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林昭的精神疾病分析]
井蛙文集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昭的精神疾病分析


   
   
   
   林昭的精神疾病分析 井蛙

   
   没有一个心理医生或者精神科医生可以为一个已经去世,或者与医者存在空间距离的个体,或者存在争议性的临床表现问题而对这个个体作出任何精神疾病的诊断。即使存在这种尝试性的诊断,那么,这个诊断却不存在任何病理意义及其影响,然而,它有可能对临床实验提供证据从而对未来的精神心理学学术研究有所作用。换言之,精神疾病的诊断,必须是医者与患者面对面,医者通过对患者的多项测试,了解其家族病史,患者的病史,患者日常言行的表现,患者的认知功能的表现,以及他或她在某种精神疾病所具备的各种症状。精神疾病的诊断必须根据多项测试的结果,必须根据医者对患者的观察结果,必须根据医者对患者所表现的各种症状的准确判断结果,最后根据精神疾病诊断手册而作定论。(美国多年来使用的精神疾病诊断手册(DSM),即使美国最新版的DSM-5将在2015年10月1日起停止其在临床诊断的权威地位。换来的是国际统一的疾病分类诊断手册(ICD-10-CM)。后者将成为精神疾病医疗机构的统一诊断手册。这个改变,将整合和普及世界各国对精神疾病的诊断与治疗以及减少因为地区文化所产生的对精神疾病诊断与治疗的误差。但DSM学术上的地位仍然存在。)但是,医者可以根据临床经验,学术经验,以及观察结果作出对某个个体病理上的初步猜测以及对其被其他人已经诊断过的结果表示怀疑。但这些都不是诊断或者重新诊断的结果,如果患者与医者没建立医患关系,诊断结果是不存在的。
   比如,林昭与我没有医患关系,我与林昭存在时空上的绝对隔绝,文献中的林昭的精神科医生粟宗华没留下任何诊断证据,因此,此文将不是读者所期待的对林昭患有某种精神疾病的诊断报告,而是对林昭,作为一名女性诗人与一个长期遭受共产牢狱虐待的个体,其精神长期遭受压迫以及极端生存环境对一个个体的精神健康所产生的深重影响,其在监狱外与监狱中对这种政治迫害所坚守的反抗行为,通过其文字所表现出来的各种情绪升跌频率的理解,我在此,将对林昭的精神问题作多方面分析。对林昭的精神问题的分析重点在于分析极端环境如何成为一个个体的精神问题的刺激源。刺激源就是导致精神疾病的因素,而这个因素会在某个时间段影响患者的精神健康的变化。此文的另一个目的是解释极端政治环境对一个个体的性格如何产生影响。性格是遗传与环境的产物,然而,个体的性格其遗传部分,是否有可能影响个体对极端环境的应对能力?或者遗传部分的性格构造是否会促使不同性格的个体在这种极端环境中所带来的精神负担从而影响不同程度的精神疾病?对性格与环境的应对能力的理解有益于对不同性格基因与文化结构在特殊环境所带来的精神压力下所产生的各种精神问题的理解。带着这些理解,我们可以找出如何解决每个个体在特定环境中受到环境刺激而作出极端反应的问题,以及如何将刺激源变成非刺激源因此减轻被刺激者的情绪反应而达到改变其行为的治疗效果。
   在此,精神疾病与神经疾病应该区分开来。中枢神经系统出现生理病变的患者或者大脑出现功能性障碍的患者都是神经病。比如癫痫症 (Epilepsy)和帕金森症 (Parkinson's Disease)。神经疾病的发病因素有可能是先天遗传或者脑部受伤所致。然而,精神分裂症、忧郁症、焦虑症、强迫症、妄想症、边缘人格障碍、睡眠障碍、饮食障碍、性功能障碍等均属精神疾病。正如我们所知,导致精神疾病的因素很多,除了遗传因素外,恶劣环境是最大因素之一。总体而言,精神疾病几乎都来自于压迫 (oppression)和压力 (stress)。因此,个体不能长期在充满压迫或者压力的环境中生活。因为,高压环境容易使人产生情绪问题,个体出现过度的情绪问题就是精神疾病的开始。
   林昭,早年从事诗文写作直到被枪决之际她都通过写诗来表现对政治环境的不满和反抗,她有能力接受正常教育。她的知觉功能包括眼耳口鼻与认知系统没出现功能性障碍,没有证据显示林昭的神经系统有问题,因此,林昭应该没有神经疾病。至于精神疾病,除了林昭是否有家族精神病史遗传因素,还要考虑林昭在极端生存环境下的应对能力,这个应对能力体现在她是否与亲朋戚友能够保持正常往来的人际关系,她的情感经历是否正常,她的性格与情绪表现也能反应出精神隐患。换句话,林昭的性格对环境的应对能力可以通过分析以上那些事项找出她潜在的精神问题。
   林昭生平简介
   林昭 (1932 年12月16日-1968年4月29日),原名彭令昭。苏州人。北大新闻系学生。激进女诗人,从虔诚的共产主义信仰者到共产主义的反对者是一个激烈抗争和长期牢狱受尽精神与肉体双重虐待的过程。1957年被划为“右派”。1960年被当局逮捕,判刑20年。罪名为:“阴谋推翻人民民主专政”,后来被判“反革命罪”。1968年4月29日在上海被当局枪决。死时36岁。1980年当局以精神疾病为由平反林昭无罪。1981年当局又以非精神疾病为由第二次平反林昭无罪。
   林昭的家族与精神疾病分析
   根据彭令范接受媒体访问时透露的资料 (张,2008),林昭的父母本来相爱,但由于政见不同关系不好。父亲偏右,母亲偏左。林昭入狱后,父亲彭国彦服毒自杀。原因是因为林昭被打成右派,而他认为女儿是自己教导出来的,因此感到内疚而自杀。母亲由于父亲的自杀而产生罪恶感,因此出现精神失常。 母亲许宪民于1966年文革开始时被批斗而自杀未遂。1975年在上海自杀去世。母亲的家族中,母亲的哥哥,林昭的舅舅许金元是共产党员遭受国民党杀害。而父亲的家族中,父亲的弟弟也是共产党,也遭受国民党杀害。这两大家族都有因为共产主义信仰而遭受杀害的历史。同时,这两大家族都有政治创伤后遗症。林昭的妹妹彭令范患有忧郁症 (张,2008)。 她言及儿童时代的“三反五反”中由于母亲的资产阶级出身而遭受社会歧视和排挤因此留下心理上的阴影。 林昭与家人的不良关系也对妹妹彭令范的心理与精神造成影响。
   林昭的母亲许宪民自杀前留下遗书,在《我为什么被亲生儿子毒打九次》中,言及林昭的弟弟彭恩华在1970年代,也就是文革期间经常使用肢体暴力毒打自己的母亲,经常使用极端词语羞辱母亲。“73年3月30日,,他下班回来,进门就猛击我头部右脑,昏迷二日夜。4月5日他半夜起床,脱下裤子立在我床边大小便,又把我盖的棉被乱揩得多是屎尿。我即逃出,治保王师傅教我到豆腐浆店坐过夜。后由王师傅等动员我住外部,因彭恩华凶暴地表示要杀掉我、、、、、、” 还有,“75年5月22日晚上11点装醉回来,我已睡。他进门就打头部,又是用拳猛击。我逃外报告王师傅及派出所,即昏昏沉沉,行走也脚软。经路人陪往瑞金医院急诊,检查有瞳孔放大,鼻唇又不对称、、、、、、从此恶心很厉害,饮食有限,多食即吐。医生嘱我明天来门诊眼科及神经科,再作检查。但我全身乏力,没去门诊,医生说是脑震荡”(赵,2009)。行为上对他人使用暴力,心理学术语称之为行为虐待 (Behavioral Abuse),彭恩华还有语言上虐待母亲,心理学术语称之为语言虐待(Verbal Abuse)。他诅咒母亲应该死在马路上,他称呼母亲为“你老爹”,称呼彭令范为“老处女”(赵,2009)。彭恩华这种病态的虐待他人的行为,心理学病理名称为侵略性攻击行为(Aggressive Behavior)。这种侵略性攻击行为的对象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构成侵略性攻击行为。侵略性攻击行为持续十二个月,其最终体现就是发展成为间歇性爆发性障碍(Intermittent Explosive Disorder, ICD-10-CM, F63.81)。间歇性爆发性精神障碍来自于对环境丧失安全感,极度自卑。无法接受被他人歧视和不合理对待。因此,当受到环境刺激时就出现行为失控,丧失理性,对他人施加变态暴力行为的手法极其残忍。
   林昭的父亲性格内向,脾气不好,而母亲却有外向的豪爽性格。虽然自杀行为本身就说明了精神问题,但心理学更加关注自杀是环境造成的这个背后因素。因此,自杀与环境有因果关系,而性格是这两者之间的媒介。性格是遗传与环境的产物。因此,林昭家族中的性格遗传共性都带有冲动和对环境刺激的过度反应。林昭在狱中多次绝食和自杀。1958年,林昭被划为后派时,自杀未遂。林昭在狱中以鲜血写下大量诗歌和遗书。用鲜血来书写文字,这种行为已经构成自残。 在心理学的角度,边缘人格障碍者与精神分裂症患者多有自残行为。这些举动都与政治创伤有关。因此,父亲的自杀与政治创伤,母亲的自杀与政治创伤,林昭的自残、自杀与政治创伤,妹妹彭令范的忧郁症与政治创伤,弟弟彭恩华的侵略性攻击行为都说明了极端环境或者社会压迫对个体精神与行为上产生的负面影响是重大的。
   林昭家族的性格结构中包含了冲动和对环境刺激有过度反应的因素。因为,这一家人中,父母和林昭都有自杀和自残行为,而彭恩华有残害他人的行为。妹妹文革期间也与母亲划清界限,这看似轻微,但在现实环境中,它也属于过度反应。但在文革那个极端政治环境中,个体向集体的价值观和行为看齐,因此,暴虐和极端行为都被视为非正常中的正常表现。好斗、自残、自杀、和残害他人的行为都属于冲动和对环境刺激的过度反应。允许使用一种学术假设,那就是在极端政治环境中,大部分个体对不合理的或被认为是合理的环境刺激都容易产生好斗、自杀情绪、自残行为、或者残害他人的行为。如果统计数字支持这个假设,那么,林昭家族中的好斗、自残、自杀、和残害他人一系列残忍行为都说明了个体性格和行为反应都来自环境的刺激,因此,结论是,个体行为是环境的产物。不过,这个假设若个体与个体之间存在文化与文化之间的差异,那么,说明性格从不同文化基因变异中对相同的环境刺激也相应地出现不同的行为与语言的表现形式。比如,同样在极端政治环境中,性格基因中一向保持理性和逻辑的个体,他们对待家人的态度以及思考外界环境的变化就与林昭家族或者别的与林昭家族相似的对于环境刺激的反应就有所不同。比如:彭恩华对待母亲的态度和行为就会有所不同,如果一向生活在保持理性和逻辑思维的家庭文化中的彭恩华,在母亲受到社会排挤和歧视的情况下就不会再对她施加暴力或者去虐待一个已经在忍受苦难的应该值得同情的受害者。相反,彭恩华表现的是没有同情心。他选择去虐待母亲,这种侵略性攻击行为,说明,彭恩华的性格基因中就缺少理性和逻辑传统。因此,加上外界环境的极端非理性和缺乏逻辑,彭恩华的性格行为所表现的就是极端非理性与逻辑丧失。极端非理性的社会和社会化个体行为结果通常会表现出残忍、丧失同情心、好斗、和盲目。我们相信,个体生存在不同文化空间中所呈现的对相同的环境刺激都会表现出不同反应。因此,性格中的基因文化构造对环境刺激的反应扮演了重要角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