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最终(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8)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6) 高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第三节 乌托邦及共产主义式的财产所有制
   
   
     一、 十六世纪以来种种乌托邦式的财产所有制观念产生的原因和特点
   

     专制政治财产所有制的不公正表现为国家权力是财产所有权的前提,财产所有权是一种政治特权,国家权力体系之外的社会成员没有或者缺乏受到法律保障的财产所有权。 资本主义初期的财产所有制的不公正表现为,被视为自然法权的个体财产所有权,在行使过程中没有受到体现共和良知的法律限制,不同个体财产所有权之间形成了没有互利精神的互相剥夺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中,财富向一小部分所有权集中,而集中了的财产又成为实际确定个体权利的尺度,成为剥夺劳动价值的力量。
   
     由于前述两种财产所有制都是私有制,于是,在某些思想者的视野中,私有制就成为社会不公正和人类苦难的根源, 而为了消灭社会的不公正和人类苦难, 就必须首先抛弃私有制。 种种乌托邦式的财产所有制的观念就在这些思想者的理性中产生了。
   
     尽管以乌托邦主义定义的社会理想有许多种,但是,这些社会理想在财产所有制的领域内,都基本遵循着共同的原则, 即否定个体财产权的公有制,劳动成果的绝对平均主义分配,以及统一计划下的经济活动。这些共同的原则就构成了种种乌托邦式的财产所有权的基本特点而在共产主义理论中,上述基本特点得到了最充分的体现。
   
     乌托邦式的财产所有制观念虽然是起步于对罪恶和不公正的憎恨, 对私有制的失望。然而,对罪恶的憎恨并不直接等同于善;对不公正的憎恨并不总会产生公正;失望之后的重新选择也并不总是意味着希望。
   
     二、 乌托邦及共产主义式的财产所有制违背了生命自由的原则
   
     自由是生命的原则,多样化的个性和个体的自由权利是整个人类体现自由精神的前提。 而个体财产所有权是个体权利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个体财产所有权是生命创造个性所必须的物质条件的法律保障,是生命创造多姿多彩的生活方式所必须的物质基础的法律保障,是个体自由的法权意义上的财富基础--所有权是主体对客体的权利,因此,对个体所有权的确认,就是对个人的主体资格的确认,而主体资格是自由的前提。
   
     剥夺了个体的财产所有权,就意味着剥夺了生命选择多样化的生活方式的自由,就意味着生命失去了创造个性的可能;乌托邦及共产主义式的公有制则意味着所有人都被迫接受同一种生活方式,意味着生命只能成为一种无个性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生命个体的自由就既无可能, 也无必要。 因为,个体权利是自由的前提,创造具有个性之美的生活方式是自由的基本要求之一。
   
     乌托邦式的社会理想为了消灭不公正,而剥夺了个体的财产所有权。 这就如同为了防止出现强奸而把所有男人都阉割了一样愚蠢。乌托邦主义强调共同的利益和意志,以避免个体权利绝对性观念所造成的弱肉强食的兽性的社会,其动机显然是善良的,但是,其方法却违背生命的自由原则。 因为,个体权利是共同利益的基础,个性是共同意志的基础,否定个体权利的共同利益,只意味着对自由的压抑,因为,个体丧失了权利,就只能成为所谓公共利益的奴隶; 否定个性的共同意志只意味着生命单调贫乏,而自由最激动人心的表现之一,便是生命个性之美的丰富多彩的展现。 所以,即使从最善意的角度理解,乌托邦及共产主义式的公有制也不过是退化了的共和精神,是缺乏自由美色的苍白的善意。
   
     三、 乌托邦及共产主义式的财产所有制堵塞了生命活力的源泉
   
     竞争创造了生命,优美的或壮丽的命运都是在竞争的锋刃上展现出的舞步。 生命在竞争中超越自身并创造新的生命个性之美,在竞争中超越宿命并创造新的生活意境。 竞争是生命的活力源泉,生命的创造意志只在竞争中铸就,而创造意志是自由精神的另一种表述。
   
     竞争需要规则,不依据文明的规则竞争, 就依据兽性的规则竞争。 人类的政治史就是不断追求文明的、公正的竞争规则的历史。 从某种意义上讲,专制政治财产所有制和资本主义初期的财产所有制的不公正, 就在于竞争规则的不公正。
   
     生命竞争的公正性首先应当表现为个体法律权利的平等,而不应当表现为竞争结果的一致。 如果事先就确定竞争只能产生无差别的结果,竞争就失去了动力,就没有必要了。 必须明白,人只能因为是人而享有平等的个体权利,并不能仅仅因为是人而自然享有财富。拥有财产的权利是财富的可能性,它来自于法律,它体现竞争规则的公正;实际享有的财富来自于创造价值的智力和体力劳动,它体现竞争的结果。为了体现公正,竞争规则必须平等。 同样,为了确认公正, 竞争结果必须是对优胜者的奖赏。
   
     生命过程是多次竞争的连续和多种竞争的重叠,因此,生命竞争的公正性还应当表现为,某一次竞争的优胜者,不能将他的胜利成果转化为另一次或另一种竞争中的权利上的优势,而某一次竞争中的失败者,也不因其失败丧失或削弱了下一次或另一领域的竞争的权利。换言之,竞争的优胜者不能因其胜利而拥有再竞争的规则上的特权,竞争的失败者也不能因其失败而丧失再竞争的平等权利。每一次竞争的结果都产生优胜者和失败者,但是,每一次竞争都必须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开始;竞争的结果是以差别为原则的,而竞争的平等规则则是长存的。
   
     乌托邦式的财产公有制似乎也在寻求社会公正,但是,它是以否定生命竞争的前提,即否定个体财产所有权,作为社会公正的起点; 以无差别地享有创造价值的劳动的结果----财富,作为社会公正的终点。 衡量占有财富的尺度,不是劳动所创造的价值,而仅仅是抽象的人。 这似乎是一种伟大的善意,但是,在那善意中却隐藏着一双懒惰者的狡诈的眼睛。 同时,由于乌托邦式的财产所有制以绝对平均主义的目光注视社会公正,竞争便不可能存在。而丧失了竞争意志, 生命就只能在软弱和怯懦中堕落, 同时在堕落中更加软弱和怯懦。
   
     专制政治和资本主义初期的私有制,因为竞争规则的不公正而造成了竞争本身的不公正。 这种不公正也确实曾经是人类苦难的根源之一。 但是,应当否定的是不公正的竞争规则,而不是竞争本身。 乌托邦式的理性却以绝对平均主义的享有财富的观念,扼杀了竞争的意志,从而堵塞了生命活力的源泉。 乌托邦式的财产公有制为了消除不公正,而设计了一种懒惰者的公正,一种使生命趋向软弱和怯懦的公正。那么,这种公正只配给懦弱的懒女人当手纸。
   
     在我看来,公正不仅要求竞争规则的平等,即个体权利的平等,而且要求确认竞争结果的差别性,即以劳动的价值作为衡量实际占有财富的尺度。 这样的公正才是使生命向上的因素, 才是使生命保持创造性意志的因素, 才是与生命的自由原则一致的公正。
   
     兽群间的竞争以弱肉强食为原则,竞争中弱者和失败者连生存都失去保障。 某些人否定竞争,往往出于对这种兽性原则的恐惧式厌恶;某些人肯定竞争,却又把兽性的生存竞争原则当做人类的生命竞争原则。 人群间的竞争当然不能遵循兽性的原则,当然要体现出人所应当具有的文明性。 从共和精神出发,对于竞争中的弱者和失败者社会有义务给予扶助。 但是,这种扶助不能表现为对竞争的否定,不能象乌托邦式的理想那样确认平均主义的合理,而应当表现为,给弱者提供强化竞争意志和能力的条件,给失败者提供进行再竞争的物质可能和不可剥夺的平等的法律权利----扶助是为了竞争,竞争中又必须体现共和的良知。
   
     四、 共产主义乌托邦的财产所有制是紫黑色的实践
   
     如果说共产主义乌托邦的理想在观念领域还是一种苍白贫血的善意,那么,在实践领域中,它却只能造成紫黑色的罪恶,那紫黑色是无数血迹的重叠。
   
     共产主义乌托邦的理想确认一种否定个体权利的共同利益,然而,不以个体权利为基础的共同利益在实践中只能异化为剥夺个体利益的抽象利益;共产主义乌托邦的理想确认一种否定个体意志的共同意志,然而,不以个体意志的自由展现为前提的共同意志,在实践中只能异化为压抑个体自由的极权意志;共产主义乌托邦的理想确认一种无个性美色的共同生活,然而,没有个性选择余地的共同生活,在实践中只能异化为集中营式的生活方式。所以,共产主义乌托邦的理想不是使生命在崐多样化中日益丰盈的因素,而是在唯一性中日益枯萎的因素。
   
     无个体权利的共同利益,不以个性为前提的共同意志,没有个性选择机会的共同生活,只能造就专制极权政治的社会基础。 同以往专制政治相比,源于共产主义乌托邦的专制极权政治更卑劣,因为,它更伪善;因为,它是以共和精神的名义对民主意识的否定; 因为,它是产生于一种所谓至善理想的现实的罪恶;因为,它是以人类共同幸福的造就者的资格造就的社会苦难; 因为,它以追求权利平等的名崐义否定权利。
   
     事实上, 各种乌托邦主义也往往都设想一个仁慈的、聪慧的、乌托普斯式的绝对权威作为社会的最高立法者。 乌托邦主义要求人们相信,民主程序之外,还可以产生具有至善人格的伟大统治者----乌托邦主义不能不这样设想,不能不这样要求,因为,否定了个体权利,就只能肯定超越民主程序的伟大人格的权威,就只能通过美化独裁人格来要求思想的正义性。 然而,隐藏在乌托邦主义中的独裁人格的种子,在实践中只能成为专制政治的黑色的太阳。 因为,历史早已无数次告诉我们,非经民主程序产生,并受民主程序制约的伟大智慧和强悍的人格,只能是造就苦难的极权政治的智慧,只能是冷酷的独裁政治的人格。
   
     否定了个体权利和个性意志的共同利益和共同意志,在现实中不可能不表现为高于社会利益和社会意志的国家利益和国家意志;不以个体权利为基础,不以个体意志的自由展现为前提的国家利益和国家意志,也只能是一小部分特权集团的利益和意志。所以,共产主义乌托邦所倡导的共同利益和共同意志,在现实中只不过是特权集团的利益和意志。
   
     由于每一个社会成员都被剥夺了拥有个人财产的权利,所以,共产主义乌托邦所确认的公有制,在实践中也只表现为国家所有制,而不是社会所有制。因为,没有个人,也就没有社会,而受到肯定的只是社会之上的国家,国家由此成为唯一的权利主体。又由于国家权力不是产生于民主秩序,而以特权集团的意志为根据,国家就只能是属于特权集团的,所以,国家所有制也只能是特权集团的所有制----乌托邦主义的公有制,在实践中就蜕变为特权集团的私有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