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郵筒的糾結]
悠悠南山下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郵筒的糾結


劉細良 (香港)

   
   香港蘋果日報 2015年10月17日
   
   【讀書好×果籽】


   
   郵筒的糾結

   
   
   郵筒上因有皇冠標誌要「改裝」,這種阿Q式的精神勝利去殖民地大法,香港人是想不出的。香港人如果真的有戀殖情意結,是因為在帝國殖民時代,反而可容忍差異存在,不強求集體一致愛大英帝國。
   
   1989年,我首次蹅足台灣雲林的農村,晚上同鄉土作家及村民一起談天,我第一次知道老農民他們會說流利日語,然後他們告訴我國民黨政府是外來政權,台灣鄉村建設是日治時期留下的。香港人對日本五十年殖民統治台灣認識不深,因為日治時期在1945年已告終。殖民經驗對台、港兩地,不是抽象的帝國主義壓迫理論,而是活生生的歷史糾結,就在人們心內。這感受比內地愛國憤青、空喊民族主義口號的官員,複雜得多。
   
   今年初,台灣出版界朋友送給我一本書叫《灣生回家》,是關於日治台灣的紀實故事,1895至1946年間在台灣出生的日本人叫「灣生」,當時在政府鼓勵下日本人曾大量移民台灣,開發台東、花蓮。他們在日本戰敗後被國民黨集體遣返,歷史稱為「引揚」,人數達32萬之多,身上只准帶1,000日圓,回國後受到歧視,從此不再輕易表露灣生的身份。這代人大部份已離世,其中一個灣生後代田中實加,中文名叫陳宣儒,下決心追尋母親的歷史,帶着僅存的灣生老人,再次蹅足他們的「家」。《灣生回家》已拍成紀錄片,另一套描述日治時期嘉義棒球隊打入甲子園故事的電影《Kano》,在台灣大收旺場,《海角七號》也是流露對日治台灣的緬懷。這年頭,共產黨官員民族主義反殖上腦,連英治留下幾個舊郵筒也要對付,不知有沒有電影公司會發行《灣生回家》這套政治不正確的紀錄片。
   

帝國原罪

   
   所謂台戀日港戀英,是民族主義者道德譴責批判姿態。在帝國殖民的回憶中,並不一定是外來政權瘋狂壓迫、搶掠資源、民不聊生,而殖民地結束之後的民族國家,也不代表人民當家作主、勤政愛民、安居樂業,更多在非洲亞洲的現代史,是民族國家比殖民地更不寬容,更追求單一化純潔性,內部壓迫更甚。當然民族主義者會歸咎於殖民者挑撥離間,製造分化,但大家又有否想過,民族國家為何會比帝國殖民者更大規模用暴力對付「他者」?印巴獨立引起的人道悲劇,直至九十年代仍發生烏干達種族屠殺,中國「半殖民半封建時代」有否發生文化大革命之類的群眾集體暴力互相迫害行為,法國統治越棉寮時,有出現過波爾布特式的階級血腥清洗嗎?這真的全部是殖民地埋下地雷嗎?
   
   《Empires in World History: Power and Politics of Difference》是近年在歐美史學界勃興的帝國史研究作品,中文譯本《世界帝國二千年》剛出版,在今天民族主義昂揚,反殖整風在港蔓延之際,香港人更應該多點讀帝國歷史。作者Jane Burbank及Frederick Cooper開宗明義表明,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主權至上的「民族國家」,歷史年紀還不滿60年,反而帝國是更長久的國家型態,而帝國崛起雖然是來自軍事力量壓迫,但帝國的長期存在卻是更值大家深思。帝國是不斷向外伸延,把不同民族拉進來,而在帝國治下各民族的差異就更加被凸顯出來,帝國的政體設計,就是預設了用不同方式治理不同民族。對帝國管治而言,就是實踐「差異政治」,包括接受多元種族、文化、習俗及宗教,帝國要求不是全體一致性,而是尊重能代理帝國管好自己友的中間人。
   

差異政治

   
   我們對書中所闡述的帝國治術相當熟悉,因為香港曾經是全球最大帝國的一員,也因帝國之名而提早進入全球化世界,殖民帝國的「就地而治」,重用代理人,接受差異,我們一一認識,尤其是對照起今天民族國家主權至上,充滿排他性,抹去差異的境況。環顧世界現代史,脫殖後民族獨立的國家,對國內種族差異比帝國殖民時代更難容忍,才有各種人道危機出現。
   
   香港、台灣,都是大清帝國崩潰過程出現的「異類」,今天在民族國家復興過程中,必定難以接受這種差異,本來一國兩制曾經令人認為是有政治想像的空間,但最終仍然是在主權至上的觀念下,剷除一切差異,這才是「去殖化」的原委。有人指今天中國是重建中華帝國,我想共產黨即使有此意圖但沒有帝國治理的能力。不信?就比較一下清帝國對西藏、蒙古、回疆、雲南土司的治理手法,再對比今日民族國家的粗糙手段,自會有答案。
   
   
   2015-10-18日轉載
(2015/10/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