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徐水良文集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中国当代专制体制来自西方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阶段性小结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徐水良


   

2015-09-29


   

   
   胡安宁你真是提不起来的带把子烂锅。根据你多次贴出的帖子说法,你北京上级向你交底,说我属不带把子大锅,而胡平等是带把子的小锅,向你交底,保证我不是你们的人,你竟然不相信。他们急了,只好叫上海公安的人再次正式地、郑重地向你交底担保,以人格担保我不是你们的人。其实,那正是因为你们特务的工作需要。否则,你把我这样顽固不化的敌人当你们自己人,后果不堪设想。正义党王炳章傅申奇误将本人当作自己人,间接向我透露他们受大陆指挥的秘密,结果导致正义党被本人组织力量揭发打垮。上海国保(政保)管理南方各省,并且对他们组织领导的正义党垮台痛彻心肺,由上海来正式告诉你向你交底,说我不是你们的人,那是当然做法。想不到你蠢货仍然不吸取教训,坚持不相信,难怪中共特务机构最后要轻视你甚至不用你。难怪你要向我传达你们内部一些秘密,导致我与你们划清界限,并坚决揭露你胡内奸等特线。你真是蠢得不能再蠢。
   
   你向你们当时中共情报机构的最高头子之一“童贯”(你说的童贯是谁,其实大家都能判断,与你说的摄政王曾庆红,属常委级),试探辛灏年问题,由他态度间接肯定辛是你们的人,还算聪明。至于王炳章一事,那是你们情报机构直接向你交底,说“王炳章大方向是正确的”,要你与王炳章合作,以及拒绝你探监请求等等,从而间接支持“中共情报机构培养当代孙中山”说法。那还不能完全算是你的聪明。
   
   所以,你是小聪明,大愚蠢。王炳章也是小聪明大愚蠢。但你比王炳章还差了一大截。王炳章至少在我们揭发正义党时候醒悟了,组织力量对我进行铺天盖地的攻击,并且亲自写了多篇文章进行匿名攻击污蔑。你却是毫无逻辑,自以为是。
   
   注:胡安宁文中,“新”指“辛”,而对本人则坚持污蔑是麦卡徐,与麦卡锡一类。但又把麦卡锡一类说成中共特线,纯粹是逻辑和思维极端混乱。
   
   还有你一再造谣说吴方城给我4千美元。我过去故意捉弄你,不告诉你真实数据,只告诉你我到美国后得到的全部资助,也不到四千美元,让你继续造谣,让吴方城和熟悉情况的人知道你的造谣和无耻。想不到你蠢到那个地步,继续不断造谣,让自己不断失去信誉。现在我实话告诉你,吴给我三百美元,外加机票,总共约四百美元。吴学灿把它夸大十倍,告诉你们正义党,你们就信以为真,用这个毫无杀伤力的事情不断污蔑,蠢得不能再蠢。
   
   大郎(胡安宁)你别躲在中国大陆,在中共特务机构主子保护下漫天造谣,敢回美国来并通知我吗?
   
   ===
   
   曾节明你保辛上级真是不遗余力。你们合伙并与安徽公安合伙的假国民党,怎么无声无息呀?你小特才被那里公认为特线。除了你这小特,和本人早就揭露过的个别人,谁围攻了?
   
   这里是主要链接之一:
   
   http://gongwt.com/shows.php?BD=0&ID=196478
   
   这是原帖:
   
   所跟帖:大脚:国民党有时就是很奇怪。过去大陆自由派不喜欢民进党党政时的去中国化。
   
   徐水良:不奇怪,国民党自李登辉起就认定辛是公安特派员。据说辛岳父母到处说。连李登辉也讲话。岳父唐德刚说他这辈子做的最懊悔的错事,就是把这个畜生搞出来。我听台湾朋友说过这些情况。
   
   辛也亲口告诉我,说台湾国民党最高层还专门为此发了文件,说他是中共公安部特派员。但侨界有人不服,尤其是国民党侨界的一些老兵,为他说话。
   
   因此。虽然辛是深蓝观点,但掌握这个情况的国民党上层,并不接受。
   
   民运里面接近国民党的人,例如民运中台湾方面的人,还有倪玉贤等,也说过辛的许多疑点,认同李登辉、国府和国民党官方意见。其中包括辛自称六四带省文联上街游行,但“平暴”后,却到北京就参加平暴表彰大会和中央领导人接见(辛自己一再吹,说他没有与李鹏握手,就是指这次接见发生的事情)。言外之意,辛六四是立了大功的,否则不会赴京接受中央领导接见,既带队上街,又立功受中央领导接见,其身份不言自明。
   
   如果认真研究,辛的一系列表现,以及民运、法轮功、侨界等内部双方各方面对辛的态度,辛首先搞假的大陆国民党,并且被揭穿失败后还要继续搞,等等,应该是有其一贯的逻辑。
   
   棒子面:如果是国民党高层出了问题,那么这话又当如何圆呢?
   
   徐水良:那你就抓国民党高层特务去。我没这个能力。而且,这不单是国民党事情。有岳父岳母到处讲女婿公安特派员的吗?
   
   dck:当属无稽之谈。
   
   徐水良:这是台湾的政府行为、国民党官方行为,民运人士严肃调查和研究,何来无稽之谈一说?洪宽自传言洪宽自传言收中共的钱关闭大参考以后,老为这些人打掩护。
   
   ===
   
   此外,这里有对你曾节明和胡安宁你们俩的揭露: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8/xushuiliang/8_1.shtml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7/xushuiliang/14_1.shtml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7/xushuiliang/13_1.shtml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7/xushuiliang/12_1.shtml
   
   ===
   
   大郎呀,你虽然是个黄文炳,有蔡京童贯一帮大后台,也有点小聪明,但收拾在下,恐怕你一百辈子之内,也没这个本事呢。
   
   其实我还是很欣赏你的,没有你暴露许多中共机密,我们与中共作战,难度会更大些。中共没有怀疑你与我唱双簧,帮我们刺探中共机密,我还感到有点奇怪呢。
   
   曾节明:老贼啊,你那王炳章、刘晓波、张宏堡、辛灏年、、.皆共特的名单……
   
   徐水良:蠢货!谢谢你配合卖力宣传。你小丑特线越气急败坏,就说明越是真实。国民党情报机构再无能,也比你这个小特线强一千倍。顺便提醒你:张宏宝和高瑜都是反叛中共,起了正面作用。但都被中共惩罚。未来民主政府自然会还他们公道。你小特线却死命为中共卖命,却又牢牢扎根在政法系里面,到时候被习中央系惩罚,那受惩罚不仅白受了,而且未来民主政府还要进一步追究你的罪行。同时,你小小特线,却到处树敌,帮周曾政法系到处树敌,起到孤立政法系的大作用,周曾政法系也绕不了你。
   
   当然,为保护上级,你小丑特线自然特别卖力表现。特线保护重要上级,总是全力以赴的。你曾无义的气急败坏,可以理解。你们合伙并与安徽公安合伙大陆假国民党,怎么没有什么声音了?
   
   附: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8/xushuiliang/8_1.shtml
   
   https://plus.google.com/u/0/111142178535963106499/posts
   
   ===
   
   我是被赶出来的,公安到我家,说你必须出国去,否则对你对家庭都没有好处。
   
   他们长年累月。十几台汽车,还有摩托车、自行车,几十个人跟踪监控,加上政治上他们认为的损失和风险,负担不小。
   
   这也是江泽民时期,把民运人士赶出国,减少麻烦的一个国策。据说是左派帮闲文人军师何新提出来,建议中共采取的策略,江泽民批准执行的。
   
   你小丑特线越造谣没边,越暴露你特线。中共不给护照能赶我出来吗?我是美国国务院特批出来合法签证到美国,当然用不了像你无名曾小丑一样偷渡出来。也不需要像当时已经拼命躲开民运十年去搞诈骗,已经变成籍籍无名的一般人士,诈骗案发才出逃的陈尔晋那样,需要偷渡出国。陈尔晋自吹他多么有名,连写《民主墙前南飞燕》的刘青,当时听了都嗤之以鼻,他本来答应我帮助陈尔晋,但听到他这个胡吹胡说,就拒绝帮忙。所以陈尔晋出逃以后,也只好走其他偷渡者那样的等待道路。只是到了欧洲,欧洲的特线配合帮忙,帮助他造势欺骗,他才重新有了一定的名声,大吹特吹。
   
   其它的造谣你越造的没谱,越失去信用。我也不用回答你。我不仅是最早搞当代民运的元老,而且是民主党最早的海外发言人,你吹的那些人,到我面前,嫩着呢!
   
   你小特信口开河漫天造谣,把自己搞得一点信誉也没有,实属低档特务。
   
   ===
   
   张三老此类问题上总是糊涂。茉莉花革命期间把恶搞革命的特线当好人。所以,国内朋友一再要我介绍海外真的是坚定的异议人士时,我常说张三一言是一个。但真民运没有组织,各人看法非常不同,我非常赞赏支持张三老,但在一些问题上,包括对具体特线的一些认识上,仍然说不到一起。
   
   当然,我刚出国就发现,中共情报机构对民运的策略之一,是全面渗透,两翼包抄。一翼温和,一翼激进。你温和,他们比你更温和,你激进,他们比你更激进,总之,尽可能把你包围掩埋,让你彻底消声。
   
   因此,民运人士和一般人,往往容易识别以温和面目出现的特线,难以识别以激进伪装掩盖起来的特线。甚至连识别根据需要在温和激进之间不断变化的特线,也不容易。而且,即使真民运,有时也要利用特线矛盾,尤其利用激进面目出现的特线不得不说的那些反对中共的文字。所以,一般人在这个问题上就更加糊涂。
   
   本人到海外后,首先揭露的,却是特派员率领下民运激进面目出现的一翼——二王一傅的正义党,而把当时发现的以温和面目出现的另一翼多维,放在一边,及到多年以后,才开始揭露多维。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特线互相帮助。真民往往做不到这点。张三老想不偏不倚时就犯胡涂。
   
   张三老的错误,恰恰是根据现行观点,而不是根据证据包括现行证据判断特务。观点可以伪装,仅能作参考,或作参考证据。判断是否特线,需要的是能够判断和证明其身份的真实证据。
   
   ===
   
   华夏黎民党,虽然有时偏激,但不是五毛。他们的说法,当作参考而已。当然,华夏革命党特务名单的绝大部分,是正确的。
(2015/10/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