼即至,何也?伏闻皇帝天赐勇智,今古绝伦,道协威灵,华夷率服。是故便欲投山窜海,不忍相违;且当冒雪冲霜,图其一见。”(南京指的是当时的金朝首都开封,1214年,金朝从中都迁都到南京开封府)
   
   2、南宋使者赵珙,1221年出使大蒙古国,在燕京(原为金中都,1215年被蒙古军队攻取,1217年木华黎改名燕京,今北京市)见到主持进攻金朝的太师国王木华黎,回来后着有《蒙鞑备录》,书中的评价是:“今成吉思皇帝者,······。其人英勇果决,有度量,能容众,敬天地,重信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