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终卷) 高华
·讨伐中宣部(1)-焦国标
·拈花双周微
·讨伐中宣部(2)-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3)-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4)-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6)-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7)-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8)-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终)-焦国标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2)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3)
·尔巴乔夫回忆录(4)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5)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6)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7)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8)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9)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0)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2)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3)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请声援刘本琦一家
·往事并不如烟(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2)(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3)(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4)(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5)(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6)(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7)(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8)(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9)(章怡和)
·丰台法院院长何其高贵?写给院长的约见信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1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终)(章怡和)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1)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2)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3)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4)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5)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欧阳非等
·蒋经国日记(一)
·蒋经国日记(二)
·蒋经国日记(三)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四)
·蒋经国日记(5)
·蒋经国日记(6)
·蒋经国日记(7)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8)
·蒋经国日记(9)
·蒋经国日记(10)
·蒋经国日记(11)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12)
·蒋经国日记(13)
·蒋经国日记(14)
·蒋经国日记(15)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1)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2)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3)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4)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5)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6)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终)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
·灵山-高行健(2)
·灵山-高行健(3)
·灵山-高行健(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5)
·灵山-高行健(6)
·灵山-高行健(7)
·灵山-高行健(8)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9)
·灵山-高行健(10)
·灵山-高行健(11)
·灵山-高行健(12)
·灵山-高行健(1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第二节 法的合法性
   
   
   一、 人性是善还是恶
   

     自由是生命的基本原则, 因而也是善与恶的界碑。 凡是使生命屈从宿命的因素,都是恶; 凡是使生命在超越宿命中展现主体意义的因素,都是善。自然法则是生命的根本宿命, 因为, 自然本能的精神形式就是宿命的确认者, 就是恶的根据; 情感是生命独具的能力,是只属于生命而不与任何外在者分享的意境的主体真实, 情感以对意义的追求创造自然法则之上的价值观念世界, 并由此体现生命对自身和外在宿命的超越,因此,源于情感的超越意志就成为善的根据。
   
     个体性是生命自然本能的起点和归宿,生存欲望是自然本能的最根本的欲望, 而自私是生存欲望的天然品质。 所以,个体的生存,并且仅仅是个体的生存,就成为自然本能的目标,而对私欲的无止境的追求,就成为自然本能的理想。 源于自然本能的私欲,在政治领域就表现为以个体或特权集团垄断国家权力的专制政治的心理原因; 在财产所有权领域,不是表现为以专制的国家权力占有社会财富的欲望,就是表现为追求不受共和良知限制的绝对的个体财产所有权的意识; 在与其他个体关系的领域则表现为强者对其他个体权利的否定, 以及弱者为了生存而屈从于暴政,尽管那只不过是卑贱猥琐的生存; 在法的领域,则表现为以个体或特权集团独占立法权的合理性的论证,以法作为个体或特权集团的意志形式的现象。
   
     自然本能只有被超越意志所点燃,才能由宿命的象征升华为主体精神和个性的优美。 主体精神与个体意识的原则区别在于,主体精神是一种基于对生命的根本命运的理解而对人类和民族的自由命运负责的意志,是精神对生命有限个体性的超越,是生命由无意义的自然状态向意义存在的飞跃。 对于主体精神, 生存不是目标, 自由的存在才是理想; 个体意识则是非意义化的意识, 是自然本能的直接而粗糙的精神影像,它只对个体的生存负责, 而不相信个体的生存之上还有正义与良知, 理想和信念。
   
     个性与私欲的原则区别在于,个性是厌恶宿命的情感的独特美色,是卓然独立的精神形象,是超越私欲这种生命共有的普遍本能之后展现出的独特精神魅力,人类就因为这种精神魅力的独特性而成为丰盈多姿情趣无穷的存在; 私欲则是生命共有的物性的本能,它具有否定其他个体的天然倾向, 除了保持和强化个体生存的条件之外,私欲的视野中不再有任何其他目标,私欲如果不能因高尚情操的附丽而升华为个性,就同猪狗的本能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不同之处。
   
     生命在超越自然中创造意义, 在追求意义中超越宿命,并实现生命的价值,展开区别于万物兴衰的人类的历史。 但是,对自然的超越又并不意味着可以完全摆脱自然法则,自然本能是生命存在的长在的物性基础,所以,超越宿命只可能表现为精神意境;所以,超越意志与自然本能是生命的极, 善与恶的斗争将是伴随生命现象始终的主题。
   
     超越宿命是生命获得高于万物的独特命运的根本途径,自由是生命的本质。 但是,自由不能由任何外在者,在上者或在先者赐予,而只能是生命的自主创造。 对每一代生命自由负责的只有每一代生命自身,每一代生命都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超越过去,创造未来,并在历史的岩石上雕刻属于自己时代的自由形象。 所以不可能有善的一劳永逸的实现,也不可能在人类历史结束之前看到恶的墓碑。
   
     二、 法的合法性是法律强制性的道德前提
   
     法是人的行为尺度,而人则是法的尺度。 因为,法不是生命之外的存在,而是生命的创造。
   
     法以国家权力的强制性成为人必须遵守的行为规范,但是,这种强制性并不能天然具有道德品质。 作为生命的创造,只有当法有益于生命实现其超越意志,即有益于生命实现自由的命运时,法的强制性才具有道德前提,才具有合法性----法的合法性就是指,法所体现的价值观念同超越意志一致, 同人类的根本命运一致,同生命在超越宿命过程中获得的独立于万物的命运一致, 即同善一致。
   
     法的合法性是法律强制性的道德前提,法的权威的道德依据在于其本身的合法性。 不具备合法性品质的法,不配成为衡量人的行为是否合法的尺度。 历史往往通过对不具备合法性的法的摧毁和清算,才创造出更符合生命原则的法的精神,创造出更接近法的合法性的法律秩序。
   
     法不能因国家意志的资格就当然具有合法性,因为,国家并不当然与生命的基本原则一致。 建立在政治特权基础上的专制国家,从生命自由的角度看,是非法的国家体制,作为专制国家意志法, 也就当然不具有合法性。 因为,专制政治通过对大多数社会成员的权利的剥夺和精神的压抑而伤害了自由的意志,从而使民族的命运丧失了以创造性实践展现生命的自由与优美的可能。所以, 行为并不能仅仅因为符合法律就具有合法性。符合专制国家法律的行为--符合特权政治的法律的行为,是非法的;基于这种法律而获得政治特权的行为、获得财产的行为,必须受到清算,而且,清算越彻底,新的法的精神便越易于播种生命的自由原则。
   
     特权政治法的罪恶,必须用根据这种法而获得政治财产特权的行为的血来洗刷,因为,罪恶是蘸着大多数社会成员的血书写成的历史悲剧; 法的正义性必须用专制国家的法的血来证明;因为,专制国家的法只相信鲜血,而不相信自由人性的启示。
   
     符合生命自由原则的法在确立新的法律秩序时,首先应当确立这样的原则----对于以前的专制法意义上的合法行为造成的罪恶,必须以法的合法性为依据进行审判和惩罚, 即具有合法性的法对于专制法下的合法行为造成的罪恶,要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 之所以应当确立这个原则,不仅仅因为专制法是一种恶,也不是基于"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古老的法律格言, 而是在于这样一种信念--正如同善的价值首先要通过对恶的否定得到确认一样,法的合法性也只有通过对法本身非法性的否定,才能得到社会的确认。
   
     三、 民主共和精神是法的合法性的直接依据
   
     法的合法性首先是价值观念领域的问题,自由是法的合法性的价值观念依据。但是,法作为一种生命存在的基本的社会秩序,又必须具备形而下的品质,又必须是价值观念的理性化,所以,自由的原则只有从哲学的高度沉降为政治法律意识,才能为法的合法性提供具有直接现实性的依据。而民主共和精神就是自由原则的政治法律意识形象。
   
     民主共和精神对法的合法性的要求,根本上表现为,法律不得成为确认任何意义上的政治特权的意志形式。 衡量法律体系是否具有合法性的根本标准,当然不是唯一的标准,就在于法律是否给政治特权以合法性地位。 因为,政治特权的法律化,就是恶的观念国家强制力化, 就是恶以国家权力的名义取得了对善的绝对优势的状态。
   
     人性的一只脚踏在恶上,另一只踏在善上----人性是永远在善与恶对峙的峡谷中蜿蜒伸展的命运之路。 但是,尽管恶是长在的,毕竟还应当引导生命向善; 尽管丑是长在的,毕竟还应当追求美。 一切关于社会正义的理想, 实际能做到的,并不是一劳永逸地消灭恶,而只是限制恶的普遍社会化,历史精神化,只是否定恶对善占有绝对优势的状态。 至善的天国不可能在人世间最终呈现,善永远需要用战斗来维护,用艰苦的努力来追求; 地狱则可能成为人世间的现实, 政治特权的法律化就是人间地狱,就是恶对善占有绝对优势的状态,因而是需要也可能加以否定的状态。
   
     民主共和精神的法律秩序,并不对建立至善的社会负责,而只对限制恶的普遍社会化,历史精神化的趋向负责。 法的目的也不在于最终消灭恶,而在于使恶处于善之下;在于否定恶获得政治特权,获得国家权力资格的现象;在于剥夺恶的合法性。 一切以至善无恶的社会为目标的理想,不是庸人的天真, 就是阴险的虚伪。 因为,这种理想不可能实现。 善只因为恶才具有价值,恶的消亡同时也意味着善的价值消亡,意味着无善无恶的状态。 而那种状态是纯粹的非生命的自然状态,是生命本身消失之后才能实现的状态。 所以,人文世界的意义之一,就在于限制和引导作为恶的根据的自然本能在精神之火中熔铸出善。 哲学,文学,伦理学的作用主要表现为引导,因为,引导不需要强制性,而法的作用则主要表现为以强制性作为基石的对恶的限制。 通过民主共和精神确立其合法性的法律体制,只满足于因为否定了恶的国家权力化而达到的善在上,恶在下的社会状态。
   
     四、 法的合法性对于普遍意志的形成方式的基本要求
   
     群体关系结构中的个体存在----这是几乎所有的生命种类的共性。 人的独特性在于,他是群体关系结构中的一种意志存在,而其他生命种类都是自然本能的存在。 作为群体关系中的个体存在,任何种类的生命个体的命运都是在群体关系中得到现的,所以,个体总是要以个体行为对群体关系的样式施加影响。 因为,这种影响的程度和效果,直接关系到个体的命运。
   
     非意志性生命只能以自然本能影响群体关系,而自然本能又与个体性紧密结合在一起,并且缺乏超越个体性的能力,这就根本制约了个体行为对群体关系的影响能力的空间范围。 所以,兽群都是以血缘作为群体性的基础,即使在同种的兽群之间也难以找到真正的社会性联系。 人作为意志存在, 对群体关系结构的影响, 主要不是通过本能能力,而是通过意志行为来实现的。而只有通过具有普遍性的形式超越了自然个体性的限制之后,才能对群体关系结构产生具有广泛社会意义的影响。
   
     自然本能不可能取得普遍性的形式,而意志则具有这种能力。 所以,人类能够以普遍意志形式为基础形成社会----群体性与社会性的区别,就在于群体性以自然血缘为基本的联系纽带,而社会性则是以普遍的意志形式作为群体关系结构的基础。单纯的群体性是属于兽的,社会性才属于人。
   
     意志可以通过哲学、文学、理论、法律等多种形式而超越个体性限制,获得普遍性,其中法律是现实性最强的一种普遍意志形式,因为,个体意志通过这种意志形式的强制力可以直接决定与个体命运悠关的社会秩序。
   
     社会关系结构的样式决定着生命个体的命运,而生命个体又只有通过法律,才能使个体意志获得普遍形式,并对社会关系结构的样式产生具有强制力的直接现实性影响----这正是法律成为人类社会的一种基本现象的现实性原因。 但是,这种原因是功利性的根据, 因而只是法律存在必要性的根据,而不是法的合法性的根据,因为法的合法性是价值观念的判断,不是实际功利的判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