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徐水良文集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胡安宁简历及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二个电邮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按】这篇文章以辛辣讽刺调笑的笔调,揭露了茅于轼、张五常,谢作诗等主张市场万能论简单化教条的所谓主流经济学家,实质是新自由主义伪经济学家禽(实质是新自由主义伪经济学家)的禽兽化思维,他们蔑视人,不把人当人看待而是把人看作商品的顽固本质。这些主张全盘私有化、商品化、市场化的所谓的经济学家,与主张全盘公有化、非商品化,全盘计划经济化的马列经济学家,不过是经济决定论理论毒藤上结出的双胞胎理论毒瓜,一样的荒唐,一样的兽性,一样的反人性。这两类经济学家简单化的脑袋,一样的愚蠢,写得不错。
   
   除了不知道人道、人性、人的本质,因此兽性化、反人伦、反人道、反人性以外,这两类所谓的经济学家,当然也都根本不知道现代自由民主社会“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的基本准则。
   

   徐水良2015-10-26日
   
   

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文/林岛


   
   
   破土编按:近日,经济学教授谢作诗「穷人合伙娶老婆论」,谢教授认为目前的「光棍问题」是一场重大的社会危机,为了度过危机,防止单身汉引起社会动荡,低收入的男人可以合伙取一个老婆。有许多批评者指出了「穷人合伙娶妻」背後的男权逻辑,把女人视为工具而不问光棍问题背後的重男轻女文化。本文则从谢作诗的自由市场逻辑出发,质疑了经济学家提出的社会治理方案。在这些经济学公式的假设里,经济学家们往往默认了既有的社会不平等,并把人当做市场里的商品。我们所有人都成为了「看不见的手」之下的奴隶,服务於少部分人的效率和利益最大化。
   
   

经济学家总能给我们带来快乐


   
   
   在网络上流行的关於经济学家的笑话中,有这麽一条:「学生:既然市场是万能的,那麽我们还要经济学家有什麽用?老师:因为经济学家能给我们带来快乐,而这是市场做不到的。」
   
   其实,这不是笑话,而是现实,经济学家的名气是跟他们给民众带来的欢乐相称的。他们总是能够在我们意想不到的地方,抖出一个用你平凡的智商怎麽都想不到的包袱,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快乐。比如着名的经济学家丶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魏尚进前几年用「看不见的手」来分析婚姻市场和房地产市场,得出了房价高是由丈母娘推高的结论。 这个经济学家的逻辑是,在婚姻市场存在着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支配着,当这个社会存在着三千万光棍的时候,丈母娘在婚姻市场就会占据优势地位,男方父母就要拼命储蓄买房子才能讨得丈母娘的欢心。
   
   而笔者觉得,房价高不仅仅是由丈母娘推动的,还是由异性恋把持的婚姻制度决定的。丈母娘从哪里来的?是从一夫一妻式的婚姻制度中产生的,没有这种婚姻制度就没有丈母娘!如果人与人都选择另外一种组织方式,丈母娘不就没有用武之地了吗?所以笔者认为,如果不消灭异性恋,就没法从丈母娘手里拿回婚姻的主导权,也就没办法压低房价。
   
   同笔者一样,经济学教授谢作诗先生也同样对现在这种一夫一妻的异性恋婚姻模式提出了质疑。面对即将在中国社会出现的3000万到4000万光棍的问题,一些媒体和公众表现得忧心忡忡。但是谢教授以经济学一贯的乐观态度,认为这不是什麽大问题,「我不否认3000万光棍的事实,但我否认一定会出现这样严重的社会问题。」
   
   经济学家这种乐观来源於对市场和「看不见的手」的充分自信。有人问,要多少个芝加哥学派的经济学家才能把一个坏灯泡换掉?回答是:「一个也不用。要是灯泡坏了,市场机制自然会把它更换。」是的,市场会解决一切问题,经济学家只是负责给我们讲笑话的。最近,普林斯顿一位经济学家由於感觉经济学家太废物太没用,就改行研究韩剧去了,很多人感觉很可惜。笔者不同意这种看法,同样都是娱乐大众的事业,怎麽能说成是改行呢?
   
   

谢教授的方案:婚姻市场化才能解决光棍危机


   
   
   那麽光棍的问题怎麽通过市场机制来解决呢?谢教授认为,人类的一切关系都是交易关系,婚姻本身就是一种交易,而光棍及其相关的性问题实际上是一个收入问题。收入高的男人,会优先找到女人,因为他们出得起高价。那麽收入低的男人怎麽办呢?谢教授认为,只有几个穷人合起来找一个老婆才能解决。
   
   听起来确实是个好办法。当婚姻被简化成性,性被简化成了交易的时候,光棍就是这个性交易市场的失败者。在这个市场中,女性负责卖,男性负责买,决定女性价格的主要因素是市场的供需比,也就是当前社会的性别比例。在谢教授看来,只要破除掉一些妨碍市场规律发挥作用的一些法律丶道德因素,市场就会自然「出清」。
   
   谢作诗是天则经济研究所的成员。大家都知道,由茅於轼先生领衔的天则所是中国主流经济学的重要阵地。从八十年代以来,我们在主流经济学家的鼓吹和带领下,相继完成了劳动力丶住房丶医疗丶教育等方方面面的市场化改革。虽然在市场化过程中出现了买不起房丶看不起病丶上不起学等问题,但这只是市场化不彻底造成的,只有在进一步的市场化中才能解决。
   
   谢作诗教授提出低收入者可以实行「一妻多夫」的重要意义在於,它第一次把长期被忽视的婚姻领域纳入了主流经济学的视野,把婚姻领域的市场化丶产业化提上了日程。既然我们可以通过彻底的市场化来解决住房短缺问题,那麽我们凭什麽不能通过婚姻的彻底市场化来解决光棍的问题呢?当前改革既然进入了深水区,那就必须要对长期被政府和法律干涉的婚姻领域下重手丶下狠手,用看不见的手来代替政府的有形之手。
   
   

婚姻市场化的後果:穷光蛋配娶老婆吗?


   
   
   如果我们用经济学的视野来分析当前的婚姻制度的话,就会发现建国之後实行的一夫一妻制一定程度上带有严重的「计画经济」色彩,是「票证」经济的一种残馀。在婚姻市场上,不管你多有钱,哪怕像王思聪那样富可敌国的「国民老公」,不管外面包多少个老婆,名义上也只能娶一个。这就相当於国家给每个男人只发放一张「老婆票」,决定市场上对女人的需求的,不是男人的实际收入,而是这种「票证」,一人只能娶一个。
   
   这种充满着严重「计画经济」色彩的票证式婚姻,严重降低了市场对女性的需求,从而扭曲丶压低了女性商品的价格,带来了严重的女性「短缺」现象,三千万光棍就是这样诞生的。它不仅严重干涉了人们的婚姻自由和市场自由,而且会导致一种不管挣多挣少丶官大官小,都只能娶一个老婆的平均主义丶大锅饭现象,会严重挫伤了人们的生(育)产(女)积极性。既然婚姻问题实际上是一个交易问题丶收入问题,那麽收入高的人完全拥有多娶老婆的自由。房叔房姐能买几十套丶上百套房子,凭什麽王思聪这样的「国民老公」不能娶几十个上百个老婆呢?
   
   所以要真正解决光棍的问题,就必须要靠完全的市场化才能实现。而要实现完全的市场化,仅靠谢教授之前提出的「一妻多夫」是不够的(一妻多夫只是针对娶不起老婆的那三千万光棍的),而必须要彻底打碎一夫一妻制,打破一个男人只能娶一个老婆的票证制度对婚姻的束缚,拒绝一切有形之手对市场的干涉。谢作诗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在接受采访时除了继续强调穷人可以搞「一妻多夫」之外,也明确提出了富人可以搞「一夫多妻」:「多几个女的去嫁一个男的也没关系啊,(市场)依然会自动平衡啊」。
   
   在废除一夫一妻制丶婚姻市场全面放开之後,对女性的需求一定会大大上涨。以现在的女性价格,胡润富豪榜上的那些富豪每个人怎麽都得囤积几百上千个老婆啊?不管能不能用的上,反正先囤着等着涨价。社会上的女性就这麽多,富人囤的老婆多了,穷人能够娶到的老婆就更少了。所以到时候就肯定不是现在的三千万光棍的问题,而可能出现五千万丶八千万甚至上亿光棍。在供求规律的作用下,被这种配给制丶票证制所扭曲的女性价格一定会上涨到应有的水平,笔者目测应该会比房价涨的更快。那时候的刚性需求就不是房子,而是老婆了。
   
   那麽,这表明婚姻市场化失败了吗?不!现在住不起房子的人越来越多,有几个经济学家认为房地产改革失败了?在我们经济学家看来,价格暴涨才是改革成功的标志,这才是它真正的市场价格。在价格的暴涨的情况下,商品的供给就会自然增多。到那个时候,大家都再也不会去炒房地产丶炒股票了,而是都跑回家生女儿去了,造人产业一定会成为继房地产之後我们国家新的支柱产业。在利益的刺激下,很多男人也会选择做变性手术,这样既减少了供给,又促进了需求,也会成为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我们相信,婚姻市场和男女比例一定会在「看不见的手」的作用下恢复平衡,就像我们相信房价一定会降下来一样。
   
   那麽问题来了,等到女性价格暴涨的时候,那麽多光棍娶不起老婆可怎麽办呢?市场化以前只有少部分偏远地区的穷人才娶不起老婆,市场化之後连都市里的白领丶金领都娶不起了,天天在网上嚷嚷,严重影响了社会稳定。这个时候,经济学家就站出来说话了:「穷人永远都娶不起老婆,老婆价降了也买不起,作为经济界人士,不想只说老百姓爱听的话而不说真话」丶「不可能让百姓都买娶老婆,在供应量很少的情况下,一定是先满足最富的人」丶「廉租老婆不能配置生殖器」(经济学家茅於轼)丶「北京的老婆要是卖不出30万1厘米是开发商的耻辱」(经济学家金岩石)丶「不是老婆价过高而是居民收入过低」(经济学家张五常)……
   
   

总而言之,穷人配娶老婆吗?


   
   
   不过,总觉得哪儿有点不对——当初经济学家鼓吹搞婚姻市场化改革不就是为了解决穷人娶不起老婆的问题吗?
   
   经济学家的世界:没有男人丶女人,只有商品
   
   写罢此文,笔者仿佛看到一大波女权主义者正向作者袭来,黑压压一大片呀!「你们是物化女性。女人生来就是给你们当老婆的麽?你们怎麽能把女性当成商品呢?!」你们这些女权主义者呀,幼稚!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我今天倒是要请教你们一些人森的道理:我们经济学家啥时候把人当成人看过?
   
   在我们经济学家眼里,只有菜市场里的大白菜。你们这些男人嘛,跟大白菜没啥区别。女人呢,连白菜都不是,顶多算是被白菜插的那块土。你看人家大白菜,生产得多了过剩了,价格就跌了,跌了就扔掉丶倒掉。没见人家发过牢骚,也没见过人家要搞白菜工会丶最低白菜价格丶白菜罢工来破坏神圣的自由市场规则。
   
   明白富士康的工人为什麽跳楼吗?跟白菜过剩的时候被扔掉是一个道理——这就是经济学家和自由市场人士眼中的世界。我们当成笑话来听,他们却讲的一本正经——经济学家都是反人类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