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徐水良文集
·对国内御用学者鼓吹民主集中制的简单批判
·重发29年前批判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文章一篇
·答古谜
·又谈平反问题
·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柴玲的无权卑鄙和有权卑鄙
·驳柴玲《再谈宽恕》
·反击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
·论“上帝只属于中国”等与神棍斗嘴帖
·我对宗教的大致认识和简单经历
·“党的领导”绝对非法
·反对平反的歪论全是阴谋或狡辩
·中共情报机构把人打成疯子习惯手法,似乎太陈旧了一点
·中共党的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本质
·攻击平反说,主张翻案说,是站到中共立场去了
·驳刘路古谜对沙溪暴动的诬蔑
·为中共户籍制度及暂住证制度与古谜论战实录
·再讲几句户籍制度和居住迁徙自由大问题
·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8月15杀鞑子
·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驳暴共左派余孽等对台独两则评论
·正教和邪教
·坚持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
·未来世界在思想领域中的总体发展方向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核心问题是全民起义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与产品极大丰富沾不上边


   

徐水良


   

2015/9/30


   
   
   有网友说:“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二大前提”,“1,物质极大丰富,按需分配成为可能。你要喝5瓶茅台,随便拿。2,人的全面发展,恩格斯说的,自由人的联合体。你不能做我老大,我也不做你老大。”是“未来的人,不是今天的人。”“产主义不是今天的人的事情。”
   
   笔者认为:那是马克思主义者的空想。事实上,现实的共产主义,都是贫穷和战争时期的产物。原始基督教的共产主义,太平天国的基督教共产主义,俄国共产主义,尤其是俄国的战时共产主义,都是这样,都是物质异常匮乏的产物。
   
   现实的共产主义制度,是共产主义阵营的正式制度,不过是用偷换概念搞欺骗,称为社会主义。实际上,根据马列主义,社会主义不过是共产主义低级阶段,还是共产主义制度。只是毛左和其他马列左派,非要把它说成不是共产主义,说共产主义天堂在未来遥远的天堂中。
   
   实际上,这完全是诡辩。社会主义就是共产主义制度。虽然加上低级阶段定语,但低级阶段共产主义,不是共产主义吗?
   
   所以,现实中的共产主义,都是贫穷落后的产物及其制度。高级阶段的共产主义天堂,不过是马列左派们骗人的东西。
   
   ===
   
   美国的最早的移民,其中包括五月花号清教徒移民,刚开始的时候,尤其在第一年,也是在物资极端匮乏的条件下,实行共产主义的典型。
   
   美国的摩门教派,阿米希部族等,技术落后,尤其是阿米希部族(来自欧洲基督教的一个教派),拒绝现代一切,包括电力,电灯电话汽车和现代一切动力机械等等,可以说是全世界最落后的地方,技术和社会制度都很落后,那里的共产主义制度的因素,也就比较多。
   
   ===
   
   下面转一篇论述这个问题的文章: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驳贾冀豫的《合理需求论》


   

徐水良


   

2014-10-1日


   
   
   看到贾冀豫的《合理需求论》,有点觉得好笑,所以马上花半个小时匆匆写个跟帖,批评一下,可惜很快被删。因此,这里把它修改补充,公开发表,供关心者参考和讨论。
   
   这老贾乱扯!竟然搞出个合理需求论来论证马列共产主义实现的可能性!
   
   什么合理?乞丐的狗窝需求是合理!穷人的蜗居需求是合理!中产阶级的小康需求是合理!权贵的豪宅需求是合理!君主的豪华皇宫需求是合理!
   
   实际上,共产主义就是共产主义,不是能不能实现的问题,相反,是历史上早就不断出现,不断实现成为现实,又不断因自身缺陷而失败的制度。你老贾不懂历史,竟然还要论证共产主义能不能实现的问题!
   
   历史上最著名的就是原始基督教共产主义,一种一神教极权专制的共产主义,曾经存在很长时间。它是后来各种共产主义的始祖。不仅基督教,伊斯兰的共产主义倾向也相当强烈。
   
   后来不断有共产主义出现。在中国,洪秀全的共产主义就是基督教极权专制共产主义在中国的特殊形式。
   
   西方许多人,不断效法基督教搞共产主义。其中被马克思主义者称为空想共产主义的,以基督教圣徒圣托马斯的《乌托邦》或《乌有之乡》开始的共产主义,很为有名。成为马列共产主义的来源和先驱。这种被马列称为空想的共产主义,其实也是由歐文、聖西門和傅立葉在小范围内实现的、现实的共产主义,只是无法维持,比较快地破产而已。
   
   后来马列搞的社会主义,也是共产主义,并且是现实的共产主义。马列把这种社会主义称为共产主义低级阶段。斯大林以前,马恩列斯都认为社会主义社会是共产主义社会的一部分,不过是低级阶段而已。
   
   马列的逻辑是:资本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的过渡时期——共产主义(包括低级阶段社会主义——高级阶段共产主义)。而且,社会主义国家,确确实实实行的是这种社会主义低级阶段的共产主义。你老贾和毛左还要积极论证这种现实共产主义可能存在?太可笑了吧?
   
   只有老毛,智力水平特别低,连马列的书中上面那些最简单的逻辑也读不懂,把共产主义低级阶段说成不是共产主义,而是社会主义之前的无产阶级专政的过渡时期。结果,他的逻辑变成资本主义——过渡时期社会主义——高级阶段共产主义。在把共产主义本身的低级阶段误解成不是共产主义,不是共产主义社会的组成部分,而是非共产主义的过渡时期,在这个可笑的误解基础上,建立起庞大的继续革命的可笑理论。
   
   中国毛左比老毛更蠢,老贾的胡诌,是一个典型例证。
   
   搞出一个共产主义高级阶段,并且搞出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之类的分配制度等这类东西,那是马列特有的事情,是马列特有的所谓的科学共产主义理论。那才是真正的空想的空想共产主义。
   
   任何东西,都要经过实践和历史的检验和验证。历史上现实的共产主义,一次又一次实现,却一次又一次破产。应该是证明了共产主义是特定条件下、在特定领域实行的制度,例如原始基督教被迫害时期,战争时期,或者特定灾难时期,等等等等,那些情况下由特定信仰的人或由政府等等实行的制度,但它却不可能在普通条件下到所有领域中去实行。
   
   而且,它往往是在经济困难和产品贫乏时期实行的制度,并不是产品极大丰富时期实行的制度。马列的说法,共产主义是产品极大丰富时期的制度,迄今为止,不符合事实,至少到现在,还没有实际证据。
   
   西方的社会福利、社会救济和全民健保,最接近社会产品丰富时期的共产主义制度的水平,也是一种按需分配的制度。但西方在这些方面,往往仍然捉襟见肘,而且这些制度,是给穷人提供的制度,而不是给富人提供的制度,与产品极大丰富沾不上边。
   
   实际上,被认为合理的需求、因而在实际中实行的、按需分配中实际的需求标准,从来都是执行共产主义制度的官方当局规定的需求标准。因此,所谓的按需分配,实际上从来只是官方规定的各种各样的供给制而已。这种按需分配是可能的。
   
   但是,“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表达,却是倾向于无政府主义的一种表达。是一种空想主义的、不可能实现的表达。
   
   因为,人的欲望是无限的,相应的需求也是无限的,各取所需,尤其是普遍实行各取所需,是不可能的。
   
   尤其随着人类人口的增长,需求必然要受自然条件的限制。人类历史上曾经长期实行各取所需制度的阳光、空气和水,到现在,随着人口和污染的增长,现在也开始受到相当程度的、甚至是严格的限制。到了今天,除了外太空等等以外,我们几乎无法发现对哪一种东西可以实行各取所需的政策。
   
   根据我的人本主义的理论,人类社会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人类社会,既不可能全盘公有化,也不可能全盘私有化。人类社会,最合理的制度,就是“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我们必须坚决反对马列主义的全盘公有化,也必须坚决反对反对新自由主义原教旨资本主义的全盘私有化。
   
   因此,人本主义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列主义的共产主义和原教旨资本主义的理论。
   
   我们并不否定公有因素、私有因素,会随着历史和客观实际的不断变化而变化,但我们认为,马列主义的全盘公有化和原教旨资本主义的全盘私有化,都是不可能的,都是违反人类社会的客观实际和人类实际需要的、违反人性的制度,也是不切实际的、反动的、空想的制度。
   
   ===
   
   此文内容,原来发表于猫眼贾冀豫的《合理需求论》后面跟帖。
   
   ===
   
   再转一篇报道: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上文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说公用事业若公有,可以避免私营公司不断涨价,保持低价,这话不一定正确。
   
   公营企、事业有的好、有的坏,纽约捷运局管理的公交系统,就是太坏的典型,服务差,还不断涨价。联邦所有邮局,服务态度也远比不上日本,台湾,和中国民国时期,甚至很多方面不如目前的中国大陆。但也有的搞得很好,例如图书馆,博物馆,服务质量世界一流。上文中提到的也是一些例子。
   
   ===
   
   有网友对本人说法:“这三十多年,如果没有伪右派与毛左唱双簧,迷惑民众。毛左反对私有化,伪右派拼命鼓吹全盘私有化,无条件私有化,不顾一切私有化,权贵就不可能如此顺利地进行如此大规模的私有化掠夺。”他有迷惑,说:“说了半天,等于你没有说,你的中间道路是什么?故弄玄虚。”
   
   笔者回答:我说的不是什么中间道路,而是批判经济决定论基础上的两种理论垃圾,同一根经济决定论理论毒藤上长出的双胞胎理论毒瓜:毛左的马列和为右派的新自由主义理论和行动。
   
   至于本人新人本主义在这个问题上的相关理论,请参阅本人在本坛猫眼文章: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010905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017708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3&id=8026801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887953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44&id=9096884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9191380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24&id=8016030
   
   还有我的文集和网刊。
   
   http://user.kdnet.net/index.asp?Redirect=topic#topic
   
   https://groups.yahoo.com/neo/groups/netdigest/conversations/messages
   
   http://blog.boxun.com/hero/xushuiliang/
   
   https://plus.google.com/u/0/111142178535963106499/posts
   
   ====
   
   范海辛文章《左派右派,首先都是五星共和派》,这是范海辛献媚讨好权贵专制的说法。五星红旗,一大星专制统治四小星,不可能是真正的自由民主,不可能是真正的共和。
   
   没有一个民主制度,可以强行规定某党专制,垄断领导和统治地位。
   
   五星红旗,毫无疑问是中共专制的象征。
   
   ===
   
   美国大学与美国社会及政治领域不同,左派自由主义自由派势力比较强,往往成为左派自由派的重要阵地,尤其是那些最著名的大学。左派自由主义自由派的另一个阵地,是媒体,纽约时报是这种倾向的一个典型。而美国左派自由派的极左一翼,就是马列极左派。语言学家乔姆斯基就是极左派的典型代表。西方不少大学有这种倾向,这是马列主义得以在全世界泛滥的一个重要原因。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在全世界泛滥的另一个原因,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有相当深度,因而具有很大欺骗性。其中也包括马列教授和其他马列主义者在西方不得不隐藏自己的某些观点,以符合西方习惯,这也有相当的欺骗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