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全能神带领我找到真正的人生]
刘佳音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全能神挽救了我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抵挡之中蒙神拯救的我
·全能神挽救了我
·狂傲的我仆倒在全能神话语面前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唯有全能神的话能拯救我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拯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抵挡时目空一切 蒙羞后猪狗不如
·狂妄之徒在全能神的话中仆倒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重新做人安慰神心
·死守“圣经”不能蒙神称许
·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在神的惩罚中我才醒悟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
·我是如何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死到临头 懊悔已晚
·神的话解开了我这颗被谣言捆绑的心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真 情 告 白
·我仆倒在了全能神面前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我终于找到了真神
·昨天,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我是拦阻“小羊”听神声音的罪魁祸首
·全能神把我从死亡中救出
·抵挡时目空一切,蒙羞后悔断肝肠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在神面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我死守“圣经”字句,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全能神肝脑涂地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
·一个抵挡至重的人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救我脱离罪恶的深渊
·无知的我充当了撒但的差役
·没有全能神,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一个悖逆之子的忏悔
·人云亦云 害人害己
·我在罪恶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持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在神话的带领下我走出了人的牢笼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彻底蒙拯救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我在全能神面前俯首认罪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弃恶从善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
·事实和启示使我寻求 神话使我仆倒在神前
·手捧着神话 我泪如雨下
·糊涂的我终于醒悟了
·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灵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灵
·全能神的责打惊醒了我这个逆子
·是全能神的惩罚挽救了我
·相信小册子上的谣言使我悔恨终生
·神的公义性情惊醒了我
·双膝跪地仆倒在全能神的光中
·狂妄无知的我终于归服在了真神面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抵挡全能神是我永远的懊悔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起死回生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全能神的万般亏欠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昨日的抵挡、今日的悔恨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在全能神的话语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在全能神话语面前低下了头
·我抵挡全能神悔恨终生
·神的管教促我寻求 神的话语将我折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能神带领我找到真正的人生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全能神带领我找到真正的人生

四川省 冯艳

   我是一个虚荣脸面强而且地位心特别重的人。因为有恩赐,从小就是父母的宠儿,长大后又因着神的祝福,我的工作和婚姻都很顺利,工作是当老师,家长为了讨好我,全是给我戴高帽;丈夫完全顺着我而且对我呵护有加,就连家务都很少让我做,在这样一个环境的娇惯之下我变得特别虚浮而且脆弱。我天天在人前炫耀自己,当别人露出羡慕的表情时我就暗自高兴,还伪装出无所谓的样子;当别人不高看我时我就特别失落。跟家长在一起交谈时也常常说一些文绉绉的词语显得自己很渊博,如果有哪个家长表情不对,我又会为没在对方心里占到地位而怅然若失。其实,像这样活着特别累,我心里也不愿意,但到那种场合就又身不由己地露出这样的嘴脸。

   2010年4月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神话的引领下,我才开始慢慢地经历神对我的审判刑罚、责打、管教和拯救。因着有一些恩赐,再加上我为了让别人高看,就每天吃喝神话,很快就开始尽本分了,我觉得自己就是神所爱的人,当我正想在弟兄姊妹面前显露炫耀自己时,我们小点上又来了一个姊妹,姊妹也有恩赐,而且信神时间比我长得多,尽过很多本分,我就有些嫉妒她,当看到弟兄姊妹都对姊妹的交通赞同,而对我的交通没反应时,心里很难受,慢慢地我对姊妹由嫉妒变成了恨,就开始与姊妹争斗起来,于是在交通中我就有意地高举、见证自己,一会儿说自己在工作上家长给我送礼,我反省认识到自己的存心有多么败坏肮脏,以借机显示自己在社会上多么有地位,一会儿又说自己因为尽本分放弃了多少赚钱的机会而受苦受熬,以此来夸耀自己多么爱神。因着我外表极力地伪装,弟兄姊妹也开始对我心生仰望。虽然每次带着这种不对的存心交通心里特别受责备,但看到这样交通还能达到“果效”时,我就身不由己继续显露自己。当我在人心中占有“一席之地”之后,我的撒但本性又开始变本加厉,想让这个姊妹彻底失去“地位”,为我独占鳌头扫除障碍。在一次聚会中刚好那个姊妹没来,我心里想: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贬低一下她,抬高一下自己。可当我刚开口说几句时,另外一个姊妹就说:“别说了,你在拉帮结伙了。”当时听到这句话我一下子被打懵了,立时恼羞成怒,不服、辩解一起涌上心头:拉帮结伙是啥人干的,是敌基督啊!你说我是敌基督,而且还当着这么多弟兄姊妹的面,我的脸往哪里搁,以后还怎么见人啊?我心里十分痛苦,但我还是强装镇静,维护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那场聚会我强忍着聚完了,回到家我就瘫倒了,躺在床上,一个劲儿地流泪:她怎么能那样说我呢?是不是神不爱我了?我越想越觉得委屈,也不祷告,心里一个劲儿地抵触,弟兄就给我读神话:“残酷的人类啊!勾心斗角、你争我夺、争名夺利、互相厮杀何时到头?尽管神的话语说了千千万,但人无有醒悟的,为家庭为儿女、工作、前途、地位、虚荣、钱财,为吃为穿为肉体,有谁真正为了神?即使是为了神的人也几乎很少有几个是认识神的,有几个不为自己个人的利益?有几个不为维护自己的地位而压制别人、排斥别人?”“你们各人都在众人中升为至高,升为众人的祖宗。你们又甚是蛮横,在所有的蛆虫中横冲直撞,寻找安乐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虫;你们的心地阴险毒辣,胜过那沧海中沉没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粪土中的最底层,将那从上到下的蛆虫搅扰得不得安宁,互相厮杀一阵,便安静下来了;你们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这粪土中还互相侵略,能争出什么东西来?你们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夺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个小小的粪土中的臭虫吗?还能长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鸽吗?”神话一下子把我点醒了,神话揭示人自私卑鄙、嫉贤妒能、排斥异己不都是我吗?想想这段时间因着我的自我夸耀导致弟兄姊妹都对我产生了仰望之心,我不但没有敞开亮相自己,反倒沾沾自喜开始享受,与神争夺地位,这严重触犯了神的性情,为了自己的地位,我还要排挤姊妹,我的人性太恶毒了!我流露的完全是撒但的形象,难怪姊妹要那样对付我,这是神借着弟兄姊妹的修理对付让我反省自己,让我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这么深!神摆设环境是为了拯救我,可我对神却充满了误解埋怨,我太可恨了!想到这里我心里不难受了,反而心里对神充满了感激与说不出的羞愧。当我认识到这些时,才觉得自己的撒但本性好可怕,竟能让我这样作恶。虽然认识到了,但接下来我怎么面对弟兄姊妹呢?我心里又犯难了,想去聚会又不好意思。于是我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神啊!你知道我的虚荣脸面有多重,这么多弟兄姊妹都看到我的败坏了,我无法面对,可我又想去参加聚会,我该怎么办,求你带领我!”神话开启了我:“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变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着真理,你不注重追求个人的变化与进入,总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欲望,辖制你爱神、亲近神的东西,这些东西能将你变化了吗?能将你带入国度之中吗?”神的话一下点醒了我:是啊,今天来信神我们都是为了追求生命性情的变化,难道别人都看不到我的败坏,我的生命性情就变化了吗?难道别人都高看我,在灾难中我就蒙保守了吗?我到底信的是神还是人的高看?我心里有底气了。管别人怎么看,不高看就不高看,要这些东西没用,只管去面向神,到时候别人不接纳我再说。结果到聚会时弟兄姊妹不但没有排斥我,还担心我胜不过去,我心里特别受感动,觉得神家才真正地有温暖和爱呀,如果不是神的爱,弟兄姊妹之间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包容和爱呢?要是在世上,大家早就成了仇人了,回想我之前的所作所为真是觉得抬不起头来。这件事过后,我看到了自己的卑鄙丑相,弟兄姊妹也看到了我的败坏流露,我反倒轻松了,在聚会中也能老实点了,能认识解剖自己的败坏了,也单纯释放了,这样实行后我很踏实,对自己之前的败坏丑相有了几分厌恶。我从心里知道这是神的拯救,因为凭着我自己根本做不到,以前也想放下虚荣脸面说些真心话,但没有神的作工,没有神话的揭示我无路可行,真是太感谢神了!

   虽然这次经历让我认识到了自己的卑鄙丑相,能放下一些名誉地位了,但我却没有更深地进入神话真理解决这个败坏问题,所以神的审判刑罚再次临到了我……

   2013年7月份,因着调换本分我要和另外一个姊妹配搭,还没调换前我就不愿和这个姊妹配搭,因为姊妹是直性子,看问题能一针见血地点出来,从不给人留情面,而且对于这个新的本分我什么都不懂,心里就总怕做不好要挨修理对付,名誉地位受损。于是我小心翼翼地维护着和姊妹的关系,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能维护好虚荣脸面,心里根本没有神家工作,没有负担,更别提什么正义感了。在安排工作上我尽量装出一副什么都听姊妹的样子,生怕挨修理对付,所以当自己多问几次,姊妹说得不合我意时,我就放在心里不说话,心里受辖制也不跟姊妹敞开,怕别人看到自己的短缺之处,内心里也想实行真理做诚实人,但这个虚荣脸面又支配着我不愿和姊妹说真心话,心里很痛苦。我虽多次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愿你感动我的心,让我能背叛肉体,背叛虚荣脸面,不受人的辖制,能实行真理满足你,凭自己我无能为力,愿神带领我。”但我还是实行不出来。一次姊妹在安排一件事上直接指责我做得不对,看着姊妹一副瞧不起的表情时,我彻底爆发了,鬼相也出来了:“我好受你辖制,你自己去做吧!”然后我夺门而出,眼泪也忍不住地掉下来了。后来姊妹跟我道歉,我心里根本不接受,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就想引咎辞职。痛苦中我翻开神话:“但人本性里败坏的东西必须通过试炼解决,人里面哪些地方没通过就必须在哪些地方受些熬炼,这是神的安排。……所以对于人来说,如果没有几年的熬炼,没有一定的苦难,人在思想上、在心灵里面摆脱不了肉体败坏的辖制。人在哪方面还受撒但的辖制,在哪方面还有自己的欲望,还有自己的要求,那你就应该在哪方面受苦。只有在苦难中能学到功课,就是能够得着真理,明白神的心意。”在神话的引领下,我渐渐冷静下来:是啊,我被撒但败坏得太深,总是注重名誉地位,在心灵里面摆脱不了肉体败坏的辖制,我的败坏本性必须通过试炼解决。神良苦用心地安排这一切,目的就是为变化拯救我,可我不认识,竟然还想背叛神,如果不摆设环境来变化我,以后在更大的环境中我肯定会离神而去的,这是本性的东西,我也无法控制。回想从接受这个托付到今天,这一次次的熬炼不都是神的击打、破碎、拯救吗?如果摆设一个合我意的人,我的肉体是不受熬炼了,但我能流露这么多败坏,能有这么多机会去变化吗?神在乎的是我的生命,而我在乎的是自己的肉体,我的本性真是与神为敌的。我开始反省这段时间为了维护这个名誉地位而犯下的种种恶行:有一次,一个教会出现一个姊妹抓带领工人的把柄并在小点上散布,我知道后觉得很严重应该赶快跟这个姊妹交通扭转,解决这个问题。但因为这个教会之前是我在配合工作,具体情况与我配合的姊妹并不了解,她就要求先去办其他事情,我怕意见不合要挨修理对付也就没吭声,最后导致那个姊妹把自己的成见散布给了两个点上的弟兄姊妹,几个弟兄姊妹都因着对带领工人的做法产生成见也开始抓把柄了,最后都没办法聚会,还产生了混乱,事情闹大了,这时才赶快解决,虽然最后弟兄姊妹从这件事上学到了功课,也不在表面的事上纠对错了,但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却受到了亏损,教会生活也因此受到了影响。又有一次,因一个姊妹没有按着我所要求的把事情处理好,而这项工作由我来负责,我怕交不了差就硬卡着让姊妹几天之内做好,姊妹也犯难了,这项工作一定要证据确凿,不能有一丝的马虎,那就一定需要时间。看到交通没达到果效,我就对姊妹产生成见,甚至背后论断姊妹没有圣灵作工了,导致姊妹也消极了。还有时候因别人不高看自己,看着一起配搭的姊妹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我也不主动与姊妹配合,就想看姊妹的笑话,甚至背后拆台,贬低姊妹抬高自己。看看自己所做的这一切,我开始对这个名誉地位有点觉得恶心了,在这个毒素的支配下我作了多少恶啊!我不愿再这样活着,于是我来到神面前向神寻求。打开神话:“其实在神造的万物中,人是最低贱的,虽然人在万物中是主人,但在万物中只有人在受着撒但的愚弄,只有人经撒但百般地败坏,人根本没有自主权,多数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秽之地中,而且受着撒但的嘲弄,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来,受尽人间沧桑,受尽人间的苦难,而撒但将人都玩弄之后,便结束人的命运。所以人的一生尽是扑朔迷离,从未享受过神为人预备好的可享之物,而是让撒但糟踏得破烂不堪,到了今天,人更是精疲力竭、无精打采,根本无心去搭理神的工作。”“神对这些人的素质、存心、观点感到极度地厌憎,领受能力差、麻木到极点、腐朽又庸俗、奴隶性太大、脆弱无毅力,犹如牛马一样得牵着走,对灵里的进入、对神工作的进入丝毫不理会,根本没有为真理受苦的心志,就这样的人被神作成谈何容易?”神话的揭示和人的交通让我看到了自己被撒但败坏的真相,我之所以身不由己地作恶全是因为撒但的愚弄,让我贪恋地位、虚荣脸面,让我变得腐朽又庸俗,脆弱无毅力,活出的全是奴才相,没有尊严、没有人格,更没有心思去搭理神的作工,在尽本分中表演的尽都是撒但,心虽不愿意抵挡神但又无力摆脱。如果没有神的拯救我又该归向何方呢?我的结局又会是怎样呢?只能被撒但愚弄活在这个名誉地位中越陷越深最后被拉向地狱,此时我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神啊,我不能再注重这一文不值的名誉地位了,这个东西太害人了,让我身不由己地抵挡你。愿神加给我一颗真实喜爱真理的心,别再为这个毫无价值的东西争争吵吵,寝食难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