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
孙丰文集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

   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
   
   
   1、何为理直?何为气壮?
   


   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在〝理直〞中,〝理〞是中心语,〝直〞是补充〝理〞的修限成份。因〝直〞是形容词素,描述中心语〝理〞的状态。直即畅通,畅通也就是理的无矛盾,理的无矛盾即能够自圆,即理值为真。因而〝理直〞就是理值的为真。
   
   〝气壮〞也是偏正组合,〝气〞是人的精神,〝壮〞是精神所处的状态--不慌乱,有信心有底气。人的精神所以沉着、坚定不乱是因他知自己理由正当且充分。所以理直是条件,是前提,气壮是条件支持下的心理达到的状态。因而理直是因,气壮是果。
   
   2、成语〝理直气壮〞的意思是:
   
   气壮做为人的精神的状态,是需要条件支持的,这个条件就是所恃的理由的正当性与充分性。但是并不能翻过来说--理的直不直〔即一道理的真假〕却不需精神坚已坚定的支持,〝理直〞只需证明。证明就是严格的逻辑推演。因为〝理〞就是有因果联系的语文结构。而〝直的理〞即真理就是因果关系具有必然性与普遍性的理。它只要求证明的正确不问精神的牛不牛。如我们多次说过的哥白尼与伽里略的理论都真但都不气壮,而刻卜勒甚至是为证明迷信,可以说他是反历史而动得出三定律,只要道理为真就不管你反不反动。有两句古话:一是俗语:酒香不怕巷子深,二是有理无须声高。
   
   因而我们有正当理由提醒团中央:共产主义并不是一个客物,而是一个知识或一个道理。无论知识还是道理,都可能为真亦可能为假。无论知识还是道理,都是对不同概念关系的严密的联结,其知识或道理在值上的真假,是可以通过对概念关系的分析而得到证明的。
   
   3、共产主义是不是骗术乃是理性的证明问题,与气不气壮完全无涉。要说气壮的话,帅哥薄熙来最牛,在他的唱红被温家宝抵制讽讥时,你看他那个表演。请团中央与环时回个答,气壮不气壮?再看他为利用王立军阐明的理由正当不正当?当他那纨绔少爷在英国的风流丑闻满天飞时,你看他在人大会上对媒体的反驳气壮不气壮?你再看他在王立军事发之时为开脱谷开来说的那席话凛然不凛然?人大记者会上薄熙来口里的的谷开来比烈女还烈女,比圣母还圣母,可一转眼到济南庭审同一个谷开来在薄熙来口里又成了潘金莲式的婊子!
   
   所以老孙说〝气壮〞不是不变规律,不是必然性学问。〝理直〞不需气壮来支持。团中央宣传部发表《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其实是出于心理学的装腔做势或虚张声势。
   
   这篇文章是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大势已去,〝共产主义是骗人的神话〞已成人类共识。在共产主义制度度兵败如山倒的剧变背景里,邓小平讲了〝不出头,不争论,韬光养晦发展自己〞,
   
   江、胡、习也都一再发出亡党亡国危机警告的背景下出笼的。因而它的出笼就必定是冲着某种趋势,是为避免或粉碎某种随时可能发生的事变,否则就不能解释他们何以想到写这样的文章。如果他们不是在自己心里先已完成接受并承认了历史的这种趋势,并把这种倾向理解成势不可免,他们又怎能想到写作此类文章去避免将至的倾向呢?
   
   4、怕半夜鬼来敲门者肯定做了愧心事,身正良善者不担心被人报复
   
   若社会主义真优越还用担心和平演变?还反什么修正主义?还防什么资本主义复辟?东施若美如天仙还用得着效频?所以说〝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这种信誓是由〝不出头,不争论〞久憋而生,是对〝共产党已陷于人心尽失〞,〝共产党已走上了亡党毁国的危机〞的承认而发,是从共产主义理想就是骗术毒鸩的认定里自然而然的滋生出来的。为什么欧美国家不发生对自己制度是骗术的争论?因为那里不存在制度欺骗人民的事情,人民设有这样的经验,当然提不出这样的问题。
   
   如果李鹏不认为六、四屠杀是千古之罪的话,他又何必一再撇清自己?如果江泽民不怕身后事他又何必一二再再二三地老人干政?共产主义是毒瘤这不只是良知者的共识,也是共产党所有上层人士的共识,只是他们就是罪恶的履行者,没有对罪恶做出承担的勇气罢了。因而说那声
   
   言要〝理直气壮地高扬旗帜〞者正是基于确认共产主义罪恶垒垒者,那誓言〝共产主义理想没
   
   有欺骗中国〞者正是确信共产主义坑害了中国,坑害了中华民族的人。
   
   
   5、基于人类历史趋势势不可挡,他们才对自己的灭亡发出挽歌
   
   因而团中央宣传部的此文与《环时》发表的《共产义理想没有欺骗中国》都是以明知共产主义病入膏盲,被人类一点下留地扫进垃圾就在脚下,出于共产主义必亡的承认才呼喊出〝理直气壮地高扬伟大旗帜〞,其关定贼的不打自招。设有共产主义就是骗术与毒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饮鸩的心理肯定,就写不出《共产主义理想没有欺骗中国》。因共产主义本身就是一个知识,一个道理,它若不是骗术不造成人类灾难就不会引发人类对它的关注与辩论。从古代希腊至今洋洋近二千六百年,从战国至今天也是二千六百年,产生了多少主义,多少学说,怎么别的主义别的学说都没被评定为欺骗邪说?唯独老马的共产主义与希持勒的国家社会主义被定为欺骗呢?
   
   因为共产主义是骗术是中国共产党人心底里实关在在地接受并肯定了的!这两篇文章就是他们承认的证明。
(2015/10/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