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胥志义
[主页]->[百家争鸣]->[胥志义]->[胥志义:人权能不能谈判?]
胥志义
·胥志义:整人与人性
·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
·胥志义:有领导,则无民主
·胥志义:为什么不能有国企?
·胥志义:私有制与公有制最大的区别是有无人权的区别
·胥志义:私有制不是一种生产资料占有方式而是自然分配方式
·胥志义:剥削不是以收入而是以自由来衡量
·胥志义:政治权利对劳动者经济权利不足的弥补
·胥志义:政府不能成为微观经济活动中的积极利益主体
·胥志义:人道主义是国家福利政策的出发点
·胥志义:不是为富人说话而是为人权说话
·胥志义:面对ISIS,中国应不应出兵?
·胥志义:颜色革命与黑色革命
·胥志义:“1”与“1000”定律
·胥志义:胡耀邦的英名何来?
·胥志义:人权是第一选择
·胥志义:“苏格兰公投”中的国家理念(2014年3月7日)
·胥志义:三亿元脏款制造多少冤假错案?
·胥志义:中国与美国贫富差距有何不同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1)——土地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矿产资源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3)——市场对抗是不是国家利益对抗?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4)——公共利益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5)要素自由流动与国家组织特性的弱化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6)——规则与国家职能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
·胥志义:最后的呐喊——改革的核心是还权于民
·胥志义:中国的“强拆”将进入世界史册
·胥志义:生存权与小贩的命运
·胥志义:“莫须有”与“无罪推定”
·胥志义:“领导”能够成为“公仆”吗?
·胥志义:中国正处于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之中
·胥志义:西边的太阳快要下山了吗?
·共产主义运动是一场灾难
·胥志义:文强的“摆拍”与人性
·胥志义:能用剌刀和鞭子强迫人民“共产”和“公有”吗?
·胥志义:乌坎民主失败的启示
·胥志义:人权为什么高于主权?
·胥志义:文革灾难是人性灾难
·胥志义:权力与财富
·胥志义:稳定是人民稳定还是政权稳定?
·胥志义:土皇帝的底气何来?
·胥志义:TPP对国家主权与国家观念的冲击
·胥志义:只有权力才可能引发经济崩溃
·胥志义:人权能不能谈判?
·胥志义: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爱国”与“卖国”
·胥志义:“卖国”是子虚乌有的帽子
·胥志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不相容
·胥志义:自由是剥削的天敌
·胥志义:剥削源于组织和权力
·胥志义:搞原子弹的收入一定要高于卖茶叶蛋的吗?
·胥志义:人权崛起是人民解放的标志
·胥志义:“左愤”的语言与文革再现的可能
·胥志义:学习胡耀邦,解放人民
·胥志义:民主可以避免战争
·胥志义:美国打击ISIS过程中的人权理念
·胥志义:“毛左”的“封锁”与“侵略”
·胥志义:权力经济才可能出现崩溃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的失序和腐败
·胥志义:路是人民走出来的
·胥志义:“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还是以“人权保障为中心”?
·胥志义:国界与消费自由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根源
·胥志义:人权进步还是经济进步——改革理念的分水岭
·胥志义:能不能把因“刑讯逼供”定罪的人都放出来?
·胥志义:歌功颂德永远不会有改革
·胥志义:政府“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带来“权贵资本主义”
·胥志义:正义的人都应对金三专制政权说不
·胥志义:只有政府才可能引发经济崩溃
·胥志义:苹果公司的“盾”与美国政府的“矛”
· 胥志义:“如果激起民变怎么办?”
·胥志义:权力的诱惑引无数英雄折腰
·胥志义:让人民也胜利一回
·胥志义:中国正处于重大变化前夜
·胥志义:小岗村的“惊雷”能否再现?
·胥志义:没有私有产权,土地还能是“我们自己的”?
·胥志义:在商言商“OUT”了
·胥志义:剥削与掠夺正是对私有的侵犯
·胥志义:从乌坎看私有化是民主化的前提
·胥志义:传统国家观念的崩塌与新时代的萌芽
·胥志义:文强“摆拍”与恶警心理
·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
·胥志义:“中国左派”的“封锁”与“侵略”
·胥志义:谁最可能做汉奸?
·胥志义:“1”与“1000”定律
·胥志义:国家与政府的分离
·胥志义:国家形成机制的重大突破
·胥志义:全球化中子虚乌有的“国家利益”
·胥志义:“国家崛起”是什么崛起?
·胥志义:生存权与“贫民窟”
·胥志义:政权的脆弱性或导致旧体制回归
·胥志义:李鸿章签割地条约是不是卖国?
·胥志义:打倒黄世仁能否解放喜儿?
·胥志义:国企与市场经济不相容
·胥志义:地主思维与房地产热
·胥志义:地主思维与房地产热
·胥志义:伟大的自由女神
· 胥志义:外汇是中国经济的命脉
· 胥志义:全球化终将埋葬凯恩斯主义
·胥志义:特朗普能不能挽救美国的就业岗位?
·胥志义:奥巴马的“不跟你玩”与特朗普的“国家对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胥志义:人权能不能谈判?

   胥志义:人权能不能谈判?
   
   去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对朝鲜的恶劣人权状况进行调查,发表近四百页的报告,并提议对朝鲜官员的反人类罪进行刑事追责。最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联合国消息人士10月13日对韩联社记者表示,韩国、美国、英国、日本等国从上周末开始起草一份“朝鲜人权决议草案”,其中包括联合国去年通过的朝鲜人权决议内容,即把朝鲜人权问题和侵犯人权的“最高责任人”移交国际刑事法庭(ICC)审判。韩联社没有提到的是,这个草案可能被中国和俄罗斯否决。当去年联合国提出朝鲜人权报告,有记者问中国是什么态度时,外交部发言人说追责无助于解决朝鲜的人权。那么如何解决?应通过政府对话,即通过政府谈判进行,这是中国一向的说法,但人权是可以谈判的吗?
   
   社会为什么需要政府?因为存在社会暴力。政府拥有最强大的暴力,可以制止社会暴力。保护人权是一个政府最基本最首要的职能。理论界说政权合法性有意识形态合法性,政绩合法性,民主选举合法性三种,但政府最基本最重要最本质的合法性是看它能否去清土匪,抓盗贼,打恶霸,保护弱势群体。所以,即便是以前的皇帝,也要维护社会治安,在灾荒时要开仓赈济,否则你说你是上天派来的,也会被打倒,被追责。如果政府不但不保护人权,反而用政府最强大的暴力去侵害人权,去打人杀人,则这个政权是一个邪恶政权,那些打人杀人的政府官员就是罪犯。这样的政权形同土匪,如何有一点点合法性?


   
   国际上对这样的政权,和那些打人杀人的罪犯进行追责,是源于人权的普世价值。人当然千差万别,有文化习惯差异,有宗教信仰不同,有各自血统历史,有基因肤色区别,有能力高低,有贫富差距。但人作为人,又有共性。比如身体不容侵犯,生命必须受到保护,思想要有自由,财产不被掠夺等。我们现在说的公民权利,不是那个国家人民的权利,而是人类的权利,侵害人权是反人类。人类作为一个群体,每一个具体的人的权利与尊严,就是人类的权利与尊严。任何一个人的权利受到侵害,都可视为人类受到侵害。这里没有多数与少数之分,没有种族之分,没有国别之分。把侵害人权的罪犯绳之以法,不是那个人,那一部分人,那一国的要求,而是人类的要求。台湾一个受迫害致死的军士,引起二十几万人的抗议,那不只是这二十几万人的抗议,而是人类的抗议。
   
   政府之间的人权对话不可能是人权内涵与外延的讨论,这是学术界的事,也不是侵害人权事实上的认定或否定,这是法律意义上的事。所以政府对话实际上是一种政府之间的谈判。经济可以谈判,买卖可以讨价还价,人权不能谈判。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有一波支持美国黑人反种族歧视的运动。虽然那是政府发动的,目的是打击打击“万恶的美帝”,但那正是人的正义呼喊。美国政府是否可跟中国政府谈判,叫中国不要支持美国黑人?如果美国政府来跟中国政府谈判,反而坐实美国政府歧视黑人或对黑人保护不力,美国政府的合法性就要受到质疑。不要说当时美国的种族歧视不是由美国的政治制度或美国政府带来的,而是根深蒂固的白人文化带来的,美国政府不会来跟你谈判。即便是南非原先的白人政权,南非的黑人歧视与政权有关系,如果南非的政权,去与那些支持南非黑人解放运动的组织或国家进行谈判,那谈什么哩?叫他们不要支持南非黑人解放运动,那你不是要维护白人对黑人的压迫掠夺吗?你这个政权在国际上,特别是在人民心中,还具有道义性吗?
   
   一个政权不但不承担保护人权的责任,而且本身就侵害人权,与这样的政权进行谈判,实际上是拿人权作交易。一个杀人犯正在杀人,受到谴责和可能的制裁时,杀人犯说,我们来谈判吧。如果谈的是我不杀人了,但对我的惩罚要减轻或不惩罚,那当然可以,因为这不是人权的交易,而是惩罚的交易。但如果杀人犯说,我给你一笔钱,让我继续杀人吧,那就是用钱买被杀的那个人的命,是血钱。任何一个正义的人都不能收这个钱。你可说,你无力阻止他杀人,你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不再谴责杀人的恶行,但你一定不能去收钱。你一收钱,就等于默认他的杀人恶行,那你还是人类中的一个人吗?
   
   遗憾的是,现在世界上一些政府侵害人权的国家,官员为逃避罪责和继续侵害人权,利用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国家之间的经济联系,借助贸易等等经济手段,换取一些对侵害人权持谴责态度政府的沉默和不作为。而一些政府为了绳头小利,居然在经济的谈判中,以某个人权问题作为筹码换取经济利益,放弃对正义即人类最高价值的追求。这是世界人权进步缓慢的重要原因之一。更不用提金家王朝这样一个流氓政权,以朝鲜人民为人质,以朝鲜人民的人权为筹码,公然要胁全世界了。
   
   人是最高正义,人权是不能谈判的。
(2015/10/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