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答陈卫珍女士等]
徐水良文集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獄中舊文:批判“四個堅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关注农民问题
·就农民问题致信人大及政府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修改稿)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无法阅读
请从下面点击阅读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陈卫珍女士等


徐水良


   

2015-1025日


   

   对于明显是特线神棍的污言秽语的谩骂,尤其是对于我个人的谩骂,我无需回答,网友自有辨别能力。但对于陈卫珍女士等等的许多说法,牵涉到许多原则性的问题,尤其对于中国民主运动一再离谱的攻击,从道义责任出发,我必须给予批评和回答。我与陈卫珍有过多次争论,大多是对于中国民主事业的原则问题。那是我必须为中国民主事业做的事情。如果你认为那是什么老当益壮的愤青,那随你便。我想,对于这个问题,读者也同样能够分辨,我回答的那些问题,是不是重大的原则问题,应该不应该回答?需不需要回答?
   徐水良
   
   2015-10-25日
   
   2015-1025日
   
   在 10/25/2015 11:39 AM, 陈卫珍 写道:
   本人再次声明自己的观点:
   ​1,在十年内,绝对反对武装暴力革命!
   ​2,对于目前在国内第一线战斗着的民主人士以及为着自由和民主而舍弃了自己的青春、生命以及各种现实好处的人们,致以深深的敬意!我相信历史会记着他们的。
   
   3,对于目前普通大众的民主运动,没有太多讴歌的激情,但也没有贬责的愿望。但对于普及大众的民主和自由意识,大力支持。
   4,对于徐水良先生这样的人物,再次界定,一个老当益壮的“愤青”
   
   在 2015年10月25日 上午11:34,xushuiliang01 写道:
   
   陈卫珍女士,你对狭义民运圈不了解,那情有可原;但你对伟大的全世界众所周知的中国民主运动那种攻击,实在让人难以接受。所以,本人有道义上的义务维护和捍卫中国民主运动的名誉。如果有什么“激情万丈,义愤填膺。”我想大家都能理解,这是中国民主运动和中国支持自由民主的人们,面对敌意攻击时,应该采取的态度。也希望你理解:中国民主运动不是可以听任中共、中共特线和仇恨中国民主运动都的人任意污蔑的。
   
   徐水良
   
   2015-10-25日
   
   
   在 10/25/2015 11:23 AM, 陈卫珍 写道:
   徐 水良先生,您说我什么都不懂,我承认,我从来就没有承认过我懂什么。
   
   但是,在这样的公共平台,允许每个人都能够按照自己的认知程度或者是良心的真实判断来发表言论,是最基本的自由 实践。在您那里,怎么就会变成了爱显摆,爱表现?而且就容不得别人跟你的观点有丝毫的不同。可见,您嘴上喊着追 求自由和民主,价值观深处是充满了专制和傲慢!
   
   我也不客气地说,这也是绝大部分所谓民运精英生命中的撕裂,言行不一。
   
   我看来看去,您只不过是在理清一个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的概念区别。然后就如此“激情万丈,义愤填膺。”
   
   我理解,就您那点气度,很正常
   
   在 2015年10月25日 上午11:15,xushuiliang01 写 道:
   
   陈女士,说句不客气的实话,我觉得你总是什么也不懂,可是每次总是要摆出一副理性样子讲些表面有理、实际毫无道理的道理的胡话,来装公道,来显摆,来表现。
   
   中国民运,中国广义的民主运动,是中华民族的伟大运动,包括参与者数以千万计的伟大的八九民运和一系列运动,它虽然遭到暂时的失败,但它必将取得伟大的胜利。你陈女士一再攻击污蔑的革命,但中国民主运动,就是要用革命来推翻中共的残暴统治,在中国建立自由民主社会。中国民主运动,毫无疑问,将以中华民族历史上无比伟大而光辉的运动,名垂青史。中国民主运动的先烈们,包括八九民运那些无英雄忘我的烈士们,将永远铭记在中华民族的心坎里,将永远是中华民族的光荣和骄傲。
   
   这个伟大的民主运动,绝不会像陈女士所说的:“中国的民运,将会如中共的遗臭万年,既作为对立也作为陪衬,成为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大嘲讽和污点,载入史册!”
   
   未来的历史将会证明,陈女士和许多仇恨中国民主运动的人,尤其是无数中共特线人物,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恶毒污蔑,将无损于中国民运的一跟毫毛。
   
   作为文革后,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最早开创者和命名者,本人为规模早已远超苏联东欧总和的中国民主运动,感到骄傲。并且将永远为维护并捍卫它的伟大名誉而奋斗。
   
   是的,中国的狭义民运圈,早已经是一个沦陷区,已经是一个黑暗污秽的沦陷区。但是,狭义民运圈和中国广义的民主运动,是两回事。这个狭义民运圈,早已不再是中国民运的真正代表。
   
   那些不得不在狭义民运圈中异常艰难的情况下继续奋战的人们,才是中国民主运动真正标志和脊梁。
   
   徐水良
   
   2015-10-25日
   
   以下邮件原标题:中国民运的悲催与可怜
   
   在 10/25/2015 09:41 AM, 陈卫珍 写道:
   
   中国的民运,在今后的历史书写中,将是一个吊诡而讽刺的角色!
   
   中国的民运,将会恰如中共暗暗地感谢日本的侵略,因为是日本的邪恶,成就了中共的厚黑。同理,也是因为中共的厚黑,让丑陋的民运中的绝大部分人暂时显出低劣的存在价值。
   
   中国的民运,将会如中共的遗臭万年,既作为对立也作为陪衬,成为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大嘲讽和污点,载入史册!
   
   我真诚地相信也期待,还是有那么一小部分的人们,将在历史的星空闪烁,但是他们现在还沉默在人们的视线外。
   
   那些招摇、聒噪,吃着人血馒头的民运之星们有祸了!
   
   赶紧悔改认罪吧!唯一的出路,悔改认罪吧!
   
   
   在 2015年10月25日 上午9:23,陈卫珍 写 道:
   
   徐水良先生,你对基督教的认识,让我感到你是一个糊涂的糟老头!
   
   您对民运圈的认识,让我认为您确实是一个精明的老者!
   
   我为您祷告,希望您把自身中糊涂和精明之间的地带打通。
   
   上帝祝福您!
   
   陈卫珍
   
   在 2015年10月25日 上午9:15,xushuiliang01 写 道:
   
   郭永丰和这个邮件组的人,绝大部分对狭义民运圈很不了解。相当幼稚。
   
   其实,狭义民运圈,比你们想像的还要污秽一百倍,包括被许多人吹捧、被这里的人赞扬的名人,大多数是坏蛋,属于一批最坏的坏蛋。我这一辈子碰到的坏人,尤其是这辈子碰到的那些最坏的坏蛋,绝大多数,百分之八九十以上,是在狭义民运圈中碰到的,尽管我碰到的人成千上万,狭义民运圈的人只占我碰到的很小一部分。
   
   但是,狭义民运圈,又比你们想像赞扬的高尚一百倍。一些人忍受贫穷和痛苦,忍受特 线们的造谣诬蔑,忍辱负重,埋头苦干,为中国民主事业奉献自己的生命和一切。
   
   因为,狭义民运圈不是一个统一的阵营。按胡锦涛的说法,中共控制了民运人士的80%以上,提供了民运经费的80%以上。被中共控制的80%,按过去的说法,这些叛徒特务,大多变成流氓无赖,失去做人底线。但是,他们却由有组织的强大的国家力量在支持,被以各种手法,包括唱双簧的手法等大力捧抬和吹捧。
   
   但是,没有受中共控制的另外的百分之十几,他们却是在极其艰难的、可以说是历史上罕见的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以坚韧不拔的毅 力,坚定不移地坚持着,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在奋斗。但是,他们却被中共强大的国家力量及其在民运中的占绝大多数的特线所打压、封杀,造谣,污蔑。却得不到什么支持。他们是分散的,甚至很难相互支持。
   
   徐水良
   
   2015-10-25日
   
   在 10/24/2015 04:48 PM, 陈卫珍 写道:
   哎,民运,尤其是海外民运,不仅仅成了名利场,还成了淫乱窟。
   
   在 2015年10月24日 上午4:29,中国民主 写 道:
   http://www.xinyangzhongguo.com/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55&extra=
   
   作者:郭永丰
   历朝历代执政掌权者
   都由盗匪集团轮流坐庄
   你方唱罢我登台
   扛着千古不变只是变换了姓氏的大王旗
   在这样的国家没有真正的公平正义
   有的只是强势的欺凌弱小与欺软怕硬
   尤其来自官府的有恃无恐与肆无忌惮
   好民不与官斗谈政治色变
   是这种国家的人民为求自保的公理
   但却在遭遇任何强势凌辱时一律都不得自保
   全都是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
   于是便让很多弱者自觉清醒过来
   这应该是符合神的公义被神所兴起来的
   专门跟这个邪恶极致的流氓政府相抗争的
   但由于这些人都不认识神根本就不了解神的道
   也便只是按照自己想法偏行己路任意而行
   很多斗争方法都是从流氓政府那里所学来的
   
   在对手面前由于自己的猥琐污秽龌龊就很难站立得住
   结果斗了很久全都灰头灰脑搞了个一事无成
   但还在各自鼓吹自己多么威武雄壮非常了不起
   什么驰名中外千古留名的超级大领袖和大英雄
   还攫取国父民运之父等等至高荣誉称号自鸣得意
   一个比一个牛逼的头衔与光环让人忍俊不禁应接不暇
   究其所做实事则一个比一个无限渺小狭隘
   甚至微乎其微没有给后人留下丝毫的功效
   所留下来的只是一个瞬间即逝的事件的铭记
   再无任何别的确实能造就新生命茁壮成长的因素
   多么可怜楚楚但是还依然好高骛远昂首挺胸的牛人们啊
   
   这些人本来都是神的宝贝
   却因不认识神把神的道完全屏弃了
   完全按照自己的私欲一意孤行
   无法做到神合用的圣洁而高贵的器皿确实被大用的
   最终还是被神所抛弃
   这就像以色列人的被拣选
   神把流奶与蜜之地的迦南美地全部赐给他们了
   但他们不自尊自爱不洁身自好切实检点省查自己
   而是变得如同迦南人一样邪恶污秽了
   这种事实究竟怪得了谁
   神只好让他们在荒漠流浪四十年
   四十年之后帮助他们清理了一些恶到极处的迦南人
   但由于以色列民的继续悖逆顽梗与污秽
   神终究没有帮助他们把迦南人全部清除掉
   最终他们只能与迦南人同居
   坚守不住律法的以色列民便不断被神抛散列国被掳
   凡是神派来警告以色列民的先知基本都被杀死了
   因为这些悖逆的人认为是这些先知在故意诅咒他们
   而不是神在委托这些先知不断传话警告给他们
   如果不是神仅仅凭借一个先知的传话又能产生什么实质性的效果呢
   直到神与人的关系完全隔绝
   
   神仍旧爱着他所创造的罪孽深重的世人
   最后就派自己的独生子耶稣道成肉身来到人间
   还是被罪行累累的以色列民给杀掉了
   复活之后的耶稣首先要救赎的还是这些人
   但这些悖逆之子就是不信耶稣的一套
   结果福音被迫传给了外邦人
   让外邦人的很多国家确实都兴旺发达了
   如大英帝国与美国的兴起
   虽然大英帝国伴随着各殖民地的独立缩小了疆域
   却把文明法治三权分立的政体传给了殖民地
   这致使独立后的印度立刻就步上了宪政民主社会
   假若中国不是被蒙古族或满洲族所灭亡
   而是也被大英帝国殖民了若干年
   独立之后的中国岂不早日民主了
   还用得着我们这些后人如此劳心费神
   且费尽心机甚至浪费全部生命搞民主吗
   可惜沾了些许恩泽与光芒的只有香港和台湾一隅
   
   中国的民运人士们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