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胥志义
[主页]->[百家争鸣]->[胥志义]->[胥志义:TPP对国家主权与国家观念的冲击]
胥志义
·胥志义:私有制与公有制最大的区别是有无人权的区别
·胥志义:私有制不是一种生产资料占有方式而是自然分配方式
·胥志义:剥削不是以收入而是以自由来衡量
·胥志义:政治权利对劳动者经济权利不足的弥补
·胥志义:政府不能成为微观经济活动中的积极利益主体
·胥志义:人道主义是国家福利政策的出发点
·胥志义:不是为富人说话而是为人权说话
·胥志义:面对ISIS,中国应不应出兵?
·胥志义:颜色革命与黑色革命
·胥志义:“1”与“1000”定律
·胥志义:胡耀邦的英名何来?
·胥志义:人权是第一选择
·胥志义:“苏格兰公投”中的国家理念(2014年3月7日)
·胥志义:三亿元脏款制造多少冤假错案?
·胥志义:中国与美国贫富差距有何不同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1)——土地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矿产资源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3)——市场对抗是不是国家利益对抗?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4)——公共利益是不是国家利益?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5)要素自由流动与国家组织特性的弱化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6)——规则与国家职能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
·胥志义:最后的呐喊——改革的核心是还权于民
·胥志义:中国的“强拆”将进入世界史册
·胥志义:生存权与小贩的命运
·胥志义:“莫须有”与“无罪推定”
·胥志义:“领导”能够成为“公仆”吗?
·胥志义:中国正处于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之中
·胥志义:西边的太阳快要下山了吗?
·共产主义运动是一场灾难
·胥志义:文强的“摆拍”与人性
·胥志义:能用剌刀和鞭子强迫人民“共产”和“公有”吗?
·胥志义:乌坎民主失败的启示
·胥志义:人权为什么高于主权?
·胥志义:文革灾难是人性灾难
·胥志义:权力与财富
·胥志义:稳定是人民稳定还是政权稳定?
·胥志义:土皇帝的底气何来?
·胥志义:TPP对国家主权与国家观念的冲击
·胥志义:只有权力才可能引发经济崩溃
·胥志义:人权能不能谈判?
·胥志义: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爱国”与“卖国”
·胥志义:“卖国”是子虚乌有的帽子
·胥志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不相容
·胥志义:自由是剥削的天敌
·胥志义:剥削源于组织和权力
·胥志义:搞原子弹的收入一定要高于卖茶叶蛋的吗?
·胥志义:人权崛起是人民解放的标志
·胥志义:“左愤”的语言与文革再现的可能
·胥志义:学习胡耀邦,解放人民
·胥志义:民主可以避免战争
·胥志义:美国打击ISIS过程中的人权理念
·胥志义:“毛左”的“封锁”与“侵略”
·胥志义:权力经济才可能出现崩溃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的失序和腐败
·胥志义:路是人民走出来的
·胥志义:“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还是以“人权保障为中心”?
·胥志义:国界与消费自由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根源
·胥志义:人权进步还是经济进步——改革理念的分水岭
·胥志义:能不能把因“刑讯逼供”定罪的人都放出来?
·胥志义:歌功颂德永远不会有改革
·胥志义:政府“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带来“权贵资本主义”
·胥志义:正义的人都应对金三专制政权说不
·胥志义:只有政府才可能引发经济崩溃
·胥志义:苹果公司的“盾”与美国政府的“矛”
· 胥志义:“如果激起民变怎么办?”
·胥志义:权力的诱惑引无数英雄折腰
·胥志义:让人民也胜利一回
·胥志义:中国正处于重大变化前夜
·胥志义:小岗村的“惊雷”能否再现?
·胥志义:没有私有产权,土地还能是“我们自己的”?
·胥志义:在商言商“OUT”了
·胥志义:剥削与掠夺正是对私有的侵犯
·胥志义:从乌坎看私有化是民主化的前提
·胥志义:传统国家观念的崩塌与新时代的萌芽
·胥志义:文强“摆拍”与恶警心理
·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
·胥志义:“中国左派”的“封锁”与“侵略”
·胥志义:谁最可能做汉奸?
·胥志义:“1”与“1000”定律
·胥志义:国家与政府的分离
·胥志义:国家形成机制的重大突破
·胥志义:全球化中子虚乌有的“国家利益”
·胥志义:“国家崛起”是什么崛起?
·胥志义:生存权与“贫民窟”
·胥志义:政权的脆弱性或导致旧体制回归
·胥志义:李鸿章签割地条约是不是卖国?
·胥志义:打倒黄世仁能否解放喜儿?
·胥志义:国企与市场经济不相容
·胥志义:地主思维与房地产热
·胥志义:地主思维与房地产热
·胥志义:伟大的自由女神
· 胥志义:外汇是中国经济的命脉
· 胥志义:全球化终将埋葬凯恩斯主义
·胥志义:特朗普能不能挽救美国的就业岗位?
·胥志义:奥巴马的“不跟你玩”与特朗普的“国家对抗”
·胥志义:保护私有产权最重要的是保护自由
· 胥志义:中美差距——“除了人力,什么都比美国贵”
· 胥志义:中南海——艰难的二选一
·胥志义:监控十八年,费用超千万,食物中下药,强迫人犯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胥志义:TPP对国家主权与国家观念的冲击

   胥志义:TPP对国家主权与国家观念的冲击
   
   TPP与以前世界性的或局域性的经济贸易协定不同之处,是它延伸到各国内部的体制和经济监管体系,或者说各国内部的规则和法律。体制和监管体系监管标准的统一,实际上是规则与法律的统一。而国家之间的主要区别是规则的不同。所谓的国家主权,从根本上说,是指国家对一个地域的管理权,即制订和执行规则的权力。当全球化使国家公民变成世界公民时,他们的权利需要得到所有国家的保护,他们的利益需要通过全球的市场和交易来取得和平衡,因而要求地球上每个角落的市场都是公正,平等和自由的,从而迫使各个国家的体制、法律、规则趋向一致。这种趋同和统一,一定是建立在人权、自由、法治、平等、民主基础之上,即普世价值基础之上。因为只有普世价值,才能使世界脱离丛林规则,形成合理和公平的经济活动秩序。而依人类共同认可的价值来确立规则,将削弱国家建立什么体制、制订什么规则的主权。
   
   我没有看到TPP的原始文件,只看到网络上的一些报道。据这些报道,TPP的主要内容包括:1,贸易和服务自由(禁止各种门槛);2,货币自由兑换(禁止操纵);3,税制公平(禁止补贴);4,国企私有化;5,保护劳工权益;6,保护知识产权(反对山寨);7,保护环境资源;8,信息自由等。仅就这些内容,我且来分析一下其对国家主权和国家观念的影响。


   
   一,经济要素完全自由流动大大削减国家主权
   
   TPP协定的目的是实行经济的完全自由。经济的完全自由既包括商品服务完全自由流动,也包括生产要素如资本劳力的自由流动。这种自由在真正实行市场经济的国家之内,早已实现,并有成熟和稳定的规则来保证这种自由。但因国家主权对市场的分割,这种自由受到国界的限制。国家之间签订协议,认可经济跨国界的完全自由,其本质是取消国家对经济要素流动的各种管制和阻碍(包括关税和非关税手段)。而这种管制(或叫门槛)正是国家主权的表现之一。否则,满清时代,帝国主义用枪炮要中国开放通商口岸,如何叫侵略、叫国耻哩?显然,自由(不单经济,还包括文化等)突破国界的发展过程,正是国家主权弱化的过程。
   
   二,货币的自由兑换可以约束国家货币主权
   
   货币发行和政策一向是国家的主权,欧盟各国统一使用欧元,欧盟各国便失去货币发行主权,当然也就失去制订货币政策的权力。当不同货币可以完全自由兑换,国家本身不决定或操控汇率,并打击民间对汇率的操控时,货币对市场的分割便难以存在。由兑换管制和非自由汇率可能带来的各种利益将大大缩小。因为货币的自由兑换能使不同货币比率(汇率)体现其代表的真实物质财富。如果某一国突然大大增加货币投放量(印钞),由商品交换带来的价格信息将会迅速传递至汇率上,使扩大货币投放量国家的货币贬值,并可能丢失信用。国家使用货币政策对抗他国的行为便逐渐失去意义。由此可以约束国家货币主权。货币的自由兑换离货币统一只有一步之遥,闹得沸沸扬扬的国家之间的“货币大战”也将逐渐消失。
   
   三,税制公平与国企私有化实质是禁止国家权力介入市场
   
   这二条好象专门针对中国。“出口退税”与“做大做强国企”都是中国特色,它不但使中国的出口企业和国企与外国企业竞争不公平,也使其与中国的其它民营企业竞争不公平。因为退税是国家补贴,国企是国家的企业,明显有国家权力的支持。禁止国家对企业的补贴和国企私有化,表面上看,只是解决市场竞争的公平,但其深远意义,是使国家脱离利益主体的身份,国家将不能在“国家利益”的幌子下,通过武力或权力去支持某一市场主体,不管这一市场主体是本国的还是外国的。国家权力与利益彻底相分离。国家只是一个制订规则执行规则的机构。武力或权力只服从于规则。当规则在国家之间的相互制约下趋向一致时,国家通过规则来谋求“国家利益”将不可能。超越国界的一体化的市场经济才有可能建立。或者说,超越国界的一体化的市场经济将迫使国家机构中立化,并不参与市场中的利益冲突。
   
   四,保护劳工权利、保护知识产权,保护自然资源,是现代文明理念的推广
   
   此三条TPP的规矩,出发点可能仍是市场竞争的公平。一个“血汗工厂”,与一个有着完善劳工权利保护并拥有强大工会组织的工厂之间竞争不公平;一个投入巨额资金进行技术研发的企业,与一个剽窃他人技术、山寨他人产品的企业竞争不公平;一个投入巨额资金使生产不污染环境的企业,与一个只讲生产,不怕环境污染的企业竞争不公平。但保护劳工权利,保护知识产权,保护自然环境,是现代社会高文明程度的体现,世界发展不可能容许高文明向低文明的退化。比如美国民众决不会允许美国取消工会组织,来使美国的企业与没有工会组织的中国企业实行竞争公平。所以美国必然要求中国去除社会组织的管制,确立并保护工人罢工权利,此即文明理念的推广。如果中国仍坚守“主权”(中国内政不容他人干预)和特色,认为这是“阴谋”,美国将不跟你玩,中国则自绝于文明世界。
   
   五,信息自由将对文化主权产生冲击
   
   信息自由实际上包含两方面的内容,一是禁止信息封锁,二是信息产业可以突破国界自由发展。从经济角度看,经济信息的公开、透明、流动,有利于市场主体决策和技术进步。所以提供准确透明全面的信息是国家的服务职能,国家不能有什么“经济机密”(企业倒是在某一方面可以有机密),国家控制信息的权力将削弱。而信息产业的自由发展有利于打破信息封锁,促进多样化信息的传播。从政治角度看,信息自由可以使国家走向世俗化,摆脱宗教或主义影响,不使国家权力成为维护某一种宗教、一种意识或一种文化的工具。国家保护多样性文化(比如保护宗教信仰自由),允许文化跨国界的发展和交流,即意味着国家文化主权的消失。与之相伴生的文化侵略、文化颠复论也将成为历史上的喧嚣。
   
   显然,TPP的这些规则和条件,将使加入TPP经济圈的国家走上“欧盟化”。而欧盟中的“国”,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国家,或只是一种行政管理上的地域划分,相似于一国内部的省或洲。当然,TPP离变成“欧盟”还有距离,比如军队的统一、货币的统一,却是在朝这个方向发展。市场化全球化必然要求国家体制规则趋同,甚至一律,否则无法建立一个统一的秩序井然的全球市场经济体系。它将彻底颠复传统国家观念,并指明走向世界大同的道路。
(2015/10/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