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普京下令建政治迫害纪念碑]
雷声
·披上“国家政权”的花马褂就成绅士了?
·将独裁者毛泽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毛的“心灵革命”应予彻底否定
·毛泽东进大会堂 唯邓小平未起身迎接
·巨额财富是取之有道还是巧取豪夺?
·李泽厚:现在是封建特色资本主义
·魏京生:奥巴马总统,反击中共的时候到了
·阴险小人毛泽东/刘梦溪
·恶兆:君子被判重刑 毛泽东头像进驻白宫/良知
·中共对待刘晓波和索马里海盗的区别
·军阀刘文辉:政府房子比学校好 县长就地正法(图)
·文革被杀第一人——(青年)刘文辉
·美公司告中國政府與公司侵權
·阿沛.阿旺晋美的悲剧
·流亡瑞典的盘古乐队推出新歌
·深圳再现汉维械斗,刺死疆人
·毛泽东著作包藏太多的肮脏——著作权大多有猫腻
·政治笑话:胡温的后顾之忧∕博笑
·世维会呼吁维人被刺死事透明化
·中國名列不自由國家
·谷歌解禁,六四图片浮出水面
·白宫前举行“立即释放中国民主党人与异议人士”集会
·韩寒:中国官员必修课之第一讲 《兰州悲剧》
·毛泽东和被他霸占的女人们
·从江泽民讲话看香港高铁拨款争议/桑普
·房价涨幅5倍于GDP增长率 炒房收益高过贩毒——房价涨幅5倍于GDP增长率 中国资产泡沫堪忧
·中共独裁政治变本加厉——欧巴马的绥靖政策趋向改旗易帜
·陈独秀嫖娼事件创造中国共产党
·十三亿中国人鄙视“谁”
·人民公社:中国农村的地狱之旅
·痛悼遇罗克:遇罗克被害40年祭
·人权捍卫者遇罗克殉难四十周年祭
·遇罗文:罗克就义40周年祭
·学雷锋:胡锦涛式的自慰
·3月5日,不学雷锋精神,要学微风轻拂。
·遇罗克、雷锋与毛泽东、斯大林
·食物链最末端的宿命——纪念遇罗克烈士殉难40周年
·农民要求天安门撤毛像被喝茶
·学雷锋,一出上演了近半个世纪的荒诞剧 /李钟琴
·李大钊的供词原来是这样的
·地震时救毛像和朝鲜女孩儿
·点击权力高层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
·袁腾飞试图还原历史
·红色延安为国际友人找性伴侣做“临时夫人”
·毛泽东真的没有特权吗?
·外援110多国,中国慷慨了多少钱?
·毛的一句胡话,堪与晋惠帝媲美
·世界开始对中国说“不”?
·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敏一鴻
·六个流氓国家不参加和平奖颁奖礼
·最窩囊的納粹中國
·国人49年后被中共夺走的权利
·反右派—大跃进—大饥荒,毛独夫制造的三连祸
·毛贼洞大跃进导致人吃人现象之一瞥
·梁振英江湖饭局还有一黑道人士 加深黑金政治疑雲
·梁慕娴:地下党已经杀到身边
·余杰:飞越疯人院
·候选人梁振英被指是地下党员
·2008金融海啸祸首是中国
·“特供”将使中国堕入万劫不复的灾难
·“四大家族”成员宋美龄死后留下多少遗产?
·1942河南旱灾和中共谣言
·俄教科书弃十月革命、卫国战争用法
·戳破冯小刚《1942》伪历史
·四川宜宾白毛女真相
·鲜为人知的蒋公抢救大陆学人计划
·部分投共人士的结局
·南周事件:措手不及的豪赌 整不好血流成河
·裆滋补 (和谐新诗-党支部)
·周恩来下令销毁饥荒死人数据
·毛泽东吸引日本侵略中国
·马恩列斯的腐朽生活
·周恩来塞给毛泽东黄色电影
·潘汉年冤案终于揭露了毛泽东
·有人总想掩盖回避文革的本质
·毛贼洞残杀地主真相
·袁世凯遗书的忏悔
·甲午战争,日本赢在军官“懂政治”
·毛泽东点头主张冲绳归日本
·“七不讲”可能危及中共生存
·文革17岁少年被红卫兵桶死,尸身如筛子
·六四刽子手之一陈希同躐艳史
·屠夫陈希同虽死,罪不能免
·共和国旗帜上有多少冤鬼鲜血!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不对的事就应道歉
·毛贼自己加上了“毛主席万岁”口号
·曹长青:中共成立以来杀人记录——不能忘记,不能饶恕!
·大陆修车行业故事
·文革期间西纠头目孔丹的文章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大陆段子几则
·现在的信号非常明确 中国遇到了大麻烦
·与日军肉搏而牺牲的王甲本妻子被处决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为何下令“不抵抗”?
·胡适为什么看不起张学良
·侄女忆张学良往事: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
·毛泽东和冈村宁次的卖国密约
·陈小鲁等:反思文革真诚道歉
·蒋中正能容鲁迅,共产党容不了?
·为何国营农场没有“亩产万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普京下令建政治迫害纪念碑

   北春编者按语:这是普京近年来做出的少有的几件好事之一。可见普京对苏联解体是认同的,对斯 大林的共产主义是否定的。习近平口口声声说自己象普京,何不也建立中国共产主义受难 者纪念碑,或毛泽东时代受难者纪念碑。当然不可能,习还在提倡共产主义,可见习并不象普京。
   
   
   
   


   
   莫斯科—
   
   俄罗斯总统普京下令在莫斯科市中心竖立政治迫害纪念碑。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不久前批准了永恒纪念政治迫害遇难者的国家政策准则。相关纪念碑将在纪念10月革命爆发100周年前夕完工。
   
   普京下令建政治迫害纪念碑
   
   普京发信号
   
   “悲伤墙”纪念碑方案。
   https://lh5.googleusercontent.com/HqiPeobCGPNlf_Bd37Cp9jePRWvbdNzdVjvuOCFdwUCMjqX51gLDaC9eeKkDIFKFSKbp7WPwZSufkAturUe9RsbcZMY7olp9bfrRKeR1kU-YHc0X0uopWjtUZ8NbSWEhQpgosIVKRpX5glA
   “悲伤墙”纪念碑方案。
   
   俄罗斯总统普京星期三签署命令,将竖立一组名为“悲伤墙”的悼念政治迫害遇难者的纪念碑。纪念碑将竖立在莫斯科市中心的繁华地段。
   
   俄罗斯媒体说,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全国各地竖立了一些悼念斯大林政治迫害遇难者的纪念碑。比如,在莫斯科前克格勃总部大楼前的广场上竖立着从北部 一个劳改集中营运来的一块巨石,每年11月份都在那里举行悼念斯大林政治迫害遇难者的仪式。但俄罗斯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全国性的有关悼念苏共政权政治迫害遇 难者的纪念碑。普京签署相关命令后,这个问题不但被画上了句号,同时也显示在俄罗斯与西方交恶,以及普京政权面临越来越多的有关人权和民主建设倒退的批评 声中,竖立纪念碑可向国内外发出信号,普京政权不会使用斯大林式的手法统治国家。
   
   与此同时,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8月份批准了永恒纪念政治迫害遇难者的国家政策准则。这份文件提到应该创造条件,让人们自由查阅同政治迫害有关的档案文件,保护好相关的纪念性建筑,同时在新闻媒体和学校的教科书中更多地介绍同政治迫害有关的历史。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的局限
   
   研究和调查斯大林政治迫害历史的俄罗斯纪念碑组织活动人士拉钦斯基认为,俄罗斯终于朝认识和清算自己的历史迈出了一小步。但克里姆林宫的领导人仍然有局限性。
   
   拉钦斯基:“这些举动都说明普京和贝德韦杰夫两人都不是斯大林大屠杀的崇拜者和支持者。但他们两个人的局限性在于,他们并不理解,斯大林政治迫害的根源在于政治体制的扭曲。”
   
   建碑同时继续迫害
   https://lh6.googleusercontent.com/fCHc814KlF3X8lYcY5G6RXCzQmHS8wDZDxZyZtLBYcg19xbLAPobmu3ofyLBjG3k6xswdk3Ak8MNpnnNptoawrzto4PX6f0ZFZXGgkeIFOKf7uRbcyvbwKpV6n08s4-2KaY4Pl1kO7Jjiuk
   去年11月份政治迫害遇难者日之际,离莫斯科红场不远街头竖立的斯大林大清洗时遇难者肖像。背景正在修缮中的大楼是当时宣判遇难者死刑的法庭所在地。
   
   去年11月份政治迫害遇难者日之际,离莫斯科红场不远街头竖立的斯大林大清洗时遇难者肖像。背景正在修缮中的大楼是当时宣判遇难者死刑的法庭所在地。
   
   拉钦斯基说,普京和梅德韦杰夫两人的决定也意味着从国家的角度俄罗斯首次对斯大林的政治迫害定性和下了结论。在俄罗斯国内对斯大林拥有好感的人开始增多,不断有人呼吁要为斯大林重新竖立塑像的背景下,普京和梅德韦杰夫的决定显得非常重要。
   
   但许多批评人士认为,俄罗斯的政治迫害不仅局限在斯大林统治时期。十月革命爆发和布尔什维克上台执政后,列宁就开始了政治迫害。今天的普京政权越来 越收紧对社会的控制,俄罗斯的政治犯人数日益增多,继续从事政治迫害的普京政权却决定要为政治迫害的遇难者竖立纪念碑,这等于是对那些遇难者们的侮辱。
   
   维护统治 执政灵活
   
   俄罗斯公报的评论认为,从其他别的国家的经验来看,竖立类似的纪念碑通常都是自下而上,由民间和社会发起组织。但俄罗斯的行动正好相反。
   
   分析认为,在10月革命100周年纪念到来前夕,克里姆林宫由于害怕批评声音增多影响稳定,显然想控制和主导这场纪念活动并定下纪念活动的旋律调门。
   
   未解决根本问题
   
   活动人士拉钦斯基也认为,同今天的一些东欧国家相比,俄罗斯的根本问题并没有解决。
   
   拉钦斯基:“主要问题还在于价值观念被颠倒。这些事件说明,现在俄罗斯并非是社会要求当局做哪些事情,而是当局认为他们有权来领导社会。这种局面不改变的话,国家和社会也就不会有未来。”
   
   赶在十月革命百年前夕
   https://lh5.googleusercontent.com/UqbexqTLW5gxhn6HgO0HuXW95YxwkEKl8nDApaPpKZZ3jM5_rnzr4K6dC4jTu9Qq0yT3zw-H92dWzIsSEAsxbkOZ0HKsb6kZ0E-8cOr1-PGr4fizevrBt-IzHPd6Jv2Bv-YI0aOKVzgZ2YI
   莫斯科的古拉格博物馆。
   
   莫斯科的古拉格博物馆。
   
   位于莫斯科的古拉格博物馆负责人罗曼诺夫说,纪念碑将在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里建成。俄罗斯已经着手准备2017年十月革命爆发100周年的纪念活动,纪念碑能赶在十月革命100周年纪念活动前夕落成。
   
   古拉格博物馆和莫斯科市政府文化局从今年5月份起联合举办了政治迫害纪念碑方案公开招标活动。在几十个方案中,雕塑家弗兰古良的“悲伤墙”方案几天 前被宣布最后胜出。许多投赞成票的活动人士说,这组长35米,高6米的雕塑不用解释,人们马上能知道其中的含义,立刻能联想到斯大林的古拉格集中营,以及 十月革命后苏共政权历次政治迫害的遇难者。
   来源:北京之春
(2015/10/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