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悲悼蒋培坤老师]
江棋生文集
·台湾政治转型意义试析
·台湾选举制度及大陆选举制度变革刍议
·也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 我看一国两制与中国统一
·天怒有余 民魂不足
·致联合国人权工作小组的公开信
·江棋生访谈录
·善待中国的母亲河——长江
·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
·五四前夕读报随想
·就科索沃问题我说三个不
·江泽民的新衣
·聊 说 十 六 大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心路历程(一)
·我的心路历程(二)
·我的心路历程(三)
·我的心路历程(四)
·一幅老照片
·给何频、高文谦先生的信
·公民意识、公民行动与中性互动
·呼唤良知 打破沉默
·人权、特权与分权
·蒋医生,我在等你的电话
·悲情悼紫阳
·一次迟到的吊唁
·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和台湾同胞说个事
·怀念耀邦 拥抱自由
·痛悼宾雁先生
·猴年马月搞普选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悲悼蒋培坤老师

   
   
    江棋生
   
   


    二零一五年农历八月十五,蒋培坤老师走了。
    这些天来,蒋老师的抱恨而逝、賫志以歿,使我悲从中来、心绪难宁。
    10天前的9月30日清晨,我和章虹给丁老师发去唁函:
   
   丁老师:
    惊闻蒋老师突发心梗遽然谢世,我们深感沉痛和悲哀!谨愿蒋老师一路走好!切望丁老师节哀保重!
    陈小雅、马少方、莫之许、江荣生、蒋亶文、昝爱宗等朋友托我们向你致以深切的问候!
    我们昨晚回到常熟,我们会去张泾看你。
    江棋生 章 虹
   
    30日上午,丁老师作了简短回复:
   
    北京见吧,我很快带他离此回家。
   
    去,还是不去?我心有纠结。两天之后的10月2日下午,我和蒋亶文夫妇从常熟出发,取道锡沪、锡虞路,直奔无锡市锡北镇;一小时之后,就到了泾皋新村37号北墙外。我们三人静静站立片刻后,我抬手轻叩大门。门缓缓开启,丁老师的大儿子走了出来。他,哀戚地、坦诚地对我们直言相告:感谢你们专程前来吊唁我的父亲并看望我的母亲,但不便的是,我母亲的身体状况很不适合见朋友。若见了朋友,她定会很悲慟、激动,极易出现意外情况。所以这几天来,我们一直没让她见朋友,请你们一定理解和谅解。听罢,我和亶文相视无语,一起点了点头。然后,亶文夫人将一束由白菊和百合组成的鲜花递给他,托他代为祭拜蒋老师。
    辞别丁老师的大儿子后,我们默默转往泾皋新村37号的东门。站在那里,凝视门楣上方蒋老师亲手镌刻的“连园”二字,环望曾经那么熟悉的小楼和庭院,我心中的悲思和追念,潜然涌动,阵阵袭来。19年前的1996年春,我第一次造访刚刚竣工的连园;后来,我又10多次作客和下榻彰显蒋老师爱心、匠心和审美观的连园。如今,园中玉兰、棕榈、桂花树下的幽曲小径,可还是蒋老师和我边走边聊时的样子?小小池塘中,可还有鱼儿游动嬉水、可仍有乌龟探头张望?池边的微型水榭中,蒋老师和我品茗晤谈时的藤椅和茶几,可还是那么摆放着?临街厨房里,蒋老师蒸煮大闸蟹和妙手烹小鲜的灶台,可还是那么温暖和溢香?客厅餐桌旁,可还有蒋老师和我都爱喝的绍兴花雕酒?二楼上,我和章虹多次住过的客房,可还是那样洁净和温馨?……
    悲乎,物在境存,斯人已逝!
    蒋老师走了,作为我的校友、系友和老乡,他走了;
    蒋老师走了,作为敬畏生命、挚爱生活的美学教授,他走了;
    蒋老师走了,作为服膺良知、信奉常识的中国公民,他走了;
    蒋老师走了,作为天安门母亲群体的灵魂人物和中流砥柱,他走了。
    26年前,六四大屠杀夺去了蒋老师和丁老师的儿子蒋捷连;26年来,蒋老师和丁老师及天安门母亲所做的一切,已经铸入历史、溶进民族的集体记忆之中。在这里,我想说的是:
    26年来,蒋老师和丁老师,对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及温家宝)和习近平,从未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26年来,蒋老师和丁老师,对心术不正、不择手段的行径,不论其发生在谁的身上,都十分反感、明确反对。
    26年来,蒋老师和丁老师,一直未提“平反六四”的口号,理由是:刽子手们不配为受害人平反;但是,正义必须伸张,公道必须讨回,真相必须查明,赔偿必须作出,屠夫必须受审。
    六四屠杀26年来,在这个似乎没有希望的国度中,蒋老师和丁老师,以及整个天安门母亲群体,成为公民抗命当之无愧的先驱和楷模。
    我相信,只要更多的国人也像她们那样,服从良知的呼唤,拿出应有的勇气,中国就会有希望、有前途。而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告慰蒋老师的在天之灵。
    我相信,当国际社会不带他玩、民间社会不陪他玩的时候,就是反对普世价值、坚持一党专政者的穷途末路之日。
    蒋培坤老师,安息吧!
    2015年10月10日 于
    江苏常熟家中
   (10月11日首发于《民主中国》)
(2015/10/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