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習近平扛不起的共產主義大旗──太子黨的合法性危機恐懼]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格勃”——写在“6、4”前
·牟传珩: 社会的两种秩序公式
·牟传珩:社会的私约与公约
·牟传珩:不公的起跑线——“弱势补充原理”
·牟传珩:张望
·牟传珩:回顾中美关系:对手还是伙伴——“胡布会谈”前瞻
·牟传珩 :老伙伴、新发展——中国“俄罗斯年”的弦外之音
·牟传珩:中国与欧盟——隔着篱笆的“牵手”
·牟传珩:宿怨难了的远亲近邻—后对抗时代中、日关系走势
·传珩:中印关系:地区利益的竞争对手
·牟传珩:中国周边问题多多
·牟传珩:双胜都赢圆和原理
·牟传珩:多边形棋盘,两张餐桌——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
·牟传珩:散文诗:我是荒石(外一首)——为重获自由而作
·牟传珩:是否“新的弗里曼”——积极妥协赢得利益
·牟传珩:美国何以鹤立鸡群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的现实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从杜勒斯到基辛格
·牟传珩 :后对抗时代俄罗斯重病缠身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德国处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習近平扛不起的共產主義大旗──太子黨的合法性危機恐懼

   
   来源:<动向>
   
     民間「非共」思潮席捲全國
   


   
   
     正當海內外輿論廣泛聚焦,《學習時報》公開習近平在中央黨校縣委書記研修班學員座談會上的講話,首次表態「搞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就是為了實現共產主義」這一命題時,近日中共當局高調大談「共產主義」信仰。為此,共青團中央特別推出了「我們要做共產主義接班人」的口號,卻遭到網上民意的激烈反彈。
   
   
   
     北京政協委員、紅色太子黨任志強說自己被這句口號騙了十幾年遭五毛們圍攻後,九月二十二日更撰寫了長文,詳細闡述了「共產主義接班人」表述的荒唐可笑。接著,中共團中央宣傳部長赤膊上陣,親自寫文章攻擊任志強,招致地方共青團組織一哄而上。而黨喉舌《環球時報》則緊跟助陣,進一步挑釁民意,結果激起更大的反對聲浪。一時間,來自網絡的民間「非共」思潮,席捲全國,已經導致中南海陷入了空前的合法性危機。即使中共鷹派少將羅援也承認,現在的民心向背是:「你不罵共產黨、不罵毛澤東,都不好意思上這個網。」
   
   
   
     九月八日,中紀委書記、太子黨王岐山在「二○一五中國共產黨與世界對話會」上,首次談到中共合法性問題,並強調其源自歷史,是人心向背決定的,是人民的選擇。
   
   
   
     王岐山自證「合法性」的悖論
   
   
   
     王岐山如此自證執政合法性,不過是意識形態宣傳的一貫邏輯。他從貌似合理的前提出發,暗含貌似合理的邏輯推論,但結果卻推出了一個自我指涉的矛盾式,使之陷入了無法解脫的兩個自證悖論:
   
   
   
     其一,如果中共暴力奪取政權成功就具有合法性,那麼世界上就沒有任何不合法的政權產生,人類對政權合法性的追問與證明就失去了現代意義。據此邏輯便可得出,作為前朝國家人格的繼承者──國民黨政權,曾經也是打敗滿清統治的勝利者,也可謂是「歷史的選擇」「人民的選擇」,共產主義的暴力推翻,豈不就是非法性的暴亂反叛,本身就不具有正當性?其二、如果王岐山認為國民黨取得政權後背叛初衷,搞「一個主義、一個政黨、一個領袖」,拒絕還權於民,已喪失合法性,因此中共的「暴力革命」具有正當性,那麼今天中共同樣拒絕「一人一票」,而且將「一個主義、一個政黨、一個領袖」發揮到極致。以王岐山的自證邏輯,豈不是在自己解構自己的合法性,並由此證明了今日中國民眾對中共政權還以革命,同樣有了政治正當性。其實,王岐山當此之時,強調中共執政「合法性」的隱情,就是中共太子黨們已經深陷於執政合法性危機的恐懼。
   
   
   
     中共以往的「共產主義」說教,早已陷入在當今中國是代表無產階級、還是資產階級的兩難境地。如此自我解構的政治信仰,決定了他們在以市場經濟為執政的條件下,不可能成為勞資衝突的中立人或仲裁者,其「三個代表」更是非驢非馬,自我否定。由此驗證了其共產主義的精神支柱早已癱塌,其執政合法性更是失之無據了。
   
   
   
     然而,習近平上台初始就逆潮流而動,刻意要挽救頹勢,重整共產主義旗鼓。二○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他指出:「堅定理想信念,堅守共產黨人精神追求,始終是共產黨人安身立命的根本。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信念,是共產黨人的政治靈魂,是共產黨人經受住任何考驗的精神支柱。」二○一三年一月五日,習近平強調:「共產黨員特別是黨員領導幹部要做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的堅定信仰者和忠實踐行者」,接著又大談「革命理想高於天」。由此可見,習近平刻意要在中國大陸,將一直萎靡不振的共產主義推向高潮的用心所在。
   
   
   
     共產主義遭唾棄太子黨兔死狐悲
   
   
   
     其實,在二十世紀,世界範圍內導致了人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以同類為仇恨或消滅對象的暴政:一是希特勒、墨索里尼的國家法西斯主義,它主要以侵略或征服其他民族、稱霸或統治世界為野心,以虐待、殘害或屠殺同類為對象,在全球範圍釀成世界大戰,給整個人類造成了無法彌補的生命、財富和精神損失;二是馬列共產主義,激化階級鬥爭的暴力革命,主要以消滅政治異己,鎮壓人民反抗為特徵,和打擊、迫害或消滅有產階級為對象,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開闢了另一個紅色恐怖的世界,在每個以「蘇維埃」為模式的國家中,都無一例外地不僅製造了國內政治對抗,也「輸出革命」,釀成對同類的殘酷迫害和無情鬥爭的惡果。
   
   
   
     二○○七年,在深受共產主義災難的烏克蘭首都基輔秘哈伊爾廣場,烏克蘭總統尤先科公開呼籲國際社會譴責共產極權政權。他表示,「全世界譴責共產主義暴行的時刻就要來了!」尤先科在此次活動上特別強調:在譴責共產極權主義以前,烏克蘭必須穿上「潔白的襯衫」,去掉身體裡共產極權的烙印。他表示,布爾什維克罪行、史達林罪行、法西斯罪行,他們都具有一個性質,就是「仇恨人類」。記得美國總統布殊在華盛頓出席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揭幕儀式時,將共產主義比作恐怖主義,稱二十世紀是人類歷史上死亡最慘重的世紀。他說,共產主義在這個世紀裡奪走一億人性命,光是在中國就有數千萬受難者。
   
   
   
     二十世紀人類的慘痛歷史永遠銘記:無數中國人,在鎮反、反右、文革等歷次運動中死於非命;柬埔寨人被刺死於波爾布特的殺戮戰場;東德人遭射殺在柏林圍牆上;波蘭人被屠殺於卡提恩森林;伊索比亞人被屠宰於紅色恐怖;摩斯基多印地安人死於尼加拉瓜桑定獨裁政權;而古巴人則溺死於投奔自由的海洋上。
   
   
   
     在共產主義陣營土崩瓦解的今天,許多國家都像送瘟神一樣,盡一切可能迅速地拋棄共產主義歷史,「暴力革命導師」列寧的雕像,也早已被紛紛推翻粉碎,而那些以「階級鬥爭」為噱頭,殘害人民的大大小小劊子手們,也無不遭到正義的審判。由此可見,共產主義大旗在世界範圍內早已破落的現實,和所有以「蘇維埃」為模式的執政黨,都毫無例外地遭到普世價值唾棄的結局。
   
   
   
     日前,中共鷹派少將羅援接受陸媒採訪,談到遊歷羅馬尼亞的體驗,感慨共產主義落敗時,大有兔死狐悲之感地說,「共產黨人連骨灰都難留」。其實他是對那些血債纍纍,殘酷實施了反人類罪所遭到歷史報應者的命運的由衷恐懼。作為中共太子黨的羅援,發出如此強烈的恐懼,立即引發輿論的廣泛熱議,被認為這正是在今日中國當權的「少東家」們,集體心聲的生動寫照。當此之時,曾抨擊前蘇共倒台竟無一「真男兒」的習近平,又豈能螳臂擋車,扛得起共產主義這面早已破落的大旗?
(2015/10/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