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高文謙《晚年周恩來》選載4]
雷声
·现在的信号非常明确 中国遇到了大麻烦
·与日军肉搏而牺牲的王甲本妻子被处决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为何下令“不抵抗”?
·胡适为什么看不起张学良
·侄女忆张学良往事: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
·毛泽东和冈村宁次的卖国密约
·陈小鲁等:反思文革真诚道歉
·蒋中正能容鲁迅,共产党容不了?
·为何国营农场没有“亩产万斤”?
·读胡锦涛回祖籍新闻的感想
·彭小明:陈小鲁还有重罪没有忏悔
·从陈小鲁的文革道歉信谈起
·川东土改真相
·川东土改真相
·抢救历史:土改真相
·政改很难 不改不行
·对中共暴力土改血淋淋的控诉书:高越农
·校友揭秘陈小鲁发文革道歉信原因
·未被论功行赏,南方塑转反马?
·毛泽东被捕降敌出卖同党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毛贼洞语录蠢蠢欲动准备出洞
·文革中邓小平的一封信
·王老太诉财政部援朝案将开庭
·半年饿死百万的信阳事件
·毛贼洞时代三大人祸
·六名法官引发的宪政僵局
·胡锦涛被藏人告上西班牙法庭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文革期间“联动”的一份通告
·吴法宪死前大爆政局内幕
·朝鲜战争最大的输家
·高文谦邀李捷辩毛贼洞罪恶是非
·红军长征时万人大屠杀真相
·散发恶臭的奴隶社会象征还魂
·从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1959-1962三年间总人口减少量
·央视批星巴克被骂比窦娥还冤?
·普京是如何清算列宁斯大林的?
·大跃进亲历者忆饿死人人吃人惨状
·让男子汗颜:宋美龄对希特勒的答覆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毛贼洞自己称自己“万岁”
·带路党人小史
·带路党人小史
·谁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转帖马悲鸣一家之言)
·邓银超日记揭毛贼洞部分嘴脸
·“尊重少数人民”隐含着“协商民主”
·租界真相,欺骗了多少天真的爱国青年
·毛贼东是中国最大汉奸!
·徐向前揭露毛贼东诬陷张国焘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
·抄家 红卫兵共抄走428亿人民币118万两黄金
·张闻天秘书:韩战结束才三年,毛泽东就承认中国出兵是错误的
·为什么多数犹太人“左倾”?
·我们不是小白鼠——驳“毛泽东是探索者”/ 胡平
·老骗子毛贼东的女儿也会骗人
·蒋公邻居和胡邻居的不同结果
·毛贼东害了自己儿子性命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血腥的土改:惨绝人寰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共军绑架地主女儿在战争中冲锋
·还有什么跟着蒋公去了台湾?
·大跃进前后的社会控制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不孝之子,流氓丈夫
·潘汉年与日伪特工总部
·胡适的学生吴晗被迫害致死,家破人亡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北
·迫害地主违反哪项国际条约?
·毛泽东最后遗言曝光
·乌克兰推到列宁像,权贵逃跑倒戈
·关于文革的一次口述史访谈
·陈公博的自白书
·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东陵大盗--八路军冀东军区
·真实的蒋宋孔陈财产情况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
·这一份长长的充满血腥气味的名单——屠杀的都是民族的精英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各种慢性病井喷 中国人又成“东亚病夫”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系伪造
·吴廷易(四川)口述“土改”
·“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蒙古公投的翻版----克里米亚
·马克思是奥警方的领赏告密者
·預言清朝滅亡:曾國藩和幕僚秘談錄
·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军歌
·斯大林屠杀30万远东中国人
·“常委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常委安全岛”与政治诚信
·从“广场大妈舞”看文革流毒
·我们从小孩时就被教怎么说谎
·参加诺曼底登陆的国军52军
·越南政府听从民意不办亚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文謙《晚年周恩來》選載4

转贴者按语:看到这篇文章的网友留言,有点意思。一位“夫子”的网友 发表评论:“周在, 四人帮可能不会垮。”另一位“机要秘书 ”的网友附和:“当然不会垮!”并且分析了为何周恩来在,四人帮不会垮(但会让他们淡出权力中心)。还有一位“西岭雪 ”的网友则说:“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老猫要是留周二爷一条性命,至少老婆不会有牢狱之灾,更不会悬樑自杀,侄儿也绝不会被判刑。做人,还是不要过份精明。”
   
   毛贼东精明一世,强势过人,非把刘少奇林彪逼死,也搞得周恩来癌症转移,比毛早死,终于把不放心的人全部除掉,权力交给了毛最放心的,一手提拔起来的华国锋,汪东兴手里。结果呢?偏偏就是毛贼亲手提拔的人,毛贼最亲信的人,把毛贼的老婆,侄子逮捕,还打断了侄子的腿。后又被判了重刑,老婆最终悬梁自尽。
   
   这就是网友们说的,当初要是留周一条命,老婆侄子说不定能够善终。

   
   
   
   
   
   
   明鏡新聞網編者按:《中國社會科學報》2013年10月14日刊登了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當代中國研究所所長李捷題為《駁<晚年周恩來>對毛 澤東的醜化》的文章,旅居紐約的學者、《晚年周恩來》一書的作者高文謙,隨即發表了反駁文章《中国若进步,必须彻底批毛》。這將十年前出版、引起巨大轟動 的《晚年周恩來》(明鏡出版社)再次引入人們的視野。在毛澤東冥誕120周年即將來臨,對毛澤東的評價之爭更加激烈之際,重溫和反思該書所披露的毛周二人 在各自生命的最後十年、也是對中國命運至關重要的“文革”歲月中錯綜複雜的關係,確有參考價值。這部著作,多位中共高官儘管並非都同意其觀點,也都承認,其史料“没有编造”。明鏡新聞網繼續選載部分章節。
   
   《晚年周恩來》(明鏡出版社)作者高文謙。
   
   
   
   
   在整肅王明的同時,毛澤東也沒有放過周恩來。
   
   由於以周恩來為首的所謂經驗宗派大都是黨內軍中獨當一面的各路諸侯,在政治上的影響很大,往往能左右黨內的形勢,這是毛澤東在作任何決定時不得不加以考慮的。實際上,正是由於這批人先是和博古而後是和王明聯手,才使得毛在黨內受到孤立,吃了不小的苦頭。
   
   因 此,在毛澤東看來,僅僅鬥垮王明為首的教條宗派是遠遠不夠的,如果不趁機整服以周恩來為首的經驗宗派的話,那麼他本人在黨內至高無上的領袖地位還不能說最 終確立起來。這是毛在發動延安整風時決心加以解決的。為此,毛對周採取了軟硬兼施的兩手策略,既打又拉,其中打和拉都是為了使他能更馴服地為其所用。毛相 信如果周的態度能夠轉變過來,就能帶動影響黨內一大批人。
   
   共產國際解散後,毛澤東連電催促一直常駐重慶負責與國民黨 談判的周恩來火速返回延安,參加中共黨內高幹的整風運動。當時時局正處在變動之中,國民黨內的強硬派利用共產國際解散之機,製造輿論,要求中共自行解散, 並調集軍隊侵擾陝甘寧邊區,企圖以政治攻勢和軍事進攻兩手壓中共作出讓步。周因忙於臨行前的未了事宜,加以天雨和車壞,途中又遵毛囑在西安同國民黨將領胡 宗南交涉其軍隊侵擾邊區一事,所以耽擱了一些時日才返回延安。
   
   周恩來一回到延安,毛澤東就給他來了個下馬威,劈頭蓋臉地批評他在與胡宗南辦 交涉時破壞了黨的紀律。原來周在西安了解各方情況後,發現國民黨軍隊進攻邊區的部署並未進入行動階段,因此認為中央考慮有所戒備是必要的,但延安為此召開 萬人民眾大會,並且通電全國一事則“刺激太甚”,所以致電延安,建議通電在重慶、西安暫緩印發。對此,毛不分青紅皂白地指責周這樣做完全是顧慮個人的安全 而不敢對國民黨方面示強,並甩出一句很重的話:“不要人在曹營心在漢!”
   
   這對於一直身處在國民黨的龍潭虎穴,為中共 盡心竭力辦外交的周恩來來說,自然是很大的不公和委屈,但也著實給了已經闊別延安三年的周氏一記當頭棒喝,讓他領教了已經今非昔比的毛的威勢。對這件事, 他一直放在心裡,不敢忘記。許多年後,他奉毛澤東之命檢討自己在歷史上所犯的錯誤時,又再次提及此事,說:“到王明投降時期,我的弱點暴露最多。一直到考 慮我是否也如王明,敵我不分,這才使我猛醒。”
   
   周恩來確實是個絕頂聰明的人。當他一回到延安,發現政治形勢已經大變,擁戴毛澤東已經成為黨內的大勢所趨,而毛在清算王明的同時,正準備對他開刀的時候,周立即採取主動行動,對毛表示信服和擁戴。他在中共中央辦公廳為他舉行的歡迎會上致辭說:
   
   沒有比這三年來事變的發展再明白的了。過去一切反對過、懷疑過毛澤東同志領導或意見的人,現在徹頭徹尾地證明其為錯誤了。
   
   我們黨二十二年的歷史證明:毛澤東同志的意見,是貫串著整個黨的歷史時期,發展成為一條馬列主義中國化,也就是中國共產主義的路線!
   
   毛澤東同志的方向,就是中國共產黨的方向!
   
   對 於周恩來這樣的表態,毛澤東自然感到高興,但他更需要的是好好地敲打周一頓,經過清算鬥爭後,徹底把他整服,今後不敢再有二心。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是“懲前 毖後”。因此毛沒有立刻對周高抬貴手,而是按照既定方針,在黨內高層的整風中,把周作為黨內“經驗宗派”的代表人物同作為“教條宗派”的代表人物王明放在 一起批。
   
   為此,毛澤東在一九四三年九月至十一月連續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為高幹整風的目的定了調子,說:從 四中全會後,黨內有兩個宗派,一個是教條主義的宗派,一個是經驗主義的宗派。整風學習的目的是打碎兩個宗派,教條宗派是頭,經驗宗派是腳。打的方法即是改 造思想,以馬列為武器,批判自己,批判別人。要發展自覺性,也要適當地將軍,內力外力合作,才會有成效。當然,毛並沒有忘記把經驗宗派同教條宗派加以區 別,說:“所有經驗宗派的人,與教條宗派是有區別的,大多數是被欺騙的,不覺悟的。他們常常被教條宗派利用‘共產國際’、‘馬恩列斯’的外衣和威逼利誘所 蒙蔽,所迷惑。”
   
   在高幹整風期間,是周恩來政治生涯中一段難捱的日子。他被作為“經驗宗派的代表”、“教條統治的 幫凶”,在黨內領導層中受到了嚴厲的批判鬥爭。歷時之久,火藥味之濃,都是他在以往的黨內鬥爭中從未經歷過的。其中不少用語,諸如“篡黨”、“篡軍”、 “幫凶”,等等,完全和二十年後文革中所使用的語言如出一轍,甚至被威脅開除出黨。
   
   在這種情況下,周恩來內心的沉重 和精神上的壓力可想而知。用他自己的話說是,“我做了二十年以上的工作,就根本沒有這樣反省過。去年的整風,才在我思想上開門。這一次歷史檢討,才進一步 認識自己。”“因為要說歷史,不能不牽涉到犧牲的同志,他們已為黨犧牲,表現了他們高貴的布爾塞維克品質,而我連續犯了罪過,這在我涉及他們時,心裡不能 不難過。”
   
   經過三個月的整風學習和自我反省,在中央學習組接受批判幫助,周恩來寫下了近三萬字的學習筆記和檢討提 綱。從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十五日起,他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整整作了五天的發言。這是在黨內高幹整風中檢討時間最長的一個。周恩來按照毛澤東所定下的調 子,給自己上綱上線,戴帽子,潑污水,系統清算了自己在歷史上所犯過的錯誤,其中重點是中央蘇區時期和抗戰初期這兩段。他承認自己“有經驗宗派之毒,再加 上迷信國際並與教條宗派有思想上、氣味上相投之處,所以不論在思想上、組織上都犯了極大的罪過,成為經驗宗派的代表,教條統治的幫凶,迷惑人的□(原稿字 跡辨認不清—作者注)人物,黨的布爾塞維克化的阻礙”。
   
   關於在中央蘇區時所犯的錯誤,周恩來是這樣給自己上綱的: 為教條宗派肅清道路,造成不可饒恕的罪過,中心關鍵在反毛。他把在中央蘇區反毛澤東的過程概括為四個階段:“一、項英階段,取消肅反為最高峰;二、稼祥、 弼時階段,蘇區黨大會為最高峰;三、周恩來階段,寧都篡軍為最高峰;四、博古、洛甫階段,五中全會為最高峰,篡黨篡政篡軍的完成。”
   
   關 於在抗戰初期所犯的錯誤,周恩來在檢討中表示:“這是第二次教條經驗宗派的結合,其主要代表人物確如毛所說為陳(紹禹,即王明—作者注)、周(恩來)、彭 (德懷)、項(英)。第一次結合是經驗投降教條,這一次要沒有周、彭、項的擁護,教條宗派是建立不起統治的,故名為教條宗派打天下,或開闢天下。”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毛泽东痛批周恩来:不要人在曹营心在汉” (来源:网络)
   
   
   1943年3月,中共中央迭电催促长驻重庆的周恩来火速返回延安,参加中共党内高干的整风运动。周恩来一回到延安,毛泽东就给他来个下马威,劈头盖脸地批评他在同胡宗南办交涉时破坏党的纪律。(原来国民党强硬派想趁共产国际解散之机,欲以军事侵扰陕甘宁边区压中共在政治上做出让步。中央要求周恩来在回延安途中,随便到西安同国民党西北的最高军事将领胡宗南,交涉其部队侵扰陕甘宁边区一事。周恩来到西安后马上与胡宗南叙起“师生之谊”。两天后,周恩来致电延安:胡宗南进攻边区的部署并未进入行动阶段,我党为此在延安召开万人大会,并且通电全国一事则对国民党刺激太甚。建议该通电在重庆、西安暂缓印发。)毛泽东毫不留情地指责周恩来这样做完全是顾虑自己个人的安全,不敢对国民党方面示强。并甩出一句很重的话:“不要人在曹营心在汉!”本文摘自2015年3月3日独立学者博客,原题为《毛泽东与周恩来的历史渊源》。
   
    中共经过了九死一生的磨难,最辉煌的時刻终于来临!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下午三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提前三个小时,中午十二点,周恩来来到天安门城楼,把毛泽东三小时后登楼将要走得百级台阶,用那双一直端在小肚子上瘦弱的右手,一阶一阶按压。这个撅屁股弯腰的形象,周恩来从此后二十七年不变。 
    一九五三年三月五日晚上二十三时,周恩来没带秘书卫士,乘车来到中南海丰泽园。他直接走进南侧毛泽东的值班室,询问值班护士:“主席白天睡没睡觉?”护士急忙站起身来:“睡了,没睡着。”
   “吃没吃安眠药?吃了几片?”“两片,换新药了。”“新药有哪些副作用?”“吃多了会头晕。影响肝脏。” 
    周恩来把毛泽东的吃喝拉撒睡问了个遍,转到西北侧的菊香书屋。毛泽东坐在烟雾中,翻开的、卡着的、折着角的,茶几,沙发四处全是书。值班卫士端着一杯茶,像走太空步惦着脚尖,悄无声息地飘进,把茶杯放在周恩来面前,又无声无息地退出。周恩来替毛泽东换掉堆满烟蒂的大烟缸。值班卫士解释说:“主席不让我们进去打搅他,所以……” 
    周恩来摆摆手:“主席到现在还没有吃晚饭,你快去煮一茶缸麦片粥来。” 
    值班卫士悠着嗓子说:“早就煮好了,已经热过三次了。再热就成浆糊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