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神的审判刑罚使我的狂妄性情有了变化]
刘佳音
·无知的我充当了撒但的差役
·没有全能神,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一个悖逆之子的忏悔
·人云亦云 害人害己
·我在罪恶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持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在神话的带领下我走出了人的牢笼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彻底蒙拯救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我在全能神面前俯首认罪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弃恶从善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
·事实和启示使我寻求 神话使我仆倒在神前
·手捧着神话 我泪如雨下
·糊涂的我终于醒悟了
·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灵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灵
·全能神的责打惊醒了我这个逆子
·是全能神的惩罚挽救了我
·相信小册子上的谣言使我悔恨终生
·神的公义性情惊醒了我
·双膝跪地仆倒在全能神的光中
·狂妄无知的我终于归服在了真神面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抵挡全能神是我永远的懊悔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起死回生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全能神的万般亏欠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昨日的抵挡、今日的悔恨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在全能神的话语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在全能神话语面前低下了头
·我抵挡全能神悔恨终生
·神的管教促我寻求 神的话语将我折服
·我在罪恶之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一个狂徒的转变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神的亏欠
·我是如何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
·我心中的忏悔
·狂妄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无论得福受祸我跟定了全能神
·在抵挡中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
·很實用(安卓應用宣傳視頻)
·全能神把我从沉睡中唤醒
·赴天國筵席《衝破網羅》出爐了
·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过程
·我在罪恶之中听到了神的声音
·惩罚中我听到了全能神的声音
·忆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瞎眼无知之人
·全能神的爱熔化了我冰冻已久的心
·我是怎样被全能神征服的
·狂妄的我终于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宝座前
·全能神拯救了我全家
· 刚硬的我,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
·唯有全能神的话语才能拯救我
·还真理一个公道
·我这个罪魁终于仆倒在神话面前
·狂妄自大成了我寻求真理的绊脚石
·信神不认神伤透神心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内 容 简 介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写 在 前 面 的 话
·附篇一:神的显现带来了新的时代
·附篇二: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附篇三: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第一章 必须认识唯有全能神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
·1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2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3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蒙拯救
·第二章 必须认识神名方面的真理
·第二章 必须认识神名方面的真理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 (1)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2)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3)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4)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5)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1)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2)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3)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4)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5)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1)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2)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的审判刑罚使我的狂妄性情有了变化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神的审判刑罚使我的狂妄性情有了变化

陕西省 赞美

   以往交通时常说“狂心在跌倒之前”“人有狂妄自大注定得跌倒”,我对这些话仅是道理上明白,借着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责打管教,我尝尽了狂妄本性带给我的苦头,才真实地认识到狂妄自大的本性不解决事奉神就有危险,随时都有跌倒的可能,多亏神的刑罚审判保守了我。

   2011年我被差派到外地处理教会混乱。临行前带领再三叮嘱我们“只有严格按工作安排作工才有神的带领”“要做好受苦的准备,只能成功不许失败”,我心想:这次机会是神对我的高抬恩待,教会混乱、弟兄姊妹受苦,正是我还报神爱的时候,不管受多少苦我都愿意。虽然我身量幼小、缺少太多,但我不能失去这次机会。我暗立心志:到战场上拼死一战,开弓没有回头箭,坚决不能有一点后退的想法。踏上征途的那一刻,我怀着恐惧战兢的心,不停地呼求神的帮助、引导,心里一刻也不敢离开神。到了工作地点后,我很快投入到工作中,由于当地路途远,出门要坐火车,为了尽快处理完混乱,我就晚上坐火车,白天工作。虽然面对一伙伙敌基督及其帮凶的围攻、驱逐,我心里也有软弱,但神的话以及经历诗歌常在里面感动、激励着我:“他的性情是权柄的象征,是一切正义的象征,是一切美与善的象征,更是一切敌势力与黑暗所不能压倒与侵害的象征……”“坚定信心度过寒冷天,春暖花开就在眼前。”加给我无穷的力量和信心。在处理混乱中,我也时常感受到神在加给我分辨的能力与该说的话。经过两个月激烈的争战,混乱平息了。当处理完最后一起敌基督迷惑人的事件,坐在回接待家庭的火车上,我眼望着车窗外蓝蓝的天空,心中充满对神无限的感激,默默向神祷告、赞美:神啊!混乱平息了,我感谢你!你是信实的,是你帮助了我!眼泪不禁夺眶而出,从心里体会到一切的能力、信心都是从神来的,神就是人随时的帮助,同时也明白了只要人有心志,有敬畏神、仰望神的心,能严格按工作安排作工就能获得圣灵的作工带领。

   然而,因着我本性狂妄自大,低调了一段时间后,便不知羞耻地把所有的功劳都归功于自己,狂妄本性彻底暴露在了光中。一次聚同工会时,正好听到上面交通中说东北区处理敌基督混乱行动得快,我心里高兴不已,在接下来整理清除开除材料时,与同工负责的范围相比,我们又是最快的,我心里不禁开始欣赏自己:虽然我作工时间短,但我并不比他们差,我还算是个人才。接下来神家安排我去同工负责范围内帮助处理混乱、整理清除开除材料,当发现她负责范围内的偏差之后,禁不住对姊妹的工作“评头论足”,并拿自己工作中的经验当标准,不断地显示着自己的“高明”,我们是如何如何做的,说话中带着嫌弃、贬低。在与姊妹的配搭中虽然外表上与人商量,但还是自己说了算,对姊妹的建议满不在乎,也不吸取别人身上的长处,有时说话口气让姊妹接受不了,给姊妹带来痛苦,而我却丝毫没有知觉,总认为自己比姊妹强,心想:我是主角,你是配角,你就应该听我的。我活在败坏中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情形已经让神厌憎,以至于我窃取神的荣耀遭到了神的击打:在处理检举信时出现失误,由于差派人不当,道听途说,导致一个该开除的敌基督没有开除。一周内上面接连来两封信对付:“你们太狂妄自是、明白真理太肤浅、分辨能力太差,你们若处理不好此事,必须引咎辞职……”信中的几个“太”字像利剑一样刺痛我的心,原来上面是这样评价自己的,若处理不好就要被撤换了,那不就真的失败了吗?高傲的我一下蔫巴了,也没有力气说话了,脸面、地位、前途命运全出来了,我为自己感到害怕。刚处理完此事,又见到一个弟兄,他嫌我对他照顾不周,板着脸对我一顿揭露,说我“没人情味”“冷血”,并要辞职不干了,他的话再次刺痛了我的心。这突如其来的场面让我招架不住,浑身直打哆嗦,我意识到这是神为对付我的狂妄本性摆设的,我强忍着眼泪,点头承认,并给弟兄道歉。当走出他家的一刹那,眼泪夺眶而出,感到自己太委屈,身在异乡,没有人体贴自己。我拖着沉重的脚步哭着回到接待家庭,把自己关在房里,我这是怎么了?神啊,这些天为什么接二连三的事临到,你的心意是什么?接着我发高烧,头疼得要裂开一样,浑身瘫软,再也没有力气工作了。这一连串的环境临到,让我招架不住,我对自己的前途失望,再也找不回原来的劲头了。那一刻我清楚地意识到我的生命是靠神的生命之力支撑着,若失去了神的滋养,失去了圣灵的作工就会枯干死亡,就是个废物,什么也干不了。我一次次地向神呼求,悔改认罪,希望能摆脱消极的情形,神的话语清晰地浮现在我脑海:“你们有点忠心就自夸,有点贡献就要报酬,有点顺服就看不上别人,作点小工作就目中无神。”“有时神责打、管教你,兴起环境来磨练你,逼着你到神面前,你总感觉神所作的太好……而且觉着神太可爱了。你如果体贴肉体软弱,说神作得太过分,那你就觉着你总在痛苦之中,总有忧伤,而且对神所作的一切工作也都模糊,似乎神根本不体恤人的软弱,不知道人的难处,你就总觉着你一个人孤苦伶仃,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神话带着权柄与威力,如同两刃利剑刺透了我的心肺,好像神在面对面地向我说话,给我解剖情形,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明白了这一切的环境都是出于神的主宰安排,并不是哪个人有意说那些话伤害我,而是神的刑罚审判、责打管教临到了我。反省这些天来自己的表现,活在狂妄自大、自我欣赏的情形里飘飘然,窃取神的荣耀,忘记了神的工作是神自己作,是神的手在托着整个教会,忘记了自己当初的一无所有、啥也不是,只会切切地求告神,我忘恩负义,享受圣灵的作工却窃取神的荣耀,触犯神性情让神厌憎、痛恨。上面的对付都是针对我的实质,我的确太狂妄自是了,明白真理太肤浅,若不是上面及时的对付修理,自己把敌基督留在神家,埋下一个祸根,会给多少弟兄姊妹带来灾难,到时自己想挽回都挽回不了,是上面的对付修理及时把我从错误的路上拉过来,否则我就犯下了大错,也会因自己的狂妄本性触犯神彻底失去圣灵作工。再想想自己在与人相处中唯我独尊,不能跟人站平等地位,听不进别人的意见,姊妹处处对我忍让、照顾、体贴,不跟我一般见识,不与我计较,而我却没有一点人性理智,虽然外表看似比别人强,但活出尽是彰显撒但,像一个小丑一样表演着自己,没有正常人的样式,性情让神、人厌憎。此时我明白了神要的是人实际的活出、性情的变化,要的是有真理有人性能荣耀神的人,而不是我这充满撒但性情的人。当我认识到这些时,心里的痛苦消失了,心里充满了对神的感激,是神及时的管教阻止了我作恶的脚步,使我看清自己的实际身量,认识了自己狂妄自大的性情,我从心里感谢神!

   经历这次的责打管教,虽使我的内心和身体受了痛苦,但却使我低调了许多,心中对神有了几分敬畏惧怕,对别人有了几分理解,做事说话能考虑别人的感受了,临到事时不敢凭己意任意妄为,不敢再一人掌权,而能主动征求别人的意见,让弟兄姊妹都发表意见,发挥大家的智慧同心合意、群策群力,高举神话与工作安排,在真理的实行上达成共识。这样经历一段时间后,我感觉自己在狂妄本性上有些变化和进入了。但神对我的本性了如指掌,知道我对自己的狂妄本性认识得不深刻,紧接着又摆设环境将我的丑陋面目暴露在光中,也使我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2012年10月份,我被调到西北干工作。虽然心里开始有些受压,怕自己不能胜任,但有圣灵作工我就不怕。到地方发现问题挺多,因着圣灵的感动,我以最快的速度投入了工作,在调整带领工人、扶持软弱不聚会的弟兄姊妹的同时扩展福音,果效也开始有些起色。但当听说其他牧区一个月传了一二百万时,我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这果效与他们差得太远了,心想:在那边福音工作能抓起来,在这边我照样能抓起来。并对同工说:你们加油,别等着我们超过你们!抱着攀比的心理,我急于求成、急功近利,忘记了成功的路途就是严格按工作安排随从圣灵引导作工作,忘记了神一再嘱咐做带领之人的“三要记”。当听说其他区的福音工作开展得浩浩荡荡,有的人去传公安局长都没敢怎样,那我们就不用怕大红龙了,也不寻求看是否合乎工作安排、是否合乎神的心意,就告诉弟兄姊妹不用怕大红龙了,只管传,不用受辖制,见了它们就给见证神的公义性情,看它们怕不怕死,这样传要不多长时间就爆炸开了……我脑海里勾画着福音大扩展的美好前景,几个同工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说着都起身跑到各房间打起电话开始安排弟兄姊妹放大胆传,合适时就公开传。随后,听到弟兄姊妹怎么传的都有,五花八门,愈演愈烈:放鞭炮、敲锣打鼓、贴传单、发短信、专去人群多的地方打横幅、放音响,有的摆上讲桌,几十人、几百人聚集大张旗鼓公开传福音。当得知弟兄姊妹是这样实行时,我心里不禁紧张起来,心提到了嗓子眼:这闹大了吧,要出了事咋办?这样传是不是神心意呢?后听弟兄姊妹说:这样痛快,果效好得人快,大红龙来了又走了,它们不管;大红龙上前阻止,嘴歪了;大红龙开的车刚走没多远就出车祸了……当听到这些消息时,我心里真是解恨,揪着的心一下平静了一些,瞅着每天翻倍的福音果效,我被眼前暂时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心想:只要有果效就行,现在是圣灵大作工,这样轰一段时间,把人传完了就要公开了,我们再不用受欺受压了,马上就能释放了……那几天,我不管听到什么消息也不怎么思考,也不问果效到底怎样,像个传话筒一样,拿起电话就打,同工们也都互相传达效仿,给弟兄姊妹鼓劲,就这样干。不停地打电话、接电话、发短信、报果效,一会儿这个电话响,一会儿那个电话响,就连聚会也静不下来了,层层都成了打电话指挥工作。面对这样的场景,我心里止不住地着急烦躁,圣灵也在里面引导:得交通扭转,打电话绝对不能占用聚会时间,要打吃饭休息时间打。但这样交通几次只是当时缓解一点,过后还是老样子,已经刹不住了。看到每个人兴高采烈的样子,我欲言又止,怕别人说我没跟上圣灵作工,说我怕环境,因此失去了原则立场,随从了大流。后来听说弟兄姊妹在挨家挨户敲门传福音,有的带领工人现场指挥去了,我也只是简单地交通一下,不敢“拦阻”福音工作。当时圣灵也在里面引导:得了那么多人,会不会有虚报数字?怎么没听说带领工人去浇灌呢?是怎么管理浇灌的,有没有乱发书的现象?但我也没有当成重要问题解决,想象着这样轰几天爆炸开了,再大聚集浇灌,那样更快。我只是一心盯着每天的“数字”是否在上涨。因我严重违背工作安排,任意妄为,随之神的烈怒便向我倒下:那天,我们正在聚会,不停地传来一、二线人员和教会弟兄姊妹被抓捕的消息,有的地方出动了大批的武警、特警把弟兄姊妹包围,最严重的一个区一天抓了十几车人(公交车、客车),有个指挥被大红龙打得半死抬上了警车,有的一个传福音队伍没剩下几个人了……我不禁难受起来:专业传福音人员都被抓了还怎么扩展福音呢?这样传真的合神心意吗?随之又听同工说:传福音就得有代价,以前这样传不也照样出环境吗?不要怕,它们抓了还得放人,咱得对神有信心……我心里烦乱不安,没有了主见立场:是我对神没有信,还是真的违背了神的心意?我当时真想大哭一场,整个人像得了一场病似的,交通也没有圣灵的开启光照,虽然聚会,但每个人里面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就这样我仍顽固自守,没有静下心来与弟兄姊妹一起认真寻求神的心意,寻找合适的实行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